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3 14:04

    鉴铭小声跟我说,没等我评论,接着又说:“岳施主,虽然仅仅只看到一眼背影,贫僧也能明白,贵宅院内的小女子,玉色缠身灵气环绕,是养出来的玉种精灵,估计你的养玉功夫已经超过令尊无数倍,按道理昆吾刀法已经臻至化境,刚才贫僧一时技痒,这才手结金刚印试探一下,你为什么没有反制?”
    昆吾刀法?那不是陆子刚独门的玉雕秘技吗?据说早就失传了啊!
    难道,昆吾刀法也是一种绝世武功,或者高深法术?
    我不禁在嘴里反复念叨“昆吾刀法”四个字,鉴铭又摸了摸头,说道:“昆吾刀法,那可是令尊的成名绝技啊!当年令尊在养马会连斩四大邪灵,威震苏中苏北,连我师父都赞不绝口,难道,岳施主另辟蹊径,弃昆吾刀而不练,成就了别的功法?怪不得刚才对我的金刚印没有产生反应,原来早已知道贫僧只是试探,岳施主深藏不露,功力收发自如,果然是后生可畏!”
    大和尚说到这里,晃头赞叹,显然把我当成连昆吾刀都懒得练习的高人了。
    我心说,大师,你误会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而且对他一眼看出程月的来历有点纳闷,就问道:“大师,你也懂得养玉之道?”
    鉴铭口诵佛号,说道:“手把白玉鞭,骊珠尽击碎——我承天寺为明觉禅师云游时创立,明觉禅师顿悟之前,也曾把玩玉器,我虽然不会养玉,道理还是懂得一点的。”
    明觉禅师,就是那个在灵隐寺打扫三年厕所的雪窦明觉,又称重显大师。
    “手把白玉鞭,骊珠尽击碎”,这句诗就是出自于明觉禅师,实在没想到,历史上中兴云门宗的得道高僧,业余时间也养养玉!
    我正感叹的时候,鉴铭看到苏清准备走进我的店,胖手稍稍用力,把禅杖往古玩街的水泥路面一顿,一声闷响,禅杖足足入地三寸。
    苏清听到闷响,回头一看,鉴铭对苏清道:“不是贫僧胆怯,而是不想跟女流之辈当街动手,惊动俗世!女施主铜板既然已经到手,但求不要拿去害人,否则我承天寺上上下下,绝不轻饶!”
    鉴铭说着,只伸出两根手指,夹着禅杖,摘花拈针一般,把一根沉重的禅杖从地上轻巧巧的拔了起来,对我点点头:“岳施主,后会有期!”
    这大和尚说完转身,给我留下一个肥胖的背影,还有最后一句“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苏清把铜板揣在怀里,骂了一句:“就是一头脑满肠肥的偷吃胖猪,装什么得道高僧!”
    剧情扭转的太快了,恃武压人抢夺铜板的大和尚,原来是怕铜板落入坏人之手的好人,帮我出气的苏清,原来是精于算计的心机女!
    这个心机女,现在迈步进了我家!。
    2018-03-13 77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继续阅读,回复89612,从“078 蛇蝎女”开始阅读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4 09:05
    我慌忙跟在后面,挡住了通往院子的门,苏清笑了笑,掏出一枚金钱镖,在手里转来转去,金钱镖不小,而且边缘锋利,很容易割破手。
    苏清不但没有割破手,金钱镖在手里正反旋转上下翻飞,转出了各种花样,这灵巧的手上功夫,非同一般!
    脑子里一串联,我明白了,苏清当初把铜板掉进承天寺功德箱,并不是无意的,而是她计划里的一环。
    苏清看到程月的第一眼,就发现了程月身上存在尸油迷踪钱的压制,毕竟她曾经被压制过,何况压制程月的比当初压制她的更厉害!
    然后苏清就找机会,把自己那枚做好手脚的铜板扔到了承天寺功德箱里,老史那晚吃过龙骨笋之后心火大盛,遇到苏清肯定不是偶然。
    一定是苏清把他引到家里的,不然凭她五楼跳下都没事和扔金钱镖不次老史的暗器手法,家里进了一个大男人,她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然后洗好澡披着浴巾的她,没想到老史多年的法术早已失去,结果功力连她都不如,差点被她打倒,她要是打倒老史了,戏就没法演下去了。
    所以苏清在贴身打斗中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老史抓住机会扯掉她的浴巾,然后制服了她,又恰好让老史发现她胳膊上的印记。
    那个尸油迷踪钱的印记,肯定是她作假的,程月用阳钱解除尸油之后,印记都消失了,那么多年过去,她的印记早就没了。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4 10:35

    接下来她跟老史之间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也没法确定,我估计是她被老史绑在床上,装作楚楚可怜,摆平了老史。
    然后老史知道了铜板被她扔到了承天寺的功德箱里,为了我和程月,老史孤身一人就过去了,苏清等的就是这个。
    她明知道功德箱里有宝气,承天寺的和尚不会轻易把铜板给她,所以通过这一系列的安排,诱使老史帮她把铜板拿了回来。
    苏清不去的原因就是因为承天寺有真正的高手,比如今天这个鉴铭大和尚,要是不顾路人围观当街发飙,苏清就算有一百个金钱镖也赢不了他。
    幸好鉴铭当时不在,老史受伤拿到了铜板,给程月解毒之后,又沾染了程月身上一点灵气,表面突然生锈,应该就是因为灵气突然渗入,铜板不适应引起的。
    秦叔发现铜板之后,看出了我使用不当,也透过锈迹,发现了承天寺的宝气,秦叔知道下一个步骤,但是他明着跟我索要的话,因为是老史拿来的东西,我不见得能给他,所以秦叔谎称消毒,随手扔到了地锅下面。
    苏清没有鉴铭感应铜板所在的能力,昨天火急火燎的去找老史,其实是想问清铜板的下落,她没想到,铜板就在我的地锅下面。
    昨晚不知道她跟老史又发生了什么,反正她知道了铜板在我家,今天来拿的时候,正巧碰上鉴铭大和尚。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4 12:05

    这枚铜板如苏清所愿,经过吸收宝气、沾染灵光、柴火炙烤这几个步骤,已经成了杀魔的法器,现在就装在苏清的兜里。
    我看了苏清一眼,她微微一笑,我跟她都心知肚明,不过没有挑明罢了。
    我不能再让苏清跟程月有接触,她才是我遇到最阴险的一个,这个连环套,把我跟老史都套进去了。
    “清姐,我的院子比不上你的花园洋房,尘土飞扬的,你还是回家过你的富家小姐日子吧。”
    苏清手一翻,速度实在太快,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她开玩笑似得,已经把金钱镖抵在我喉咙上,笑魇如花的说:“大愤,你说这什么话,你当我是来找你玩的吗?我的程月妹子就在里面,我不看你,来看我的妹妹总可以吧?谁知道你小子昨晚有没有欺负她。”
    现在我心里无比痛恨我爸,你怎么舍得让昆吾刀法失传,也不教给我!本来我也可以成为一个挥刀斩恶的侠士,现在好了,谁来都能欺负我两下。
    “大愤,我对程月没有半点恶意,我要是想怎么她,现在我只要在你喉头轻轻一划,进去之后对她要杀要剐,还不是随我的便?”
    苏清说的也是,我想了想,现在我孤立无援,院子里至少还有大虎!
    我打开了门,咬着牙对她说:“清姐,你要是敢动程月一个手指头,我就算变成鬼,也要从地府油锅里爬出来咬你一口!”
    苏清笑眯眯的说:“哎呀我的大愤弟弟,你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大过年的别说丧气话,我还等着你跟程月结婚,给你当伴娘呢。”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4 13:35

    看着苏清走向程月的背影,我攥着双拳,慢慢踱了过去。
    苏清蹲在程月身边,笑眯眯的跟程月说着什么,把程月引得一脸期待,我走过来的时候,程月抬头对我说:“老公,清姐要把头饰送给我。”
    我调整一下心态,挤出一丝笑容,对程月说:“那就收下吧,你清姐家里有的是钱,送你一个头箍太不够意思了,过几天我带你去她家里,把她的包包都拿来,她穿过的衣服鞋子就算了,谁知道脏不脏。”
    程月没有听出我话里的弦外之音,我眼睁睁看着苏清拿掉她的毛线帽,把发箍给她戴上。
    “果然还是我的程月皮肤白发质好脸蛋靓,戴着这个发箍,比你清姐戴着漂亮多了。”我现在不放过每一个打击苏清的机会。
    苏清根本不在意这些,反而顺着我的话说:“是的,月妹子戴上确实比我好看——哎,对了,妹子,你叫大愤什么?”
    程月天真无邪的说:“叫他老公啊,老公说,现在公子不叫公子了,而是叫老公。”
    苏清一下就明白是我使坏,对我笑了笑说:“大愤,咱姐弟俩彼此彼此啊,你也不是白纸一张。”
    看我不理她,她又对程月说:“月妹子,这小子跟你使坏,故意骗你呢,老公,就是丈夫的意思,可不是公子的意思,你以后别这样叫他了。”
    程月歪头看看我,问道:“是这样的吗?你是骗我的吗?”
    假如是我先跟程月坦白,我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开心的认为,这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但是经过苏清的搬唇弄舌,就完全的变了味。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4 15:05

    程月果然恢复了迷茫的样子,我是她最信任的人,看来这次伤到她了。
    苏清刚才对我打击她没有还嘴,她是在找机会报复,趁热打铁对程月说:“月妹子,你看这个院子里,还烧地锅,墙上挂着土罐,到处脏兮兮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哦,比他好的‘公子’多的是,到时姐姐带你认识。”
    苏清这么一说,我坐不住了,偷偷抄起了地锅旁的砍柴刀,我要劈了她!
    苏清看到我的动作,站在程月后面,装作给程月理头发,把手里的金钱镖在程月的脖子上比划两下,我立马泄了气,把砍柴刀扔到一边。
    大虎看到苏清刚才跟程月亲热,把苏清当成了自己人,完全没想到,它的女主人现在处在危险当中,还傻乎乎的在地上打滚讨两个美女的欢心。
    我想了想,打算好好跟程月认错,结果程月抬头看看我,然后红着脸,认真的对苏清说:
    “我现在吃他的喝他的,什么都要他照顾,他从来没有怨言,我要喝血,他就把胳膊伸出来,我要遇险,他不要命也会救我——我不要别的‘公子’,我就要他!”
    我紧张的心情一下飞上了天,幸好我早饭后表白及时!
    我跑过去,抱着程月的脖子,竟然哭了起来,这些天吃的苦受的罪,现在处处被别人压一头的憋屈,通通释放出来。
    此刻,我更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程月倒是像一个大人,她把我的头埋在她怀里,抚摸着我的头发。
    苏清敲敲我的头,又偷偷用金钱镖在程月脖子上比划两下,威胁我说:“大愤,我需要你帮个忙。”。
    78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5 08:54
    大虎叼着毛线球,又跳到了磨盘上逗程月开心,根本没注意这边,现在只要苏清手再偏一点,程月冰雪一般的脖子,就要多了一道致命的伤口。
    苏清一边比划着金钱镖,一边给程月理头发,不时偷眼看一下大虎,若无其事的对我说:“你俩都快把我感动哭了,等到你们结婚那天,姐姐一定包个让你俩感动的大红包,大愤,你既然这么好,姐姐的忙你可一定要帮啊。”
    我别无选择,只能对苏清点点头,然后在心里祈祷,但愿她不会让我去做丧尽天良的坏事。
    我轻轻把程月的手拿开,擦去我的眼泪,还有程月的眼泪,在程月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我对还沉浸在幸福里的程月说道:“月儿,我去跟清姐谈一点事情,你先跟大虎玩一会,我马上回来。”
    程月点点头,我对着磨盘上的大虎招招手,大虎看我要走,马上跑到程月的脚旁,在程月脚上蹭着身子。
    我狠狠的打了大虎一下,骂道:“你这个贪吃没用的傻东西!”
    大虎没有感觉到疼,我的手反而被它的钢筋铁骨震得发麻,程月看到我情绪不太对,担心的看着我,我连忙对她笑笑:“我跟大虎开玩笑呢。”
    苏清笑着对我说:“大愤弟弟,我知道岳家人从来说一不二,答应过的事情一定做到,我要是转身了,你的猫别来咬我啊,要不,你发个毒誓吧。”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3-15 10:24

    苏清说完对着程月努努嘴,她是想让我拿程月发誓,我悲从中来,心里暗暗发誓:我要找到昆吾刀,我要练成昆吾刀法!
    我看着苏清,冷冷的说:“假如大虎咬了苏清,我岳愤愿意吞下千年血玉,变成一具无知无觉的血玉僵尸。”
    我话音刚落,苏清已经放心的走出了好几步,这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好人就算背叛誓言,心里也会备受煎熬,坏人根本不拿誓言当回事。
    这个倒霉苏清!笑里藏刀的蛇蝎美女!老史,我一定让你把这个小娘们拿下,暴击、剥壳、蹂躏!
    我跟着苏清走到我店里,回身关上了门,苏清推了我一把:“生气啦?”
    “去你妈的!”隔着门,程月看不到听不到,我懒得跟苏清演戏,直接爆了粗口。
    苏清没有跟我计较,而是指着老史的店对我说:“大愤,史利友店里有我想要的东西,你帮我拿出来,就这点事,很简单的。”
    简单,简单你会让我帮忙,而且,从我兄弟家里偷东西给你,我成什么了?我这样一想,就有点犹豫不决。
    看我低头不语,苏清帮我整整领口,温柔的说:“大愤,我也是为你考虑,你看程月现在这么虚弱,你又没有保护她的能力,要是引来各路强手,你哭都没地方哭,你放心,帮我之后,我会把你和程月送到金陵去,你和程月的安全,由我表哥负责,怎么样?”
    怎么样?我还能怎么样!我又不傻,今天这个忙我要是不帮,苏清言下之意,我和程月就危险了。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木木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8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8-01-25 14:26
    • 更新:2018-08-20 17:22
    • 阅读:2366854 回复:10851 楼主:882
    • 字数:约55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我是木木V 2018-08-20 17:22 9969/882 148/207
    情感一个差点让我抛妻弃女的女子(连载)4图 泉州中正电脑连锁 2015-07-17 02:10 1186/611 9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