看看十库kksk.org

《从天堂到地狱》长篇纪实伦理小说,带你走进不一样的婚俗悲剧!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4-13 07:23
    【八十一】

    时间是个最无情也是最公平的东西,它永远不会因为你富贵或者平穷,欢乐或者悲伤而有任何改变,它就这样时而温情时而刻薄的往前走,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只能被动接受。

    离腊月十六的婚期越来越近了,文杰在恐惧与焦虑中又满含着期待。他也不止一次暗暗的唾弃自己,他也为自己的妹妹感到可惜,可是,他就是有些期待玉梅的到来,就如他期待一段全新的生活一样。

    文杰的心在渴望与自责中煎熬着,但是,他又常常在心里给自己开脱。关于这畸形交换婚姻,他挣扎过,拒绝过,他也真心地想救妹妹离开,让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一切都那么徒劳,他没有想到他的反抗会以母亲的生命作为代价,他其实比素素更害怕失去。

    他常常试图把自己藏起来,藏进那些斑驳丑陋的痂痕中去,他需要让每一次碰触带来的痛疼提醒他还活着。他要让自己时刻都记住,他的生命是他烧成灰烬的父亲牺牲自己换来的。所以,他的生命早已不属于他自己,爷爷对他是有支配权的,因为爷爷的儿子没有了,他有义务也有道义服从,赡养并孝敬并服从爷爷。

    这些话,他不曾对被人讲过,但是他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父亲走了,他既是孙子又是儿子,他是爷爷的希望,文杰不敢想象没有了爷爷的日子。

    胡春燕在腊月初一的早上就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她摘下脖子上的大红围脖,一屁股坐在奎礼老汉的炕沿上说:“二舅,素素婆家非说要同一天办事,你说咋办呢?”

    奎礼老汉小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他斩钉截铁的说:“不行,这不合规矩,哪有这么办喜事的。”

    “可不,我也挺为难的,我说了咱们这边没这规矩。唉,估计是觉得咱素素太好看,年纪又小,怕到时候玉梅嫁过来,素素死活不肯了吧?”胡春燕一脸担忧地说。

    “那不会,别说证都领了,就是没领证,咱们老杨家也做不出那么下作的事情来,那还不被戳坏脊梁骨么?”奎礼老汉立马就否定了胡春燕的担忧。

    “我也是这么说呢,可是人家不信啊,我嘴皮子都磨薄了,人家还是非让我来跟你商议,你说咋办吧!”胡春燕为难地说。

    奎礼老汉的火气腾的就冒上来了,他瞪着小圆眼睛,气呼呼的说:“这不是扯淡么,信不过我就一拍两散,我杨奎礼一辈子没做过坑蒙拐骗的勾当,老了老了,这不是恶心我么?”

    奎礼老汉说完,生气的抖着手拿烟袋装烟,胡春燕拾起火柴,体贴的给他点上。她拿火柴的手在空中晃了晃,然后把火柴杆扔在地上。

    奎礼老汉本来气不顺,一口烟抽进去呛着了,剧烈的咳嗽憋得他小眼睛里全是泪。胡春燕周到的给他拍着后背,待老爷子咳嗽平息,她小心的陪着笑脸说:“二舅,您看您一把年纪了脾气还是这么冲,这结婚证都领了岂能是您说一拍两散就能散的么?我这不是找您商量吗,您这么大火气干嘛?”

    “我一把年纪怎么了,我自己长得也没借你的,咋滴,你有意见?你商量就商量,上来就说些个不三不四的,这是诚心找不自在呢。”怀疑他有可能欺骗,彻底碰触了奎礼老汉的底线,他一生耿直,最最不能接受别人质疑他的人品,他余怒未消,冲着胡春燕火冒三丈的说。

    “哎呦,我的好二舅呐,咱小杰还有半月就就是好日子了,您老就甭发脾气了,您外甥我不会说话,您还和我一般见识呀,咱们不是商量个法子吗?”胡春燕知道老爷子脾气,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能上火,这老爷子只能顺毛捋,所以她陪着十二分小心,生怕老爷子犯倔,她可不想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唉,算了,你去跟他们说,我本来打算让素素过了年才嫁过去,这样我退一步,腊月底让他们选一个日子吧,大家都安心。”老爷子看了看胡春梅堆满笑容的脸,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毕竟这个外甥也是在帮自己跑腿。再说了,说一拍两散也是气话,这要是再黄了,他这张老脸就没地搁了。

    “这样也好,我去那边商量一下,保准行的通。”胡春梅就像犯了错误的人突然得了赦令一样,高兴地眉毛都歪了。

    “去吧,去吧,我累了,走的时候关上门,我得歇会。”奎礼老汉把烟袋扔在桌子上,倚着墙壁冲胡春燕摆了摆手,疲倦的合上眼。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4-13 15:11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4-16 20:21



    飞鱼自己的公众号,原创散文小说,葡萄牙当地风情图文,欢迎感兴趣的朋友扫码关注。

    目前正在连载小说《岁月留痕--小脚的韩婆婆》记录了一个新旧时期过渡中一个女人的悲情人生。

    刚刚更新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4-17 06:45
    【八十二】

    胡春燕轻轻地给奎礼老汉关上门,长舒了一口气,她心里暗暗欢喜,这下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去了。

    她这趟跑来,其实并不是对方怕小杰结了婚以后,素素出什么岔子。是她觉得觉得素素长得太好看,实在放心不下,怕万一到时候再出什么波折,她没有办法向哑巴一家交代。

    胡春燕始终觉得峻峰像一颗埋藏好的炸弹一样,说不定啥时候就引爆了,万一文杰和玉梅生米做成熟饭,峻峰趁过年时再杀回来,把素素拐跑了,哑巴一家估计得剁了她。

    所以她左思右想,觉得让素素过了年再过门实在不妥,就编了这一个谎言,来奎礼老汉的话。老汉开口答应素素年前嫁过去,她也就不用再担心夜长梦多了。

    胡春燕悄悄地往外走,正碰上朵朵妈推门进来,她满脸堆笑的打招呼:“大嫂子,你一大早就过来了啊,是不是正忙着准备文杰的婚事呢?”

    “你也够早的,这一大早的跑过来是有什么事吧?”朵朵妈礼貌的笑笑问道。

    “也没啥事,就是素素婆家那边不同意素素过了年才过门,这不,我赶紧过来跟二舅说一声。”胡春燕斜着眼看了看素素的窗户,压低了声音说。

    “这恐怕不好吧,哪有姐弟俩一个月一出一进的,也不合规矩呀。”朵朵妈一脸不可置信的说,她觉得素素婆家这个要求未免有些太不近情理。

    “可不是,我也觉得不能接受,咱素素是长得好,但是咱家也不是那不守信用的人家,她婆家这样想我也很生气。不过二舅说了,反正早晚都得嫁过去,就遂了素素婆家的心吧,毕竟以后咱素素得在人家家里过日子,咱要是太计较,二舅怕素素以后日子不好过。”胡春燕符合着朵朵妈的意思,却又婉转的暗示老爷子已经同意了。

    朵朵妈听了她的话,脸上不免有些黯然,心想老爷子还真是不心痛素素了,就这么着急的把素素推出去。她叹着气说:“二叔真是为了文杰,对素素不管不顾了呢。”

    “大嫂子,这本来就是换亲的,没有那么多讲究。前年我给南苑老陈家儿子说合的亲事还是同一天嫁娶呢,当时两家谁也信不过谁,没办法啊,只好同时出门。你看看,如今两家都抱上大孙子了,前些日子还请我喝了百岁酒呢。”胡春燕看朵朵妈情绪有些低落,赶紧解释。她知道她在素素面前的影响力,她更加知道她的女儿朵朵在素素面前的影响力,她心里清楚,其实她最怕的就是局外人节外生枝。

    朵朵妈抬头冲胡春燕无奈的笑笑,不再说话。胡春燕有些尴尬,她佯装匆匆的说:“大嫂,我得走了,得赶紧去那边回个话,也好让人家选个年前的好日子把咱素素娶了,两边都放宽心的过个年。”

    “去吧,这些日子你来来的跑腿,也受累了。”朵朵妈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很客气说,毕竟胡春燕也算是了了老爷子一桩心事了。

    胡春燕匆匆的走了,朵朵妈心情有些沉重地推开奎礼老汉的房门。奎礼老汉已经倚着墙坐起来,朵朵妈冲老爷子勉强笑笑说:“二叔,小杰结婚当天用的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近一些的亲戚们也都通知到了,不知道咱们的老亲要不要通知,小宇他爹说这事得您拿主意。”:

    “说,一家不落的说,办喜事人多了热闹,小杰一辈子就这一回。小杰结婚亲戚们来了,等送素素出门的时候,靠近年关了,亲戚们就不用来了,咱们自家人送送就成。”老爷子好像早就考虑好了,他素来喜欢热闹,人又好胜,自己孙子娶媳妇,自然得兴师动众,人越多越好。

    朵朵妈看着奎礼老汉,心里默默地替素素难过,孙女和孙子在老爷子眼里简直是天壤之别,老七两口子若是在天有灵,看着自己含在嘴里长大的女儿就这么被老爷子草草嫁出去,心里不定怎么难过呢。

    她仓促的垂下头去,掩饰着不自觉夺眶而出的泪水,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些:“二叔,年前就让素素嫁过去,会不会太着急了些。”她说完这句,语气已经哽咽的不敢再说话了,她怕奎礼老汉听出来,朵朵妈不想让老爷子难堪。

    “算了,不留了,反正也留不住了。”奎礼老汉无限悲凉的说,他的眼圈有些红,倚着墙的身躯依然佝偻着,看着是那么的无助。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不近人情,估计背后都没少骂我吧,不过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随你们怎么想都行。别怪我心狠,我也舍不得素素,但是我没法子啊!宇他娘,我不敢等了,我怕我等不及啊!”奎礼老汉忽然双手蒙住脸,拼命压抑着自己,浑浊的泪水从指缝里不断地涌出来,涌出来……”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会飞的鱼cM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6天 / 跨度411天】
    • 开贴:2017-05-20 16:02
    • 更新:2018-07-06 06:21
    • 阅读:156888 回复:9318 楼主:272
    • 字数:约181千字
    • 图片: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