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3 11:44

    程月身体被震得晃了一晃,向后仰天摔倒,我慌忙接着她的身体,把她抱了起来,她的呼吸有点微弱,好在只是暂时的昏迷,并没有中毒。
    程月现在站都站不稳,看来让她逃跑已经是不可能了,我只好迅速把她放到皮卡的后排,不舍的捏了一下她甜美的小脸,然后关上了车门。
    等我转过脸来,刚挪动脚步,脚还没落地,血玉僵尸已经跳到了我身前,跟我嘴对着嘴,我都能闻到僵尸嘴里的腥臭味。
    现在我就算握着一把锋利的宝剑,也伤不到他分毫,只能牺牲自己,用鲜血来延缓他对程月的攻击了,万一有高人路过,程月说不定还能得救。
    看着血玉僵尸空洞的眼神,随时可能会出手,我手里的指甲刀瞅准落刀点,迅速的钳起了手腕的动脉血管,然后用力一夹,鲜血一下喷涌而出。
    血玉僵尸贪婪的吸食空中喷溅的鲜血,但愿我的血不但能够让曲风复活,还能让他昏迷不醒,只盼有人现在路过,这样程月获救的几率就大了。
    远处有了动静,我想大声呼救,不过由于失血太快,我现在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张开嘴就瘫倒在地。
    我躺在地上,脸贴着冰冷的地面,脑子开始有点迷瞪,意识有点模糊了。
    我看到血玉僵尸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冒血的伤口凑到了他的嘴边,只要他喝我的血,僵尸的毒就会顺着伤口进入我体内。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3 13:14

    血玉僵尸的毒,除了地生天养胎之外,无解。
    玉是大地的产物,所以叫地胎,而地生天养胎,是玉中的极品,只是养玉人之间留下的传说,谁都没见过,我爸说,孙悟空就是地生天养胎。
    就在血玉僵尸就要咬到我的时候,刚才听上去若有若无的动静,突然变得清晰了,树枝抽动的声音之后,又传来一声喵呜的猫叫。
    原来是大虎!现在它伤的不轻,连虎吼都没有了,按照曲风的说法,大虎就算不受伤,也只有一成的功力,连石头人斗对付不了,更不是血玉僵尸的对手。
    血玉僵尸放开我的手,几丈外一黄一蓝两点光亮慢慢的靠近,是大虎的阴阳眼,曲风说大虎是玉种的虎猫,看来血玉僵尸对大虎很感兴趣,放开我站了起来。
    大虎没等血玉僵尸去抓它,夹着尾巴,蹿上树枝又跑了,它是想把血玉僵尸引走。
    血玉僵尸看看大虎的背影,并没有去追它,转过身子贪婪的咂巴着臭嘴,又奔着我走了过来。
    我听到了身后车门打开的声音,一只玉足踩在我面前的地上,晶莹的脚趾碰到了我的鼻子,真的好香,我差点伸舌头去舔了一口。
    肯定是程月,刚才她脚上的长筒靴已经化成碎片了,所以现在光着脚,程月已经没有力气了,摔倒在我身边,使劲伸着头,把嘴凑到了我的伤口上。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3 14:44

    手腕上就像经过一道微弱的电脑,酥酥的很舒服,是程月嘟着粉嫩的小脸,在使劲的吸吮我的血液。
    与其被血玉僵尸吸成干尸,真不如被程月吸血,看程月吸了几口之后,她的脸色又变的红润,看来除了龙骨笋,我的血也是她的食物之一。
    在我将要昏迷的时候,血玉僵尸到了程月的身后,伸出长着长指甲的双手,从程月的背后,对着她的玉颈掐了过来。
    程月姿势优雅的坐了起来,嘴没有离开我的手腕,反手一掌拍到了血玉僵尸的肚脐眼位置,当时我就觉得很冷,周边的空气都要冻上了。
    血玉僵尸肚脐眼立马结了一层寒冰,寒冰顺着他的肚子很快扩散到全身,我看到在我心里所向披靡的血玉僵尸,身上结满了冰。
    曲风说我的血能让他成为一代宗师,果然不假,现在我的鲜血,不但让程月恢复了精气神,而且功力大增,对付血玉僵尸都不在话下了。
    血玉僵尸挣扎了几下,抖掉胳膊上的冰块,挥挥手之后,地上的枯叶卷地而起,围着他盘旋烧了起来,他借着枯叶燃烧的热气,使劲晃动着肩膀,想要把身体从冰冻的封锁中解放出来。
    程月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小手变掌为指,重重戳到了血玉僵尸的肚脐眼上,周边温度骤降,燃烧的枯叶上蒙了一层霜雪,火焰很快熄灭。
    地上的寒霜越来越浓,我又冷又晕,终于还是昏迷了过去,闭上眼睛之前,我看到冰冻的速度加快,血玉僵尸,终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冰雕。
    我是被胳膊上酥麻麻的感觉弄醒的,睁开眼睛发现,大虎正舔着我手腕的伤口,它舌头上的倒刺舔到我皮肤上,很是扎人。
    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程月。
    2018-02-13 51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08:12
    手腕的伤口不大,已经被大虎舔愈合了,好在程月并没有喝掉我太多的血液,我强打精神站了起来。
    现在程月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我跟她已经是血液互通水乳交融,我心里不禁暗自高兴。
    程月就睡在我身边,我摸了一下,她的身体稍微有点发烧,不过温度并不是太高。
    估计程月刚才跟血玉僵尸拼斗,结冰封冻用光了元气,现在才疲倦的睡着了,想到我的血有用,我咬破手指,把血滴到程月嘴里,没有任何作用。
    看来我的血对她,只能起一次作用,以后她还是只能吃龙骨笋。
    只要我回家给她喂食龙骨笋,再多弄一些玉件,把玉佩里的婴灵全部弄出来,程月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
    姜裁缝说过的,程月除夕会醒来的,她现在都醒过一次了,再次醒来已经不是问题,但是冰雕里面的曲风,我该怎么处理?
    我抬头看看旁边的冰雕,里面被封冻的曲风,已经从僵尸变回了美男子模样,曲风的身体泛红,透过冰雕显得很鲜艳。
    曲风像血块,冰层像地子,整块冰雕看上去,现在好似一块超大鸡血石,而且看上去质地显得不错。
    我休息一会,终于缓了过来,把程月抱到车里,小心的放到后座,给她盖上一条毯子,在她脸上亲一下。
    身后传来喵呜一声,我转脸看着地上的大虎,经过刚才的烟熏火烧,皮毛被烧的黑一道灰一道的,从威风的小老虎变成了癞痢猫。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09:42

    大虎刚才也是尽力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拍拍它的头以示夸奖,把它抱上车,轻轻放到副驾座上,然后自己也坐上了驾驶座。
    我在车里又休息一会,感觉恢复了力气,把车开到冰雕旁边,打开车斗的后门,拼命使劲一推,冰雕咚的一声倒在了车斗里。
    前面那棵倒了的杨树,挡住了路,我好不容易在小路上调了头,开上了通车不久的大路,刚才抄小路就是为了绕过这条大路。
    大路是新修的,两边都很荒凉,平常只有车辆经过,基本没有行人,夜里车很少,现在都过午夜了,周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想起自己两三个月前,曾经跟老史在这里用弹弓打野味,偶然发现一口废弃的枯井,就在前面路边不远的荒地里面。
    我找准位置停下车,打开车斗用力把冰雕推下来,然后找了一根粗树枝,一点点把冰雕撬下路基,又撬到了枯井边上。
    用力把冰雕推到枯井里,我对着黑洞洞的井口说道:“曲风,我本来不想杀你,结果你非要杀我,现在程月把你冻上了,这可是你咎由自取,抓紧投胎转世,下辈子争取做个好人吧。”
    我又抱起很多枯叶扔到了枯井里,现在天气很冷,曲风又被封冻了,等到天气暖和他的尸身发臭,最低也要一个月,而且这里很少有人来,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有人发现曲风的尸体。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木木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天 / 跨度30天】
    • 开贴:2018-01-25 14:26
    • 更新:2018-02-24 16:49
    • 阅读:513866 回复:2719 楼主:332
    • 字数:约20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