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狼啸都市之理想国,心理与灵魂控制的终极对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1-03 20:19
    大家好~~~~~~~
    狼啸都市之理想国,为狼啸都市的第二部,人物关系上与上部有衔接,剧情上更加紧凑,喜欢狼啸都市的朋友欢迎追更观看。
    楼猪尽量每周五更,保证不坑,欢迎阅读。
    本文为原创,如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一、坠落的天使

    天空湛蓝,蓝的一望无际,女孩用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俯身将自己的身体支在栏杆上,形成了一个很好看的角度。她呆呆的看着天空,一袭白裙在风中摇曳。微风轻抚着她的秀发,在空中曼妙飘扬,有时发梢会掠过她的脸庞,滑过那一脸的宁静与忧伤。
    她举目四望,仿佛自己身处天空之镜,天地间合二为一,云水间无法分离,那令人陶醉的蓝,那令人陶醉的天空,让她忽然觉得十分惬意,身体的每个毛孔都仿佛在大口的呼吸,一瞬间,她想纵情的歌唱。
    “呼……”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用手按在起伏的胸口,闭目感受着微风的轻抚。
    此时她想起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如果现在是夜晚,身处这个滨海市的制高点,配上那首星空,仿佛自己正在夜空中翱翔,身边群星陪伴,那样……或许就不会孤独了。
    “小铃,我觉得,现在的感觉特别好。”她轻笑了一声,喃喃的说道。
    “那就好,有什么,能比让自己开心,更为惬意呢?”一个轻盈的声音从女孩身边响起,语音中带着一丝飘渺,仿佛这声音可以直达人的心灵,甚至灵魂。
    “是啊,我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你说得对,人不能把自己逼的太紧了,适当的放松才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她微微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座喧嚣的城市。
    “恩,你知道就好,享受这种宁静。”轻盈的声音再次从女孩身后响起。
    “多亏了有你的陪伴,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她轻笑一声,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感受着肢体伸拉带来的轻松。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永远。”
    “谢谢……”她满足的呼出一口气,用手轻抚自己的胸口,仿佛要让那颗正在激烈跳动的心脏,归于平静。
    “有人陪伴的感觉……真好。”她微笑着,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享受着空气填满肺部的充盈感。
    慢慢的,她睁开了眼睛,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她拢起自己的秀发,在脑后打了一个马尾,随后双手扶住栏杆,纵身跃下了天台。
    微风依然在天台上吹过,仿佛那个女孩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而保安室内的保安,一脸惊愕的透过监控探头,看着空无一人的天台,随后颤抖着手,拿起了对讲机。

    “又一个?”马致远一脸郁闷的站在金辉大厦一楼,中央天井外问罗放。
    “可不,摔的细碎细碎的。”法医罗放看着地上喷溅的各种红黄之物,也是一脸郁闷的说道。
    “这个天井呈回字型,最顶上是一个天台,平常没人上去,看现场这个情况,应该是她从天台上,直接跳了下来,坠落中途在8层撞上了一个空调外机,之后拍在地上,成了一坨。”法医刘芳芳捂着隐隐作痛的胃说道。
    “有啥想不开的……”马致远看着地上的喷溅物,顿觉胃里一阵酸爽。
    “剑飞他们呢?”罗放看着马致远身后问道。
    “赵立行去调监控了,看看死者进入这里后的轨迹,剑飞和常明去天台上看现场了。”马致远说着皱起眉头,额头的褶子都扎成了一堆。
    “咋了?”罗放看着马致远一脸扭曲的样子问道。
    “内个……是啥?”马致远指着罗放身后不远处的地面上,一个红色的肉团问道。
    “哪个……”罗放扭头顺着马致远指的方向看去。
    “啊,胃袋,就是……哎!你别吐啊!你这破坏现场知道不?!”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1-03 20:20
    此时,杨剑飞和常明正站在天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伸头看着天井下,马致远嗷嗷直吐的场面。
    “能给这老家伙看吐了,不容易啊?”常明一脸佩服的看着剑飞。
    “所以老子很英明的拉着你来天台,勘察现场。”剑飞叼着烟,坏笑着说。
    “我记得,这是金辉商场出现的第二起跳楼事件了吧?”常明琢磨着说。
    “好像是,一会看看,赵哥那里如果没什么发现,天台上也没啥痕迹的话,就按自杀事件处理吧。”剑飞说着扭头看向天台内,正在忙碌的勘察人员说道。
    “这地挺邪乎的,估计再有这么一起的话,肯定能让人编成一段城市怪谈。”常明疲惫的蹲在地上,仔细的观察着地上的一双鞋印。
    “恩……”剑飞说着探头望向天井下,目光深邃。
    “看啥呢?”常明看着剑飞一脸凝重的样子问道。
    “城市怪谈倒不提,不过从这个角度望下去,确实有一种想要跳楼的视觉暗示效果。”剑飞说着扭头看向常明,用手指了指下面。
    “啥意思?”常明也好奇的站了起来,扶住栏杆向下望去。
    “你看,天井呈回字形,一望到底,周边的回廊在这个角度看来,一圈一圈的有种延伸的感觉,看时间长了,有没有一种从外界……回归母体的感觉?”剑飞说着歪头看向常明。
    “还……还母体,你抽风吧你。”常明一脸嫌弃的冲剑飞伸出中指。
    “不信拉倒。”
    坐车回刑警队的路上,常明边开车边向马致远汇报着,近期一起抢劫杀人案的办理进度,赵哥则靠在后座上,往眼睛里点着眼药水。
    “你看你看……我这累的要死要活的,这王八蛋居然还能睡着……还他妈流哈喇子(口水)。”常明通过后视镜,看着歪靠在后座上打盹的剑飞。
    “这案子不是你们俩一块办的吗?咋了?又把你甩单了?”马致远一脸无奈的扭头看着剑飞。
    “除了走访、取证的时候外,这小子基本都是单飞的节奏,半天找不着人。”常明没好气的说。
    “你不会跟着他啊?”马致远乐了。
    “他那神龙见首不见腚的打法,我上哪跟去?!”常明从马致远手里抢了根烟,点上气鼓鼓的抽了口。
    “别他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剑飞嘟囔一声,在后座上扭了扭身体。
    “小爷我现在当你面说,你能如何?”常明满肚子怨气的说。
    “我单飞的时候,你不也没少借机去找刘芳芳么。”剑飞睁开一只眼睛,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
    “……”常明一时间语结,偷摸瞅了眼马致远,不出所料,马致远现在的脸色明显阴了下来。
    “你们俩还知道自己是干嘛的?!啊?让你们去办案子!一个没事玩消失,一个光顾着搞对象扯淡!你们他妈的知不知道,还有个冤死鬼等着你们给伸冤呢?!”马致远怒了。
    “眼瞅着72小时就过去了!这要是流窜作案的,跑远了他妈的上哪找去?!回头怎么跟人家家属交代?!”马致远暴怒着说道。
    “等下……”剑飞突然抬手打断了马致远的呵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正在震动的手机。
    “你……”马致远的火刚发了一半就被剑飞打断,一时间差点没给自己憋吐血。
    “喂……恩……在哪呢?……好,我知道了。”剑飞说着放下电话“赵哥,去建设路派出所,人抓着了。”
    “啥?!”马致远一愣“啥人?”
    “抢劫杀人的那货,派出所查暂住人口的时候给抓着了。”剑飞说着冲马致远邪邪一笑。
    “…………”马致远瞅剑飞愣了半天,一时间居然语结。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1-03 20:20
    “你这……咋弄的?”常明一脸狐疑的坐在刑警队的3号观察室内,看着对面马致远和赵立行正在审讯的嫌疑人。
    “交学费不?”剑飞歪头冲常明伸出两根手指。
    “交。”常明说着给剑飞点上烟,扭头又看了看对面审讯室内的嫌疑人。
    “得,好好跟你说说。”剑飞说着坐直了身体。
    “先从死者身上说,死者34岁,身高175,体重81公斤,中刀位置集中在下腹部,刀口为上平下窄,说明凶手用的是一把单刃匕首,正手握刀刺向死者。死者体表刀口凌乱,横竖不一,呈扩散形状,也就是乱扎一气,说明凶手行凶时较为紧张或亢奋,下手没谱。或者因为手上沾血,握刀不紧而造成刀刃侧转,肯定不是惯犯或者老手。一般正手持刀行凶者,攻击区域会在其手臂自然垂直的高度,也就是说,凶手手臂自然垂直,高度正好是死者的腹部位置。另外,抢劫罪犯一般都会选择身高、体型弱于自己的对象进行犯罪,以增加自己的成功率,就算是从视觉上来看,也能给自己增加点信心。”剑飞说着看向对面审讯室里的嫌疑人。
    “综上所述?”常明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
    “罪犯,男性,年龄25-30岁,身高178-182之间,体重90-100公斤,身材魁梧绝不是虚胖,可能有盗窃前科,未婚,非本市人,生活拮据,不修边幅,平时给人的感觉应该是比较内向,不善言谈。心理上有一定的自卑倾向,喜欢戴帽子。考虑到这个人应该是个新手,我觉得他会选择一个自己比较熟悉的地方犯案,所以我认为他的居住地应该在案发现场方圆5公里范围内。”剑飞说着掐灭烟,似笑非笑的看着常明。
    “之后……你就让建设路派出所的去,按图索骥了?”常明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剑飞。
    “碰运气,这不碰上了么。”剑飞一耸肩。
    “牛啊,你这心理画像玩的不错,没白去方静那里蹭学问蹭床睡。”常明一脸奸相的笑道。
    “滚蛋,一会报捕的手续你弄去啊,我可没工夫管这没技术含量的毛贼。”剑飞没好气的白了常明一眼。
    “行,那我去弄这个抢劫杀人的,你回头把金辉商场那跳楼的,写份报告给马队拿去吧?”常明看了看表,今天晚上跟刘芳芳越好了去看电影的,得赶紧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
    “给赵哥弄去吧,我没心情。”剑飞伸腿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说。
    “没心情?!”常明挑着眉毛看剑飞“你小爷啥时候有心情过?”
    “恩……毙邹太监的时候,心情不错。”剑飞嘿嘿冷笑了几下。
    “快拉到吧你,你那一出都快给马队长吓出心脏病了,你这好了伤疤忘了疼,医院里呆了俩月,你没呆够是吧?”常明看着剑飞的样子,有点担心的说道。
    “谁知道那小子胸口挂块铁板呢?再说了,如果我手里拿的不是小砸炮,那小子根本近不了我的身!如果换一五四,我早给丫打成筛子了。”剑飞没好气的摸了下胸口,衣下的那处刀疤现在偶尔还会隐隐作痛。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1-04 08:33
    @小渔a2017 2018-01-03 20:52:16
    还是那么风趣幽默,喜欢剑飞,快更快更
    -----------------------------
    更更更~~~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1-04 08:35
    “得得……就你牛逼,吃点盐你就喘,能耐的你。”常明拿剑飞也没招,只好琢磨着一会怎么去央求赵哥,让他把今天金辉商场跳楼的报告给写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剑飞嘀咕道。
    “啥?”常明看着剑飞一脸阴郁的样子,心说这小子又咋了?开始悲天悯人了?开始感慨生命无常了?
    这铁血判官也会感慨生命无常?可稀奇了。
    “自杀……哼,活该摔的没人样,拿铲子都铲不起来。也不想想,自己这么轻易了结自己,她父母怎么办?知不知道什么是孝道?这种不孝的玩意多余给她收尸!”剑飞一脸阴寒的看着审讯室里的嫌疑人。
    常明看着剑飞,无奈的一笑。常明知道剑飞最讨厌那种自杀的人,在剑飞的概念里,父母生你养你不求回报,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儿戏自己的生命。
    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也没资格让别人珍惜他的皮囊。
    记得有次出任务,一小区里面有个青春期的女孩子,跟家里闹矛盾,爬到自家阳台上闹着要跳楼,剑飞和常明被借调过去帮助维护现场秩序。
    那孩子家住在小区一个高层的顶楼,是个小跃层式住宅,二层有个小型开放式阳台,阳台上养了不少的花花草草。当时那女孩站在阳台外,面对室内扶着阳台栏杆,对她的父母大呼小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一样。而她的父母则手足无措的站在阳台里,也是声泪俱下的不断的劝导着女孩。
    当时公安局派了个谈判专家,花了好长时间与女孩沟通,而剑飞他们则站在楼下,看着那些围观人员,防止他们里面有人说用不着的瞎起哄,对现场营救造成影响。
    眼瞅着时间慢慢流逝,那女孩明显有些体力不支,双腿开始不自觉颤抖了起来。谈判专家进屋给女孩拿水的功夫,通过对讲机向指挥部汇报谈判进展。
    当谈判专家说道:“女孩就是因为父母不同意给她买“爱疯”,而闹着要自杀”时,对讲机内突然冒出了剑飞愤怒的声音。
    “啥?!他妈的耗费这么多警力就为了一个脑残的玩意?!为个破手机就把自己爹妈吓的都快犯病了?!”
    正当指挥部领导怒问是谁干扰通信的时候,剑飞已经从楼下待命的特警车上抢了一把网枪,一路怒气冲冲的走进了小区的单元门。常明一看剑飞这状态就知道坏菜了,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剑飞跑进了单元门。
    两人一路坐电梯上了顶楼,进屋后剑飞直接拿着网枪就钻进了女孩所站阳台正下方的卧室内,而常明也无奈的快步来到了二层的阳台外,两人搭档很久了,一看剑飞这状态,常明就知道接下来的场面会……很刺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野孤行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32天 / 跨度219天】
    • 开贴:2018-01-03 20:19
    • 更新:2018-08-11 16:06
    • 阅读:409741 回复:2005 楼主:660
    • 字数:约366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狼啸都市之理想国,心理与灵魂控制的终极对决2图 大野孤行 2018-08-11 16:06 1345/660 132/219
    舞文狼啸都市--反传统的另类刑警2图 大野孤行 2018-08-10 11:41 260/325 11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