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未公开新闻采访手记(悬疑+探险+推理,满足你对神秘的渴求)

  • 首页
  • 上一页
  • 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7 20:56
    今天的配图是大山里的荒村。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7 20:57
    话说咱们文友理由不少摄影高手呢,付夫都不怎么好意思配图啦怕献丑啊,哈哈哈。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8 19:03
    付夫亲爱的文友们,今天付夫冒雨加班,更新可能要迟一点,还请见谅见谅见谅啊。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8 21:32
    当朝阳的第一缕阳光爬上飞仙村破旧的房屋时,村委会坝子上的人群,也渐渐陷入癫狂的漩涡。
    在满眼血红的人群“弄他”“弄他”的喊声中,两个年轻村民将李本信摆到了坝子前,脸朝下在地上放平。
    “出羊子。”程卫国又朝另一群手下喊道。
    闻言,一个村民立即转身,从人堆里拉出一只黑色公羊,大步来到李本信面前。
    看到公羊出场,围观村民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其间还混合了大声的谩骂和小声的耻笑。
    看到羊,李本信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他开始不顾一切地扭动身体,却无奈身上绳索太紧,让他只能像蛆虫一样在地上蠕动。
    “怕了、怕了、怕了——你看他那样,像不像蛆?”
    “坏了老子们好事,活该!”
    “羊子操人,稀罕稀罕,想一想老子裤裆都硬了。”
    …………
    村民们对着李本信不断指指点点,肆无忌惮地叫喊着、说笑着。
    看着这些,程卫国阴测测地笑着,继续对手下人下令:“起!”
    说着,就看见李本信被四个村民握住手脚,从地上提了起来。
    李本信立即开始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在李本信的叫声和村民们的笑声中,程卫国一手提起一瓶五娘液,一手端着酒杯,一口一口吧嗒着酒,像艺术家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眯缝着眼盯着眼前的画面。
    片刻后,他阴笑着说:“可以脱了。”
    这话一出,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8 21:34
    各位文友万分见谅啊,今天付夫冒雨加班刚回来,今天鞋子进水疲惫不堪啊,现在才更新不好意思,久等了久等了。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8 22:14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8 22:15
    今天付夫累趴下了都,各位文友明天见了哈,晚安。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0:44
    一个村民立即凑到李本信的身后,伸手在他身上一扒拉,李本信的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看到李本信白花花的屁股,人群开始疯狂了——他们吹着口哨、拍着巴掌,大声嘲笑着、吼叫着、喝彩着。
    李本信,则在四个大汉的控制下无力地扭动抵抗着,虽然这样的抵抗并没有什么卵用。
    一面扭动,他一面将头向后转,圆瞪着双眼,愣愣地盯着身后。
    透过自己蓬乱的头发和狂热的人群,他看到一个村民已经把公羊拉到了自己背后。而那羊,彷佛也受到了什么激励一样,低着头、蹭着蹄,把一双尖角对准了自己屁股。
    李本信又听到,按住自己手脚的大汉们说:“程柏青家的羊子可是斗羊。他平时训练羊子,就拿个红油漆刷子在门板上画个叉,那羊就会跟发了疯一样往门板上顶。”
    正说着,他就看到一个黑瘦的男人手提油漆桶朝自己走来,随后就觉得自己光溜溜的屁股上一凉。
    “柏青哥,你这个叉画得好哟。”按住李本信手脚的大汉嬉笑道。
    “等会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子羊子的本事。”程柏青哼了一声,转身冷笑着来到公羊面前,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阵。
    这时,李本信耳旁又响起程卫国的声音:“开始吧。”
    闻言,程柏青站起身来,伸手摸了摸公羊脑袋,又手指李本信画了红叉的屁股,嘴巴里蹦出一个字:“顶!”
    听到命令,公羊立即瞪圆了双眼,头一低,前蹄一蹬,直直地朝李本信冲了过来。
    “不不不——啊!”看到公羊朝自己冲来,李本信正疯狂地扭动身体,忽然就觉得自己肛门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仿佛要将自己肛门撕裂。
    剧痛中的李本信明白,山羊角已经顶进了肛门。
    随后,山羊角又骤然后退——而随着尖角退出,李本信也感到一阵热流从肛门喷涌而出。
    这一瞬间,李本信整个人就被冷汗浸了个透。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0:45
    今天又加班了,但是付夫也没脸再跟各位说见谅了,这工作没有节奏就是节奏,什么都不说了,抓紧更新!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1:12
    好啦,各位文友的留言都已经回复了,看到这么多新朋友老朋友付夫很激动呢,好,加油,二十分钟后再更新!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1:38
    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喝彩——
    “成了!”
    “屁眼冒血了,活该!”
    “我操,太他妈爽了。”
    …………
    这时,见山羊已经攻击得手,原本按住李本信手脚的大汉大笑着松开手,李本信就这么轻飘飘地滑到了地上。
    趴在地面上,被剧痛和羞耻感彻底击倒的他,用涣散的双眼迅速地扫过面前的人们的脸。
    他看到一个抱着孩子的大婶,一面用粗大的胖手挡着孩子的眼睛,一面又抖着笑得扭曲的胖脸,盯着自己正叫骂着什么。
    他看到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年轻男人,正疯狂地蹦跳和疯狂地大笑。年轻人高高的突出的颧骨上,一双同样突出的眼睛瞪得彷佛铜铃,正朝自己放射出疯狂的光芒。
    他还看到一个老太太,正伸出枯柴一般的手,对自己凶狠地指指点点着什么。老太天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一双细小黑亮的眼睛闪烁着狂热的光,枯燥的双唇却不断地在咒骂。
    …………
    看着这些人,李本信心里百感交集——
    这些人,两年前还曾出东西出力气,帮自己修建棚子。
    这些人,两年来曾和自己亲如一家,甚至真正给了自己家的温暖。
    这些人,因为利益,现在都和自己成了仇人。
    …………
    “他们恨我,就说明我错了吗?”
    “不,我没有错。”
    “真正的对错,也许并不在于各自支持者的多少,而在于对规律和法则的准守。”
    “我在做的,就是在遵守——遵守大自然的法则,遵守作为生物学家的天命!”
    …………
    就这么看着想着,李本信慢慢昏了过去……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1:40
    今天这个写稿速度都赶上付夫在杂志社交稿了……小宇宙大爆发了啊。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1:58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1:59
    今天的配图是箭竹林混交的天然林,阿莱克斯已经认定付夫是四川人了,就让他更加相信一点吧,哈哈哈哈。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29 22:01
    说到这里,李纯清已泪如泉涌。
    “当天夜里,我爸一夜白了头。第二天,他就把棚子搬到了将军山草甸上,彻底割断了和外界的联系。”李纯清说。
    听完这些龙门阵,付夫和康利民愣在那里,久久没有说话。
    片刻后,付夫才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后问道:“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想问这样的丑事,一个男人是不会主动跟自己儿子说的吧?”李纯清抹了一把泪水,说道,“这些事一开始的确不是我爸说的。我们父子俩相认后,有一回我听到上山的村民骂我爸是‘被羊操的’,加之我一直很怀疑为什么村里人跟我爸有这么大的仇,于是就让我们垃圾场的工人假扮成游客,到村里仔细探查,才问出了这个屈辱的真相。”
    闻言,付夫和康利民同时“哦”了一声。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时间:2018-03-30 20:25
    就在这时,棚子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咚咚咚”的沉闷脚步声。
    这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棚子门外停下,一阵“哼哧哼哧”的喷鼻声随即响起。
    片刻后,棚子出口处被当作门的木板“嘎吱”一响,一个白发白须的老男人钻了进来。
    李本信和“山神”回来了。
    “哟,付记者和康民警又来了。”李本信一见付夫和康利民,朴实的笑容立即爬满面庞,伸手就搂住了二人。
    付夫和康利民也使劲搂住李本信,不约而同地接口道:“李博士,你受苦了哟。”
    闻言,李本信就是一愣。
    “你这些年受的苦,我们听说了。”康利民少有的严肃地说道。
    听到这话,李本信转头瞧了瞧李纯清,跟着脸就一红,好像明白了什么,有些羞怯地笑道:“你们听我儿子乱说了?莫听他的,小孩子不懂事,喜欢添油加醋。”
    说话间,三人又坐回了火堆旁。
    康利民把盛水的竹筒地给李本信,阴测测说道:“李博士,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 首页
  • 上一页
  • 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付夫真的是一记者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61天 / 跨度261天】
    • 开贴:2018-01-01 19:00
    • 更新:2018-09-19 21:22
    • 阅读:9145896 回复:12356 楼主:2393
    • 字数:约562千字
    • 图片:7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