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家祖坟里扒出一具空棺材,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4:49
    人,都逃脱不了一个“死”字。
    有一种秘术,能令人长生不死。
    但是,这又需要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因为我曾经亲自经历过这些事情。
    我家祖坟被村里的恶霸霸占,我的母亲却阻挠我复仇,父亲尸骨未寒,坟墓里就出现尸体长毛、毒虫咬人的事情。
    我曾经不明白,为什么棺材下葬后会竟然会引发风云变色,为什么珍格格村子都仿佛知道一个秘密,只有我被排除在外?
    我在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承担了怎样的角色?
    我经常做着同一个梦,阴暗的天空,成堆的坟墓,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5:24
    我叫梁栋,毕业于北京一所重点大学,但我没像其他同学那样留在大城市工作,而是回到家乡小村,放羊为生。当地的电视台甚至做了报道,把我吹得各种高大上,但真正的原因,是埋藏在我心里的一个秘密。
    很不幸,我爸早逝,我妈每年每月甚至是每日都会去我爸坟前看一看,像是去跟爱人约会。我妈曾不止一两次暗示我,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我一定要守好自家的祖坟。开始,我对此并没有放在身上,直到有一天……
    钱家人回来了!不过,随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一具尸体,是钱穷的大儿子钱无命。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在山上放羊。这事对我来说,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钱家,曾经是我们村子里最有钱的人家,现在,他们家的财富,可在全世界称霸。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当听到另一个消息时,我立即从所坐的这块足有一丈来宽的大青石跳了起来。钱家,要将钱无命的尸体,埋在我父亲的坟地里!
    他们要把我父亲的坟挖开,把我父亲的棺材拿出来,然后,把钱无命的尸体埋进去!
    我夹着满腔怒火,以最快的速度向家里跑去。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能霸占别人家的坟地了吗?有钱就能无法无天了?要是他们敢这么做,我就会跟他们拼命。
    当我跑到家里时,见家里来了一个男人。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阔脸高鼻,大腹便便,还梳了一个大背头。
    而这时,他正搂着我的母亲!
    一见其状,我心一震,愤怒地叫道:“妈!”
    我妈看到我,触电一般猛地将那男人给推开了,面红耳赤,伸手弄了弄头发,尴尬地说:“小栋,你怎么就回来了?”
    那男人这时面带微笑望着我,张口想说话,我瞪了他一眼,狗日的,趁我不在家,敢搂我妈,岂有此理!待会儿再找你算帐!我生气朝我妈问道:“妈,你不晓得,钱家人要挖爸的坟吗?”
    我妈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朝身旁的男人看了看,“这位是——钱——叔叔……”
    我怔住了,他姓钱,难道,他就是钱家人?
    钱家的人,我们村子里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字。当然,不仅是因为他们有钱,曾给我们村子捐了一百万修马路,他们家族人的名字刻在了功德碑上,而是,他们的名字很奇葩。钱家年纪最大的那个人叫钱穷。钱穷有两个儿子,分别叫钱无命和钱无银。还有一个女儿,叫钱无颜。
    看眼前这人,想必就是钱穷。
    钱穷看着我,笑呵呵地说:“你就是小栋吧……”
    我打断了他的话,狠狠地说:“我警告你,你们要是敢动我爸的坟,我跟你们势不两立!”
    钱穷淡淡地说道:“你爸——的坟已经挖开了。”
    “什么!”我怒火中烧,一把揪住钱穷的衣领,握拳就要打他,我妈一把抓住我的手,朝我瞪眼骂道:“小栋,你干什么?快放手!”
    钱穷并没有动,只是以一双充满戏谑般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14
    那几名男子见我这阵势,没有再去碰棺材,面面相觑了一番后,齐望向钱无银。
    钱无银将头转了一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大吼道:“龙九!你他妈的连一个乡巴佬土包子都看不住吗?把他给我拿开!”
    我愤怒到了极点,狗日的,称老子是乡巴佬土包子,还叫那姓龙的把我拿开,当老子是什么了?我举起铁铲便朝钱无银劈头盖脸地打去。
    钱无银脸色大变,吓得直往后退,未料他脚后跟有一个坑,他踩了个空,整个人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
    “小栋!”
    “别打!”
    我妈跟钱穷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我知道,我妈胆小怕事,不敢得罪钱家,所以不让我打钱无银。但是,我爸的坟都被人给刨了,我若不打死这人,我还是人吗?
    但是,我手中的铁铲还没有打下去,手腕被便一只手给抓住了。接而,我只感觉后肩一痛,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我被龙九给打昏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家里的床上,后肩处隐隐作痛。想起我爸的棺材已从坟里给吊了出来,心急如焚,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才下床,便看见我妈走了进来。
    “小栋,你醒了,身上还疼吗?”我妈关切地问。
    我这时哪顾得自己身上疼不疼?径直问我妈:“爸的棺材呢?他们弄哪去了?”我妈轻轻叹了一声,“移的别的地方去了,准备明天就下葬。”
    “什么?”我望着我妈,感觉有点不认识她了,淌着泪道:“妈,爸的坟被人挖了,要被人占了,你怎么一点也不焦急?你就让他们钱家这么欺负人?”
    “唉!”我妈又是轻叹一声,无奈地说:“小栋,有些事你不懂。你爸这坟——反正钱家会将它重新下葬,这事就算了吧,你也别去找他们麻烦了。”
    “我找他们麻烦?”我瞪大了眼睛,我以为我的耳朵听错了。这是我妈所说的话吗?
    我妈又说:“小栋,你还没有生下来,你爸就死了。这些年来,是我把你带大。你连你爸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过,跟他也没有感情,你就不用这么固执了。钱家要那块坟,就给他们吧。”
    “不行!”我大声叫道:“虽然我没有见过我爸,但是,他始终是我爸。那是我爸的坟,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我说完就要朝门外冲,无论如何,我也要阻止他们把别的人葬在我爸的坟里!
    我妈却抓住了我的手,用力地说道:“小栋!你连妈的话也不听了吗?这些年来,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们,还捐助你上完大学。那个人就是钱穷!”
    “是他?”我转过身,望着我妈,半信半疑。
    我从小没有父亲,跟妈相依为命。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有一个好心人一直在帮助我们,不但给我们寄生活费,还包揽了我所有上学的费用。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18
    我读完大学后,本来是要去见那个好心人的,想向他说一声感谢,但是,对方没有同意,只是说,以后我们一定有机会见面。我大学毕业后,本来可以留在城里工作,但是,我舍不得我妈,不想她孤单地一个人生活在农村。我叫我妈跟我去城里,但我妈不同意,说要守着我爸的坟。没有办法,我只得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家放羊。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陪着我妈。
    现在,我养有五十二只羊,每年收入不菲。即使如此,那个好心人还是会不断给我们寄钱来。并且,我当初买羊的钱,也是他出的。我一直在想,这个好心人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好?
    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从我妈口里所出来那个人的名字,竟然是钱穷!要刨了我父亲的坟,鸠占鹊巢,要把他儿子埋在我父亲坟里的无耻之徒——钱穷!
    我妈眼睛通红,苦笑道:“是的,是他。所以,小栋,这一次,他们要那块坟地,就给他,你不要闹……”
    “不!”我脱口而出:“他帮我,跟强占我家坟地,这是两码事!他帮过我的,给了我们多少钱,我如数还给他!但是,他们绝对不能霸占我爸的坟!”
    “小栋!”我妈的脸立即板了下来,似乎想要发作。正在这时,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我一看,竟然是钱穷。原来这混帐一直在这儿,刚才我跟我妈所说的话他也全听到了。不过这样也好,也省了我跟他废话。我直接对他说:“你说个数,这些年来你给了我们家多少钱,我全部还给你。但是,你不许碰我爸的坟!”
    钱穷淡淡一笑,“小栋,你对你爸有这份孝心,我很欣慰。但是,有些事你不懂……”
    怎么也是这句话?跟我妈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懂的?
    “你就当我不懂!”我打断了钱穷的话,冷冷地说:“你帮过我,我铭记在心,哪怕你要我向你奉献我的生命,我也心甘情愿。但是,我爸的坟,你不能动,如果我让你动了,那我就是不孝子。如果你们非要霸占我爸的坟,如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我妈与钱穷相互看了一眼,钱穷朝我妈竖起了大拇指。不言而喻,他在称赞我妈教子有方。而我妈,则是一脸地忧郁与为难。我看得出来,我妈跟钱穷之间,关系不正常,他们之间一定存在什么猫腻。而我妈,这一次也不想为难钱穷,准确地说,她是完全同意把钱无命的棺材埋在我爸的坟地里!
    难道,仅是因为,钱穷帮过我们?
    我突然意识到,钱穷帮我们,一定是有所图。他的目的,就是我爸的那块坟地!难道,那座坟地,是一块风水宝地?可是,为什么我爸在下葬了二十多年以后,我还依然只是一个不富不贵的牧羊人?并且,我和我妈还生活在这偏僻的穷乡僻壤里?难道,这块风水宝地还没有发挥出它的作用?
    既然这样,我更不能让钱家的人将它给霸占了!
    而且,我刚才看见钱穷笑了。他儿子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没有半点悲伤,竟然还笑得出来!
    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这时,钱穷朝我走近一步,温和地说:“小栋,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孝心,我也理解。我们只是给你爸——迁个坟,你放心,我们一定给你爸重新好好地风光大葬……”
    我冷冷地拒绝了,“不用了。你们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就把我爸的坟给挖了,还蛮不讲理,出手伤人,看在你帮过我一家的份上,我不与你们计较。如果你们非要霸占我爸坟墓,我只有报警了。”
    “唉!”钱穷轻轻叹了一声,对我说:“这样吧,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你看了后,也许就会明白了。”他说完便朝门外走去。
    我才没有兴趣去看那东西,我妈却推了我一下,“去看看吧。”我问我妈,我爸的棺材在哪里,却听得钱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就是带你去看你爸的棺材。”
    跟着钱穷来到离我家不远一座废弃的石屋前,钱穷推开门,朝我看了一眼,然后进去了。
    我走进去一看,里面放着一具棺材。我一眼看出,这是我爸的棺材!我三步并作两步踏到我爸的棺材前,瞪着钱穷问:“是你把我爸的棺材放在这里的?”
    钱穷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从墙角下拿起一只铁撬,又朝我和我妈看了一眼后,便用铁撬去撬棺材。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1-12 16:23
    一看到钱穷拿起铁撬要去撬我爸的棺材,我勃然大怒,“你干什么!”伸手就要去抢铁撬,但是,我妈却将我挡住了。
    钱穷看着我,一脸凝重地说:“年轻人,不要冲动,我要把这棺材打开,自然有我的原因。你放心,我并不是那种野蛮而毫无理性的人。”
    这话似乎能蛊惑人心,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我是太冲动了。以钱穷的人力和财力,让我消失在这小山村里,只怕也轻而易举。而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很“友好”地跟我交谈,企图说服我。现在,他要撬开我父亲的棺材,难道,他要我所看的东西就是在这棺材里?
    在这个时候,我心底陡然升起了一股好奇,钱穷到底要我看棺材里的什么?我相信,那绝不仅仅是我父亲的尸骨。
    于是,我放弃了去阻止他的念头,紧盯着他,倒要看看,他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虽然棺材已要趋于腐烂,但钱穷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棺材盖给撬开。
    在钱穷将棺材盖推开的一瞬间,我的心,突然剧烈地跳了起来。我今年二十三岁了,自生下来后,从来没有见过我父亲。难道,我今天在眼睁睁看着一个陌生人将他的棺材给撬开,然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要以这种情式么?
    我很害怕,害怕看到我不愿看到的。
    钱穷在推掉棺材盖后,拍了拍手,然后朝棺材里望。我见他眉头微微一皱,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见其状,我很想过去看看,但是,我的脚像是生了根,紧紧地贴着地,根本移不动。我感觉在做梦。直到我妈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望向我妈,我妈朝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过去看。
    我这才鼓起勇气,慢慢地朝棺材走去。
    同时,我用鼻子嗅了嗅,只闻到有腐木的气味。这说明,棺材里的尸骨,早已……一想到我将看到我父亲只剩下几具骨架的样子,我心里就一阵悲痛,还夹着一股寒意。
    终于,我走到了棺材前,然后,虽然很害怕,但还是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去。
    而这一望,令我震惊半晌。
    棺材里,没有尸骨。只有一些黑色的粉末。
    在足足发怔了十来秒后,我这才抬起头,冲钱穷问:“我爸呢?我爸呢?”见钱穷没有反应,我又望向我妈。我妈走了过来,朝棺材里看了看,脸色一点也没变,好像早就知道真相一样。
    我忍不住又问我妈:“妈,爸呢?棺材里怎么是空的?”
    我妈朝钱穷看了一眼,缓缓地对我说:“小栋,这棺材,不是你爸的。”
    不是我爸的?这话什么意思?难道——
    我顿然怒视着钱穷,愤愤地问:“你把棺材掉包了?你把我爸的棺材放哪里去了?”
    钱穷摊了摊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难道你看不出,这就是从坟里挖出来的那具棺材吗?我怎么可能将它掉包?当然,你也许会以为,我将棺材里的尸骨给弄走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武哥哥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7天 / 跨度48天】
    • 开贴:2018-01-12 14:49
    • 更新:2018-03-02 09:56
    • 阅读:212684 回复:2249 楼主:247
    • 字数:约19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