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宋英豪】之一剑飞舞九重天

  • 首页
  • 上一页
  • 6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5 18:33
    苗月娥吶吶道:“可是,这、这总是我的不对?”
    裴士敦惨笑道:“这哪有什么对不对的,谁让我不能生育呢,即使有个别人的孩子也是不错?何况你们女人这一生,倘若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一定失落得很?”
    苗月娥眼角含泪,痛哭失声,一滴滴眼泪滑落在裴士敦的肩膀之上。一边哭,一边点住裴士敦的穴道,替他止住眼眶的鲜血,然后动手为他包扎伤口,不一会儿就包扎完毕。
    裴士敦坐在那儿,任由她包扎,心中却是甜蜜的,又叹道:“其实我也恨我自己,恨自己不能生育,不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更不能给您一个完整的家?”
    苗月娥幽幽道:“你不用责怪自己,其实裴青就是我们的孩子,这儿就是我们的家--------”
    然后,两人相偎相依,默默相守在那儿,脸上柔情蜜意,怜惜无限,似乎以前的种种不快和矛盾尽都在这一刻化解,天下间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分开了。
    过了良久,裴士敦才想起一事,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切记。青儿还没有回来,如果他回来了,今天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诉他,因为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前去报仇的,还有他的身世更不能让他知晓,否则对他的伤害就太大了?”
    苗月娥含泪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世间的父母多是这般在背后默默地关爱着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不受到伤害,而是将所有的痛苦都独自承受,所以说,世界上父母的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可是世间又有多少个孩子可以理解父母的苦心?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6 09:06
    他们在这儿低声商议,却不知在远处一座山崖的旁边,裴青正在放声大哭,江流儿则守在一旁低声相劝。原来过了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的穴道都自然解开,慢慢恢复如初。此时强敌已走,但是裴士敦和苗月娥的谈话却一字不拉地传入裴青的耳中。刹那间,宛如凭空响起一声惊雷,裴青听得是目瞪口呆,骇然不已,站在那儿,竟然不能移动半分。
    江流儿也是震惊不已,他担心裴青伤心过度,惊动苗裴二人,特地将他带到远处,让他尽情哭泣发泄。
    裴青痛哭良久才慢慢止住哭泣,说道:“原来我们家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闹得四分五裂,我倘若不是爹爹的亲生儿子,那又是谁的儿子?”
    江流儿道:“裴大哥,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如今裴伯母和裴伯父都受了伤,特别是裴伯父伤势最重,我们先过去看一下,但是千万不能让他们察觉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裴青点点头,努力稳定好情绪,擦干了泪水,止住悲伤,说道:“好吧,我们过去。”
    二人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重新回转到茅屋跟前。
    苗月娥老远就看到裴青,心中虽然惊讶,还是装作惊喜地道:“哎呀,是青儿回来了!”
    裴士敦虽然眼睛已盲,但是听力还是有的,也听出是裴青的脚步声,心中一片苍然,脸上还是一副冷漠肃穆的样子,一言不发。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6 13:25
    裴青也故作大吃一惊地道:“娘,你已经回来了。哎呀,这是怎么回事,你和爹爹怎么都受伤了?”
    苗月娥淡然一笑,道:“也没什么,娘也是刚到不久,碰巧遇到野兽过来袭击,我和你爹爹浴血奋战,最后你爹爹为了救我,才受了重伤---------”这番谎话说得亦真亦假,破绽百出,只是将人妖等人比作“野兽”了。
    裴青心中悲苦,也不能拆穿他们,脸上装作骇然的样子,连忙飞身纵到跟前,帮助他们检查伤口。
    苗月娥故意转移话题,指着江流儿道:“青儿,这是你的朋友吗?”
    裴青道:“是的。”
    江流儿连忙上前见礼,道:“晚辈江流儿,拜见裴伯母和裴伯父。”
    裴士敦已经和江流儿见过一面,有些事情也私下和江流儿说过,却不知道今天他们因何又回来了?
    苗月娥一把扶起江流儿,道:“算了,你是青儿的朋友,亦算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江流儿平身,默默退在一旁。
    裴青上前轻轻抚摸裴士敦的眼睛,哽咽着道:“爹爹,你的眼睛---------”
    裴士敦很久都没有听到裴青如此深情的呼唤,不觉心情激荡,微微一笑,道:“无碍。为父年纪大了,又隐居在这深山之中,要这双眼睛也没什么用,只要你们母子平安就行了。”这番话说得平常轻松之极,但是话语中所包含的深情却足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6 15:46
    裴青眼角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自责道:“都怪孩儿,如果孩儿留在你们身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裴士敦宽慰他道:“这都是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老病死都是常有的事,何必再去强求?有你们母子可以时常陪伴在我的身边,此生足矣。”
    裴青情不自禁,哭泣着道:“爹爹放心,孩儿就是找遍天下名医,也一定要治好你的眼睛。”
    裴士敦苦笑道:“为父的眼睛已盲,哪里还治得好?你不要枉费精力在我的身上,还是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吧。”
    裴青道:“但得有一丝希望,孩儿也不会放弃。”
    裴士敦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苗月娥也劝道:“孩子,你不要太过执著,你爹爹的眼睛伤势和别人的不同,只怕治愈的希望渺茫。何况即使有这样的神医,却要到哪里去寻找?”
    裴青道:“听说天下第一神医安道全医术高超,可以起死人肉白骨,无所不能,孩儿想找他试试?”
    苗月娥摇头叹息道:“神医安道全一向漂泊无定,神龙见首不见尾,普通之人哪里寻得到?”忽然看到裴青的脸色有异,连忙一把抄起他的手腕,搭指一试,不由失声道:“青儿,你中毒了?”
    裴士敦闻言急忙问道:“中毒,中了什么毒?”
    裴青连使眼色,苗月娥连忙改口道:“没事的,我看错了。”
    裴青也道:“孩儿哪有中毒,只是最近几日偶染风寒,脸色泛黄而已?”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6 20:21
    江流儿在一旁接口道:“裴伯父久居深山,有所不知,这次风寒来得比较严重,很多武林高手都没有躲过,裴大哥也没有幸免。”
    裴士敦嗯了一声,道:“那就难怪了。”
    众人将裴士敦扶到屋内,让他小心翼翼地躺在床上。苗月娥道:“青儿,让你爹爹先休息一下,我们出去吧?”当先行了出去。
    三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裴青故意落在后头,一拉江流儿的衣襟,江流儿心有灵犀,也落后和他并肩而行。
    裴青低声对江流儿道:“江弟,你最近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江流儿摇首道:“没有。”正猜不透他话中之意。
    只听裴青说道:“其实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江流儿道:“裴大哥请讲。”
    裴青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我爹爹的眼睛已经盲了,腕骨已断,我想尽快帮他医治,可惜我的武功还没有恢复,又不能耽搁太久,所以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到仙霞山织女峰找安神医--------”
    江流儿连连点头,道:“这个当然可以,小弟也正有如此想法。你我已经兄弟相称,情同手足,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你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只是这安神医的真实行踪也都是别人的猜测,至于他在不在仙霞山织女峰,却是谁也不能确定?”
    裴青道:“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江流儿道:“也只得如此了。”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7 09:40
    二人边说边走。苗月娥特别将他们领到一处偏远的隐秘之地,觉得完全安全了,才停下脚步,郑重问道:“青儿,快说说,你中毒是怎么回事?”
    裴青知道瞒不过去,便将在戚姬寺中遭遇的事情,以及到“云梦山庄”的变故,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详细说了一遍。
    苗月娥仔细听着,脸色愈发变得凝重,最后说道:“这真是太危险了,没想到中原武林还有这场大变故?说实话,于私,我们都是为人父母的,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真的不希望你们冒这么多的危险而出人头地?于公,我们都是大宋的子民,大宋的兴衰成败都和我们每个人休戚相关,但得有召唤之处,必定要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事已至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裴青安慰她道:“娘,孩儿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知道该怎么做,你不用太担心了。”
    苗月娥叹道:“儿行千里母担忧,你们都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出门在外,哪有父母不担忧的?”
    江流儿听到这句话,忽然想起与父母临别之际,那望眼欲穿,依依不舍的情形,蓦然心中一酸,泪水夺眶而出,连忙转身擦拭。
    裴青嗔道:“娘,你看你,将江弟都说哭了?”
    苗月娥莞尔一笑,道:“好了,不说了,你们都已长大,该有自己的主见了。只是你的伤势比较重,不知要多久才可以恢复?”
    裴青道:“孩儿每天都坚持行功,应该过几天就好了。”
    苗月娥道:“但愿如此。”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7 11:15
    半响,裴青又面有难色,支支吾吾地道:“娘,孩儿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苗月娥道:“你有什么事只管说吧?”
    裴青道:“娘,爹爹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孩儿想现在就去寻找安神医,看看他能否将爹爹的眼睛医治好?”
    苗月娥柳眉一皱,道:“你的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绝不能冒险出去寻找,倘若再遇到李元宗和耶律奇才一类的人武林人物,就太危险了。”
    裴青道:“孩儿是和江弟一起出去寻找的。”
    苗月娥摇头道:“那也不行。江湖之上人心险恶,尔虞我诈,如果有什么不测,岂不是连累了江公子?”
    江流儿打圆场道:“这样吧,裴大哥,你先在家休养几天,待功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小弟再陪你一起去寻找。况且裴伯父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在家多陪陪他也是应该的---------”
    裴青低声道:“我只怕耽搁了爹爹的治疗?”
    苗月娥道:“你爹爹的眼伤颇重,即使可以治愈,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所以你也不用急在一时?”
    裴青无可奈何地道:“好吧,一切就按娘的吩咐。”
    接下来几天,裴青一边在家安心调养,一边照顾父亲。
    江流儿和裴青展开轻功,奔到山下,寻到那两匹骏马,给了寄存的人家一些银两,为马匹加足草料,然后跨上骏马,直向京城方向驶去。
    因为裴士敦的伤势太重,裴青心急如焚,二人几乎是马不停蹄,昼夜奔驰,不两日就来到了京城旁边的兴隆县。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7 15:47
    北宋的经济在历代的朝代中应该是最为繁荣的,尤其是在宋微宗时期,重商轻武,虽然军力屡受外侮,但是商业发达,经济达到了空前鼎盛的地步,这一点在京师开封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
    不说京城里面如何繁华,就是距离京城数十里之外的兴隆也受其影响,道路宽阔,阡陌井然,百姓安居乐业,一片欣欣向荣之态。
    江流儿和裴青纵马来到一处宽阔的官道上。因为连续奔波,人困马乏,二人便减下速度,任马慢慢前行,一边走,一边轻声交谈着。
    裴青说道:“江弟,再有数个时辰的路程我们就可以到达仙霞山了。只是不知铁前辈说的是否属实,如果安神医并不在仙霞山上,那我们就白跑一趟了?”
    江流儿安慰他道:“裴大哥千万不要灰心。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来源,铁前辈也不会信口开河。而且,退一万步说,即使安神医并没有在仙霞山上,小弟也会陪你重新再去寻找,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无论天涯海角,也终究会找到他的。”
    裴青心中一热,感激地道:“江弟真是愚兄的知己,听你这句话,实在让我感动。愚兄久居深山,除了父母,就只有小蝶和周永与我相依为伴,其他并没有什么朋友。如今小蝶和周永都先后离我而去,在我万念俱灰、心灰意冷之际,又遇到江弟,真是枯夜里面遇到一盏明灯,老天实在待我不薄。”
    江流儿知道他都是有感而发,真情流露,心中也是一阵热血沸腾。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自己的授业恩师哑伯伯始终没有消息,刘莹也仍然下落不明。他行走江湖至今,只和晁茹雪相处最久,却又是男女授受不亲,黯然而别。如今也只有裴青和自己志趣相投,肝胆相照了。
    作者:风泣月 时间:2018-04-07 20:06
    二人边走边聊,缓缓走了片刻,忽听身后传来几声“得得”的马蹄声。
    二人都是武功高强之士,听力异于常人,从这马蹄声就判断出奔来的是一匹骏马,而且神骏无比,不禁十分好奇,回首望去。
    只见远远的有一辆马车拉的轿子,正缓缓奔行过来。
    马车前头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劲装汉子,英姿挺拔,气宇不凡,正在那儿挥鞭驱赶马车。在他后面是一顶锦幔围成的轿子,密不透风,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马车最前面是一匹青一色骏马,浑身上下连一丝杂毛也没有,高大威猛,长鬃飞扬,拉着马车,四蹄轻扬,举重若轻,宛如闲庭信步一般,不紧不慢地行来。
    江流儿看到这顶轿子,蓦然想起当初偶遇青云镖局,和晁茹雪同乘的那顶轿子,正和这个一般无二,不由触景生情,多看了几眼。
    江裴二人的马走得比较慢,那辆马车却走得稍快一些,不一会儿就到了他们身后不远处。
    那赶车的汉子陡然见到有两个少年骑着两匹健马正在前方缓慢行走,一个腰间悬着一把宝剑,一个插着一支玉箫,两个人都是玉树临风,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实为平生少见,也是颇感诧异,心中暗道:“这京师之地还真是不同凡响,没想到刚到了这里就遇到这等少年才俊?”眼见江流儿不住扭头回望,忽又心生警觉,忖道:“莫非他们也是不怀好意而来?”
    他心中还在思索,忽听“铮”然一声,轿子中忽然响起了一声琴弦的拨弄声,清新悦耳,幽幽洒洒,又似含着无限的幽怨。
  • 首页
  • 上一页
  • 6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泣月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6天 / 跨度206天】
    • 开贴:2017-11-29 15:18
    • 更新:2018-06-23 16:57
    • 阅读:14216 回复:890 楼主:825
    • 字数:约52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