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4:26
    我叫岳愤,二零一零年,我二十岁,在本县花鸟古玩市场经营一家玉器铺,冬至乍寒那天,有客人掀开了厚厚的门帘。
    是个二十六七的少妇,厚厚的貂皮短袄也压不住胸前的山峰,脸很漂亮,有那种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的美,开口让我帮她相一块血玉。
    看玉器的材质品次,或者鉴定古玉的真伪,叫相玉。
    因为玉是有灵气的,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最重要就是一个“养”字。
    而经营玉器,有个不成文的行规,那就是不能妄议同行卖出的玉,所以我很少给人相玉,我对她笑笑,说不好意思,我真不会相玉。
    美少妇没有多说,低下头开始看店里的玉,看了一会,她突然耸耸肩,伸手去抓背后,可惜她衣服太厚,胳膊换了好几个角度也够不到。
    美少妇痒的很难受,让我帮她挠一下,我还没碰过女人的身体,这个忙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帮。
    美少妇突然背对我,抓住我的手塞进她的衣服,着急的说:“看你年龄不大,怎么还是个老古董,挠两下痒痒还能赖上你啊!快,痒死我了。”
    手摸到她温暖的皮肤,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有点不知所措,我定定神,伸都伸进来了,就帮帮她吧,不过要稳住阵脚。
    我按照美少妇的指点,找到她痒痒的位置,轻轻挠了挠,美少妇说力度太小,让我使劲抓,我就使劲给她抓了几下,后来怕抓疼她又给揉了一把。
    美少妇说好了,我才恋恋不舍把手拿出来,刚才她皮肤的那种光滑柔软和温暖,真让我回味无穷。
    我还在愣神的时候,美少妇突然揉乱一头长发,脱下了貂皮袄,脱下了羊毛衫,掀起贴身的秋衣还要接着往下脱。
    我吓了一跳,说大姐你干嘛呢。
    美少妇板着俏脸说,我没干嘛,是你想非礼我,身上都给我抓破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中了她的圈套,我店里没有监控录像,报警的话,她后背上的抓痕就是证据,谁会相信我只是给她挠痒痒?
    美少妇为了让我相玉,也真是拼了,我对她苦笑一下,说道:“大姐,算我怕了你了,拿出来吧,我给你看看。”
    美少妇这才掏出一块带着血沁的玉石递给我,初看厚重温润,血沁呈飘絮状,我仔细看了之后发现,血沁流于表面,跟玉本身的衔接并不自然。
    不过是一块质地还行的玉石,在火上烧热之后,又塞进活物的体内,把活物活埋到地下,让血浸到玉石里面,就成了这样的假血玉。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4:27
    这是制作仿古玉的手段,行话叫做旧,不过这个活物做旧的血沁能有飘絮的样子,渗透的也不算浅,显然出自高人之手,外行根本看不出来。
    我告诉美少妇她吃药了,买了赝品行话叫吃药,美少妇将信将疑,我又闻闻玉石,笑着对她说:“这上面一股膻味,是缝在羊腿里面做出来的。”
    美少妇仔细闻闻,这次彻底信了,三两下套上衣服,甩下一千块钱气冲冲的走了,应该不是回家用假血玉做羊血豆腐,多数是去找卖玉的算账了。
    美少妇买这块玉,估计要花一辆高档车的价钱,这是一笔大生意,我给卖家点破了,这个仇恨拉的就大了,说不定会报复我。
    我好多天都担心遭到报复,二十多天过去了也没有异常,我认为自己有点过分紧张了,眼看离过年不远了,我就放松了警惕。
    那晚在外吃饭,回家的路上,刚拐进一条巷子,突然一个麻袋套到了我头上,一把利刃刺破我的衣服,冰冷的顶在我腰间,我一下不敢动了。
    我被架着胳膊塞进一辆小轿车里,一个阴冷的声音说:“岳老板,我徒弟混口饭吃不容易,费好大劲吃到一个红嫩头,你还给点破了。”
    他说的红嫩头应该就是那个美少妇,嫩头是玩玉的行话,就是外行的意思,女的外行叫红嫩头,男的外行叫白嫩头。
    假血玉的始作俑者终于找上门了,我马上说:“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们退了人家多少钱,我就是卖房子,也一分不少补给你们。”
    没有人理我,我再说的时候又被踹了几脚,挨打还有刀顶着,我担心惹恼对方,心想他们最多也就是图财,就不再出声。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4:29
    大概一个多小时车停了,我又被押着走了好长时间的山路,头上的麻袋才被拿掉,这是一片乱葬岗,月光下很多没有墓碑的坟包,上面长着长长的枯草。
    我对面站着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人,腰上插着一把剔骨刀,他身后两个大汉,手里都拿着军用工兵铲,我擦,这是要活埋啊!
    中年人寸头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看样是领头的,我对他说:“一块假玉的事,犯得着把我埋了吗?”
    中年人对我一拱手,言辞虽然客气,口气却很生硬:“岳老板,在下石翻天,今天是请你帮个忙,钱的事就不谈了,请吧!”
    石翻天我听说过,是皖北玉器做旧名家,行事低调很少露面,怪不得美少妇那块血玉做的火候还行,原来是他徒弟做的。
    石翻天说完把剔骨刀拿在手里,两个大汉一前一后,夹着我往里面走,很快走到坟地中间,停下来之后,我发现地上有好多埋死婴的小土包。
    我们苏北的习俗,死婴没有名字不能起坟,只能挖个坑埋了,家人填土时心疼,就填的高一点,现在我们站的地方,有几十个这样的小土包。
    石翻天一指,两个大汉挥舞工兵铲开始挖一个新埋的小土包,撬开表面的冻土,很快就挖出一个小坑,然后两个人转个身,换个方向继续挖。
    我伸头看看这个小土坑,里面没有死婴,只有一条头上罩着香炉的黑狗,香炉盖住了黑狗的眼睛,黑狗身体还没有干瘪,应该是今天埋下的。
    石翻天对我说:“岳老板,你出身养玉世家,肯定得到了养玉的真传,我在这里发现一块玉,等会你帮我取出来,咱们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石翻天说的养玉是这样的,那些古墓里的陪葬玉器,在地下埋久了,会沾上一些土气尸气,一般人不能直接佩戴,需要找人用身体温养一下。
    土气阴冷,尸气有毒,养玉难免要沾染这些,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冒险去养玉,民国初期,我太爷爷因为吃不上饭,这才走上养玉的道路。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4:31
    我爸生前跟我讲过,我太爷爷命硬,又跟人家学了一点医药术,用医药术搭配人体养玉,这才活了下来,后来能吃饱饭了,我家就很少养玉了。
    我告诉石翻天,养玉这个事,我一直当故事听的,我爸我妈英年早逝,只留下相玉的手艺,不过我很少给人相玉,你徒弟的事,我也是被逼无奈。
    石翻天摆摆手,让我别说了,又逼着我跟他一起跳下小坑,说道:“你帮我扶着香炉,我来处理一下黑狗。”
    黑狗四条腿半截埋在土里,死了还直直的站着,我只好骑马蹲裆站在黑狗前面,两手扶住狗头上的香炉,香炉摸上去冷冰冰的,冻得我打哆嗦。
    石翻天从背包里掏出毛刷,还有一个蓄电吹风机,拍掉黑狗身上的泥土,用小刷子把狗毛刷干净,再用吹风机吹黑狗的皮毛。
    看石翻天干的认真,两个徒弟也闷头挖坑,我就想趁机逃跑,不动声色看看周围,打算寻找一条退路。
    石翻天头也不抬的说:“活的黑狗辟邪,刚死的通阴,这条黑狗已经吸了不少尸气,香炉是压制黑狗的,你要是松开香炉,黑狗诈尸了,第一个咬的就是你。”
    石翻天不像骗我,这条黑狗应该是精挑细选的,没有一根杂毛,现在狗嘴正对我的裤裆,我立马不敢动了。
    可怜我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扶着香炉,我抬头看看天,现在大概快到午夜了,正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辰。
    冰冷的月光,幽暗的山林,漫山的坟包,透骨的阴风,摇晃的枯草,恍惚间,我好像听到好多婴儿稚嫩的笑。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6:30
    石翻天把狗毛吹软吹干,他两个徒弟在对面说一声好了,石翻天让我放开香炉,起身把我拉到一边,对他徒弟说打开吧。
    原来他两个徒弟在小坑边上又挖出了一个相连的大坑,大坑底部露出一个前高后低的棺材盖,两个人吃力的搬开棺材盖板。
    棺材板掀开之后,周围温度骤然下降,狗头正对着棺材,我能感觉到一股阴冷气流往黑狗这边飘来,黑狗在月光下嘴巴微张,肚子一点点涨起来。
    石翻天两个徒弟退到一边,又把我拽到到棺材边上,我忍着寒冷,睁大眼睛看看棺材,里面没有金银财宝,躺着一个美少女。
    假如说美少妇是那种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的美,棺材里的美少女,是你看一眼就深深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美,是绝世的美。
    十七八岁模样,身上白衣如雪,胳膊缠着金丝带,两手交叠放在胸前,双目紧闭,静静躺在棺材里,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两个酒窝若隐若现。
    棺材的顶部和坑里的地面是齐平的,石翻天对我说:“岳老板,女尸两手下面压着一块玉,肯定不是凡品,还要麻烦你帮我把玉拿出来。”
    我被少女的美貌吸引,要不是石翻天这句话,我都忘记她只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我蹲下身子,发现少女洁白的脖颈上面挂着红色的丝线。
    丝线的尽头,被压在少女交叠的双手下面,透过少女的指缝,大致可以看到是一枚镂雕的玉佩,要想把玉佩拿出来,必须拿开少女的两只手。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8:00

    我抬头看看石翻天,说道:“石先生,我们岳家有个规矩,玩玉可以,摸金万万不行,不知道这个少女有什么来历,你知道的话还请告诉我。”
    石翻天很客气的对我说:“岳老板,你放松一点,上个月我路过这里,看到地面沙土流失,露出了这个棺材,就跟两个徒弟打开看看,发现里面有具女尸,这是宋代的服饰,女尸千年也没有腐烂,估计就是她身上的玉起到的作用,当时尸气太重,我没敢把玉拿出来,重新把棺材埋起来,今天正午时分又活埋这条纯色黑狗,抵挡一下尸气,我知道你是行家,这才把你请来,你只要帮我把玉拿出来,随时可以离开。”
    石翻天说的虽然客气,但是不时玩弄手里的剔骨刀,我知道今夜不帮他拿出这块玉,很有可能就会被活埋这里,权衡之后,我决定先脱身再说。
    我爸给我讲过养玉,但是我从来没有实践过,就问石翻天,有香吗?
    石翻天对他一个虎背熊腰的徒弟说,铁牛,给岳老板请香。
    铁牛递过来一把香,我抽出三根,用打火机点燃,插在棺头的土里。
    我跪在棺材前面,一边磕头一边默念:“这位姑娘,我也是迫不得已这才冒犯你,只要我脱离险境,一定把你好好安葬,过节烧纸早晚祭拜。”
    我爸说过,玉分死活,死玉是那种刚用石头做成的新玉,死玉被人佩戴多年,跟人肌肤相亲息息相通有了灵性,就会变成活玉,活玉是认主的。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8:20

    这块玉佩说不定是少女从小贴身戴着的,早已成了活玉,活玉有自己的记忆,上面还留着少女生前的印记,我烧香磕头,这是拜玉,请求谅解。
    看到三支香上三道香烟袅袅向上,我知道可以取玉了,把手在衣服里面擦干净,又掏出一块云纹手帕,用手隔着手帕去拉少女脖子上的丝线。
    我的动作小心翼翼,唯恐惹恼少女的亡魂,万一她突然坐起来咬住我的手,那就麻烦了,我轻轻拉了几下,玉佩从少女手底下露出了小半截。
    要想养玉必须会相玉,相玉的最高境界,不是分辨玉的真假或者成色,而是判断一块玉是死是活,通过玉里面的气流了解这块玉的独有特性。
    我判断少女胸前的玉佩是一块冰种寒玉,寒玉强大的气流隔绝了空气,也让少女保持低温不腐,要是把玉佩拿走,她用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
    石翻天他们已经爬到坑上,看我迟疑了,石翻天说,潘子,你给岳老板鼓鼓劲。
    潘子是个脸色苍白的家伙,马上跳下来,用工兵铲对着我的头,呵斥道:快点,不然劈死你!
    我看看那三支香,烧的很快,我必须在香烧完之前拿下玉佩。
    我在心里说,真是作孽啊!然后狠心用力一拉,先把少女脖颈上的丝线拉断,又扯着断线把玉佩从少女胸口整个拉了出来,提到了手里。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1-25 18:40

    跟我判断的一样,真是一块极品冰种寒玉,边角走着精巧的镂雕,中间雕成了寸许圆片,圆片一面刻了一个“呈”字,另一面刻了一个月牙。
    “呈”字苍劲有力,月牙虽然寥寥几刀,但是形神兼备,玉佩镂雕饱满,整体造型协调,小中见灵气,大中显精神,应该是盛唐时期的产物。
    潘子突然从我手里把玉佩夺走,石翻天出声制止已经晚了,潘子大叫一声,扔掉玉佩,接着又脱下手套,甩着刚拿玉佩的右手大声惨叫。
    铁牛下来扶着他,让我抓紧想办法,我想了想说道,潘子手上沾染了尸气,抓紧用童子尿给他洗手,晚了的话,整条胳膊就要废了。
    潘子看看铁牛,眼泪都快下来了,然后两个人一起对石翻天说,师父,我们俩早就破了童子身。
    我撒谎说我也不是童子。
    他们逼我干这残忍的缺德事,就留下一条胳膊,算是给美少女谢罪吧。
    石翻天恨恨的骂一句两个废物,然后走向一边,不一会又走回来,把手里湿淋淋的布条扔下来。
    铁牛用布条给潘子擦手,过了一会,潘子不疼了,石翻天四十多岁还是童子身,这倒出乎我的意料。
    石翻天让我去掉玉佩上面的尸毒,我在坑边扯下几把枯草,烧成灰之后撒到玉佩上面,等到玉佩上草灰湿了,我用小树枝把草灰拨开,又用草灰撒了好几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木木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3天 / 跨度86天】
    • 开贴:2018-01-25 14:26
    • 更新:2018-04-21 15:35
    • 阅读:1176660 回复:6332 楼主:589
    • 字数:约36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