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未公开新闻采访手记(悬疑+探险+推理,满足你对神秘的渴求)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1-01 19:00
    本故事的主人公付夫,是一家省级媒体的深度报道记者。
    在十年的记者生涯中,他经历过不少超自然的诡谲之事。
    神秘的雪山未知生物,能够改造感染者肌体的远古恐怖病毒,跨越大半个世纪后重现人间的邪恶“鬼兵”……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把这些故事一一讲给各位文友,希望能通过这些文字,和你们一起体味肾上腺素激增的酸爽,探寻恐怖真相背后的人心。
    另:因为付夫平时工作比较忙,开贴前三天,每天他都会更新三章,以此祝各位文友新年快乐!之后暂定每天更新一章,每章2000+,更新时间暂定为每天下午六点左右(为了力争不断更,他已经开始努力准备存货了,妥妥滴。)
    好,愿他的故事,能为各位的新年增添一些乐趣。
    还有,付夫真的是一位名记者哦。


    手记一:山神

    一.

    9月27日夜里,位于祖国西南部大山里的宝旺县迎来了一场小雨。
    天光从山头冒出来的时候,雨停了,太阳旋即钻出了阴霾的云层。
    县城外99公里的一片天然林里,包工头张万金一手提安全帽,一手提大茶壶,哼哧哼哧地迈出工棚。
    “我操,怎么又是满地糊糊?”从工棚里钻出来,张万金一脚踩进了齐脚踝的稀泥。
    从牙缝里逼出一个“操”字,张万金无奈地扭动近300斤的庞大身躯,朝300米外的工地迈出了步子。
    要到工地,就得爬上一道长满了草木的山坡,山坡顶上,近百亩空地已经被平整出来,工程投资方又不吝啬成本地将铲车和挖掘机等重型设备运上了山。
    望着又长又陡的山坡,张万金又“操”了一盘,而后一步三歇地往坡顶挪去。
    三个月前,张万金接到了一个大生意——到宝旺天然林区修一座加工厂,好像是就地加工山里出产的什么药材。
    对方手里有齐备的各类审批手续,甚至还有林业部门给出的“欢迎支持项目入驻”的证明。
    对这些,张万金倒也不很在乎。
    他心动的,是对方给出的比行情价高三倍的工程款,而且还是提前给的。
    张万金当即就和对方签订了工程合同,领着大群工人来到工地。
    刚进山那天,当地村干部还张罗了一场盛大欢迎活动——组织了不少村民来到工地,敲锣鼓、放炮仗,还拉起了一条“大厂一修富全村”的横幅。
    村长还拉着张万金的手,说什么“感谢老板来山里支援偏远山区经济发展”之类的话。
    张万金是见过世面的,对这样的吵吵想想就好笑。
    可是,欢迎活动上也出了一个插曲。
    村民们放了炮仗,村干部也讲了话之后,就有村民搬来长凳酒菜,开始在工地上摆长席。
    一说到喝酒,张万金就来了劲,捏着海碗牛饮起来。
    不一会,他就和村长酒酣耳热,称兄道弟起来。
    喝得正爽间,张万金忽闻一声暴喝:“这厂不能修!”
    一抬头,就见工地外冲来一穿着破烂的瘦高个男子,跑进酒席见人就喊:“不能修厂,不能修厂——修了厂就完了!”
    定睛一看,就见那男子一头银色长发蓬松浓密,脸面上长满了铁丝般的胡子,彷佛已经很久没打理过,根本看不出实际年龄。
    更扯的是,他的须发已全白,眼睛却像夜里的星星一样闪闪有光。
    张万金正皱眉观望间,那高个男子也看到了张万金。
    他好像察觉到这个胖子是头,于是就冲到张万金面前。
    “厂子不能修——修了山神会发怒,到时候全村都全完了!”
    “你他妈胡闹个屁!”忽然,一旁的村长“忽”地站起来,原本满面谄媚笑容的脸上凶相毕现。
    他对不远处喝酒的七八个大汉说:“弄他!”
    七八个汉子立即一哄而上,对着那男子一阵胖揍。
    男子在冰冷的泥巴地里蜷缩成一团,双手抱头继续大喊:“不能修厂,修了就完了!”
    很快,那男子就被弄了个半死,躺在地上直抽凉气,嘴巴里却还不断念叨:“不能修厂……”
    村长斜着眼瞄了瞄那男子,一抬手,那人就被大汉们架出了工地。
    “就是个疯子吧?”瞧着那男子被拖出工地,张万金自言自语。
    “对对对,就是个疯子!”村长听力极佳,立即转过脸陪笑道,“他那人扯得很,从来不愿意住在村里,整年整年跑到山上住茅草窝,吃生肉、喝兽血,还成天嚷嚷,说什么‘山里住了山神,谁敢对山神不敬就要遭报应’之类的疯话。”
    张万金闻言,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轻笑。
    “这算什么疯话?”他说,“以前,还有人说我以后一定能当个大学教授光宗耀祖——我他妈初中都没毕业,这他妈才叫疯话!”
    村长又发出一阵谄媚的笑声,继续给张万金敬酒。
    第二天,张万金的工程就开了张。
    一些很“玄”的事,也随之在工地上发生。
    进山开工第七天,工地上就出了一件奇事。
    那天上午,张万金一来到工地,就听到工头抱怨:“谁他妈喝了酒没处发酒疯,把家什给老子弄了一地。”
    张万金一问才知道:头天夜里,工人们将第二天要用的水泥包整齐堆放在雨棚下,铁锹铁铲和测绘仪、绳子也整齐地放到了水泥包旁。
    当天下了工,工人们就都回到工棚休息,工地也就整夜无人看守。
    第二天开工,工人们却发现头天堆放整齐的铁锹散了一地,水泥包也被直接划开,干水泥粉弄了满地,原本卷成捆的绳子更是东搅西扰,解了半天才给解开。
    当时,张万金和工人们都认为,“不是谁头天喝高了到工地上发酒疯,就是山上有什么野物下来闹腾了一宿。”
    而后,张万金让工头刷了一块“施工重地,闲人勿入”的牌子立在工地上,随后就把这事忘了。
    却不想,这样的事却还没完。
    第二天,张万金来到工地,发现昨天才立起的牌子倒了。
    更让他纳闷的是,在那块油漆未干透的牌子上,印下了一个很深的脚印,还粘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毛发。
    看到那个脚印时,张万金和工人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脚印很大,比张万金的大胖脚还大两号,还有六个脚趾。
    而那些毛发,粗而硬,长约80厘米,在阳光下看红亮有光,到屋里看就成了深红色。
    张万金和工人们琢磨了很久,也没猜出毛发究竟属于什么野物。
    “莫不是那疯子说的‘山神’?”当时就有工人念叨。
    “去去去,给老子好好干活去——什么鬼啊神啊,迷信!”张万金当即驱散了工人。
    一转眼,两个月过去,工地没再发生什么事情。
    脚印和毛发的事也渐渐被张万金给淡忘了。
    直到9月27日这天。

    二.

    “噗唧——”通往工地的山坡上,张万金一脚迈出,又踏进了稀泥坑。
    “操!”他被迫弯下胖硕的身子,抱住立柱式的粗腿往外拔。
    “噗——!”粗腿被拔了出来,张万金也一个后仰,坐到了泥地里。
    “老子疯了,竟到这破地方做业务!”
    “投资方更是疯了,到这方圆百里也看不到人花花的地方花钱,还不如把钱送给我。”
    …………
    20分钟之后,张万金爬上工地,立即把茶壶和安全帽放到地上,然后就手杵膝盖,哼哧哼哧地大口呼吸。
    “哎呀妈哟,累疯了疯了疯了。”
    “下次婆娘喊减肥,一定要听了!”
    “话说我花了大价钱买的脂肪振动机,究竟放哪了?还说是他妈高科技产品,我呸!抖得老子肚子跟筛糠一样,也没抖下半斤油!”
    …………
    张万金心里叨叨,豆大的汗滴从他颤动着脂肪的面颊上泻下,噼里啪啦地不断线,比雨滴还密集。
    好不容易顺了气,张万金才抬起头来。
    工地上,一群工人已经来了。但是,他们却没有干活,而是在工地紧邻林区的地方围成了一圈。
    “操,老板天天催工期,他们还想磨洋工!”张万金有些恼,摇摆着迈上前。
    “老子每天给你们80元工钱不是……”张万金正想爆粗口,忽然看到了工人们的表情。
    那些面孔上,爬满了惊恐。
    张万金愣了愣,顺着工人们的视线往前看——
    他也愣住了。
    面前,工地上堆放的粗大原木不知为何散了一地。
    这些木头是工程启动时弄来的。工人用它们当垫子,一路铺在满是稀泥的进山公路上,才总算把大一些的设备运进了山。
    进山后,这些木头就被齐整堆放起来。
    平时,张万金和工人各有各事,没谁吃饱了撑的去搭理那堆木头疙瘩。
    而今天,这些原木却不知为何散了一地,有不少好像还曾被什么东西撕扯拍击过,木屑飞散了一地。
    更吓人的是,每根木头上都印满了密密麻麻的脚印。
    就是那些曾经出现在油漆牌子上的脚印。
    那些脚印很大,印长约60厘米,宽35厘米,没穿鞋,有六个脚趾,而且脚趾彼此分得很开。脚印深深地印进硬如钢铁的原木,足有8厘米深。
    张万金愣愣地望着那脚印,也觉得有些纳闷。
    “那脚印不是人的!”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工人们立即像打了鸡血,叽叽喳喳地嚷嚷起来——
    “那疯子说山里住了山神——怕是碰到山神了!”
    “山神显灵了,一次还比一次邪——要再来怕就要吃人了!”
    “妈呀,我好怕,我要下山!”
    …………
    听到工人们开始嚷嚷要下山,张万金浑身一激灵。
    “去去去,都给我好好干活去——21世纪了,有什么神!”他很不爽地挥挥手。
    “老板,这事太邪了,你不能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哟!”有工人面有哭相。
    “嚷嚷个毛——我看也就是山上的大猫子大野猪下山来踩了一脚!”张万金开始满世界找理由想搪塞过去。
    “老板,你昨天的酒还没醒?你哪只眼见过一脚能在厚木头上踢出印子的野猪?哪里的猫子六个趾?”一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工人说。
    “李开泰,你他妈当自己是工会主席了?尽给我找事……”见那老工人出面,张万金心里一阵狂骂,面上却不动声色。
    眼看着劝不住了,张万金把心一横,抬起两只白胖手掌,五指大张。
    “给你们涨工资——每天100元!”
    说出“100”之际,张万金感到浑身肉疼。疼归疼,却屡试不爽——每次工人们闹别扭劝不住,张万金就会用上这招,每战必胜。
    而这次,“必杀技”也搞不定了。
    “老板,不是钱的问题哟——你看那脚印,怕真有鬼呀,快下山逃命吧!”李开泰就快给张万金下跪了。
    一旁,已经有工人开始往工棚冲。
    “谁都不能下山!”张万金急了,晃荡着想阻拦。
    可是一个胖子怎能挡住一群成天干体力活的汉子?
    一个工人轻轻一吧啦,张万金就被推倒在地。
    “你们打人!我叫警察——你们这三个月就白干了!”张万金扯开嗓门吼道。
    听到“白干”二字,不少工人回过了头。
    张万金一见到有搞头,立即就乘胜而上,打出了“温情牌”——
    “兄弟们,你们起早贪黑辛辛苦苦风吹日晒,是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家里的老婆孩子爹娘父母!”
    “你想想,孩子等着交学费,老婆要买新衣服,爹娘年纪大了伤风感冒也得吃药——没钱,一家人的日子如何整?让你孩子辍学没文化,跟你一样卖苦力找钱?让你老婆天天骂你没出息,直到跟野男人跑了?到头来,可怜的还不是你父母,现在看个感冒都要一两百,没钱,怕是你家里老人家生病都不敢吃药,你说,让爹妈七八十岁了生个病还硬扛着,当儿子的看得下去么!”
    张万金满面苦相,嗓门颤抖——说到动情处,还真他妈红了眼圈!
    正表演到高潮,张万金用一双耗子眼瞥了瞥人群——有工人已经低下了头;跑远的一些工人,看到其他人没动,东张西望一阵后又跑了回来。
    “我他妈太有才了——幸好招工时,老子专招了你们这些从穷山区来的瘪三,有高人云‘成家压力大,哪能不低头’?”张万金大喜,继续坐在泥地里煽情——
    “为了孩子美好的人生,为了妻子幸福的未来,为了父母美满的晚年——这山,你们能下么?”
    “弟兄们,请你们好好想想吧——现在下山,一毛钱没有;跟我干好工程,我不仅给你们加工资,还有奖金,每天每人240,不,250!”
    见大家狠不下心,还是李开泰站了出来,对张万金晓之以理:“老板,不是我们不仁啊,可是我们真是怕呀!那天那疯子大闹开工酒席,本就是不吉利的事,再看那人银须银发像个世外高人,万一他说对了,山神动怒,我们岂不白白受累!”
    听到李开泰的话,张万金自己也知道,不解除工人们对神秘脚印的怕,自己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他们下山。
    于是,他想到了“有事找民警”。
    “你们信不过我,可以,但是总信得过人民警察吧!”他说着,摸出手机,“我给公安局说咱工地上有人搞破坏,让他们查一下,看看到底是真有山神还是有人搞破坏,如何?”
    琢磨了很久,工人们一个个点了头。

    三.

    三天后,三喜市。
    那天上午,三喜市著名记者付夫的心里头毛得很。
    为了赶一个新闻稿子,33岁的他在杂志社熬了一天一夜。
    这个稿子很扯淡,说的是三年以前,一个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年轻男子,自称是外国名牌大学学习仿生科技的海归博士,还说自己发明了一项技术,可以按照仿生学原理制造跟生物一样灵活的“类人智能机械”。说白了,就是他能制造出变形金刚。
    更让人觉得牛逼的是,这位海归在宣布消息的同时还表示,他将在三年后公开展示变形金刚的成品。
    前些天,三年之约到期了,这位海归却忽然宣布了一个让人觉得很扯淡的结果——自己的研究成果是子虚乌有,当年这么说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寻找科研经费,同时就此向全社会道歉。
    就这么一个事儿,社领导派了付夫去采访,还说要“探讨出当前拜金主义和娱乐文化对科研人才队伍的污染”。
    接到采访任务,付夫觉得有些兴味索然——毕竟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样的小题材很难引起他的兴趣。
    但是工作毕竟不是爱好,他只能动身前往采访,却发现这位海归已不知所踪。
    因为采访对象跑了,付夫只能找了些无关紧要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回到杂志社,硬着头皮动了笔。
    话说男人一迈过30岁的坎,精力体力包括肾功能都大不如前——一个通宵熬下来,付夫直觉得小腹发胀。
    “这是要得前列腺炎的节奏啊。”他心里直骂,双手仍旧噼里啪啦敲键盘。
    一天一夜下来,稿子弄好了。付夫拖着双腿,东倒西歪地往家走。
    一回到家,他鞋也没脱,一头埋进被子,鼾声如雷。
    很快,电话响了。
    付夫一个激灵,直愣愣地从床上坐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约等于公鸭嗓子的声音——
    “小付同志,啊,你交的稿子我已经仔细审阅过。”
    “总体来说嘛,啊,还可以。”
    “描写生动,细节丰富,啊,还有那么一些推陈出新的表述方式,不愧是杂志社的招牌记者。”
    …………
    “主编,少废话。”付夫睡眼惺忪,来了气。
    “但是,我认为稿子还有一些不足之处,啊。”
    “莫‘啊’了,有屁速放。”
    “你知道,我们是权威媒体,权威媒体是什么?啊,就是要有深度。”
    “再看看你的稿子,啊,缺乏思想性,缺乏推广性——重做!”
    听到“重做”二字,付夫捏住电话的手开始抖。
    抖了三五秒,他开始吼:“我他妈就采访了两个人,其他内容全是按照你说的到网上抄来的,上哪去找思想性?这人就是一学术骗子,你他妈还想推广?你他妈看过稿子没有!”
    “啪!”付夫把电话扣在床头,气得浑身发抖。
    “啪。”他点燃了一支烟,一口一口抽起来。
    “妈的,想当年我也是有新闻理想才干了记者的。”
    “八年了,抗日战争都已经胜利了,我他妈还受如此鼠辈排挤。”
    “毛了,老子他妈不干了——写小说去!”
    付夫深吸一口烟,开始琢磨如何跳槽。
    “啪。”又点了一支烟,付夫不抖了。
    “今天30号——快发工资了……妈的,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到工资发了再做主张!”他把烟头狠狠插进烟灰缸,提包出门。
    来到杂志社,付夫低头钻进自己的座位。
    不远处,玻璃“特权室”里的主编正喝着茶,眯着眼,瞧着付夫。
    “你这厮,这次算老子让你。”付夫嘟哝道,开了电脑想重做稿子。
    “付大爷,有你的信!”正毛间,编辑部一大姐递来一信封。
    “什么东西——信用卡账单?”付夫拿来一瞧。
    他立即惊住了:“我的妈,真是一封信!”
    “这年头,还有人给你写信呀?情书?”那身材粗胖的大姐做扭捏妩媚之态,凑上来。
    “去去去——自己找地儿歪歪去,本人对各类三八过敏!”付夫摸出一只苍蝇拍子,上下挥舞。
    大姐大囧,二根粗如猪儿虫的眉毛往上挑了挑,狠狠地“哼”了一声,做出一副“咱们走着瞧”的表情,扭着大臀粗腿悻悻而去。
    “这年头,不谈情别人隐私会死啊?”付夫瞧着大姐的背影,心里一阵不屑。
    一低头,他看到了手里的信。
    信封是白色的,上面写着“大记者付夫亲启”。
    那字歪歪扭扭,像一堆被猫吧啦搅合过的毛线。
    字虽丑,笔力却很有劲道,隐隐透纸。
    那不是康利民的字么?
    付夫心里一喜。
    话说这康利民,乃是付夫极其少有的能称得上真朋友的熟人之一。
    这厮,在三喜市西南部一个叫“宝旺”的小县城当森林警察。说是森林警察,他倒更像是一个摄影记者——喜欢背着相机天天钻林子,跟拍野生大熊猫、金丝猴、扭角羚、胡兀鹫……一钻林子就是十天八天,喝溪水吃生肉,活脱脱一个袖珍版秃头贝尔!
    前些年,付夫还在跑生态保护新闻,一次采访时认识了这厮。
    初见面前,付夫就知道康利民的一些名声——基本不会用电脑,直到今天还称电脑为“微机”,是“生活在21世纪的原始人”;熟悉深山老林,一个人进山从不拿指南针;照片拍得好,赶得上国家地理水平;脾气暴差,和同事动过手,还曾经威胁他们领导“不给加班费就提菜刀到办公室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付夫对如此描述的康利民,竟生出些微好感。
    采访当天,他和康利民一见面,康利民就问了一句话:“你小子穿个快干衣就想跑林子里拍大熊猫?你当大熊猫是你家养的猫?”
    “你怎么说话的?劝你每天睡醒漱漱口!”付夫也不含糊,“没看到我背了帐篷么?”
    康利民定睛一瞧——付夫还真背了帐篷。
    “我也是在大山密林里摔打出来的,你当我是办公室里用电话采访的菜鸟?”付夫眉毛一抬,就像在说“你不知道我是名记者么”。
    康利民有些悻悻,手一挥,两人方才进了山。
    随后三天,二人淌山溪、宿深林、饮雪水,拍得野生大熊猫照片八十一幅。
    采访结束时,康利民开始拉着小他二十岁的付夫称兄道弟,还从此尊称他“大记者”。
    废话少说。杂志社里,付夫瞧着康利民的来信,一阵琢磨:“话说这厮怎么给我来信了?”
    他摸出跟随自己六年的瑞士军刀,拆开信。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21天 / 跨度322天】
    • 开贴:2018-01-01 19:00
    • 更新:2018-11-19 21:57
    • 阅读:12573163 回复:14598 楼主:2607
    • 字数:约679千字
    • 图片:7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八卦求助,求助聪明的崖友们。张扬跋扈坏同事欺负wo。。。 六十寿fabricat 2018-01-28 14:53 30/253 14/64
    鬼话大半夜被一土豪请回家,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wangweigang8 2014-07-25 22:14 326/163 10/13
    鬼话殊途 c_jasmine 2005-04-13 10:07 815/125 19/21
    鬼话《盗诀I:赤血蟾王》揭秘江湖失传已久的寻宝秘术15图 舞马长枪2 2016-09-26 15:48 1859/276 77/1412
    鬼话【夜读社】纸裁缝 老处女诡异物语37图 纸裁缝2 2008-02-27 13:19 855/276 60/112
    鬼话寂静岭-游戏完整剧情小说(全)1图 wings19832 2006-06-27 09:36 171/145 41/690
    鬼话《盗墓笔记9 十年之约》(转载) 一颗小的树 2014-07-23 16:00 567/251 26/928
    情感老公一巴掌打在我太阳穴上,想离婚了! 初心不改1314 2017-06-30 00:25 179/132 43/106
    八卦时差党们说说你在各自所在国家的难忘经历和血泪经验吧8图 葡萄牙的牙齿3 2014-12-31 13:28 705/704 109/323
    其它生活5图 漫步时光I 2018-11-19 16:51 -532/1036 11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