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连载】捕梦师:梦里和尚送我两页经文,竟救我一命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02:58
    青丘城里的大火在哭喊声里烧了三天三夜,白狐在野外也站了三天三夜。
    三天后她化身巨大的狐狸,疯狂地跑回城。

    青丘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人类与狐狸的尸体遍布其间,他们曾是她的街坊邻居,曾是她的师友亲戚。
    如今,都是一堆堆没有了生息的尸骸。

    白狐仰天长啸。
    然后梦到此结束。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12:21
    第三十九章
    昨夜白狐的梦,让陈懒鱼有些同情这个家伙。以至于早上醒来,他难得地不想与它争吵。
    坐在枝干上,他对着空气说话。

    “我说狐大姐,我真的有急事,你放了我吧?”

    “不成,这深山老林里难得遇到一个男人,总要榨干净了才行。”白狐沙哑慵懒的声音,适时在陈懒鱼脑海回响。


    榨干!上古生物说话都是这般豪放?陈懒鱼无语地站起身。
    收拾停当,他准备继续与这白狐的鬼打墙折腾,虽然可能依旧是无用功,但总比躺着什么也不干好。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20:02
    纵身跳下树,陈懒鱼埋头急行。
    这时呯地一声,却是他手指上的戒指因为手臂摆动,狠狠撞击到身旁一棵树,发出巨响。

    心疼地低头查看戒指,陈懒鱼幸运地看到戒指没有被撞坏,戒面上眼睛形状的绿宝石依旧完美光洁。



    戒指!等一等……
    陈懒鱼一拍脑袋,他忽然想起这戒指的绿色视线,或许可以破除白狐的鬼打墙。

    他举起戒指,轻轻对着自己眉间一按,让熟悉的浅绿色再度充满自己的眼前空间。
    他转头四顾,果然欣喜地发觉以前藏匿起来怎么也看不到的白狐,赫然又出现到视线之中,正鬼鬼祟祟地躲在一棵树下。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22:07
    不过此时虽说用戒指破除了白狐的鬼打墙,陈懒鱼却发现自己又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因为白狐这个四条腿的家伙明显跑得更快,一旦自己逃跑,估计它轻易就能追上。
    然后,还是没完没了的纠缠。
    当然,趁白狐不知道自己能够看见它,突然偷袭,将之斩杀也是个办法。但那要心狠手辣才能成功,陈懒鱼估计自己是下不了这手,毕竟他骨子里还是挺同情白狐的,可怜它在青丘城中的经历。

    无奈之下,陈懒鱼只能依旧装作看不见白狐。
    他伪装成跑得气馁了,重新爬上树,躺好休息。准备等晚上白狐睡着了再见机行事。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22:30
    眯缝着眼睛,陈懒鱼一边观察白狐,一边凝神戒备。他挺害怕不小心又被白狐给媚惑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事关他男人的尊严。
    幸好,可能是昨夜梦的影响,白狐一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没空理睬他。

    时间渐渐推移到中午,陈懒鱼不知道是第几次使用戒指了,绿朦朦的一片视野中,他突然看到离白狐不远处,蜿蜒地游来一只巨大的蜈蚣。
    它在高纬度的世界里,用一对诡异的红眼紧盯着白狐,目光明显充斥着仇恨。

    “狐大姐,你是否得罪过一只很大的蜈蚣?”陈懒鱼好奇询问。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4 23:49
    “很大?”白狐不屑地撇嘴,“小蜈蚣曾经教训过一只,但它应该还在另一边的世界,估计过不来。”

    “它或许就在你的身后哦。”陈懒鱼提点白狐。

    “那又如何,两个世界很难实际接触,它就算在我身后,也拿我没有办法。”白狐无所谓地说道。


    “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好好休息,蓄积精元,不要太早被我榨干吃净,赫赫赫赫!”

    陈懒鱼气闷,懒得管这个家伙死活了。但潜意识里的危机,还是令他总是忍不住往蜈蚣的方位偷窥。
    他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像当时三头巨蛇要从高纬度过来的前一刻。

    暗暗握紧手中剑,陈懒鱼调整好姿势。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12:27
    “一、二、三……”他心中默数,十余数后,只见空气一阵扭曲,一只仿佛火车头一般大小的蜈蚣头颅从虚空内骤然探出。


    ……

    蜈蚣头颅离白狐极近,出现的瞬间它就吐出一道浓稠如墨的毒雾。
    白狐被熏得一个踉跄,转身倒地不起。紧接着,蜈蚣的一双铁螯就直奔白狐细长的脖颈而去。

    陈懒鱼栖身的大树上,耀目的剑光这一刻及时亮起,流星似的撞击到蜈蚣的双眼之间。
    蜈蚣一声痛嘶,铁鳌再也无力钳紧,它长长的身子顷刻缩成一团,往后翻滚着避开剑光的第二击。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13:20
    一击逼退蜈蚣,陈懒鱼手持长剑飘然落到白狐跟前。他俯身查看白狐伤情,只见它双目紧闭,气息倒是并不紊乱。
    “狐大姐,你没事吧?”陈懒鱼关心问道。
    “没事,我还死不了!凡人,替我护法,待我逼出毒气。”

    脑海里白狐的声音中气挺足,陈懒鱼放心地站起身,迎着冲过来的蜈蚣又挥出一剑。
    这一剑却被蜈蚣抬鳌挡住,然后它头部高高昂起,腹下百足舞动,对着陈懒鱼也喷出一道毒雾。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16:31
    陈懒鱼翻身闪开,这道毒雾顿时喷了个空。
    但他身后的白狐却是只能眼睁睁地又一次承受……

    可怜的白狐连中两道毒雾,身形一阵抽搐,它再也维持不住巨大的体格,变成了一位白衣的美妇人,楚楚可怜地躺在地面。
    “凡人,你是故意的吗?”变回人身的白狐这次直接发声,声音充满了恼怒。
    “sorry!sorry!”陈懒鱼连连道歉,他真不是故意的。

    不想白狐再遭受无妄之灾,他赶紧用脚一挑,把白狐高高挑起,挑向自己适才休息的大树枝干。
    “凡人,你居然用脚踢我!”被挂在大树枝干上的白狐,再一次愤怒地怒吼。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19:03
    陈懒鱼没空理睬白狐的心情,因为这蜈蚣实在是太厉害了。一身硬壳就像是刀枪不入的盔甲,而它的大鳌与腹下众多的长足,亦是锋利无比。
    唯一的破绽就是它的头部,但它又贼精地防守严密。

    陈懒鱼与它游斗片刻,背后汗水湿透了衣衫。他估摸着自己再勉强支撑几个回合,就不得不跑路了。
    “狐大姐,这就是你说的小小蜈蚣?”他抬头对白狐抱怨,招惹什么不好,偏偏招惹这等毒虫。
    “凡人,上古时期,它就是一条小虫。”白狐好像恢复了一点,恹恹地靠着树干坐起。

    “你再坚持一下,等我布好了迷魂阵,困住它就没事了。”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22:20
    白狐的话等同给陈懒鱼打了一剂强心针。他奋起余力,将身体里的灵气灌入长剑,连甩数道剑芒,把蜈蚣逼退。
    喘口气,陈懒鱼复要再上,却见被自己逼退的蜈蚣忽然在几棵树之间团团打转,竟然不过来攻击自己了。

    陈懒鱼回首望向白狐。
    “你搞的鬼?”他诧异又惊讶。
    “当然,凡人,你之前也是这样的哦。”中了毒的白狐依旧毒舌。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5 23:55
    第四十章
    白狐仓促布就的迷魂阵,最多只能困蜈蚣几个时辰。
    陈懒鱼只好背着它,开始逃亡。


    辨清方向,陈懒鱼依旧是往金井村而去。吃了一会亏,他不再招摇地跳到树梢,而是老老实实地在树下奔跑。
    午后时分,他已经远远地翻越了数座山岭。


    寻了一处溪流边休息,他给白狐喂了一些水,这家伙中毒不浅,半道上再陷昏迷。
    冰冷的泉水入喉,白狐缓缓醒转过来,它睁开眼睛,看了看陈懒鱼身后,有气无力地又嘲讽陈懒鱼。
    “凡人,我猜你愚蠢的一定没有掩饰痕迹与气息……”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6 09:21
    陈懒鱼用一颗野果堵住它的嘴。
    “在你们出现之前,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每天除了上班就是打打电子游戏,你不要指望我像猎人一样熟悉丛林,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但我做不到!反正我尽力带着你,蜈蚣要是追来了,大不了再打一架。”
    被野果堵住嘴的白狐脸蛋气得通红,它恶狠狠盯着陈懒鱼,陈懒鱼这次也不回避,一样反盯着它。


    两人这样对峙良久,最终寄人篱下的白狐先败下阵,它气哼哼地转过头,取下堵嘴的水果大力咬了一口。
    “凡人,我懒得与你计较。”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6 11:37
    见白狐退缩,陈懒鱼也是懒得与它计较。
    但白狐刚才的话还是令他有些不安,跳上一棵最高的树梢,他回首查看。
    恰在这时,他看到困住蜈蚣的那座远方山谷大片树木腾空飞起,中间夹着一道细长的黑色身影。这道黑影半空中盘旋一圈,落地后笔直地就朝陈懒鱼的方向,分波逐浪、劈山倒石而来。


    “我说大姐,你真是乌鸦嘴!”
    陈懒鱼吓得赶紧跳下树,架起白狐就走。


    ……


    迅疾如飞的蜈蚣,一个时辰左右就追上了陈懒鱼与白狐。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6 19:22
    不过它运气不好,莽撞地又一头闯进了白狐新布置好的迷魂阵,再次被困住。


    陈懒鱼带着白狐重新遁走,听从白狐的指引,这次陈懒鱼略微掩饰了下痕迹,至于效果如何,就只有天知晓了。
    反正用白狐的话讲,上古时期随便一个小孩都比他做得好。


    太阳落山时,陈懒鱼跑累了,他不想再跑,打算休息。用上次屠龙时的旧法,他在大树上挖了一个洞,然后带着白狐藏进洞中。
    封好树洞的门,只留一扇小窗透气,奔波一天的陈懒鱼合衣躺下就睡着了。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2-26 21:03
    一觉睡到月上中天,陈懒鱼被胸前一阵阵骚痒弄醒,他睁开眼睛,入目只见白狐托腮幽幽坐在月下,眉眼如画,秋波流转,比之梦中少女时的模样,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陈懒鱼看得心中一荡,再低头一瞧,白狐的七根毛茸茸长尾,一根正若无其事地在自己胸前拂扫,另一根悄悄地已经伸进自己裤脚……


    “大姐,我们现在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陈懒鱼扶额哀叹。
    “你老就收了神通,别老想着榨干我了。”
    “啊!习惯,习惯而已。”白狐脸颊一红,两根长尾飞快地缩了回去。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碗扁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1天 / 跨度55天】
    • 开贴:2018-01-11 13:43
    • 更新:2018-03-07 22:07
    • 阅读:16451 回复:690 楼主:497
    • 字数:约12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