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诡门》——人生无所谓生死,在这个世上没人能活着离开……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水上君子 时间:2018-02-13 22:17
    按照胖警察伍先兵的安排,第二天我去了警察局上班。
    伍先兵给我安排了个办公室,四个同事。其中有我见过的女警曾纯跟男警察唐才超。另外还有一男一女警察,一个叫刘铭,一个叫贺竹雅。
    我一去办公室,曾纯就热情的冲我招呼,端着杯热气腾腾的茶递给了我,说,“阿胜,昨晚你太勇敢了,我表示佩服。”
    曾纯还真是警察局一枝花,干练利落。
    我接过茶,喝了口茶,说,“谢谢。”
    曾纯还真是警察局当之无愧的警花,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玲珑有致,超级能让人yy。
    唐才超见我盯着曾纯看,学着曾纯的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阿胜,昨晚你真的太勇敢了,奴家心好慌啊,若是你愿意,做我男朋友行不行?”
    “哄……”谭建平跟刘铭大笑起来。
    曾纯脸色忽的就变了,拿起办公桌上的厚厚的一个卷宗朝着唐才超狠狠的扔了过去。
    “唐才超,你说啥呢?信不信姐揍你!”
    唐才超侧身躲过,嘴里却并不饶曾纯,照样学着她的声音,说,“阿胜哥,我曾纯可是警察局一枝花,若是你愿意,奴家愿意以身相许。”
    “超哥,你别胡闹了。”我很尴尬,说了句,曾纯涨红了张脸在一张办公桌前坐下。
    另外一个女警贺竹雅忽的说,“超哥,够了,你若是想犯贱就去昨晚去过的黄金海岸,那里的老女人多的是!”
    贺竹雅的话就像圣旨,唐才超立刻就不敢做声了。
    谭建平笑了起来,“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唐才超,知道厉害了吧?呵呵……”
    贺竹雅白了谭建平一眼,没作声,在电脑面前继续敲打她的键盘。
    作者:水上君子 时间:2018-02-13 22:30
    看着他们打闹,我想了想说,“各位,你们别闹了,我跟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今天下下班后请大家吃顿饭吧。”
    曾纯第一个同意,冲唐才超说,“得,唐才超,你那么抠门,学着点吧!”
    “我咋就抠门了?”唐才超有点不服气。
    曾纯轻蔑的“哼”了声,“你自己知道!”然后没再理他,做她的事。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正在看个卷宗,曾纯忽的用笔戳我的后背,递给我一个纸团。
    我接过来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清秀的小字,“晚饭后请你去歌剧院看歌剧。”
    我刚想打答应,马的想起昨晚胡丹给我发的信息,那娘们今晚说过来找我。
    我正在犹豫,唐才超好奇的凑了过来,看到了纸条,暗昧的问,“约炮?”。
    我朝唐才超嘘了声,示意他不要声张,在纸条后写道,“不去。”
    “咋不去?”唐才超急了,“去!一定得去!”
    关键是我跟胡丹早就有约,他懂个屁,我把写好的纸条丢到曾纯办公桌上。
    唐才超低声对我说,“若是你不去,我去。”
    我说,“行,你自己跟她说去吧。”
    唐才超真的撕下张纸,在上面写道,“曾警花同志,阿胜不去,我陪你去。”
    一会儿,曾纯把那个纸团丢还给他,上面写着两个字“去死!”后面还有个大大的感叹号。

    作者:水上君子 时间:2018-02-14 11:16
    唐才超一张脸顿时就拉长了。
    下午去江南厨嫂吃饭的时候,我不仅请了胖警察伍先兵,还把安东也请过来了。
    安东一坐下就盯着曾纯看,一脸色迷迷的,那眼神连我看着都有些发毛。我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示意他他收敛点,不要老盯着曾纯那个样子。
    安东明显就是故意,非得缠着曾纯喝酒。
    曾纯来者不拒,酒量惊人,没多久,安东就被她灌晕趴倒在了桌子上。
    我赶紧说,不好意思,大家慢慢喝,我兄弟他醉了,我送他回去后马上过来!”
    曾纯说,“阿胜,不行,你是东道主,大家都还没尽兴,你不能走。”
    我指了指安东,“他咋办?”
    曾纯看着唐才超,说,“你,开我的车去送他!”
    唐才超没喝酒,涨红着张脸,看了看谭建平,说,“警花同志,为啥是我,他也可以去的啊?”
    曾纯根本就不讲道理,说,“唐才超,你到底去不去?”
    唐才超才极不情愿的说,“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唐才超说完架着喝醉酒的安东上了车,走了。
    伍先兵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哪,不管哪个男人在咱曾纯同志面前,都得唯命是从。”
    大家都笑了起来,曾纯脸红红的,非得拉着我去看歌剧,我推辞不过,只得同意了。
    在剧院,曾纯总是有意无意的把个脑袋靠在我肩上。
    作者:水上君子 时间:2018-02-15 11:22
    在剧院,曾纯总是有意无意的把个脑袋靠在我肩上,一股香味直往我脑门钻,弄得我心猿意马的,这娘们估计是喜欢上我了。我体内虽然有生死咒,但烂桃花爆棚的事早已不是稀罕的事了。
    我一直在想着胡丹,她说过今晚要来找我的,却被曾纯硬拉着来看歌剧,要是被胡丹知道,估计一时半会都解释不清。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我急着回租房,曾纯却坚持要送我,我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了。
    从歌剧院回我住的租房,要经过乌龙山。因为妖人罗霄杰、林小强、蒋丰的事,我对乌龙山有种莫名的阴影,只要一想起乌龙山,就禁不住打哆嗦。
    还真是怕处有鬼,曾纯的车子开到乌龙山脚下的时候,好说不说的居然熄了火,咋也发动不了。
    “见鬼了。”曾纯嘀咕了声下车去看。
    我一下车, 忽然感觉背后起风了,凉飕飕的,紧接着一个凄厉的声音从乌龙山上传了过来,听得我头皮发麻。
    曾纯一把拉住了我,说,“阿胜,有情况,咱去看看。”
    我想拉住曾纯不要进山,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娘们如离弦之箭似的冲乌龙山中跑了过去。
    我担心曾纯出事,赶紧追了过去。
    夜风吹过,树叶唰唰作响,阴森森地。跟曾纯跑了一阵,啥都没看到。
    “曾纯,算了,咱下山吧?”我说。
    曾纯头也不回,继续往里走,说,“咋就能回去呢?既然来了,就必须把事情弄清楚,万一有歹徒在这山中作案呢……”
    这娘们这倔脾气,估计九头牛都拉不回。她都这么说了,我只得壮着胆子陪着她继续往前走。
    作者:水上君子 时间:2018-02-15 12:04
    气氛太紧张,黑灯瞎火的,我想缓解一下这紧张的气氛,笑了笑,说,“曾纯,咱孤男寡女的,又是深山密林,你就不怕我对你见色起意?”
    曾纯扭过头白了我一眼,说,“见色起意?老实说,你若敢见色起意,我这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当初在警校我是我们那届的散打冠军。”
    乖乖,散打冠军?难怪那么凶……
    我伸了伸舌头,不敢再说啥了,若是再说惹恼了她,还不打得我满地找牙。
    正行走间,曾纯忽的说,“别动,你在这等我。”
    说完她就往另一个方向走,我说,“曾纯,咋啦,你去做啥。”
    曾纯说,“没咋,你在这别动,等我。”
    等了两三分钟,还没见曾纯回来,这乌龙山中诡异万分,我担心她会出啥事,便走过去看。
    走了十几米远,曾纯在那背对着我,像是在地上找啥东西,然后一下就把裤子脱下,蹲到了地上。
    短短几秒钟我看完整个令我砰然心动的过程,她在嘘嘘……整个事来得太突然,毫无征兆。
    我正在发呆,脑后忽的响起一阵劲风,后脑勺一痛,痛得我忍不住“哎哟”一声喊了出来。
    “哪个王八蛋敢在背后阴老子?”
    我大骂一声,扭过头,看到唐才超站在一丈之外的地方,正凶狠地瞪着我。
    我摸了摸后脑勺,都肿了。但此刻我已经没心思去想后脑勺肿不肿的问题了,问题是唐才超发现我在偷看曾纯嘘嘘……他若是把这事告诉了曾纯,就那娘们的凶样,估计我连咋死的都不会知道。
    曾纯跑了过来,看到唐才超,很意外,“唐才超,你咋会在这?”
    唐才超阴着张脸说,“你们能来,我咋不能来,这又不是禁区。”
    曾纯脸色立刻变了,“你……你在跟踪我跟阿胜?”
    唐才超见曾纯变了颜色,赶紧换了副笑脸,说,“曾纯,跟踪你们,咋说得那么难听。我是刚好经过这,看到你的车停在山脚下,不放心才进来的。”
    “真是这样?”曾纯问。
    “就这样,真没骗你。”唐才超赶紧说。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水上君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8天 / 跨度39天】
    • 开贴:2018-01-11 21:20
    • 更新:2018-02-20 14:25
    • 阅读:70995 回复:678 楼主:555
    • 字数:约27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