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当了多年警校教授,为大家讲述国内真实灵异案件(精修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5 18:13
    我不信鬼神,这次点开天涯论坛的莲蓬鬼话板块,也是因为工作需要。
    对于天涯上所谓的大师们和灵异案件,我的评价,也只有一个字:假。我的职业和我的经历,让我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论坛上所盛传的灵异事件,要么就是骗人,要么就是有人自己在吓自己。
    我从北方某著名警校的侦查学毕业,并在那里当了很多年的教授。跟死人打交道的这么多年里,我参与指导过很多大大小小的案件,其中有名气的,带着鬼神性质的,甚至是悬案、无头案和所谓真真正正的灵异案件都不少。我身边的朋友、亲人等等,也曾经受到过类似的威胁,甚至还有人因此离我而去。
    我的老家在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城市,位于黄河的中上游,暂且称呼它为G市,这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地方,但却因为一桩诡异的连环杀人案出了名,后续我会提到。我上警校的第二年,父亲就因病去世了,我回家里的时候,父亲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我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对母亲发了火,怨他为什么大冬天的要那么快火化尸体,后来听邻居说,父亲死前发了疯。之后,我便与母亲一起搬到了B市(我上大学的城市),这一住就是好多年,而父亲的死,成了埋在我心中多年的疙瘩。
    我姓李,姑且叫我李可吧,但是大部分人称我为李教授。下面我要说的就是我所参与的最恐怖、最离奇、最诡异的案子,有的可能大家听过,有的可能大家不清楚,但只要你们去查,都能查到,当然了,有的地方不能细说,有的地名人名只能用化名代替。
    从1995年说起,那年,B市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灵异事件——330公交车离奇失踪,业内人士称之为“330案”,现在被误传成了375公交车。没过几天,警方就出来辟谣,说这件事子虚乌有,并停止了对这件案子的调查,而我却极力反对。
    那一年,我正29岁,因为年轻但却资历深,经常会接到各地警队的协助邀请,并已经在业内名声大噪了。反对的原因很简单,我的女朋友和我最好的朋友也在那一起案件中失踪了。我的女朋友叫许伊,那个好朋友叫杜磊,他们都是我在警校的同学。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5 18:13
    从警校毕业后,他们被分配到同一个单位工作,而我,选择了继续在学校深造。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晚上,他们单位加班,我就在公交站等许伊,杜磊送她回来。他们失踪前,我还和他们通了电话,他们说马上就要离开单位了。可是这一等,就是一整个晚上,他们和330公交车一起失踪了,随后,我报了警。
    正值寒冬,我跟着警队,把整个B市都翻了个遍,可是两天下来,调查都没有一点进展,目击证人的说法,也各执一词,甚至有的说,他们亲眼看见那辆公交车凭空消失了。第三天,警队终于给我打了电话,说密云水库附近,发现了尸体。
    我跟着警队的人,来到了密云水库。水库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警察,还有几个法医,时间已经是晚上零点了,大家都打着手电筒。当我看到那三具尸体的时候,饶是已经见过不少死人的我,胃里都一阵翻滚。
    三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散发着一股恶臭。这是三具男尸,他们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扒光了,全身上下,唯一没有腐烂的,便是他们的眼睛。三具尸体,六只眼睛,都睁得浑圆,直勾勾地朝天看着,这吓坏不少跟来办案的女刑警。
    我的心一松,根据体形,这三具尸体自然不会是许伊和杜磊。
    我朝四周打望,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公交车的踪迹,警方在现场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犯罪痕迹。法医忍着恶心,把尸体带回了鉴定中心。
    通过鉴定和指认,这三具尸体,的确也是在那公交车上消失的乘客,我依稀记得那天,张队长对我说:“李教授,上级通知,此案件到此为止。”
    很快,一切消息被封锁,现在网上流传的,也只是这件案子的冰上一角。
    我逐级找了上去,那些曾经对我笑脸相迎的人,都像约好了一般,说他们也没办法,原因只有一个,上级交代。我甚至以不再参加案件研究相要挟,还和这些人大吵了一架,可最后还是无功而返。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拒绝了这个城市警队所有的协助邀请,并与他们断绝了关系。
    我和女朋友的婚期,就定在那个月的月底,母亲因为这件事,生了重病,从那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好。我并没有放弃调查,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年纪越来越大,母亲为我安排了很多次相亲,但我都只是以工作为由推掉了,我发过誓,一定要找到许伊,可是330公交车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不知去向了。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5 18:14
    这些年里,我跑了大江南北,各种托关系,只求能打探到一丝关于330公交车的消息,慢慢地,我自己都要放弃了。
    那天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又站在父亲的黑白照片前发呆,这是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养成的一个习惯。母亲并没有发现我回来了,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我走近一听,才知道她是在担心我以后的生活。看着母亲日益佝偻的背影,我的鼻子一酸,叫了她一声。
    母亲回过头,忙说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坐下吃饭的时候,母亲又说起哪家哪家的姑娘不错,我夹了块肉给母亲,说让她去安排吧,母亲很惊喜,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我主动说要相亲。
    第二天,我和一个姑娘坐在了一间咖啡屋里,那个时候,咖啡屋已经在中国慢慢普及起来了。长这么大,我只谈过许伊一个女朋友,她失踪后,我更是没有接触过女性,和我相比,这个姑娘倒显得非常大方。
    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孟婷,交谈之下,我发现世界真的太小了,她竟然是和许伊一起失踪的、我的好朋友杜磊的女朋友,但我并没有见过她,只是听杜磊提起过。她和我的状况一样,家人逼着她再找对象,她这次来,也只是为了应付家人,没想到碰上了我。她已经是一名比较资深的记者了,这些年,她也没有放弃过寻找杜磊。
    因为相同的遭遇,我们聊了很久,并互相留了电话。回到家之后,母亲问我怎么样,我只是笑笑,说不合适,母亲又是愁眉苦脸了一番。我以为我和孟婷不会再有交集,但没想到,再次联系却是当天下午。
    老家G市警队的老张给我打了电话,我大一便是在老家实习的,老张算是带我的实习老师,很多年没有联系,算下来,他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龄了。
    “李可!B市的330公交,出现了!”刚接起电话,老张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什么能让我如此激动了,老张告诉我,B市消失的330公交车,在G市的一片小树林里被发现了,而这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一千多个公里。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5 18:14
    当年,我向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朋友和熟人,都交代了这件事,没想到终于有了回声。我打了个电话给孟婷,告诉了她消息,我们搭上了最后一班列车,匆匆赶去了G市。母亲也随我一起去了,她对许伊这个准媳妇儿,也是牵挂的紧。
    两天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G市,老张带了好几个人到火车站接我,兴许是没想到出名的李教授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人,不认识我的那些人,都有些吃惊。
    “老师,公交车呢?”这是我见到老张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老张叹了口气,说公交车已经被调走了,调走车子的,正是B市的警队,给的通知也是,不准调查。又是和几年前同样的理由,即使是冷静沉稳的我,都动了气,但我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当下也没说什么。
    老张把我们三个人送回了以前住的老家,房子里都起了灰,母亲立刻便开始打扫起来。而我和孟婷,则迫不及待地要老张带我们到发现330公交车的地方。路上,老张一边开车一边告诉我们,车子被发现的时候,车厢还是热的,才刚被开过不久,但车上和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地上甚至没有发现车轮印。老张让我们到了现场之后不要吃惊,正要询问,老张把车子停了下来,跟我们说已经到了。
    这里是一片小树林,小道边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树,但有一块空地特别显眼,这块空地里,一颗树都没有,空地的外围,长了一圈树,树之间的距离,只能供人进去,其中有几棵,已经被人挖去了,只在地上留下几个坑。
    老张指着这几个坑,向我们解释道:“这几棵树,是后来车子被调走时挖掉的,因为车子开不出来。车子是在这空地里被发现的……”
    老张的话,让我非常惊讶。这个空地的外围长了一圈树,那车子,是怎么开进去的……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6 11:18

    车子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片空地里,唯一的可能只有两个,一个是被吊进来的,一个是把树挖掉开进来之后,再把树木给种上去。公交车很重,想要把它吊进来,吊车的重量一定要更重,吊车势必会在四周留下凹槽,而且这种土质,想要完美地掩盖凹槽痕迹,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我在周围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
    我又绕着每棵树的四周看了看,这些树至少都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不可能被挖开过。
    我眉头紧锁,仔细地思考着,这个时候,老张打断了我的思绪,他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大家都在传言,这片林子经常闹鬼。
    我严肃起来:“老张,你也是一个老警察了,怎么还相信这些?”
    话刚说完,林子里突然就刮起了一阵冷风,老张全身打了个激灵,有些紧张兮兮地朝着四周打望,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老张催促我们赶快走,孟婷一直在一边没有说话,在330公交车上失踪的,还有杜磊,她不愿轻易放弃。
    但是再待下去,恐怕也不能查出什么,我点点头,正准备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的时候,远处的一个稻草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稻草人的身上披着一件血红色的大袍,我指着那个稻草人,问老张这稻草人是怎么回事。
    老张顺着我的指尖望了过去,这一看,老张的脸霎时变得惨白,他抓着我们的手,立刻把我们往车上拖去。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6 12:18

    我问老张怎么回事,老张的这一举动搞的我是莫名其妙,孟婷也一脸茫然。
    老张把我们拖到了车子边上,替我们打开车门,他哀求道:“李教授!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求你了!”
    看老张那张就要哭出来的老脸,我只好钻进了车子里。
    老张很着急,什么也没和我们说,很是匆忙地就开车了,这里很偏僻,开了才一会,路就不平坦了,天也已经全黑了,但是老张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老式的车子,防震这一块根本不行,我们被摇晃地胃里一阵翻滚。
    “老张……”我刚想叫老张开慢一点,坐在我旁边的孟婷就尖叫了一声,同时,老张一个急刹车,我的头重重地撞在了靠背上,顿时起了个大包。
    “怎么了?!”我捂着头,问。
    孟婷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哆嗦着指着前面:“那,那里有一个,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
    我顺着看了过去,只见路的中央,正摆放着一个稻草人,它披着一件红色的大袍,这不是在林子附近的那个稻草人吗?怎么跑这来了?
    老张也被吓的不轻,他转过头来,断断续续地跟我说,他也看到了,一个满脸都是血的女人……
    我拍着孟婷的肩膀,安慰她那只是一个披着红色衣服的稻草人而已,让她别害怕。
    孟婷慢慢把手放下来,朝稻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可这一看,她又尖叫了一声,我转头,那个稻草人,已经不见了……
    我连忙打开车门,下了车,这才转眼几秒钟,那个稻草人真的不见了!老张按了两下车喇叭,示意我上车,我立刻又回到了车里,催促老张赶快回之前的那片林子去看看。
    作者:黑眼圈本尊 时间:2018-01-26 13:18

    可是老张一脸不愿意的样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开车。
    “你有话直说。”我记得以前老张不是这样的,他带我实习的那会,可是果断的很,每一次警队有任务,他都冲在最前面,还为警队拿了不少荣誉。
    老张往四周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我们这是撞鬼了,这是自杀林,没什么人来,因为曾经有很多个人来这里自杀!”
    我隐约想起了几年前来G市实习的情景,所谓的自杀林,我的确听别人提起过,也不知道为什么,G市几年下来,自杀的人都选择了这片林子,死了有好几个人,所以这片林子就被称为自杀林了,但我没想到,自杀林就是刚刚的那片林子。
    “好了,老张,这些东西我不信的,快开回去,那个稻草人有问题!”我打断老张的话,催促道。
    刚刚匆匆瞥了一眼,我也不确定那个稻草人究竟是不是自杀林里的那个,但直觉告诉我,这稻草人,肯定有问题。
    老张死活不愿意了,还反问我,要我解释为什么他和孟婷都看到了满脸是血的女人。
    我哑然,孟婷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脸色很不好看,但我坚持要回去,老张拗不过我,只得叹了口气,把车往回开了,他一边开车,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张和孟婷都会看错,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稻草人会突然就消失,但打死我我也不相信鬼神之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黑眼圈本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8-01-25 18:13
    • 更新:2018-02-24 15:24
    • 阅读:406424 回复:2494 楼主:427
    • 字数:约26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