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家祖坟里扒出一具空棺材,每个墓碑上都写着我们的名字

  • 首页
  • 上一页
  • 36
  • 页码:
  •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1 09:22
    我也赶紧跟在她身后冲了进去。
    文芳一进房间就把手上的工具放了下来,然后,她一眼就发现了地板上的那条红色裙子。
    坏了,我心想,不知怎么的,我一时心虚的说不出话来。
    她一语不发,面无表情看了我一眼,蹲下身捡起那条裙子抖搂开来,是非常性感的款式。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白小姐的吧?为什么在你这里?”
    文芳的眼神很锐利,口气也有些质问的意思。
    我心里想说我并没有承认你是我的女朋友吧?你干嘛用那种语气质问我?可是我不敢这样说。就在一大堆想要解释的话语冲出口之前,我忽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白雪柔发出的那声尖叫。
    顾不上回答她,我连忙弯腰往床底看去,而这看到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
    原来,此刻我的床下,竟然已是血流满地!而白雪柔,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我强忍着恶心与惊愕,打算爬进去把她的尸体拉出来。文芳看到我的表情,知道大事不妙,赶紧也弯下腰来往里面一看,看到那副场景后,脸色也是一变。
    “我来吧。”她道,看出来我有些不大适应这血腥的场面,于是拍拍我的肩膀,让我避让一下。
    “不,还是我来吧。”我道,“怎么能让女孩子做这件事呢。”就算文芳再强大,她也是个女孩,我一个大男人在场,还让她来干这种脏活累活,未免太不像样。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1 10:52

    只不过……我深呼吸一口,然后憋着气,匍匐着爬进去一点儿,抓住白雪柔的双腿,把白雪柔拖了出来,在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血痕。
    “呼!”好不容易把她拖出来后,我的脸都要被憋紫了,喘了几口气才匀过来。
    场面惨不忍睹,血腥味扑鼻而来。我低头一看,白雪柔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尽是惊恐,不知道在死前经历了什么残酷的事情。
    她的胸口被洞开了一个大口子,看样子心脏被挖了出来。
    “这难道是……”我仔细的查看了那个血淋淋的洞口,发现创口明显不平整光滑,可以断定不是利刃所为。
    我在乡下的时候除了放羊,遇到来买羊的,自己不会杀羊,我还要帮着杀羊,所以我对于利刃会造成什么样的创口再了解不过。
    “不像是人做的。”文芳接过我的话头,严肃道。
    “你先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她转过脸,定定的看着我。
    我被白雪柔惨死的景象震撼到了,那些心虚呀内疚呀,现在都没有那个功夫去体会,老老实实把事实都告诉了她。
    “她勾引你?”文芳问了一句,显然不全相信我说的话。
    “是真的。”我苦笑一声。我也没想到白雪柔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特别是她最后被文芳打断的时候,她表露出来的性格和她之前的柔弱完全相反,这着实是个疑点。
    “小少爷,发生什么事了?”猝不及防的,门外突然传来了陈青竹的声音。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1 12:22
    我和文芳都吓了一跳,交换一个眼神后,站起来都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几步。文芳更是摆出了一个警惕防备的姿势。
    “这是白小姐?发生什么事了?”陈青竹似乎没看到我们的小动作,径直走进来,看到白雪柔死状凄惨的躺在那儿,平淡的问了一句,完全没有半点普通人看到这种可怕的情形时该表现出来的惊慌失措或者害怕惊惧。
    “这……”我刚开口打算说点什么,陈青竹却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弯下腰镇定的把白雪柔的尸首抱了起来,然后冲我道:“小少爷,没事,这件事就由我来解决吧!”
    他的唇畔泛起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莫名笑容,道:“白雪柔她假借遭到丈夫家暴为名,混进我们钱家,然后意图谋财害命,对小少爷图谋不轨,打算绑架小少爷。结果被足智多谋的少爷识破奸计,于是坐上自己的座驾计划逃跑,谁知做贼心虚,慌乱之中错把油门当作刹车,装上古树,油箱漏油后产生爆炸,白小姐来不及奔逃,活活在车中被烧成了黑炭,面目全非,就此,香消玉殒。”
    “你在说什么?”我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想要阻止陈青竹继续说下去,“事实的真相根本不是这样!”
    陈青竹却不予理会,继续挂着那阴险可怕的笑容道:“小少爷,您记错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子的,白雪柔的死,跟小少爷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件事,也请小少爷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果明日那五个黑衣人再来的话,我会把他们带到白小姐的尸首面前指认的,绝不会跟小少爷扯上半点关系。”
    听到这里,我要是再听不懂陈青竹在说些什么,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了。
    “陈管家,您这一招祸水东引,使得实在是高明啊。”文芳冰雪聪明,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陈青竹的意图,当即冷笑一声,直接戳穿了他的诡计。
    “文小姐这是在说什么呢?您的意思是,白小姐不是自作孽不可活,而是在小少爷的房间里,死于他杀?”
    陈青竹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个渗人的阴笑,道:“我可是听大小姐说过,您是钱老爷亲自指配给小少爷的未婚妻呀,您这么说,是置小少爷于何种险境啊,您这是,居心何在?”最后的四个字,他是特意放慢语调,一字一顿从牙齿里迸出来的。
    他的眼神如同毒蛇,阴冷,险恶,还隐藏着些许的得意。
    “也对,说到底,您也不过是钱老爷的干女儿,说是小少爷的未婚妻,也从未见小少爷承认过,要真按照名分追究起来,”他狰狞一笑,“不过是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一个野女人罢了。”
    陈青竹的声音令人作呕,也让我一团怒火熊熊烧了起来。
    2018-03-01 67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2 08:07
    受此大辱,文芳面色不改,从容如初,似乎并不以为意,我却观察到她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我,决不允许陈青竹这样侮辱文芳。
    “好大的口气!”我怒喝一声,往前走了几步,走到陈青竹面前,依靠身高的优势,由上往下的俯视他。“你算哪根葱,敢这样跟文芳说话!”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强硬的替她出头,文芳吃惊的抬眼看了看我。
    我冲她微微一笑,示意她放心,凡事有我。她抿了抿唇,轻轻的点了点头,向我投来一个信任的眼神。
    没错,我这个人优柔寡断,有时候还有些拎不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可是,我这个人有一点是从来都牢牢记在心里的,就是一旦被我划入我保护的圈子里,我就是个极其护犊子的人!
    当初钱无银敢打我妈的耳光,我就敢砍掉他的手!
    若是换到三个月前,有人这么侮辱文芳,我可能也就最多良心不安一下,但绝不会为了她出头。但是现在,文芳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却无动于衷,不为她出头,我岂不是个畜生!
    被我这么一怒吼,陈青竹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丝危险的光芒稍纵即逝。
    我捕捉到那丝危险,却丝毫不以为惧,冷笑道:“文芳是不是我的未婚妻,还需要我告诉你吗?你算什么东西,我还要来跟你汇报?”
    我说一句,就往前走一步,陈青竹眼神阴毒,低下头去,不让我看到他的眼神,跟着往后退一步。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2 09:37

    “钱穷雇你来当管家,是为了让你对没过门的少奶奶这么口出不敬的吗?你可曾有半点把我这个少爷放在眼里!”
    我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白雪柔在我房间里出了事,我自问我和文芳在这里并没有引起任何出格动静,你是如何得知,第一时间就跑上来查看现场的?”
    “你一进来,不问缘由,就故意含沙射影,夹枪带棒,暗指是我杀了白雪柔,而你这个尽职尽责的管家,为了保护我这个少爷,不惜编造一个自以为滴水不漏的谎言,来掩盖我的罪行?”
    “文芳说你祸水东引,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有数,为了转移视线,你便抓住文芳没有名分这一点,肆意侮辱于她,好让她无暇来与你争辩你故意把杀害白雪柔这个罪名栽到我头上的事实?”
    我冷笑连连,心中愤概不已。
    我原本不过是乡下一个普通的放羊小子而已,也许淳朴的乡村生活过于舒适,尽管没有大钱挣,但也无忧无虑的,这悠闲的生活侵蚀了我的大脑,让我一时之间也被单纯的乡亲们感染了,变得有些过于单蠢,把人性想得太善良了。
    直到钱穷的出现,我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一个又一个的事件接踵而来,把我拉入复杂的漩涡,一个谜题还没揭开,另一个又向我袭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直在不断的把我推到暴风眼中,搞得我烦不胜烦!
    我能隐隐的感觉到,有些阴谋是专为我而设计的。
    作者:金武哥哥 时间:2018-03-02 09:56
    有时候,我并不是不明白那些玩意儿,只是我懒得、也不愿意去思考!现在我落入这个境地,反而觉得无所畏惧了,既然要来,那我就打起精神来面对,看最后鹿死谁手。
    陈青竹默默无言,一语不发,被我逼得一直退到了门口,站在玄关那儿。
    “现在,你好好回答我,我楼下那间房里,是不是关了一只女鬼?”我也懒得再跟陈青竹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你一直推说你没有那间房的钥匙,是因为你吃准了我和钱穷关系不好,不会打电话给他问他要钥匙吧!”
    “那你听好了,你这个愿望要落空了,我决定给他打电话,让他明天过来这里,我要他亲自把钥匙给我,然后我要亲自在他面前把那间房门打开,要亲自在他的眼皮底下检查,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陈青竹猛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的恶毒掩藏都藏不住了,他刚想开口说什么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怯生生的话语:“小栋哥,怎么这么吵?有什么事情吗?”
    我越过陈青竹的肩膀往走廊上一看,看到钱无颜穿着一袭白色睡裙,揉着眼睛,不安的看着我。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陈青竹手上抱着的白雪柔尸首,她死相可怕,而且胸口还血肉模糊一个大洞,绝不能让她看到!
    “诶,陈管家也在?你手上抱着什么?”
    被我不幸而严重,钱无颜偏偏注意到了陈青竹,好奇的走上前去打算查看。
    “慢着!”我一声大吼,生生把她给吓得倒退了两步,惊魂未定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的脑子飞速运转,想着要怎么解决目前这个突发状况,这时候文芳赶紧跳出来帮我的忙,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陈青竹的一只胳膊,打算把他拖进房间里,另一只手正准备把门关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文芳抓住了陈青竹的胳膊,眼看着就能把他拉进来的时候,陈青竹怀中的白雪柔忽然挣扎了起来!
    陈青竹一个没抱稳,白雪柔的尸首就掉到了地上,接着在地上剧烈的痉挛了一会儿,抽搐着坐了起来,脸色青白,嘴角流血,十分恐怖。
    我看着这情景,忍不住大喊道:“坑爹啊!诈尸了!”。
    2018-03-02 68
    今天先更这么多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下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支持一下楼主,回复79789就行,从“第六十九章 诈尸”开始阅读
  • 首页
  • 上一页
  • 36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武哥哥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7天 / 跨度48天】
    • 开贴:2018-01-12 14:49
    • 更新:2018-03-02 09:56
    • 阅读:212684 回复:2249 楼主:247
    • 字数:约19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