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走失的亲情》————亲情如何走失的?血泪斑斑,心碎一地!

  • 首页
  • 上一页
  • 2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荷我2017 时间:2018-10-11 15:34

    党国的母亲突然收手了,大喊:“都放手,都放手!”
    被撕扯的头发零乱不堪,疼痛不已,而我却自由了,赶紧上前再去替母亲掰开那撕扯她的手。母亲得救了,自然也松开了那个泼妇。党国一家迅速离开了我家,疾速向回走。
    我拉起了倒地的母亲,焦急的问:“妈,你没事吧?”来回检查她的头发、脖子。
    “妈没事,妈没吃亏!妈一个大人,能有啥事!我把沃屁女子,不是仔儿,他家娘们多,我就拉住一个,死命的拽她的头发,我就不信咧,我一个大人还收拾不了你一个蕞屁娃!”让我吃惊的是抬起头的母亲却是一脸的亢奋。
    “妈,你说咱玉立一天咋光知道给咱惹事呢!今个不是连这个打捶,明个就是连那个打捶。这一天都是为啥呢!”我摸着自己疼痛的头皮,莫名的挨打,气愤极了。
    “妈给你说,你掌也包怨咧,等玉立回来,事情就明白咧,你看那娘母几个也不是个善茬,今个不是来找咱来解决问题的,而是专门打锤寻事的!”母亲从灶台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捋捋头发说。
    “妈,你说,雾家还会不会再来寻事?”想到那帮人临走时的情景,我心有余忌。
    “不会的,掌都打锤咧,谁还跑到你家屋弄啥来!”母亲满脸的不在乎。
    “妈,你说别人是专门来寻事的,刚才,你又说你没事,人nia都这么快的回去了。人会不会再来给咱寻事来,我爸连玉立都不在,咱屋就咱俩个人。”
    “你咋这么胆小怕事的?没见过啥!人说强贼怕弱主呢,他还能跑到咱家打咱娘母俩个来?这世上就没有个公道咧?看把你给吓得!没见过碟碟大个天!”母亲回头瞅了我一眼,不屑的说。







    好帖请多多转发,多多评论,留下您宝贵的足迹!
    请随时关注《走失的亲情》
    原创首发,小说连载
    《走失的亲情》在吸墨文学网、百度文学熊猫看书和纵横中文网已经全文出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睹为快 | 5303楼 | | | |
    作者:小荷我2017 时间:2018-10-12 08:14
    正说着,后院墙外传来嘈杂愤怒的演说声:“哎!你看么,丽颖多凶的,怪不得她家沃儿一天总连人打捶呢,你看他儿把我儿的书包无缘无故的扔到厕所里,他妈还不讲理还把我女的头发给拔咧这么大一撮,这一家子人真不是个东西!……”
    “走,走,走!包说咧,今个她就是个老虎,我专门橇她的沃牙呢!”后墙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
    我和母亲走出厨房,只见整个后院墙上呼啦围满了看热闹的妇女。
    寻事的人脚步越来越近,我的心越来越慌,急急的对母亲说:“妈,看我说对着呢,人就是回去搬救兵咧!这掌咋弄家?”
    “你害怕啥呢,他一个大男人,还能跑到咱屋打咱娘儿们家?这是个法制社会,你叫进来一个试火嘎!你包害怕,妈说把胆放正,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我就不信咧,这世上还没个说理的地方咧!”
    “妈,咱把咱头门关上吧,万一别人进来把你打一顿,你能有个啥脾气呢!”心神不宁的我越来越慌,越来越慌,忍不住向母亲提议。
    “我不关,咱有理到芒上说去,我关门还嫌顺气的很!走,连妈到芒上走,这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咱叫芒上都听嘎,看谁有理!”母亲边说边向头门外走去。我站在原地不知所以。
    “走,给芒上走,你到这屋里,叫人打死了,别人都不知道,在芒上,大庭广众之下,他一个男人家还能咋的?”母亲回头招招手。
    似似乎乎跟着母亲刚出一门,一群魔爪直接冲了上来,来不及看清都是谁,头已被结结实实的磕碰在砖墙上,一下,二下,三下,……,头发被死死的拽着,浑身上下不断被一群脚踢着,踢着,鼻血“唰唰”的流着,无可耐何的我真恨不得自己是武林高手,一转身能横荡这些施暴的人!
    不经意间,我的眼前闪现了玉立的身影:“玉立,玉立,快过来,快过来!……”着急的我声嘶力竭的吼。惊恐的玉立跑了,眨眼间不知道人去哪里。
    我失望极了,恨极了,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打自己人心狠手辣,用尽全力,面对仇人欺负,却只有逃避。我全力反抗,换来的是更猛烈的攻击,然而身体上的疼痛却怎么也挡不过内心的伤痛。




    好帖请多多转发,多多评论,留下您宝贵的足迹!
    请随时关注《走失的亲情》
    原创首发,小说连载
    《走失的亲情》在吸墨文学网、百度文学熊猫看书和纵横中文网已经全文出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睹为快
    | 5306楼 | | | |
    作者:小荷我2017 时间:2018-10-12 13:03
    突然,玉立再次出现了,站在安全距离之外,两腿却在二步内不断徘徊,一脸的惊恐,不断的讨饶:“我不打你家娃咧,我不打你家娃咧!”
    听到玉立懦弱的道谦,看着他那惊恐的样子,我只觉得自己眼冒金星,恨不得一脚过去,踢死那个色厉内荏的东西:“你孬种!这会儿给人回的什么话!……”
    “你还打党国不?还敢打不……”党国的父亲用手指着玉立的鼻子,一脸的凶像,时不时伸手抓打脚底抹油的玉立。
    玉立一把鼻涕一把泪点头:“我不打咧,我不打咧,我再也不打你家娃咧!”抖索的样子和父亲暴打时没有半分区别。
    看着懦弱的玉立,我狠不得立马死去!什么男孩子,顶梁柱,我只觉得家门不幸!我不想再反抗打别人了,只想一脚踢飞那个让我窒息的弟弟。
    一脚,一脚,一拳,一拳,我已被人打的体无完肤,我死拽着一个人的头发,忍受着别人的抠,掐,打,咬,死活就是不放手,头被碰的疙瘩四起,头发被拔的失去知觉。双腿被人挤在墙角里动弹不得。却没有一个人解救。看着那一堆堆看热闹的街房邻居,我心凉如冰,想想四叔,四娘,我真觉得人还不如牲口。我知道母亲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更知道哭泣没有任何作用。断一指,破一城,哪怕付出生命,我也要让这些施暴者付出一定代价!拼尽吃奶的劲,奋力反抗,恨不得将那泼妇拔成秃毛鸡。
    “放开,放开!……”母亲边打边骂,使劲的打着那些打我的人,终于我从墙角被解救了出来。
    眼冒金星,四肢酸痛的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帮人大摇大摆、骂骂咧咧的从众人眼面前走了。众人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安慰声,责骂声,嬉笑声,在我的耳朵已经一点都不重要,我只想回家,回家,静静的,静静的休息,谁的话也不想听。
    “猪日的一不是人,拿个男人欺负我家娘母俩个,你走啥呢,走啥呢,有本事就包走!打死我娘母俩才是你爸的球球娃!……”母亲站在街道上,吼骂着,吼咒着,对骂的人却换做一个老太婆。
    “看你个泼妇样子,知不道瞎好!我来了才给你把雾娘们骂走了,你还到哇骂呢!嗯,没着过活!头顶三尺有神灵,我老婆一片善心,把我儿连媳妇娃骂回去了,你还到这儿骂人呢!真个知不道瞎好,麻咩一个,活该一天挨打,……”
    “哎,五嫂,我没说你,我说你沃儿连媳妇不是个东西!欺负人欺负到门上来咧,看没为个啥啥,……”母亲转过身竟然一本正经的向人解释,
    “我儿连媳妇咋不是个东西!就说你儿把我孙子书包无缘无故的撂到厕所,娃寻你去了,你还崴的把我孙女的头发拔咧么大一把,就说谁不是个东西?……”
    “五嫂,你咋能连这么个说呢,你光没见……”母亲的话,别人根本就不听,断章取义,歪曲事实经过,母亲还在傻傻的“五嫂,五嫂”叫着。
    听着母亲和别人对话,我气的两眼冒火,拽过母亲,低声说:“妈,人nia是一家子,你傻啊?解释的啥呢,都到这程度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人叫他儿连媳妇,只是给她家找个台阶下,你以为是真的心善,解救咱来咧!她儿一个大男人站芒上不准任何人说情,不准任何人拉架,早就犯了众怒了,形像尽失!她不解救他儿,你说谁来!你不要么多的废话了,给你她说:‘你家儿郎母蛋的把我女头到墙上连么个碰,我女头疼很,万一将来有啥事,你一家子脱不了干系!’叫她家回去打了人也包么高兴的!”
    “你家把我娃打成了神精病,看你儿咋弄家!”听完我的话,母亲脱口而出,我只觉得心口一热似乎有血吐出。
    “把你娃打成神精病,我家给你娃看,把你娃打成神精病,我家给你娃看!”老太太夸张,轻浮的笑着,站在大街道上有“教养”的应对母亲的说辞。
    看到母亲愚蠢的样子,我气极了,心里狠狠的骂:“丢人都知不道咋丢的!给个炸弹都不会用!”
    默然回家,坐在房檐下,头发凌乱不堪,生疙瘩丛生。两只手上人全是被抓破的血痕。腿上、肚子上青於一块接着一块,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处不疼的,我不知道自己的脸还能不能去学校见人。呆呆的坐着,坐着,我不知道这都是为什么!






    好帖请多多转发,多多评论,留下您宝贵的足迹!
    请随时关注《走失的亲情》
    原创首发,小说连载
    《走失的亲情》在吸墨文学网、百度文学熊猫看书和纵横中文网已经全文出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睹为快
    | 530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荷我2017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84天 / 跨度284天】
    • 开贴:2018-01-08 12:09
    • 更新:2018-10-19 19:33
    • 阅读:8327446 回复:13961 楼主:1984
    • 字数:约909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