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连载】捕梦师:梦里和尚送我两页经文,竟救我一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3:43
    第一章
    陈懒鱼发现自己有超能力了,虽然这个超能力有些鸡肋。
    他能够入梦,入别人的梦中。

    这一切要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他独自出门旅行,目的地是湘西的一个古城。
    他客居古城的一间民宿,当天夜里就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走在一处陌生的城市街道之上,街道两边有很多高大挺拔的梧桐。
    其中一棵梧桐树下,有一个女孩在默默哭泣。他便走过去,掏出口袋里的纸巾递给了她……


    陈懒鱼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梦,然而第二天,他真的在这民宿的院子里遇到了这个女孩。她端着一盆洗干净的衣服,正要去晾晒。
    两人彼此都楞了一下,没有打招呼,匆匆擦肩而过。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3:46
    紧接着第二天夜晚,陈懒鱼居然又梦到了女孩,这次是在一间装饰雅致的咖啡厅里,她正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争执,最后她起身欲走,男人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拉扯。
    梦中的陈懒鱼看不过去,冲上前狠狠揍了男人一拳,然后带她出了咖啡厅。


    咖啡厅外面还是那长满高大梧桐树的街道,他们并肩而行,走到她昨天哭泣的地方,下意识地陈懒鱼又递给她一张纸巾。
    然后梦就醒了。

    接连两天都梦到这个女孩,陈懒鱼再蠢也觉得怪异,于是他刻意守候在民宿的院子里,等到女孩再次出现时,他主动上前与她打招呼。
    “嗨,你好。”他说道。
    “你好。”女孩微笑,没有拒他千里之外。

    趁热打铁,陈懒鱼继续搭讪:“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不算旅游,只是出门散心。”女孩回答他。
    “你居住的城市,是不是有很多的梧桐树?”陈懒鱼直奔主题。

    “是的。”女孩点头,她脸色怪异地望着陈懒鱼。
    “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陈懒鱼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直接问女孩梦里有没有自己实在是太轻浮了啊,得换个策略,他想。

    “我好像在一棵梧桐树下曾经遇到过你两次。”他迂回地试探。
    “是的。”女孩继续点头,眼眸突然变得亮晶晶。
    “我欠你两张纸巾。”她说。

    真是有意思的梦啊,原来女孩的梦中也有自己,陈懒鱼感慨万千。
    接下来,他陪伴女孩逛了一天的古城,他们一起穿过廊桥去看水车,一起在古城的河边洗脚。
    甚至一起吃了一份酸菜鱼。

    当天夜里,和女孩告别后,陈懒鱼自然又继续做梦了。
    还是那条街道,那棵梧桐树。梦中女孩换了一身明媚的服装,不再哭泣,而是笑吟吟地背倚着梧桐,等候着他。
    这次女孩对他说了很多很多自己的故事,他默默听着,为女孩悲伤或高兴。
    最后,女孩踮起脚尖,快速地亲吻了下他的嘴唇,对他说道:“谢谢你的陪伴!不管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中。”

    翌日,睡醒的陈懒鱼嘴唇上仿佛犹有女孩的温暖,听到走廊上女孩和民宿老板告别的声音,他站到客房的窗后,目送女孩拖着行李箱走远。
    她将回到那个长满梧桐树的城市里重新生活打拼,陈懒鱼知道。


    ……

    女孩走了,陈懒鱼却继续留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他还想试试能不能再进入其他人的梦境?毕竟,在他看来这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

    如他所愿,当天夜里,他真的又进入一个人的梦境。
    只不过,这个人是一位小孩。


    小孩的梦境稀奇古怪,在默默看了一阵他和奥特曼、变形金刚一同大战怪兽后,最终定格在一副古代的街肆市井画面之中。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3:48
    陈懒鱼发觉这画面挺眼熟,仔细一瞧,不禁莞尔失笑,这不就是最近挺流行的某部武侠剧里的场景么?

    他猜测这小孩是想在梦里拜师学武,便跟在他身后,看他一路蹦蹦跳跳,果真就到了电视剧主角学武的武馆门口。
    小孩径直走入武馆之中,对着演武场边的武馆馆主纳头就拜。
    “师父,我要跟你学武。”
    小孩的世界就是这样简单,陈懒鱼一旁看得有趣,忽然童心未泯,他也紧跟着跪倒小孩身边,对武馆馆主大声说道:“师父,恳请也收下弟子。”


    ……

    大概是梦中被师父监督练了一晚上的武术,陈懒鱼睡醒感到甚是腰酸背痛,肚子还饿。
    他赶紧起床出门,到外面的早点摊上点了一大碗面条。

    呼噜噜埋头吃得正香的时候,他发现梦里的小孩走出民宿大门,也往这边过来了,身后跟随着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显然是小孩父母。
    他们也要了早点,坐到陈懒鱼的对面用餐。

    小孩坐定后,一抬头就发现了陈懒鱼。他神情就跟见了鬼一般,大张着嘴巴,一脸痴呆。
    陈懒鱼倒是不慌,他对小孩微微一笑,说道:“师弟,师父要你练习的五百次黑虎掏心可曾练完了?”
    “没练完。”小孩下意识回答。
    “不过师兄,难道你练完了?”他紧接着反问。

    “当然。昨夜你乱跑的时候,我可是老老实实地在练习。”陈懒鱼得意地举起胳膊,炫耀股二头肌。
    “待会记得练完,不然我会向师父告状哦。”
    “是,师兄。”小孩聋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答。

    “你们说什么呢?”小孩的妈妈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问完小孩,她又疑惑地问陈懒鱼:“你们认识?”
    “以前不认识,这不刚刚才认识了嘛。大姐,我就是见你家孩子聪明可爱,逗他玩呢。”陈懒鱼随口敷衍小孩妈妈,转头又对小孩隐秘地眨了下眼睛,说道:“你说是不是?”
    “是,我也刚刚才认识大哥哥。”小孩会意,也悄悄回复陈懒鱼一个眨眼的表情。


    两人眉来眼去一番后,便不再交谈,顶着小孩父母狐疑的目光,各自吃着早餐。
    然而就在这时,街道上突然一阵喧哗,人群波浪般朝两边分开,一个浑身刺青的青壮男子拎着一个女式皮包向这边飞奔而来。

    得,这是遇到抢劫的了。陈懒鱼不及多想,迅速伸出一只脚,绊倒青壮男子。随即他捡起地上的皮包,递给紧追其后的一位妇女。
    后面的事情他不想管,转身就欲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是他刚走两步,就听小孩尖叫道:“师兄,小心!”
    陈懒鱼闻声回头,发现摔倒的青壮男子已然爬起,手握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就朝自己扑了过来。

    危急关头,陈懒鱼脑海里嗡地一响,自然而然地就使用出了梦中苦练五百次的黑虎掏心。
    他一侧身,让过青壮男子刺来的匕首,脚步前弓后箭,气运丹田,直觉一股热气顿时从小腹沿着经络贯穿手臂,再从右手掌心喷薄而出,重击到青壮男子的胸腹部位。
    青壮男子惨叫一声,竟被击打得腾空飞起,他半空中手舞足蹈地飞了足有五六米远,方才啪地一下屁股先落地。

    “师兄好帅的黑虎掏心!”小孩再次兴奋地尖叫。
    陈懒鱼将酸痛发抖的右手藏到身后,冲小孩做了一个你懂的表情。
    这时,他眼角瞟到有警察往这边快速冲了过来,顿时一缩脖子,低头钻进人群。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8:00
    第二章
    在外面磨蹭到天黑,陈懒鱼方才悄悄溜回民宿,他向前台小妹打听白天的事情,知晓抢劫的青壮男子已经被警察抓走,也没有警察过来要追究他打伤劫匪的责任。
    陈懒鱼长舒一口气,顿觉浑身轻松。

    这时前台小妹忽然又道:“你隔壁房间的小孩给你留了一张纸条。他们下午退房了。”
    陈懒鱼接过纸条,打开一看,却是一串微信号与一个人的姓名。下面还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全文如下:
    “师兄,我走了,江湖再见!请多保重!”

    这小屁孩!陈懒鱼哭笑不得地将纸条揣入怀内,贴身藏好。
    向前台小妹道一声谢,他返回自己房间休息。


    大约是隔壁换了房客,这晚,陈懒鱼的梦跟着也换了内容。
    他不再梦到武馆,而是梦到一座古朴的寺庙。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9:43
    在寺庙的大殿里,他遇到隔壁的新房客,也就是此时的做梦者。她虔诚地跪拜在佛像跟前,喃喃地向佛祖祈祷,恳求佛祖保佑自己的丈夫身体安康,早日战胜病魔。
    陈懒鱼旁听了一会,理解这妇女肯定是一路求神拜佛而来,所以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他帮不上什么忙,看这架势,她应该还要祈祷很久。微感无趣的陈懒鱼转身四处闲逛,不知不觉,他就来到寺庙后面的禅房深处。

    穿过一片绿荫荫的瓜棚,遁寻着一股好闻的檀香味儿,陈懒鱼走到一间独立的禅室跟前。
    禅室大门洞开,他探首朝里面张望,却见里面四壁空白,地上两个蒲团一个案几,案几上点着一支细长的檀香,青烟袅袅,甚是简单。


    其中一个蒲团之上,跌坐着一位宽袍大袖的僧人。望见陈懒鱼,立刻朝他招手。
    “这位施主,请进来一叙。”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19:57
    僧人态度和蔼,陈懒鱼亦大方地进入禅室。
    他弯腰脱下鞋,坐到另一张蒲团上,问僧人道:“大师可有什么教诲?”
    “教诲不敢当,贫僧只是请求施主带一样东西出去。”
    “请问是带何物?带给谁?”
    僧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陈懒鱼。“就是一粒丹药而已,至于带给谁,她自会去找施主拿取。到时施主便知。”

    僧人神神秘秘地卖关子,陈懒鱼也不追问,隐约之中,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要带给谁。他颇为好奇,难道梦境里的东西也可以带出去?或许这只是梦里的一个臆想吧。
    他伸手接过瓷瓶,放入口袋,便向僧人告辞。

    “施主且慢。”僧人突然又开口挽留陈懒鱼。
    “大师还有什么事情?”陈懒鱼不解问道。
    “我观施主印堂晦暗,近日恐有血光之灾,你我相识一场,这两页经书赠与施主防身。”

    僧人说完,立刻从怀里又掏出一本经书,哗啦啦翻开,看也不看地顺手撕下两页,一把塞到陈懒鱼手中。
    陈懒鱼低头,看着手里撕得一点都不齐整,边缘像是狗啃一般的两页经书,将信将疑地问道:“这有用?”
    “肯定有用,施主放心。”僧人用力点头。

    好吧,暂且相信你一次。陈懒鱼暗想,将两页经书也放入口袋。
    他回转大殿,发现做梦者已经不在了。顺着大殿前的石板路他朝寺庙外走去,刚到寺庙门口,眼前景物一阵扭曲,就被迫退出了梦境。



    ……

    退出梦境的陈懒鱼翻了个身,继续酣睡。接下来的半夜,他睡得平平稳稳,香甜无梦。
    早起刷牙洗脸,穿好衣服时他下意识地一摸口袋,口袋里瘪瘪的,自然什么都没有。

    还真以为能带出来啊?陈懒鱼自嘲地笑一笑。眼角一瞥,却不小心从镜子里看到客床枕头旁有亮光一闪。
    他猛然回身,反身扑过去掀开枕头,只见下面赫然有一个小小的瓷瓶与两纸经书。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1-11 20:15
    紧紧抓住这瓷瓶与经书,陈懒鱼脸上神情不停变幻,一会儿狰狞,一会儿欣喜,一会儿又悠然向往……

    眼见他就要如范进中举一般走火入魔,幸好这时门铃声想起,将他拉了回来。
    他摸一把脸,恢复平静,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位中年妇女,鬓角藏着几丝白发。陈懒鱼认得她,因为梦里见过。
    中年妇女扭捏着,欲言又止。

    陈懒鱼倒是理解,任谁因为一个梦,就去找他人取药,都会害怕被对方骂做神经病的。
    “进来吧。”陈懒鱼努力挤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我知道你的来意。”

    “你知道?”中年妇女惊讶。
    “确实知道。”陈懒鱼点头。

    中年妇女进房,坐到椅子上,她紧并着腿,双手放到膝盖上,局促地又问:“你真的知道我的来意?”
    “真的!”陈懒鱼再次点头,同时将小瓷瓶取出,托于掌心。
    “你是来拿这个的,对不对?”

    没有发生陈懒鱼想象中的目瞪口呆,中年妇女也没有惊喜欲狂,她愣愣地盯着陈懒鱼掌心的小小瓷瓶,而是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然后,她惊天动地地大声嚎哭起来,哭的是那样酣畅淋漓,仿佛要把最近承受的所有恐惧与担心都一股脑宣泄掉。

    中年妇女的哭声惊动了民宿里的所有客人,她患了绝症的丈夫也从隔壁匆匆赶了过来。这个粗豪的汉子现在面色蜡黄,他紧张地一把抓住妻子的手臂,担心地询问她怎么了?
    中年妇女抽噎着慢慢止住哭泣,她从陈懒鱼掌心取过瓷瓶,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递给她的丈夫。
    “吃下它!这是我一路逢庙必拜感动了佛祖,为你求来的灵药。”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碗扁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0天 / 跨度42天】
    • 开贴:2018-01-11 13:43
    • 更新:2018-02-23 12:16
    • 阅读:13229 回复:582 楼主:419
    • 字数:约10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