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被迫给别人养玉,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命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11:12

    大路上有些路口连红绿灯都没装,更不会安装摄像头,没有摄像头就好办多了,过几天不会有人发现我来过这里,基本上就没事了。
    我用树枝把从路上到这里的痕迹都破坏了,又走回车里,上车之后我心里坦然了很多,这里的痕迹都消失了,警察以后找不到我的头上的。
    回到花鸟古玩市场,周边的店铺静悄悄的,把程月和大虎抱进去,我进了院子,在卫生间里洗了一个热水澡,又热了龙骨笋汤,给程月喂了汤之后,我和大虎都吃了一点鸡肉。
    捅捅小炉子,加了几块炭,安排大虎睡在炉子边的棉衣上,看它只是皮毛受损,并没有其他的伤,我摸着它的头对它说:明天带你去修理皮毛。
    大虎闭上眼之后,我走进卧室,看看闹钟,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程月熟睡的脸,显得格外的甜美,我伸手摸了摸程月衣服外面光洁的小腿。
    程月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她小腿上原来的两个双旗铜板的印子还在,我要想办法给她去掉。
    她的小腿摸上去很温润,我忍不住把程月的白衣,又往上掀了一点,轻轻敲敲她美玉般的膝盖。
    程月的膝盖很柔和,完美的从大腿过度到小腿,一点也不显得突兀,我不能再看下去,再看的话,一定会做出坏事,到时冰山李会收拾我的。
    拉下程月的白衣,盖好她的膝盖,看着程月,我发现她真的很神奇,刚才树林里那场大战,枯叶乱飘尘土飞扬,结果她身上现在却一尘不染。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12:42

    不过我还是习惯性的打来热水,给程月洗脚洗脸,然后一人一个被窝,我上床关灯,躺在被窝里心想,但愿今夜平安无事,让我好好睡到天亮。
    疲倦和困意很快袭来,没多久我就美美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有一只手摸我的脸,把我摸醒了。
    这只手很粗糙,手上好像还带着沙土,应该不是程月的小手,这只手摸了我的脸一下之后,接着又迅速的拿开了。
    我睡觉之前,明明已经锁好了门窗,这是谁又进来了?我睁开眼睛,在黑暗中盘算着所有的可能,越想越是害怕。
    我坐起来打开灯,扫视一遍房间,程月睡得很熟,她的两只手现在都在被窝里,我拿出她的手,在我脸上碰了碰。
    程月的小手又滑又嫩,碰到我的脸,还有温润如玉的感觉,刚才那只摸我脸的手,又大又粗糙,明显不是程月的手。
    难道是在小树林里我失血过多,现在大脑功能紊乱,产生了幻觉?应该是这样,房间里又没有其他人,这肯定是幻觉!
    现在还没天亮,我关上灯又躺下来,等到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又感觉那只粗糙的大手摸我的脸。
    我强忍着没有出声继续装睡,等到那只手再次摸来的时候,我胳膊一抬,右手使劲去抓摸我脸的手。
    没有抓住那只手,由于用力过猛,我的手“啪”的一声,狠狠拍到了自己的脸上,脸皮都拍的发麻。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14:12
    我睁开眼睛,隐约在黑暗中看到一团黑影在我眼前一闪,接着迅速的消失了。
    我又爬起来开灯,除了程月之外,房间里只有我,刚才那只手的感觉很真实,不像是幻觉,我吓得一哆嗦,忍不住大喊一声:“有鬼呀!”
    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天亮了,我再也不敢睡觉,穿衣下床之后,坐在床边看着程月,唯恐关灯睡觉的话,黑暗中潜伏的东西再次出现。
    我摸出程月的玉佩,可能因为程月喝了我血的缘故,玉佩隐隐有点发红,我再试试玉佩的玉门,玉佩里面的婴灵也没有动静。
    程月这块玉佩,跟她息息相关,除了程月本人,其他人根本不能运用,就连我也不例外,为了防身,我又取出床底的子刚牌。
    子刚牌上面尸气造成的黑点消失了,但是裂纹还有几道,这就证明,子刚牌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也起不到驱鬼辟邪的作用。
    我又摸出曲风的那块鸡血石,现在能感觉到里面有微弱的动静,估计是曲风死后,那些被封印的阴魂,很快就要突破禁锢了。
    难道是这块鸡血石里面的阴魂,摸我脸跟我开玩笑?不像,毕竟里面的气息很微弱,那些被封印的阴魂,不可能给出那只手那样真实的感觉。
    还有就是那块梅花鸡血石做成的印章,我又摸出来试试,倒是发现这枚印章,现在里面的气息比之前强大多了,一波一波汹涌而来,排山倒海。
    现在最可疑的就是这块梅花鸡血印章了,我捏在手里仔细端详,没有更多的发现,我又不敢睡,只能硬撑着等阳光出来,有阳光就会安全。
    很快天蒙蒙亮了,我坐在卧室床边,先是大虎一个劲的叫,接着院子里传来的一阵切菜声。
    我披着衣服下床聆听,切菜的声音确实是从院子里的厨房内传来的,我走出卧室,放大虎进来,叮嘱他看着床上的姐姐,然后我向院子里走去。
    进了院子,厨房的切菜声停了,我伸头看看,厨房连灯都没开,我喊了两声也没人应,我拉开厨房的玻璃门,里面连人影都没有。
    我清晰的记得,夜里我做好饭之后,刀是顺手放的,刀头靠墙刀把往外的,现在靠墙的变成刀把了,刀头的方向反了。
    菜刀肯定被什么东西动过!。


    快过年了,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呀,喜欢看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回复89612,从53章开始看起,感谢支持
    作者:我是木木V 时间:2018-02-14 14:12

    我睁开眼睛,隐约在黑暗中看到一团黑影在我眼前一闪,接着迅速的消失了。
    我又爬起来开灯,除了程月之外,房间里只有我,刚才那只手的感觉很真实,不像是幻觉,我吓得一哆嗦,忍不住大喊一声:“有鬼呀!”
    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天亮了,我再也不敢睡觉,穿衣下床之后,坐在床边看着程月,唯恐关灯睡觉的话,黑暗中潜伏的东西再次出现。
    我摸出程月的玉佩,可能因为程月喝了我血的缘故,玉佩隐隐有点发红,我再试试玉佩的玉门,玉佩里面的婴灵也没有动静。
    程月这块玉佩,跟她息息相关,除了程月本人,其他人根本不能运用,就连我也不例外,为了防身,我又取出床底的子刚牌。
    子刚牌上面尸气造成的黑点消失了,但是裂纹还有几道,这就证明,子刚牌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也起不到驱鬼辟邪的作用。
    我又摸出曲风的那块鸡血石,现在能感觉到里面有微弱的动静,估计是曲风死后,那些被封印的阴魂,很快就要突破禁锢了。
    难道是这块鸡血石里面的阴魂,摸我脸跟我开玩笑?不像,毕竟里面的气息很微弱,那些被封印的阴魂,不可能给出那只手那样真实的感觉。
    还有就是那块梅花鸡血石做成的印章,我又摸出来试试,倒是发现这枚印章,现在里面的气息比之前强大多了,一波一波汹涌而来,排山倒海。
    现在最可疑的就是这块梅花鸡血印章了,我捏在手里仔细端详,没有更多的发现,我又不敢睡,只能硬撑着等阳光出来,有阳光就会安全。
    很快天蒙蒙亮了,我坐在卧室床边,先是大虎一个劲的叫,接着院子里传来的一阵切菜声。
    我披着衣服下床聆听,切菜的声音确实是从院子里的厨房内传来的,我走出卧室,放大虎进来,叮嘱他看着床上的姐姐,然后我向院子里走去。
    进了院子,厨房的切菜声停了,我伸头看看,厨房连灯都没开,我喊了两声也没人应,我拉开厨房的玻璃门,里面连人影都没有。
    我清晰的记得,夜里我做好饭之后,刀是顺手放的,刀头靠墙刀把往外的,现在靠墙的变成刀把了,刀头的方向反了。
    菜刀肯定被什么东西动过!。
    2018-02-14 52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是木木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天 / 跨度30天】
    • 开贴:2018-01-25 14:26
    • 更新:2018-02-24 16:49
    • 阅读:513866 回复:2719 楼主:332
    • 字数:约20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