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家祖坟里扒出一具空棺材,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2-13 14:03

    “抱歉小少爷,我先失陪一下。”
    陈青竹礼貌的对我点了点头,就转身匆匆离开。
    既然刺探不出其他消息了,我也只好悻悻地下楼,找文芳接着锻炼来了。
    我来到草坪上,只见文芳站在那里等我,她穿着一件迷彩T恤和迷彩长裤,梳了个马尾辫,看上去英姿勃发青春动人。
    “今天怎么晚了点儿?”
    我原先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每次都来的很早,今天为了试探陈青竹,耽搁了一会儿的时间。
    “来,我们开始吧。”
    文芳并不是真的想问我到底为什么晚了,只是随口的问了一句而已,见到我下来后,也没打算真问我为什么晚了一点儿的原因,直接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慢着,我有事要告诉你。”
    文芳不解的看着我,静静的等我下文。
    我左右环顾了一周,确定陈青竹没有埋伏在这附近,又抬头看了一眼钱无颜的窗户,果然还是紧紧闭着,应该是还没起床。
    等确认完毕后,我拉着文芳偷偷缩到了一个角落里,凝重的对她说道:“我发现这栋楼里有鬼。”
    “有鬼?”文芳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我说的话。“你没发烧吧。”结果她的第一反应却是伸出手来试我额头的温度。
    我很想冲她翻个白眼,但是忍住了,认真道:“是真的,我不骗你,今天晚上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2018-02-13 51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2-14 08:45
    凭我的直觉,看那个女子在镜子面前孤芳自赏的模样,似乎不是第一次的样子,很有可能她是经常在那里照镜子的,也许今天晚上还会来。
    文芳还是明显不信任我,但没有说别的,只道:“好,今晚我跟你去看,现在我们就先练习吧。你练习了几天了,今天试着跟我对打一下。”
    尽管我已经非常努力的练习了,可在五岁开始就习武的文芳面前,我依旧脆弱的不堪一击。我勇猛的攻势都被她轻易化解,并且换成摧枯拉朽般的可怕攻击。
    她说过既然要训练我,就会认真的训练我,在和我对打的过程中没放半点水。最后对打训练结束,我被她给收拾的鼻青脸肿的。
    不过我却依旧很高兴,因为我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幅度不小的提升。只要我以后继续努力,勤加练习,就算不能成为打败文芳的高手,至少也要能在她手下撑个一百招的来回,这是我最近的目标。
    时间很快过去,暮色降临,夜晚到来。吃过晚饭后,我就急匆匆站起身,拉起文芳蹬蹬往楼上跑去,带着她来到我房间。
    我身后钱无颜还端着饭碗,坐在餐桌边,疑惑的看着我把文芳扯走。
    她一定觉得我跟文芳有什么了吧。
    我们进了房间后,我看了时间,大概刚好八点左右的样子,外面不时传来阵阵虫鸣声。
    “在床底板下,有个破洞,下面是二楼那间锁了的房。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2-14 10:15
    ”我压低声音对文芳解释道,生怕陈青竹又从哪里冒出来。
    “就是陈青竹说了被钱穷锁起来,没有人能进去的那间房,昨晚大概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有人叹气,接着我发现床底下有光,就是从那个破洞里发出来的。有个女人在里面点了盏煤油灯,在里面照镜子。真的,我没骗你。”
    文芳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冷静道:“你是不是有时候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还有,你怎么能直呼干爹的名字呢?他不是你爸爸吗?”
    我不想在钱穷的问题上和她多纠缠,也懒得跟她争辩什么幻觉不幻觉的,打算用事实证明我的清白,拉着她往床底钻。
    文芳无奈,只好用哄孩子的敷衍态度,跟着我爬到了床底下,我用手机的光找到那个洞,有些兴奋的指着洞对她道:“就是这个洞!”
    “这不是老鼠洞吗?”
    “事实胜于雄辩。”我摇摇头,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是老鼠洞还是什么了。”
    文芳不再说话,静静的匍匐在地板上,不发一言。
    她是练家子,又当过特种兵,这点事儿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倒是我,和她并排也匍匐着,只是保持一个动作久了,又在床底这个狭窄的空间,无法活动,很快就酸痛起来。
    更让我不爽的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俩趴了一个多小时了,破洞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小心的在床底下活动了几下身体。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2-14 11:45

    文房看着我辛苦的样子,道:“我相信你说的话,要不咱们先出去算了?”
    我倔脾气上来了,一听文芳这话,就知道她是为了哄我,好把我哄出去,冷冷的拒绝了她:“不,我觉得这么着挺好的,刚好也能锻炼我的意志。”
    既然我这么说了,文芳也只能闭嘴接受。
    “小栋哥?文芳姐?你们人呢?”
    就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了脚步声,以及钱无颜困惑的声音。
    “明明开着灯啊,人哪儿去了?”
    我和文芳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尴尬,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在床底下喊一声道:“无颜,我们在床底下,我有个戒指滚到床底下了,正和你文芳姐在找呢。”
    钱无颜闻言,蹲下身侧着头从床底下往里看,果然看到我们趴在这儿,模样狼狈。她也不怀疑我说的话,撩起裙子就也要爬进来,道:“是吗,我也进来帮你们找吧。”
    “不用不用了。”我慌忙拒绝,赶紧往外爬,道:“没事儿,找不着就算了,反正不是啥重要东西。”
    文芳也跟着爬了出来,我们两人在床板下都蹭了一脸的灰,灰头土脸的。
    钱无颜看着我灰溜溜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小栋哥,你真逗。”
    我嘿嘿讪笑了几声,忽然文芳开口道:“无颜,你小栋哥说他底下的这间房里关了一个女人。”
    我没想到文芳拆我的台,把我特意隐瞒的事说了出来,极不满地道:“文芳,说什么呢!”
    没想到,钱无颜听了文芳如是说后,脸色一下变得苍白,看她的样子似乎像是什么隐情。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2-14 13:15

    文芳的眼神一下变得锐利,她露出一个微笑,问道:“难不成是真的?真的关了一个女人?”
    钱无颜勉强的笑了笑,嘴唇翕动几次,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我按捺不住,问道:“无颜,是真的吗?你也知道?那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那间房锁了不让我们进去?这是钱穷做的吗?他到底想干嘛?”
    面对我连珠炮般的逼问,钱无颜低下了头回避了我的视线,声如蚊蚋道:“我不知道,小栋哥你别问我了。”
    说着,她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我和文芳对视一眼,我从文芳的眼神里看出来她已经开始相信我说的话了。她站起身来,马上跟了上去,道:“无颜,我陪你说会话。”
    我知道文芳大约是帮我套话去了,毕竟我大晚上的跑到钱无颜的房间赖着不走东问西问肯定不合适,所以只能由同是女性的文芳去做这件事。
    等两人走后,我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了。都这个时候了,我想着要来也该来了,便再次爬进床底查看一下。可破洞里还是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我不禁有些失望,难道那女子不是天天出现?
    匆匆洗了一把脸手,把灰尘洗掉,抱着疑问,我上了床。
    今天和文芳做了一天的对打训练,对我的体能消耗极大,身体也疲累至极,躺在床上没多久,我就很快睡着了。
    “唉——”
    然而入睡没多久,我又听到耳畔传来一声阴冷哀怨的叹息声,伴随而来的,脸上被人吹来的一口冷风。我立刻惊醒了过来。
    一回生二回熟,再次遇到这种事我淡定了不少,下床爬到床底下去看,果然那个红衣女子又站在了镜子面前。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我一时兴奋,忘了自己在床底下了,一个抬头,脑袋狠狠撞到了床板,发出“咚”的一声重响。
    我吓了一跳,摸了摸撞疼的后脑勺,再次朝洞口里朝下望。
    而这一望,令我差点魂飞魄散!。
    2018-02-14 52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武哥哥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0天 / 跨度41天】
    • 开贴:2018-01-12 14:49
    • 更新:2018-02-23 12:11
    • 阅读:197467 回复:1849 楼主:223
    • 字数:约18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