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元首的逻辑——二战时希特勒的决策历程

  • 首页
  • 上一页
  • 20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淼水有鲸 时间:2020-01-28 12:29
    外篇 莱茵兰资本主义和盎格鲁-萨克逊资本主义(9)

    当然荷兰还有一个奥兰治家族作为执政。不过并不存在七省联邦的执政,而是各省的执政,奥兰治家族需要得到各省的议会的授权才能取得执政这个头衔,类似于佩戴六国相印的苏秦,除了少数处于外敌入侵的时候,奥兰治家族很少取得全部的执政头衔,尤其是最大的荷兰省,在独立后不久就立法取消了执政这个职位。

    执政这个词看起来很威风,但是各省的内政问题大部分都被议事会控制着,所以执政只能管管军队。海军被沿海的商业省自己抓在手里,甚至来说,省内的海军也互不统属,阿姆斯特丹的海军管理不了鹿特丹的海军。所以执政的主要工作就是管理陆军,而且这支陆军也因为经费的有限而非常渺小。打个比方说,奥兰治家族作为荷兰执政就好像名义上叫CEO,实际干的是保安队长的工作。不过幸运的是,奥兰治家族统治着七省联合中的弗里斯兰省,并且拥有仅次于荷兰的第二大商业省泽兰省议事会的七张选票中的一张选票,这张选票本来是属于省内所有贵族集体拥有的,不过这个省的贵族不是在战争中绝嗣了,就是投靠西班牙人了,所以奥兰治家族可以独占这个投票权,所以没有人可以无视奥兰治家族在联合省的影响力。

    由于各省的议会对于陆军建设非常吝啬,所以这支军队的数量也非常有限,士兵大多数是从德国和苏格兰招募来的,军官大多数是破产和半破产状态的贵族。这也是所有盎格鲁撒克逊资本主义国家的共同特点,那就是对陆军不友好,努力限制陆军的规模,因为陆军往往是孕育出政变和独裁的温床。

    陆军可以说是人类社会中产生的最有力量的组织,它的规模、组织度、执行能力都领同一时代的其他社会群体望尘莫及。不了解一个时代的陆军,那么就不能了解这个时代的社会政治运作模式,通常历史中习惯性的将一支军队简单的看做一个单体来简化的研究的做法是毫无意义。通常要了解一支军队,最基本的要知道一下几个问题:第一,他们士兵从哪里来?第二,他的军官是如何产生的?第三,他们的补给问题是如何解决的?第四,他们的指挥体制是集中式的还是分散式的?第五点,他们的士兵是短期服役还是长期服役的?第六点,他是否经历过高烈度的战争?第七,他们的指挥官是否能力给士兵安排足够的福利。

    第一,由于对数量的需求和对经济成本的控制,一支陆军中的大部分士兵必然来自于平民阶层,这样军队就具有一种平民民主倾向。所以一支军队不可能是统治阶级花钱雇佣来安全可信的打手组织,如果这个一直被虚拟的事实成立,那么现在大清的皇帝还在紫禁城里待着呢,在法国大革命还是辛亥革命,或者俄国十月革命,以及其他的各种社会变革中,都可以看到是由于军队的倒戈才让旧统治阶级覆灭。但是即便是来自于平民,也需要具体的研究他们来与那个具体的群体,比如如果士兵们大多数来自于农民阶层,他们可能对城市里的居民不抱太大同情心,就像1848年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的情况,当时欧洲各国的王室已经纷纷出逃,认为自己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发现军队并没有像1793年的法国一样参加革命者的行列,于是一切很快就翻盘了。另一个可能性是,士兵们可能是外国人,在一些情况下可以用更优惠的价格雇佣到更加勇敢善战的士兵,比如中世纪的阿拉伯人雇佣突厥人,意大利城邦和法国国王雇佣瑞士人和苏格兰人,英属印度雇佣尼泊尔人,这些士兵对雇主国的居民没有太多情感联系,往往可以在关键时刻发挥稳定的战斗力,比如在路易十六的由瑞士人组成的皇家卫队在大革命中的忠诚表现,还有尼泊尔雇佣兵在镇压印度人起义时的高效勇猛。同样在前一段法国黄背心闹得最凶时,马克龙调动的军队不是法国士兵而是外籍军团,也是同样的道理。

    第二,通常一支军队的军官产生有两种办法,第一从统治阶级中产生军官,这也是最安全妥当的办法。但是问题是,军事生活是艰苦的,并且需要学习大量的知识和积累经验,所以这就是要求军官具备天赋并且愿意长期从事艰苦的生活。这样的前提就限制了从统治阶级内部产生的军官的效能,要么他们是不合格的军官,要么就必须对整个统治阶级进行系统性的教育,以确保他们可以及时提供这种人才。第二种方式是,从行伍中晋升军官,这种做法是最危险的,因为这意味着大部分军官来自于平民阶级,就像我们的巴铁一样,他们的陆军和巴基斯坦的资产阶级相处的方式非常恶劣。历史上如果采取这种方式产生军官,通常只有两种情况,战争中大量贵族军官阵亡,或者陆军处于某种历史原因自身做大,无法从外部去控制他们,只能允许实行陆军自治。第三,从中产阶级中产生军官(这个中产阶级是狭义的),他们不是统治阶级,但是也不是平民阶级,在动荡的年代里,他们不会轻易和平民士兵站在一起。这三者的区别从军校的入学考试中就能看出区别,大部分面对中产阶级的军校入学考试主要考文化课,身体素质只要达标就可以了。而巴基斯坦陆军学校,却要直接考军事技能,而标准定的非常高,如果没有在军队中摸爬滚打若干年根本无法通过这种考试,而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不可能在浪费这些青春,这就屏蔽了大部分富裕阶层进入陆军军官行列的机会。而美国西点军校必须拿着国会议员或者现役将军的推荐信才能入学,这样就保证了西点生的血统纯正。当然由于现行的美国陆军规模庞大,所以仅靠一所军校不能培养足够的多的军官,大部分军官是通过陆军和普通大学院校签订的合约的大学生产生的,他们只能利用课余时间从事有限的军事培养,他们所受到的教育远远低于西点生。美国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经费原因,他们有足够的资源为所有的陆军军官提供第一流的教育。这种高低档搭配的方式,就是为了确保西点生的竞争优势,这样在职业生涯中最终晋升到高级军官的必然都是西点生,这样在美国军队中就产生了统治阶级生产高级军官,中产阶级充当普通军官的格局。

    | 2781楼 | | | | |
    作者:淼水有鲸 时间:2020-02-03 13:11
    外篇 莱茵兰资本主义和盎格鲁-萨克逊资本主义(10)

    第三,军队需要补给才能维持战斗力,而这个补给是如何进入军队的手中就有决定性的意义。就像在唐朝安史之乱时,来自东北的藩镇军队逼近长安时,是来自西北的藩镇在和他们战斗。刨除情感之类难以量化的不可控因素来看,安禄山的东北部藩镇从来不是培养忠君报国的好地方,因为这个地区的军队向来是自己养活自己的,他们驻扎的地区土地肥沃,有盐铁之利,还可以控制非常有利可图的边关贸易,对面的契丹靺鞨等部落也是整个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中比较富裕的,所以打起仗来很有油水可捞,所以早就不把唐朝中央放在眼里了。西北藩驻扎在不毛之地,每天和吐蕃的山猴子们作战,他们吃的用的穿的,都是长安送过来的,没有唐朝中央的物质支持,一天也活不下去,这样自然在藩镇官兵无论是实际的情况还是心理的依赖性都是让他们效忠于唐朝政府。现代军队比起冷兵器时代来说需求的补给要多得多,需要弹药、油料、零部件等各种东西。而在冷兵时代,刀剑砍完人磨一磨下次用更顺手,长矛断了随便找根木杆就可以凑活用,射出的弓箭可以捡回来接着使唤,至于粮食,这个东西似乎到处都是,可以沿途抢劫。所以在冷兵器时代,军队更容易出现各种变乱。

    第四,在指挥体制上,集权制更容易控制好军队,但是在京城的指挥中心并不了解边疆的实际情况,在大部分年代里的通信速度也不足以做出迅速的反应,所以集权制的指挥效能很低劣。同时由于军队的补给体系也是集权制的,所以需要更庞大的官僚机构同时也不善于因地制宜,补给的成本更高。在大部分情况下,分权制的军事指挥可以提高军队的作战效能,降低军队的维持成本。比如战国时代,边疆守将享受广泛的自治权时,中国很少收到北方的边患,等到汉朝把军权收归长安后,就变得边患不断;而拜占庭的军事体制在由集权制改为军区制之后,迅速的击败了阿拉伯人的进攻,稳固了拜占庭的国防,但是也正如唐朝藩镇一样,这些军区也会是拜占庭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在一个国家外部的军事压力有限,而内部又又足够的经济实力的时候,他们通常会把军队更加集中的管理起来,就像我们国家在前几年废除了几十年来的军区制一样。

    第五,短期服役的士兵和长期服役的士兵在心理上完全不一样。士兵的服役时间越长,职业化程度越高,那么他们就会越视自己为武士集团而不是平民社会的一份子,那么军队就有可能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而且行动,或者让自己成为统治集团。就像罗马军团的故事一样,最初他们为国家服务,然后为自己的统帅服务,因为统帅负责给他们发饷和提供奖金,在后来谁给钱多他们为谁服务,到了最后他们开始为自己服务。外国雇佣兵往往是这种例子中最坏的一种,因为他们来自于国外的,所以就不可能像本国公民一样短期服役,所以外国雇佣兵都是长期服役的职业士兵,而他们和供养他们的社会之间的情感联系有最淡漠。

    第六,一群人在共同经历苦难和共同分享秘密——尤其是一些坏的秘密,就会迅速拉近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和一起嫖过娼会变成铁哥们。经过现代心理学研究,发现这是一种人类的本能,无法通过意志来改变。而一直军队在经历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就等于一起经历过苦难,那么军人之间就会形成强大的袍泽情谊,这种情谊可能会超过他们出身的阶级背景。在这种情况下,军队的行动就更加难以推测,有时候上层出身的军官可能更容易说服自己的士兵,也有可能军官放弃自己的立场去支持士兵的行动。这超阶级的文化很可能给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以灵感,他经常对别人说,国家社会主义是从一战的战壕里产生的,认为是战壕让不同阶级和出身背景的人团结成一个整体。这种战壕情节,可能又是进一步激发希特勒的防御战术的灵感,他相信把一支军队放在一个坚固的防御阵地上比机动作战更能激发官兵的意志。

    第七,如果将领们可以给自己的士兵以更多的福利,那么就可以更好的驱使这些士兵跟着自己走,就像古罗马的大将苏拉在罗马元老院宣布自己为公敌时,并不是急于进军罗马,而是进攻希腊城邦,因为他需要获得足够多的战利品来犒赏自己的军团,才能让士兵们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反对作为合法政府的元老院——由于他让士兵们发财,所以士兵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幸福的苏拉”。同样的道理,当五代时期的郭威治军严格,他在澶州兵变黄袍加身之后,一路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但是当年他造反后汉向汴梁进军的时候,依然要放任士兵沿途劫掠,攻克城市都倾府库犒赏士兵,攻陷大梁之后更是纵兵奸淫捋掠十日,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他是在向皇帝造反,大局未定,军士中的很多人都是大梁人,不重赏不足以稳定军心。

    这种福利的有效性一般和士兵的来源和服役时间有关,士兵服役时间越长职业化程度越高,就越容易受到这种福利的激励;相反,如果士兵只是服役一两年的义务兵,那么他们身上平民的特性就更重,更愿意考虑整个社会的福利而不是军人自身的福利,外国雇佣兵在所有军队中最危险的,因为他们既是职业军队,而且和所在国的社会也没有任何联系。

    一些国家的军队虽然是以义务兵为主,但是他们长时间经营大量的国有企业,可以将退伍士兵安置到这些国有企业中就业,越是社会经济发展缓慢,失业率越高的社会里,这些就业岗位就越珍贵,所以士兵就越是对军队上层依赖性更强。比如埃及、泰国、巴基斯坦和土耳其都是如此,他们频频发动政变,而且成功率非常高。土耳其军队在反对埃尔多安的政变中败下阵来,就是因为在上世纪末,土耳其的大部分国有企业被私有化,同时经济也迅速发展,让军官再也驾驭不了士兵。同样在泰国上世纪80年的经济大发展之后,军队的影响力也迅速的下降。


    | 278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淼水有鲸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59天 / 跨度920天】
    • 开贴:2017-09-22 12:31
    • 更新:2020-03-30 15:09
    • 阅读:777206 回复:10349 楼主:900
    • 字数:约829千字
    • 图片:1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