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狼啸都市之理想国,心理与灵魂控制的终极对决

  • 首页
  • 上一页
  • 3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17 11:40
    “PTSD,简称创伤后应激障碍,你属于A类标准,曾经经历、目睹或者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者他人的实际死亡,或者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你的障碍反应包括强烈的恐惧、无助和惊恐。”宁建涛不紧不慢的说道。
    “……”剑飞突然变得警觉,盯着宁建涛。
    “辛局简单给我介绍了一下你的情况,我只想告诉你三件事,第一,我认识方静,而且我们是很好的朋友。第二,你的心理学知识很丰富,但是属于杂家,没有专精之项。第三,医不治己,我不会引起你任何的防御,也不会探究你不想让我知道的任何事情。所以,请让我帮助你。”宁建涛微笑着说到,言语中似乎带着一种无可辩驳的威严。
    “……”剑飞没说话,依然盯着宁建涛看。
    “你用暴戾来掩饰软弱,时间长了,会憋坏的,要不这样吧,咱俩做个约定,辛局作证。”宁建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辛局。
    “你在我这里治疗一个月,我保证让你回到刑警队工作,如何?”
    宁建涛缓缓伸出手,等待着剑飞的回答。
    “……成交。”剑飞与宁建涛握握手。
    “好。”宁建涛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地址,每周二、四的上午,请来我这里。”
    “静心驿站,好名字。”剑飞看着名片说道。
    “谢谢。”宁建涛拿起手边的公文包“辛局,不多打扰。”
    “不送。”辛局做了个请的手势,宁建涛冲剑飞点点头,转身走出了辛局的办公室。
    “辛局,有必要吗?”剑飞晃动着手中的名片。
    “有。”辛局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拿起上面的一个信封。
    “去,看看常明去,这是我的。”辛局说着将信封递给剑飞。
    “那……我这个月算是……带薪休假呗?”剑飞嬉皮笑脸的问道。
    “滚!”辛局一瞪眼。
    “好嘞!”剑飞拿过信封,一溜烟跑出了办公室。
    “个臭小子。”辛局看着剑飞的背影,无奈的笑道。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17 11:41
    宁建涛开车悠闲的在路上行驶,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那是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期待,也是一种即将大展拳脚的紧张。
    等红灯时,宁建涛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滨海市公安局的委托函,看着上面辛局的签字,宁建涛嘿嘿的笑着,扶了扶眼镜,又拿起电话。
    “喂?小梅?下周二和周四的上午,别安排任何人,我需要给滨海市公安局的一个警察做心理疏导。”
    “好的宁博士。”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柔软的声音。
    每次宁建涛听到这个声音,都会觉得心里莫名的舒畅。
    宁建涛放下电话,很快开车来到了明珠商务大厦底层的停车场,宁建涛锁好车,走到旁边的观景电梯内,刷卡按下了面板上一个没有标注楼层的按钮。
    随着电梯升高,滨海市的景色一览无余,升高的过程中,宁建涛迷恋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看着这个慢慢降低的城市,宁建涛满足的深吸一口气,仿佛自己正站在城市之巅,自己是一个巨人,正踩在这个城市之上。
    电梯门开了,门外是一间宽敞的大厅,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家的客厅,貌似这个房间的规格很高,需要刷卡才能进入,而电梯与房间并没有防盗门阻隔。
    宁建涛脱下西装外衣,仍在客厅的沙发上,随后宁建涛换上拖鞋,一路走进了客厅旁边的书房。
    书房里,一张电脑桌摆在中间,书房两侧是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类书籍和奖状,宁建涛打开书房内侧的门,门内是一间由阳台改建而成的阳光房,就连地面也是用单向钢化玻璃铺建。
    此时阳光铺满了室内,宁建涛满足的伸了个懒腰,俯视着脚下的城市。
    “嘿嘿嘿嘿。”宁建涛看着脚下的城市,发出了满足的笑声。
    此时宁建涛的电话响了,宁建涛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
    “怎么样?”
    “哥,按你的吩咐,都办好了。”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很是紧张,说话还有点磕巴。
    “你看你的胆子,小得跟耗子一样。”宁建涛轻蔑的说道。
    “大哥,你这回搞的是警察啊,不是兄弟胆小,你说之前那个姓曾的丫头,和……”
    “好啦好啦,老规矩,传我境外邮箱里。”宁建涛不满的说道。
    “知道了哥……”电话挂断。
    “哼。”宁建涛冷哼一声,走到阳光房中间的一张躺椅旁,舒服的躺了上去。
    “标准B,创伤性事件持续性的重新体验,反复体验对事件的苦恼记忆,包括图像、想法或者感知。反复的做有关事件的苦恼的梦。感觉到创伤性事件重现,包括再体验创伤经历、错觉、幻觉、分离性闪回事件,包括发生在清醒或中毒状态。在得到相关提示时,强烈的心理苦恼。当暴露在象征着创伤性事件的某些方面,或者与创伤性事件某些方面相似的内在,或者内在的提示时的生理反应。”宁建涛闭着眼睛自言自语,脸上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微笑。
    “你不简单,我……更不简单。”宁建涛哈哈大笑,笑声充斥着这间阳光房。
    笑声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期盼。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17 11:42
    至此第五章更新完毕,前几天楼猪不幸肺炎住院,目前算是初愈,新年到来,更新本章结束,借此也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17 19:44
    @清悠浮华 2018-02-17 15:57:50
    @大野孤行 :本土豪赏1艘 护国航母 (666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打赏~~~持续康复中~~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21 10:39
    @清悠浮华 2018-02-17 15:57:50
    @大野孤行 :本土豪赏1艘 护国航母 (666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好大航母,谢谢打赏~~~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21 10:42
    大家新年快乐~~~~大病初愈~~~~更新走起~~

    六、理想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在剑飞觉得这句话说的特有道理。
    目前,剑飞依然常驻在蓝天酒吧,不过小贵倒是比以前放松了不少,不用每天胆战心惊的看剑飞的脸色。
    剑飞现在的脸色,居然少有的温和了起来,身上那种渗人的戾气似乎也少了很多。
    小贵有点好奇,莫非这大神……变性……变性格了?
    林珊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前很多次来酒吧,剑飞似乎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要么坐在隔断里面独自喝酒,要么望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而现在,剑飞的那种霸气侧漏的感觉似乎越来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绅士般的温文尔雅。
    林珊有点不习惯了。
    “剑飞……”林珊欲言又止,这几天林珊好几次想问点什么,都是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今天她真是忍不住了。
    “怎么了?”剑飞微笑看着林珊。
    “你……最近怎么样?”林珊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还那样,带薪休假,吃饱睡睡饱吃。”剑飞轻声笑着。
    “额……”林珊真不适应……剑飞这种轻声笑的样子。
    这笑声,听着咋那么……与面前的这个人,不协调呢?
    “怎么了?”剑飞依然微笑着说。
    “没事……”林珊强作笑脸,其实内心一片迷茫。
    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剑飞吗?
    “今天礼拜几?”剑飞晃动着手中的啤酒,看着杯内翻起的啤酒花问道。
    “周三。”林珊低头看看手表上的日历。
    “哦。”剑飞看向窗外的夜色,又开始出神。
    林珊观察着剑飞的表情,发现剑飞现在……似乎没了以前的那种阴郁之感,现在的剑飞,望向窗外的神情,就好像……村上春树的感觉,看的林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早了。”不知过了多久,剑飞轻叹一声“送你回去吧,别熬太晚,对身体不好。”
    “啊?……哦。”林珊一阵诧异。
    不对啊……以前剑飞基本上都是吃睡在这里的,而林珊也乐得陪剑飞在这里发呆,困了就窝进剑飞怀里安甜睡去,剑飞可从来没有这么……温文尔雅的说要送自己回去过。
    “怎么了?”剑飞依然微笑着,温柔的抚摸了一下林珊的头。
    “没事。”林珊收拾了一下挎包,拿起包挽着剑飞的胳膊走出隔断。
    “杨哥,走了?”小贵站在吧台里,望着款款走来的二人。
    “恩,走了。”剑飞冲小贵点点头,与林珊离开了酒吧。
    “我去?”小贵傻了,愣在当场。
    杨哥……真……变性格了?摇身一变成绅士了?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21 10:43
    回去的路上,剑飞开车,而林珊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剑飞的侧脸,霓虹闪现,剑飞的侧脸看起来还是那么坚毅,但是目光中的那种锐气似乎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
    “我脸上,长痘了?”剑飞随口问道,伸手戳了戳林珊的脑袋。
    “没啊……长得帅还怕人看啊?”林珊作势要咬剑飞的手指。
    “哎呦?想袭警?”剑飞缩回手,笑着说。
    “怎么了?袭警不敢,袭你还是有胆子的。”林珊抓过剑飞的右手,一口就咬了下去。
    “你还真来啊?不怕崩牙?”剑飞吃疼,抽回了手。
    不对啊?!真不对啊!!
    林珊彻底有点蒙圈了,这要是以前,剑飞肯定说:你个死丫头作啥呢?然后一个爆壳就会敲在自己脑袋上。
    林珊突然感到有点恐惧,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突然间,他的面目似乎有了一点陌生的感觉。
    “到家了。”剑飞说道。
    一路上林珊心事重重,当剑飞停好车,拉上手刹之时,林珊才缓过神来。
    “哦。”林珊机械的接过剑飞递过来的车钥匙,下车锁好车门。
    “上去休息吧,我一会打车回队里,在宿舍里睡了。”剑飞突然将林珊拥入怀中,轻轻抚摸着林珊的头。
    “好……”剑飞突如其来的怀抱让林珊大脑当机,直到剑飞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林珊才缓过神来。
    “……咋了这是?”林珊大脑一片空白,摸出钥匙打开了楼门。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21 10:43
    剑飞一觉醒来,坐在车里伸了个懒腰,疲倦的拿起对讲机看看。这几天剑飞感觉都快神经了,总是每天半夜配合缉毒的蹲坑直至天亮,回去后上午睡半天,下午再回队里跟着马致远他们忙活一下午,晚上吃口饭再睡会,到了半夜接着蹲坑。
    到今天,庄文辉和剑飞他们已经忙活了小俩月了,每天的觉明显不够睡,现在剑飞感觉脑袋里面嗡嗡直响,坐在后排的两个从其他部门借调来的同事已经打上了呼噜,连开车的庄文辉都有点犯瞌睡,大家都累坏了。
    “哎!实在不行我开吧。”剑飞捅了捅庄文辉。
    “没事,目标还在对面的那个茶楼里,别咱俩换位置的动作太大,惊了那小子。”庄文辉揉了揉红肿的眼睛。
    “是啊,但愿那臭小子耳聋眼瞎,等着被抓。”剑飞又打了个哈欠。
    “想的美你,哈哈。”庄文辉疲惫的笑了笑。
    “哎,听说你最近和一个长发美女开始交往了?”剑飞八卦的捅了捅庄文辉。
    “哪来的小道消息。”庄文辉一脸诧异的看着剑飞。
    “别管了,是不是啊?”剑飞忽闪着小眼睛说。
    “恩。” 庄文辉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好小子!哪天带出来让弟兄们见见啊。”剑飞拍了拍庄文辉的肩膀。
    “怕吓坏她。”庄文辉一脸严肃的看着剑飞说。
    “什么?”剑飞一愣。
    “你们一个个长的歪瓜裂枣的样子,平常就够影响市容的了,让她见了还不得吓晕过去啊。”庄文辉故作严肃的说道。
    “滚吧你!自己长的跟地瓜似的还说别人!”剑飞被气乐了。
    “嘿嘿。”庄文辉打了个哈欠,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对面的茶楼看。
    “说实话,打算处多长时间就结婚啊?”剑飞不依不饶的问道。
    “处着看吧。”庄文辉叹了口气。
    “晾着人家啊?没看出来啊?”剑飞一副你是薄情郎的表情说。
    “不是,只是心里上还没准备,我还不想这么早就结婚什么的,怎么说呢?反正…………嗨!说不清楚,别老说我了,你小子也老大不小的了,你爸估计想抱孙子想的都该疯了,我看你还是早点………”
    “早你个脑袋,你先解决你的事情,我给你当完伴郎的再说啊。”剑飞说道。
    “目标出现。”庄文辉的眼神突然变的警觉了起来。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2-21 10:43
    剑飞顺庄文辉目视的方向看去,一个人拎着一个大包匆匆的在人行道上走着,随后他走到路中间的斑马线前,驻足四望了一下,便向剑飞他们停车的方向走来,边走还不住的四下打量,时不时还回头看,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
    “指挥部,06小组目标人物离开茶楼,目前拎着一个大包,正在顺和平街往西方向离开,是否抓捕?”庄文辉拿起对讲机呼叫指挥部。
    “稍等,03小组正在行动,等候指令。”对讲机中传出了张队的声音。
    “明白。”庄文辉放下对讲机,冲剑飞使了个眼色,剑飞点点头,随后捅了捅后面的同事。
    “有情况,精神点。”剑飞说着从怀里掏出枪,拉套筒上膛。
    “一会机灵点,张队之前说过,这小子可能有枪,不能生擒的话直接击毙。”庄文辉也掏出枪上膛。
    就在那人走到斑马线正中央的时候,一辆清扫车开了过来,灯光从剑飞他们的车前一晃而过,那人突然一怔,发现剑飞他们后扭头撒腿就跑。
    “靠!”庄文辉一声咒骂,打着了火驾车追了上去,那人一看跑不过身后的汽车,一转身钻进了路边的一条胡同。
    庄文辉驾车停在了胡同外面,随后车上的四个人掏枪下车,准备追捕。
    “注意安全,不行就开枪。”庄文辉掏枪指了指漆黑的胡同。
    剑飞点点头,随后掏出枪打开保险,跟着其他三人跑进了那条胡同。
    胡同里面漆黑一片,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向前跑了一阵,发现前面有一个岔路,剑飞冲身后的两个同事示意,然后和庄文辉顺着一条岔路追了过去。
    追了一阵,前面突然闪出了一条人影,剑飞大叫一声:“不许动!!警察!!”
    “砰!!”一颗子弹打在了剑飞身旁的墙上。
    那人影又继续转身没命的跑,剑飞冲着黑影开了2枪,枪声划过夜空,震得剑飞脑中嗡嗡直响,但是剑飞好象没有打中,提枪马上和庄文辉急追了过去。
    “指挥部!06组被嫌疑人发现,正在追捕,速派人支援!!” 庄文辉拿出了对讲机喊道。
    “站住!!!”剑飞边跑边喊,提枪直追。
    “剑飞你慢点!!小心暗枪!!”庄文辉在剑飞身后发足狂奔。
    在胡同深处一个拐弯的地方,那黑影一闪便消失了,剑飞和庄文辉一前一后迅速追了上去,哪知道剑飞一拐弯便撞到了那人黑洞洞的枪口,那人用枪指着剑飞,但被突然闪出来的庄文辉把他吓了一跳,枪口瞬间指向庄文辉。
  • 首页
  • 上一页
  • 3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野孤行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7天 / 跨度139天】
    • 开贴:2018-01-03 20:19
    • 更新:2018-05-22 22:42
    • 阅读:407937 回复:1905 楼主:589
    • 字数:约356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