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1 14:46

    刚刚散去的红云又回到程月脸上,她咬咬嘴唇,最终还是回答了我:“我信!”
    看着程月的樱桃小口,就像两个月牙合成的一般,那嫣红似有无限魔力,我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没有拒绝,也没有迎合,我碰到的是她猝不及防的生涩,不过这样别有一番风味,就算是冰糖,我要是给你舔化了。
    吻了几下,程月身体很快软了,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我记得上次在杨树林,我吻她的时候也是这样,我连忙把她扶住。
    接吻都能让她软了,要是滚床单,说不定真的昏死过去一睡不醒,看来冰山李担心的没错,程月身体的恢复程度,离滚床单还差的远了。
    我扶程月坐到藤椅上歇着,回头发现大虎看的都入迷了,现在还傻傻的没有回过神来。
    我偷偷对着它竖竖中指:小猫咪,跟我斗,你还嫩!
    大虎没有回应我,而是夹起尾巴,一个完美的跳跃动作,进了墙上的空玉摇床,把整个身子缩在坛子里。
    大虎这是要躲避什么!我转身看向店铺门口。
    门外,一个和尚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阿弥陀佛”四个字中气十足,整个院子都有嗡嗡的回音。
    程月被这佛号震得捂上了耳朵,看来,外面这个和尚有点道行,连程月都怕听到他的佛号。
    我连忙走到店里,关上院子和店铺中间的大门,然后走到大和尚面前。
    大和尚在门外对我一躬身,光头差点撞到我的胸口,我连忙后退一步。
    大和尚站直之后,单手立掌在胸前,说道:“请问,岳愤岳施主,在吗?”
    我打量一下这个和尚,四十多岁正当壮年,阳光下锃亮的光头,两只眼睛精光四射,肥胖的身躯,就像寺庙的大钟扣在我的面前。
    不会是承天寺的和尚,来跟我讨要大虎的吧。
    2018-03-11 75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2 09:47
    大和尚的语气很谦卑,动作很虔诚,处处显示他的佛法修为,我也不能失礼,先摸摸他的底细再说。
    我客气的跟大和尚说:“大师辛苦了,我就是岳愤,不知道大师在哪座宝刹修行?法号怎么称呼?”
    大和尚眼睛微闭,答道:“阿弥陀佛,贫僧鉴铭,在承天寺出家伴佛。”
    果然是承天寺的,听老史的描述,这些和尚很贪财,不过这个鉴铭和尚,看上去虽然没有慈眉善目,像是有道之人,但愿他不要跟我要大虎。
    假如他张口提大虎,那我就说凭什么生在承天寺的香炉里就是你们寺庙的,我还在大虎穷途末路的时候,养活了他呢。
    再说了,大虎已经躲起来了,你一个出家人总不能进去搜吧。
    我心里有了底,所以大胆的问鉴铭:“大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鉴铭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前日,对门的史利友史施主,硬闯承天寺,强抢功德箱,对我寺内僧众大打出手,不知道史施主在官家有何关系,僧众报官之后,此事竟然不了了之,贫僧今日路过此地,顺便找史施主讨个公道,不曾想贫僧敲门多时,史施主闭门不答,听说岳施主和他交情甚好,就想请岳施主帮忙叫门,贫僧和他言语几句,跟他讲讲佛法,去去他心中戾气,然后自会离开,阿弥陀佛。”
    原来是老史在承天寺大闹一场,承天寺的和尚咽不下这口气,现在来找老史麻烦了,不过这大和尚把上门找茬说的这般文雅,还真难为他了。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2 11:17

    大和尚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我看不是老史戾气重,而是你戾气重吧,不过还好,不是来跟我讨要大虎的,而是想让我帮他把老史的门骗开。
    想到大虎还猫在坛子里,我就想抓紧把鉴铭给打发走,于是笑着对他说:“大师,一看你就是得道高僧,你说你跟他一个倒卖假古董的计较什么啊,他不是不给你开门,而是人根本没在家,这小子前几天在外面闯了大祸,现在远走高飞躲起来了,我估计,三五年不见得能回来,祸,闯的老大了。”
    大和尚还挺八卦,好奇心不小,跟我打听:“不知道史施主闯了什么大祸,要背井离乡三五载?”
    我上前一步,对着大和尚的耳朵,小声说道:“桃花祸!”
    没想到这个大和尚看上去年龄不小,对这样的话题却有点忌讳,连忙双掌合十,一个劲的阿弥陀佛,好像我跟他说了老史天大的罪过。
    看鉴铭脸都红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可以送客了:“大师,本来应该请你进来喝口茶水,不过我家里还有病人要照顾,实在不好意思,改天我再登门拜访,听听大师的教诲。”
    说完之后,我转身进店,结果大和尚在后面用手一搭我的肩膀,我不想跟他多说,想抓紧进去关上玻璃门,就晃了晃肩膀,想挣脱他。
    没想到大和尚在我肩膀一用力,我就感觉千斤的力量压下来,肩膀剧痛眼前一黑,要是他松手的慢了,我非吐血不可。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2 12:47

    “岳施主,请留步,既然史施主不在,那就麻烦岳施主把那枚铜板交出来。”
    大和尚这句话可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是怎么知道,那枚铜板老史交给我了的?
    老史肯定不会说铜板是拿来给我用的,难道鉴铭大和尚知道我跟老史关系好,故意来诈我的?
    这大和尚力气太大,不放我走我也走不了,我转身面对他,直接来个死不认账:“大师,出家人动手动脚的不太好吧?什么铜板,我见都没见过。”
    大和尚从突然拿起靠在墙边的禅杖,甩一甩上面的铜环,闭眼念了两句经文咒语,睁开眼之后,对我说:“过桥禅杖落,坐石袈裟袒。现在那枚铜板,就在岳施主家中,贫僧要是猜的没错,就在炊具之下,灰烬之中。”
    真是奇了怪了,这个大和尚甩一甩禅杖一闭眼,就能定位那枚双旗铜板,也就是尸油迷踪钱阳钱的所在,真的让我大吃一惊。
    难道这个鉴铭,表面身份是承天寺的和尚,私下是养马会的人,就像曲风能遥控石头人一样,他也能遥感迷踪钱?
    不对不对,自从去掉程月腿上的压制印记,我现在看谁都像养马会的人,秦叔,鉴铭,肯定是我最近太敏感了,有点神经过敏了。
    鉴铭来头不小,而且道行很深,轻易不能得罪他,反正那枚铜板之前生满了锈,又被秦叔扔在锅底,已经没有价值了,给他又何妨!
    不过,有个疑问,需要鉴铭解答:“大师,你说的没错,那枚铜板被别人扔在了我的地锅下,你只要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我就把铜板给你。”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2 14:17

    “阿弥陀佛,那枚铜板是邪魔外道害人所用,上面加持了密宗心法,我承天寺为佛家云门宗,同是佛门传承,自有感应。”
    原来,鉴铭是通过佛门心法找到迷踪钱的!不知道他跟养马会的那个判教喇嘛比试的话,谁更厉害。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鉴铭手里的禅杖,我突然想到了那个把白娘子压在雷峰塔下的法海禅师,心里一阵冰凉。
    万一这个鉴铭跟法海一样喜欢多管闲事,发现了程月的秘密,把程月抓走,我岂不变成了懦弱无能的许仙?
    管他拿走这个尸油迷踪钱去干什么,抓紧让他离开最好,我连忙对他说,稍等一下,马上把铜板拿给你。
    我开店铺连接院子的大门时,就开了一条小缝,我怕鉴铭看到里面的程月起了疑心,从缝里挤过去之后,马上又关上门。
    程月刚想跟我说话,我对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用一个小叉子,把地锅底下的灰都扒出来,发现那枚铜板,竟然已经陷入下面的土里。
    我把铜板抠出来,上面的锈都被火烤成了黑色,我用地锅边的抹布在上面擦了一下,铜板的锈一下都擦掉了,不过颜色变成红色的了。
    捏着这枚发红的铜板,又听到外面鉴铭的催促声,我怕他走进院子,来不及多想铜板的变化,跑过去开门进了店铺。
    鉴铭站在门外的阳光下,光头如一座雪山,手里的禅杖铜环耀眼。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2 15:47

    我心想,出家人如此蛮横,今天小爷吃了你的瘪,改天我要翻倍拿回来!
    我捏着铜板递了过去,鉴铭伸出一只胖手,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在铜板就要到鉴铭手里的时候,年轻女子的脆声传来:“臭大粪,慢着!”
    我本来就很紧张,这一声吓得我一愣,铜板掉到了地上,鉴铭连忙弯腰伸手去捡。
    一个闪着白光的东西飞过来,鉴铭连忙把手缩了回去,那个东西正好打到地上的铜板,铜板和飞来的东西,一下都弹出去多远。
    等到那个东西和铜板都弹到我旁边的墙上掉下来,我才发现,是老史经常拿在手里的那种边缘很锋利的金钱镖。
    鉴铭刚才手要是缩的慢了,几根手指头就要掉到地上了,我抬头看看他,胖脸上肥肉颤抖,大嘴吐出两个字:好险。
    说话的女声是苏清,金钱镖是老史的,难道这对冤家,昨晚跑哪里去一夜风流,现在感情进了一步,牵手回来过年了?
    苏清穿着一身水果色走来,鉴铭伸手又想去捡地上的铜板,哗啦一声,苏清手一翻,手里亮出了七八个金钱镖,对着鉴铭淡淡的说道:“和尚,你敢去捡,我就敢扔。”
    看着苏清手里明晃晃的金钱镖,鉴铭后退一步,禅杖在手里一翻,大头往下斜着挡在身前,单掌一竖,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我看看四周,没发现老史的踪迹,难道刚才那枚破风的金钱镖,真的是苏清掷出来的?。
    2018-03-12 76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3 09:34
    听苏清的意思,鉴铭伸手的话,她还要放暗器,看来金钱镖是她刚才扔出来的,老史的金钱镖都在她手里,那老史呢?
    说不定两个人现在好成了一个人,老史把自己防身的金钱镖都给了苏清,我就问:“清姐,老史怎么没来?”
    苏清没有看我,而是盯着鉴铭,怕鉴铭把铜板拿走,嘴里对我说:“那坨大便实在恶心,被我砍成了一团浆糊,捏着鼻子用塑料纸包起来,扔到运河里喂鱼了。”
    想到苏清从五楼跳下来没有事,又见识了她的暗器功夫,说不定老史昨晚被她痛扁一顿,把身上的暗器法宝都掏出来了。
    不过我是不相信她会杀了老史的,苏清现在说把老史杀了的语气,更像是对负心汉的抱怨。
    鉴铭看看苏清,捏紧了手里的禅杖,说道:“这位女施主何来冲天怒火,非要和贫僧作对?那枚铜板本是我承天寺的,前日史施主硬闯我寺,强砸宝箱,从里面拿走了这枚铜板,贫僧云游回寺得知此事,便想上门讨个说法,结果史施主外出未归,幸好听闻铜板在岳施主这里,就过来讨要,岳施主眉清目秀通情达理,要把铜板交还本寺,这与女施主何干?”
    刚才还对我肩膀施压,用武力示威,逼我交出铜板,现在话锋一转,变成我通情达理主动归还了。
    这大和尚的嘴上功夫,不比我这做生意的差啊,尼玛还顺嘴夸了我一句眉清目秀!
    我这睁开都被程月认为闭着的小眼睛,我自己心里有数。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3 11:04

    “强砸宝箱?那枚铜板是我的,供奉香火钱的时候,不小心随着钞票掉到功德箱里,我回家之后才发现,就让我家的狗腿子去拿回来,有错吗?硬闯承天寺?和尚,你可以在县里打听一下,姐姐我可是有名的不差钱,既然是我家的狗腿子,还能逃了你那破庙的门票!我家的狗腿子,是买票进场的!当时我在功德香里塞了几千块,你们怎么不说!你一个和尚,跑了几十里上门要一枚不属于你们的铜板,还要不要脸了?我算是看出来了,没有空镜大师的管教,你们一个个都打起了伞!”
    听苏清这么一说,我有点纳闷了,苏清怎么连老史买票入场的细节都知道?难道是老史跟她说的?
    苏清一通抢白,弄得鉴铭满脸通红,苏清的最后一句他还有点不明白:“打起了伞?”
    苏清板着脸说:“对,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这句话一出来,正好显示鉴铭智商有点奇缺,把他气的浑身发抖,抖了抖禅杖,看着街上稀稀拉拉的过客,最终还是没有出手,伸头摸着光头,一个劲的摩挲。
    看鉴铭的样子,我又想到一个歇后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苏清挑起了大拇指。
    厉害了我的姐!这张小嘴简直无敌了,连珠炮一般,还挖了一个坑,鉴铭傻傻的跳了进去。
    苏清没有理会我,捏着手里的金钱镖死死盯着鉴铭的一举一动,看来,她对拿下鉴铭,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3 12:34

    鉴铭摸了足足有两分钟的头,把光头摸红了,脸色却白了下来,就像是把怒火通过摸头释放了出去。
    街口走过两个熟悉的人影,是一胖一瘦那两个巡警,往这边看了一眼。
    鉴铭忙把禅杖掉过头拿在手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苏清也收起了手里的金钱镖,对我笑了一下。
    两个巡警以为我们三个在聊天,胖巡警还跟我招招手,又走向了远处。
    鉴铭双掌合十,对着苏清说道:“不知道女施主怎么称呼,贫僧以后见了,也好打个招呼。”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老子今天吃亏了,这里人多嘴杂,你留个名号,改天咱们再较量。
    苏清撇撇嘴,对我说:“大愤,告诉他我是谁!”
    算了,我还是别说了,省得鉴铭怀恨在心,以后找苏清的麻烦,我就模棱两可的说:“史利友是这位美女姐姐的狗腿子,这位美女姐姐,就是史利友闯的桃花祸。”
    鉴铭看我没有明说,不过苏清这样的,明显有来头,想打听也不难,他就没有追问,而是对我招招手,说道:“岳施主,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个事。”
    苏清已经伸手捡起了金钱镖和铜板,我要是连鉴铭的身边都不敢去,那就太丢人了,我迈步走到鉴铭的面前,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岳施主,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追回那枚铜板吗?因为我承天寺的功德箱,里侧的木板,印了历代住持的掌纹,那枚铜板,显然是有人做了手脚,故意扔进去的,吸收了我承天寺的宝气!我刚才能够确定铜板在你家里,其实不是因为那枚铜板上的密宗心法,而是摒心静气,通过宝气追踪到了铜板,现在这枚铜钱,又沾染了一点灵气,经过柴火炙烤,已经凤凰涅槃,变成了杀魔的法器。”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木木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1天 / 跨度115天】
    • 开贴:2018-01-25 14:26
    • 更新:2018-05-21 14:10
    • 阅读:1859895 回复:8424 楼主:711
    • 字数:约44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