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锥人的情殇,弄人的命运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6 12:32
    左潮便又问牛冲还有什么事要托付的?
    “除过那些诗,再就是以前托付你的那事。别的,我都没有多少日子了,还能有啥事呢?……只是,我这一向有个想法,我也觉得不现实,就是希望我死以后,你们能把我的骨灰撒到后面山上,我就可以经常看着这个城市,经常看到朋友们……”
    左潮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语气很坚定地说:“你放心,我们尽量办到。”
    “我再不死,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牛冲又长叹一声,泪水滚出了眶外,“我的灵感一点儿也没有了,什么也写不出来了。”边说边摇头苦笑。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6 13:06
    谢谢各位亲们支持,周一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7 10:53
    从看守所出来后,左潮、若水二人又说了一路牛冲的事。左潮先是说他前一阵子借着下乡的机会,专门绕道去了一趟牛冲的家乡。本来是想完成牛冲以前托付给他的那件事——去党喜战的坟上看一看,给烧一撮香,可是去了之后一打听,才知道当地的风俗是,凶死的年轻人是不入祖坟的,都是在乱葬岗胡乱埋的。因为涉及人命官事,没有人愿意把他往埋党喜战的乱葬岗上领。他又打听到,由于党喜战的死,牛家跟党家已经成了冤家对头,便也打消了去看望一下牛冲及党喜战家人的念头,免得心里添堵。因此牛冲托付给他的这个事,他还暂时没有完成,只能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去完成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7 10:53
    后来,左潮又说——
    他有一个朋友叫金正,在市公安局刑警队里,起先一直参与侦查牛冲这个案子。尽管胡莉报案时说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可是金正仍觉得她有一定嫌疑,但因为他只是参与办案,所以他的怀疑并没有引起主要办案人员的重视。
    ……根据党喜战的尸检结果,牛冲那一刀并没有刺中心脏。因此金正认为牛冲那一刀不可能是致命伤,党喜战究竟如何死的,很值得怀疑,真凶可能另有其人。他将自己的想法向领导作了汇报,并要求传讯胡莉,甚至有必要把她先拘留起来再说。可是上面并没有对他的汇报很快做出答复。
    金正脾气有点急,等了将近两天,见上面一直没有动静,就私自去调查胡莉。虽然他身着便衣只是以印资料的名义去了南关印字社两次,跟那些小姑娘们闲扯了几句,自然也跟胡莉谝了几句,很随意地问了问她是哪儿人,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等情况,并未深入了解别的情况。可是胡莉竟然在地区公安处长那儿告了一状,也不知具体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后来局里就不准金正再参与侦查这个案子了,还以违反工作纪律,影响警民关系为由,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并让他停职反省三天。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7 10:54
    据人说,公安处长白冰是胡莉的姑父,此说法是否可靠,没有人去求证。不过,白冰对这个案子倒是十分重视,经常亲自过问,且倾向于认定牛聪就是杀人凶手,并表过态,要求办案人员尽快结案,这么简单的案子,一定要办成铁案,不能给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左潮与金正尽管私交很好,但是他们在一块时从不谈工作上的事,因此金正平时具体做些什么工作,左潮以前根本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刑警队的。金正平时甚少喝酒,即便喝,最多只喝上两三杯就会将酒杯扣在了桌上,因此以前左潮从未见金正喝醉过。
    可是前数日,一个左潮与金正共同的朋友从外地来罗原城出差。三个人聚在一块儿,未免高兴,金正经不住那位朋友再三再四的劝,也就破了只喝两三杯的惯例。三个人便都敞开量喝。不想金正就给喝醉了,酒后吐真言,便说出了他参与办理牛冲杀人案的前前后后以及后来挨批评被停职反省对他的打击等等……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7 13:23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8 13:31
    若水听了左潮这番话后,十分吃惊,便叹了口气说:“这么说,牛冲大概还真有点冤枉。不知道金正以后还会不会调查这事?”
    “难说。不过金正有些一根筋,他认准了的事,就算领导不准他干了,他暗地里还是要想办法干的。那一天他酒后也流露过一个意思:他不想叫他参与过的案子发生冤案。可是,只怕他也是有心无力。有白处长在那儿挡着,他能有什么办法?”
    “白处长就这么厉害?”
    “你是不清楚,但是跟官场接触多的人多半都知道,白处长性子烈可是出了名的。他当民警的时候,把派出所长打得住过院;当派出所长的时候,对手下的干警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他当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敢拿枪指着公安局长的头。他当公安局长的时候,跟新来的县长一言不合,‘叭’的就是一枪,子弹擦着县长的头皮过去,把会议室墙上打了个坑,县长当时就吓尿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8 13:31
    若水愤愤地说:“这样的人,为啥还能当公安处长?”
    左潮笑了一下:“能升上去,肯定有原因。”
    若水便不再言语。左潮也沉默起来。
    直到跟左潮分手时,若水才又说:“牛冲的事既然已经这个样子了,你看咱要不要找几个人去把胡莉收拾一顿?”
    “不要胡来!”左潮严肃地说,“你就算把她打了又能咋?她当时倒是能吃点皮肉之苦,可是随后的烂摊子咋收拾呢?所以,绝对不能感情用事,冲动是要吃大亏的。”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8 13:31
    若水笑了笑说:“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心里却暗自寻思,也许真该收拾小狐狸一顿?收拾女人,自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奸了。那么,找谁去呢?他想了半天,觉得阿胡或者刘灵威都比较合适。
    因为心里盘算着收拾胡莉的事,所以,跟左潮分手后,若水就又去了十字口印字社一遭,想对胡莉的脾性和为人处事做个初步了解,如果能相机创造一个叫她接近阿胡跟刘灵威的机会,那岂不是更好?见胡莉正在打印东西,另两个女孩子也忙着,他便在一旁默默站着。等胡莉忙完抬起头来了,他方满面含笑地说:“胡莉,刚才我伙计多喝了两盅,请你不要多心。”
    “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早忘了。”胡莉斜他一眼,淡淡地说。
    “我早就知道胡莉大度能容嘛!”若水又笑。
    胡莉也笑:“你比左潮随和多了。”
    “大家都说我随和。”
    “瞧你!真会顺杆爬!”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8 13:32
    若水不觉把脸微微红了,察言观色地看了胡莉半会,也在心里琢磨了半会,方犹犹豫豫地说:“我觉得你人很不错,一直想请你跳舞呢,又没机会……”
    “你可是想挂我?”
    见她说话这么直接,若水不觉心中暗喜,说话也就有了底气:“不敢。只是我听说你舞跳得好。我有几个朋友,舞也跳得好,人还风趣得不行。我就想了,要是能介绍你跟他们认识,该多好?”
    “那么,好吧。我最近天天都去OK舞厅,随便哪一天,你把你朋友领去就行了。”
    “那……,就这个星期六吧。咱们OK舞厅见。”
    “说了就有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2-28 14:01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3-01 13:56
    从印字社出来时,若水心里暗暗有些得意。小狐狸算是快上钩了,那么,接下来只要能让阿胡或者刘灵威上钩,事情就差不多有了眉目了。他心里一边想着,不知不觉就往罗慧的住处走去。已到巷子口了,才猛然想起还要去程佳家吃饭呢,便又急忙折转身往东走了。
    若水赶到程佳家时,大家刚刚吃喝了不到十分钟,便一齐站起身来,让他在少英身边坐了,恰好与程佳对面。大家都说他迟到了,该罚酒,他便笑着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喝干。大家让他再喝,他便又喝了一杯。
    刚才刘灵威的通关尚未走完,便接着走。恰好轮到王若水接关。若水说他不会划拳,刘灵威便跟他打老虎杠子。却是若水输了,便喝两杯,刘灵威喝一杯。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3-01 13:57
    轮到少英接关,仍是老虎杠子。少英赢了,只需喝一杯酒,却还让阿胡替她喝了。刘灵威不干,她缠了半天,搪塞不过去,只得又喝了半杯啤酒。
    接下来该程佳走关,她不会别的,就拿了六根火柴梗做宝,让大家依次猜,猜中的喝酒。做了三次,都是王若水猜中了,她便拿眼角瞟他一下,偷偷一笑。刘少英无意间脱口而出:“你们俩可真是心有灵犀!”竟说得若水飞红了脸,心里好一阵乱跳,慌忙端起杯子就喝,一口气连喝了两大杯啤酒。
    ……又有二人走完通关后,就轮到王若水走关。他一路老虎杠子下来,又喝了十来杯啤酒,脸就红得能点着火,身子只个乱晃。阿胡便笑他酒量不中用。他也不说话,却只是笑笑。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3-01 13:57
    接着轮到刘少英走通关。她推说酒量不行,不敢走关。……程佳见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就收拾了一片狼藉的杯盘,又端上几盘热菜,将米饭连锅端了来,让大家自己趁饭量吃。又一再说米是不久前托人从宁夏捎回来的,一直没舍得吃,让大家吃着看跟别的米口感可有什么不同?这米饭吃起来果然十分香醇,少不得大家都称赞一番。
    不一时饭已吃毕。程菲、少英便帮程佳刷碗洗锅,三个男人就坐在沙发上说话。若水便有意说起OK舞厅不错,只是还不曾去过,问刘灵威有没有去过?又问阿胡爱不爱跳舞?然后就说好了这个周末大家一起去OK舞厅跳舞。自然,不久三个女的进来后,若水便又征询了她们的意见,她们都说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3-01 13:57
    又叙了一会儿闲话,看看天色已不早了,若水、少英、阿胡便告辞走了。程菲、刘灵威又看了一会儿电视方走。剩下程佳一个人跟儿子呆在家中,她脸色不知不觉中就黯淡了下来,心中也隐隐有些失落。尽管吴言下午上班前跟她说过晚上单位加班,所以他不能回家吃饭,可是她心里清楚,单位加班只是他的借口,并且这借口很难站住脚,以往他晚上也加班,但都是在家吃了饭才去加班的,难道今天就特殊了不成?因此他肯定是不高兴她自作主张请了一堆客人来家吃饭,才故意不给她面子的。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3-01 14:42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gsxsltsj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01天 / 跨度300天】
    • 开贴:2018-01-16 16:09
    • 更新:2018-11-13 13:14
    • 阅读:105841 回复:5119 楼主:1807
    • 字数:约244千字
    • 图片:25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