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宋英豪】之一剑飞舞九重天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5 13:27
    人妖可不想和他玉石俱焚,连退几步,一边沉着化解,一边冷冷道:“既然你是裴士敦的儿子,我也不想为难你,因为昔年我和他也有一段香火之情。你赶快抛下兵器投降,向我陪个不是,或许我看在令尊的面子上就可以放过你了?”
    那白衣少年涨红了脸,厉声叱道:“你想得美,我们裴家焉有临阵投降之人?”口中说着,手中招式更疾,但是因为心情激荡,出手渐渐没有章法。
    那人妖正是要激怒于他,让他失却分寸,化解了几招,又继续说道:“你真是冥顽不灵,顽固不化。我让你抛下兵器投降,已经是对你法外施恩,从轻处罚了,若是换作别人,我一定会睚眦必报,赶尽杀绝,岂可善罢甘休?”
    那白衣少年大声道:“谁要你相饶?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看看裴某是否可以接的住?”
    人妖嘿嘿冷笑道:“你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见棺材不落泪。你想想,就算你可以躲过此劫,以我的性格,也绝不会放过你的家人?到那时,江湖之上就会盛传都是因为你才连累了家人遭殃。俗话说‘百善孝为先’,父母含辛茹苦将你拉扯大,你不但没有报答他们,还为他们招来祸患,在这个善恶分明,满口仁义道德的社会里,你就是一个大逆不道,不忠不孝之人,到处受人谴责、谩骂,还有何面目行走在江湖之上?”
    那白衣少年被他说得火起,蓦然大叫一声:“住口!休要诋毁裴某的人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招--------”出招更是凌厉,但是因为心情激动,已经章法错乱,破绽渐出。
    人妖觑准时机,蓦然攻上,立时将白衣少年逼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情势非常危险。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5 13:28
    江流儿暗叫不妙,抬眼再看冯浩轩也被青衣少年迫得招架不住,连连后退,岌岌可危。江流儿忽然长啸一声,剑光如匹练,挥挥洒洒,直向灰衣少年罩去。只听“嗤”的一声,灰衣少年一声厉叫,陡然折回,空中洒下数点血滴,已然受伤。
    江流儿一招得手,立即向青衣少年扑去。那青衣少年心胆俱寒,哪敢直撄其锋,急忙舍弃冯浩轩,疾退数丈,落在灰衣少年身旁。
    江流儿剑锋一转,又向人妖夹击过去。
    人妖武功虽然高强,怎敌得过他们二人夹攻,斗了数招,险象环生。忽然一声清叱,呼呼连拍几掌,荡开二人,乘隙奔到外面,与那两名弟子扬长而去。只是将宇文雷一个人留在当地,全然不顾。
    人妖师徒三人一走,众人都松了口气。
    冯浩轩由于用力过猛,牵动伤口,失血过多,脸色一片蜡黄,站在那儿,簌簌而抖。
    陈东急忙跑到跟前,扶住他,惶然道:“冯叔叔,你流了这么多血,可怎生处理?”他虽然有无畏的勇气,但是对于这些江湖中事却是一窍不通。
    冯浩轩艰难摇摇头,道:“没事,这都是皮外伤,陈公子不用担心。”
    此时,江流儿也纵身过来帮他检查伤势。那个白衣少年还站在远处,冷眼旁观,默默无言。
    冯浩轩挣扎着答谢道:“今日多谢二位少侠相助,否则我和陈公子一定凶多吉少?”
    那陈东也连忙拱手道谢,道:“在下陈东,一并多谢二位兄弟援手之恩。”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5 16:41
    江流儿拱手还礼,然后为冯浩轩简单处理一下伤口,郑重说道:“前辈的伤势还是比较严重,暂时不宜赶路。”
    冯浩轩苦笑道:“老夫已是一把年纪,骨头硬得很,这些小伤不算什么,倒是护送陈公子进京才是真正紧急的大事,片刻也耽搁不得。”
    江流儿道:“事急从权,事缓则圆,何况你们已经是蔡京的要犯,前途还不知有多少坎坷和陷阱在等着你们。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劝前辈和陈公子还是暂时避敌锋芒,先找到一处稳妥之地,等养好了伤,再进京也不迟?”
    冯浩轩皱眉沉思片刻,道:“这虽然也是一个权宜之计,但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儿到处都是蔡相的爪牙,想找到一处隐秘之地谈何容易?”
    江流儿稍作思索,忽然心中一亮,大喜道:“我真是糊涂,这儿离水泊梁山比较近,前辈和陈公子不如先到那儿落脚?”
    冯浩轩道:“我刚刚也想到此事,只是最近水泊梁山和祝家庄以及朝廷备战,公事繁忙,战事吃紧,我们过去会不会太打扰了?”
    江流儿不住摇头,道:“不会不会。晚辈也是刚刚从水泊梁山过来,他们已经大破祝家庄,凯旋而回。平阴一带的官兵也早已被水泊梁山吓破了胆,闻听此事,更不敢轻举妄动,贸然进攻。所以现在正是水泊梁山养精蓄锐,休养生息之时,前辈赶过去断断不会打扰,何况前辈和武大侠曾经还是莫逆之交?”
    冯浩轩长叹一声,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他们在这儿慢慢商议。那边宇文雷见强援已去,留此也是无益,顾不得内伤,站起身,摇摇晃晃就待离开。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5 16:41
    陈东突然指着宇文雷,道:“冯叔叔,这个鹰犬怎么处置?”
    冯浩轩置若不见,摇首道:“算了,好歹大家也同事一场,此人也并非十恶不敕之徒,由他去吧?”
    陈东对宇文雷大声道:“你听到了吗,这都是冯叔叔说饶你一条狗命的?你也是堂堂七寸男儿,大宋子民,不思精忠报国,抵御外侮,却助纣为虐,甘为奸臣所用,做一些祸国殃民,遗臭万年的坏事,真是天理难容。‘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招辱’,为荣为辱,你好自掂量吧?”
    这一番话犹如一记闷棍打在宇文雷的心头,警醒而恻然,他默默看了四人一眼,终于踉踉跄跄、狼狈而去。
    江流儿目注宇文雷离开,直到踪影不见,才又转身问冯浩轩,道:“前辈,此间事情已了,但是晚辈还有一个问题不解?”
    冯浩轩道:“少侠但问无妨。”
    江流儿道:“这陈公子是蔡京的肉中刺眼中钉,京师又是蔡京的势力范围,你们前去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
    冯浩轩笑道:“京师重地,百官汇聚,天子朝政,政治复杂,虽然有蔡京、童贯一类权奸,亦有诸如李纲、宗泽一类的正义官员。大家彼此提防,勾心斗角,牵一发而动全身,陈公子到了京师自然有人收留保护他。蔡京虽然贵为宰相,却不能一手遮天,明目张胆陷害陈公子,落人口实,这也是蔡京为什么要派人在京师以外拦截的原因-------”
    江流儿恍然道:“原来如此,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看来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冯浩轩道:“其实这次老夫正是奉了应天府文大人之命,护送陈公子进京,没想到结果还是有辱使命?”
    江流儿道:“前辈无需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那白衣少年自从人妖三人退走,一直站在远处没有说话,这时也走到近前,突然问道:“敢问前辈刚刚所说的文大人可是应天府尹文及甫文御史?”
    冯浩轩道:“正是。”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5 16:42
    白衣少年一脸崇敬,道:“文御史的清誉早已如雷贯耳,天下皆知。尤其是文御史的父亲文彦博文宰相更是名扬大宋,历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出将入相五十年之久,亦称为宋朝第一名相。倘若文宰相健在,哪还轮到蔡京等一伙权奸张牙舞爪,祸害天下?”
    冯浩轩道:“文丞相三年前已经去世,寿终正寝。文御史正是要秉承乃父的遗志,鞠躬尽瘁,尽力辅佐大宋,匡扶正义,所以才保举陈公子进京---------”说到这儿,冯浩轩便将陈东的身份来历介绍了一番。
    原来这陈东,字少阳,北宋元佑元年(1086年)出生于一个"自五世以来,以儒嗣其业"的家庭。陈东很早就有声名,刚正不阿,洒脱不拘,勇气奇佳,不肯居于忍下,不忧惧自己的贫寒低贱。蔡京、王黼当时用事专权,人们不敢指责,只有陈东无所忌讳,大骂特骂。他参加宴会集会,全部是高谈阔论,针砭时弊,直言不讳,在座的客人害怕连累自己,都故意避开他---------蔡京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要捉拿他。而相反,文及甫觉得陈东是一个人才,宁愿得罪蔡京,也要处处保护他,最后安排冯浩轩一路护送陈东进京考太学生--------
    不过,从这一件小事上也间接反映出中国历代皇朝忠臣和奸臣相互斗争的一个缩影。
    白衣少年叹道:“文御史真不愧是忠臣之后,文氏一家更是国人的楷模。”
    冯浩轩也道:“现在奸臣当道,民不聊生,正需要有像陈公子和二位少侠这样的人,敢于仗义执言,不畏权奸,大宋才有希望--------”聊了片刻,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说道:“说了半天,还没有请教二位少侠的姓名?”
    江流儿道:“晚辈江流儿。”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6 11:02
    那白衣少年道:“在下裴青-------”
    冯浩轩道:“原来你叫裴青。我和令尊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却闻名已久,日后若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然后又对江流儿说道:“江少侠既然也是水泊梁山中人,何不随我们一起返回水泊梁山?”到了此时,他仍然以为江流儿是水泊梁山中人。
    江流儿摇了摇头,婉言道:“不了,晚辈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暂时就不回水泊梁山了。”
    冯浩轩见他态度坚决,只得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便相强,只希望江少侠可以早一些回去,倘若到时我和陈公子还没有离开,咱们再促膝长谈,把酒言欢。”
    在他心中本来以为江流儿是为了执行什么重大绝密的任务,所以才婉言谢绝和自己一块回水泊梁山,可惜他却不知道,江流儿离开水泊梁山却是另有缘由。
    其实,刚刚江流儿也暗自考虑过了,他本来担心冯浩轩和陈东继续行走,再遇到敌人处境就非常危险,所以才建议他们到水泊梁山养好了伤再走。这样,一来水泊梁山离此比较近,附近极少有官兵巡逻,比较安全;二来,宇文雷乃是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却受了重伤,心力交瘁,一时绝不会卷土重来,而且人妖师徒三人在江流儿和裴青的手下吃了大亏,加上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带上宇文雷,所以也一定会暂时远遁,避免尴尬;而且最主要一点,江流儿始终觉得裴青的身份和来历是一个谜,有心和他同行,顺便解开这个谜团。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6 11:02
    但是,一提起水泊梁山,江流儿的心中就不自禁浮现出晁茹雪的窈窕倩影,音容笑貌,虽然这音容笑貌是在面具之下,却仍然让他牵肠挂肚,难以忘怀。不由暗自叹息一声,忖道:“逝者如斯,伊人独立,只怕我这一生再也不会回到水泊梁山了?”
    四人又交谈片刻,终于到了分手的时刻。
    临别之际,冯浩轩抱拳道:“大恩不言谢,今日就此别过,日后若是有缘,我们再相见--------”
    几人挥手作揖,依依惜别。
    冯浩轩和陈东直接奔赴水泊梁山,江流儿则和白衣少年裴青一道行走。
    江流儿对裴青的身份来历本来就十分好奇,觉得他和自己年纪相仿,性情也十分相近,只是心中有很多难言之隐,不足为外人道,所以言行才会有少许偏激。加上他刚刚对自己也有援手之恩,有心为他打开心结,所以便编了一个理由,借故和他一起行走。
    二人走了片刻,裴青始终是沉默不语,郁郁寡欢。
    江流儿察言观色,旁敲侧击,讲了自己一路上许多有趣的见闻给他听,才渐渐有些改观。尤其讲到血战祝家庄,大破五行八卦阵时,裴青已尽释愁怀,跟着侃侃而谈。听到最后祝家庄全军覆没,只剩一个祝啸天时,裴青也是连连感慨,说道:“水泊梁山替天行道,杀富济贫,固然不错,可是也无需屠戮满庄,有违天和,看来祝啸天将来必定是水泊梁山一生之劲敌?”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3-06 16:02
    江流儿想到昨夜水泊梁山攻打祝家庄的场景,现在仍然历历如在眼前。想起那些挥剑自刎,宁死不降的祝家庄的好汉,以及那被李逵斩杀的祝氏八老和祝啸天的老婆孩子,还有那些战死沙场,血染黄沙的庄众,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触目惊心,不禁黯然神伤,道:“小弟也是这么觉得。”
    裴青叹道:“你遵守诺言放了祝啸天,本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可是从兵法上说,祝啸天乃是不世之奇才,精通奇门八卦,排兵布阵,实有大将之才。如今他已经和水泊梁山结下深仇大恨,日后一定会处心积虑,图谋报复,你将他放走,无异于放虎归山,为水泊梁山的将来埋下隐患---------”
    江流儿磋叹道:“小弟也早有这样的预感,奈何身处其中,不得已而为之。那如果换作裴兄,当作何选择?”
    裴青长叹一声,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仁义道德难以取舍,即便换作任何人也是难以抉择,何况你我都是普通之人?”
    江流儿面容凝重,缓缓道:“但愿小弟的这次选择,将来并不会给水泊梁山带来太大的伤害。否则,我的内心只怕永远也得不到安宁?”
    裴青道:“做人但求‘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胸襟坦荡,问心无愧就行,又何必考虑太多,缚手缚脚?”
    江流儿忽然展颜笑道:“其实这件事情一直压在我的心底,难以释怀,如今听到裴兄一席话,顿觉茅塞顿开,豁然开朗,心中再无牵绊。看来裴兄真是我的良师益友,相见恨晚---------”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泣月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3天 / 跨度262天】
    • 开贴:2017-11-29 15:18
    • 更新:2018-08-19 14:04
    • 阅读:17283 回复:1096 楼主:1025
    • 字数:约68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