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王莽那点事:一人一梦一生不悔,揭秘王莽篡汉真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7-11-28 16:20
    第二章 莽君临世
    每逢王莽过生日,莽父王曼总会情不自禁地回到公元前四十五年的今天。
    那天,淅淅沥沥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雨终于停了。急于收获的人们无不拍手称好,独有王曼一个人在不停地唉声叹气—夫人还在生产。这雨刚下时,夫人便开始生产。雨停了,她居然还没有生出来。
    本来,王曼对夫人的这次生产充满了期待:长子虽也不算愚笨,却自幼单薄,恐难承大业。
    “怎么会这样?难道夫人果真跟人说的那样得了怪病而非怀孕?”这可是能够要了人命的大事,猜测着,王曼怕起来,忙去请了大夫来。
    大夫也奇怪,但耐心地把过脉后,非常肯定地道:“是喜,非病。”
    大夫是名医,由不得王曼不信,王曼只好心焦如焚地等。无奈这时间实在太长,王曼累了,顺势坐到大门口的石阶上,一会儿,竟迷糊了过去。
    迷糊中,迎面飘来一白须老人。他心里烦得要命,低着头,侧身而过。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猛然抬头,白须老人赫然就在眼前,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王曼无法再避,稽首道:“老神仙缘何拦住区区在下去路?”
    白须老人道:“不忍瞧着你们王家遭万世唾骂,特来点拨。”
    “遭万世唾骂?这不是在咒王家吗?”王曼心下不满,冷冷地道:“在下没有需要老神仙点拨的事,老神仙还是让开路,让在下过去吧。”
    白须老人也不着脑,仍然笑眯眯地道:“预则立,不预则废,凡事早做准备,终究强过日后悔之晚矣。”
    王曼想:“他这话倒也在理,况且他只管说,信与不信还不全在我?他说完了也好快些让路。”想着,一脸无奈地道:“那就请老神仙快开金口吧。”
    白须老人笑道:“你心不诚,我不说了,你知道的,泄露天机可是要折寿的。”
    王曼闻言,忙道:“老神仙既不想说,还是算了吧,在下还急着赶路哩。”
    白须老人迟疑着,一会儿才又道:“看在你一贯忠厚的份儿上,我还是说了吧,记住,必须恶待你家次子。”
    “次子?次子还没出生哩。再说了,夫人还没有生产出来,谁又知道是男是女。”如此想着,王曼便随口说了出来。
    白须老人一脸庄重,道:“夫人肚子里怀的就是次子。”
    见他说的肯定,王曼想:“看他仙风道骨,竟不似凡人,不妨索性问个明白。”想着,再去看,白须老人已飘走了,待不见了人影,却又传话:“快回吧,夫人就要生了,切记按我说的去做,若再有事可去找你们这里的老神仙。”
    他们这里确有一个叫老神仙的,因为不善劳作,终日里蓬头垢面,穷困潦倒,王曼平日里没少接济他。
    去找他?王曼打死也不肯。问题是,白须老人又怎么知道他们这里有一个叫老神仙的呢?猜测着,王曼一个愣怔,醒了。
    王曼侧耳听了听,夫人显然还没有生出来。闲着没事,再去想梦中之事,不由摇头苦笑。
    这时,晴空蓦然炸了一个响雷。惊魂甫定,但听夫人屋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竟声若洪钟。王曼大喜,起身往夫人屋里奔。赶巧夫人的婢女边喊着“生了,生了,男孩”,边往屋外跑,两个撞了个满怀。王曼顾不上疼痛,转身去探视夫人和孩子。
    夫人很虚弱,但她还是满是骄傲和笑意地看了看他,又转身去看孩子。
    他轻轻地拍了拍夫人,算是鼓励,也算是赞赏,而后随着她的目光去看孩子:这个小家伙,一看就知道壮实,只是容貌稍差了点。
    “人一生的作为,绝对不会取决于他的容貌。”如此想着,小家伙变得可爱起来,居然在冲自己笑哩。“这个小家伙打小就会讨好人。”王曼自语了一句,爱怜之心顿生,伸手去摸。
    小家伙的肌肤滑滑的,触手处让人甚觉舒爽。正爱不释手,冷不丁地眼前青光一闪,这小家伙居然变成了一条蟒,正不停地向他吐着舌芯!
    王曼以为自己花了眼,揉了揉,定睛再看,依然是。王曼最怕蛇蟒之属,不由得肝胆欲裂,尖叫一声,逃一样出了屋,而后拼命地奔跑,直至把自己累晕。
    醒来时,已是黄昏。王曼稍稍平静了些,开始想:“这可如何是好?”他不知道。情急之下,他又记起了那个梦。
    “ 莫非果有仙人在给自己指路?怎么可能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必是咱思虑过度所致。可是,又怎么会这样呢?唉,管他呢,且病急乱投医吧。”想着,王曼极不情愿地起身去找他们这里那个叫老神仙的。
    那个叫老神仙的好找,就住在破庙里。到得破庙,王曼不由一愣:几日不见,老神仙居然须发都白了,乍看起来,跟梦里的那位没啥区别。
    区别当然还是有的,破庙里的这位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梦里的那位干净利落呢?
    王曼一愣之后,随即在心里比较着,老神仙已翻了翻眼皮,问道:“所来何为呀?”
    王曼见他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心里有气,无奈有求于他,也不好发作,只好耐住性子,把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他猛地一拍大腿,道:“去年,我夜观天象,本地将有异儿降生,不曾想竟落入了你们王家。”说完,见王曼不言语,又道:“关于这事,我曾向你讲过呀。”
    王曼依稀记得他讲过,但王曼最想知道的是自己该咋办,便道:“且不管说没说过,你只管说我该咋办吧。”
    他“噢”了一声,嘴里自语着“该咋办”,已掐指算了起来。算了许久,叹息了一声,却不说话。
    王曼催促道:“快说话呀!”
    他道:“既为异儿,自该有异样,你所说的正是。”
    王曼急道:“你这话跟没说有什么两样吗?我是傻子啊,我不知道这是异样啊?”
    见王曼急了,他才又道:“此异儿之异,与别个不同,命硬,专克父兄,有九五之福,可惜不得善终。”
    王曼愈急,问道:“杀之若何?”
    他反问道:“你说呢,天意如此,你敢逆天?”
    王曼摇了摇头,又问:“总该有破解之法吧?”
    他不语。
    王曼突然记起了什么似地,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把钱,慢慢地推到他的面前。
    他仍不语。
    王曼急起来,索性把怀里的钱袋掏了出来,扔给了他。
    他故作难为情地道:“这样吧,便名莽字巨君吧,先以名字压之,而后恶待之,令其跟常人一样,必能克之,只是可惜了一代枭雄。”
    王曼道:“这有啥可惜的?常人就挺好,一生平平安安。只是该如何恶待之?”
    他道:“凡人喜欢的东西都不让他得到,他就无法现出原形。”
    王曼半信半疑。
    他又叮嘱道:“切记保密,除非你要走,谁也不要告诉,否则,灵验必失。”
    王曼应了声,见他不再说话,起身回家。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7-11-29 08:43
    天涯文学首发《王莽那点事》,引您体验别样的执着与坚持与辛酸。
    见王曼尖叫而出,夫人不知所以然,有心追上去问个究竟,无奈自己刚生产过不能动。让家奴去追吧,夫妻之间的事除非情不得已又不足与外人道,只能待他回来慢慢问清楚。
    天黑了,他还没有回来。“莫非出了意外?”念头刚一涌上,她立即用手捂了嘴,心里连说:“呸呸呸,乌鸦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心里说着,却转而又想:“怎么就不可能?他从来都不这样,必是病了,病了才会反常,反常最容易出事。”
    按照这样的逻辑,她分明看到他掉进了水里正拼命地呼救,忽而,又见他血淋淋地站在自己面前。
    她不能再等下去,正欲喊人去找他,他居然回来了!她疑心是梦,定睛再看,果是他,完整无缺地进了屋。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她原想责备一声,眼里却不争气地先有了泪意。她不想让他看到,赌气转身向隅而泣。
    夫人温顺贤惠,堪称楷模,又刚刚生产过。王曼见状,心下歉然,忙轻手轻脚地过来扶了她的肩。
    这是夫人最熟悉不过的一个动作,每当此时,她通常都会顺势把头靠到他的肩上,而后整个人都依偎进他的怀里,他便会俯下头轻吻她,她配合着他,完全坠入了幸福里。
    然而,这次她没有,因为他反常无礼的行为,她必须要惩罚他。作为惩罚,她缩了缩肩膀甩开了他的手,不搭理他。她懂他,他肯定会跟过去那样涎着脸皮凑过来。果然是。
    她认为,妻子最优秀的品质,便是永远都不伤害丈夫的自尊。因此,待他再三相求之后,她猛然转过身来,直视着他,责备却只是柔声道:“一惊一乍地,你死哪去了?”
    他当然不能说,这个时候,他通常都会挠着头皮,尴尬地笑。
    妻子的另一个优秀品质,便是允许丈夫有自己的小秘密。她不再问,继续数落道:“你走了,你倒好了,这个小家伙却一声不停地哭,直到听到你的脚步声才睡了过去,也难怪,谁叫你是他爹呢。”
    他正无所适从,听她提及小家伙,巴不得转身去看。这小家伙睡得正香。“你别说,小家伙熟睡了竟愈发可爱!”正感叹,他眼前突又青光一闪,小家伙又变成了蟒。他忙闭了眼,依着老神仙传授的法子,心里开始恶待他。
    “咋恶待呢?自然不能拿他当人看。不当人看,又能当啥看?最好又懒又蠢的,只有猪这样,便当猪吧。”
    想着,睁开了眼,小家伙已恢复了原貌。
    夫人却误以为他在爱不释手,这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他能如此,她打心眼里喜欢。一时间,竟懒得再管其他,只美美地瞧着。无奈她太累了,一会儿竟迷糊起来。迷糊着,又问:“孩子的名取好了吗?”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7-11-29 11:56
    他一愣,随口道:“名莽,字巨君。”
    她隐隐觉得不妥,但给孩子取名是父亲的权力,她无意去争,便嘴里唠叨着:“名莽,字巨君。”唠叨遍数多了,觉得这名不仅顺口,而且大气,便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但见小巨君缓缓地爬了起来,蹒跚地走着。这小家伙竟心比天高,刚学步就去登山。蓦然,他摔倒了。她想去帮他,却是手脚不能动,只能远远地看着。
    没奈何,她只好想:“老人们常说,小孩子不碰不磕不长,磕吧,碰吧,你会长得更壮实些。”
    想着,她的心被紧紧地揪了起来:小巨君摔得定是不轻,许久,他竟没爬起来。她刚欲喊,他却已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继续攀登。
    没登几步,他又摔倒了。这个小家伙顽强,摔倒了再爬起来,爬起来再摔倒。如此反复再三,他已能健步如飞。不一会儿,他居然就到了峰顶。
    偏于这时,起风了。风越刮越大,他开始树叶一样飘摇。一个不小心,便坠入了万丈深渊。
    她疾呼无声,一个愣怔,醒了,已是一身冷汗。“这是啥征兆?”她寻思着,再去想梦中之事,已然模糊了,转身去看小巨君。
    小巨君居然不见了!她慌乱起来,忙去推正死猪一样睡在她身边的王曼。
    王曼迷迷糊糊地道:“咋了?”
    她急道:“咋了,小君君不见啦!”
    王曼仍不醒,含含糊糊地道:“怎么会呢?”
    她几近疯狂了,用力地掐王曼。
    王曼吃不住疼,“哎吆”一声,坐了起来,仍在道:“丢不了,丢不了。”
    她待要发火,突然听小巨君哭了起来,顾不得再搭理王曼,顺着哭声去找。
    小巨君居然在猪圈里!准确地说,是在猪圈里的一个笼子里。想是已经睡醒了,正没命地哭。
    这肯定是王曼的杰作。夫人一眼便已认出,这笼子正是他回来时手里提的那个。她质问道:“为啥要作贱他?”
    既然被她看穿了,王曼也不反驳,道:“该作贱就得作贱,这孩子必须要作践。”
    夫人问:“凭啥?为啥?”
    王曼不语。
    夫人便再三问。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7-11-29 16:23
    王曼还是不语。
    夫人想:“看他那样子也不是不喜欢小巨君,他这样做肯定有他这样做的苦衷。再说了,夫为妻纲,妻岂能干涉太多?”
    虽如此想,夫人还是道:“你也不要装哑巴,无论你是怎样的想法,待他通晓人事儿之前,你必须给我把他放出来。”
    说完,见王曼点了点头,也就不再言语。
    时光过得倒也快,仿佛还只是转眼间,小巨君便已到了懂人事儿的年龄。这小家伙,懂人事儿的年龄居然比平常孩子早了一年多,说话最会讨人喜欢,做起事来更是机智灵活。
    他越是这样,王曼越是担心。亏得他一身猪屎臭味—习惯当真能成自然,从猪圈搬出来之后,有好长时间闻不到猪屎臭味他居然连饭都吃不下,夜里更是听不见猪的哼唧声连觉也睡不着,至今仍不时地就要闯进猪圈,非把自己弄得一身臭气不可—除了小孩子,没人愿搭理他。
    严格地说,小孩子们也算不上搭理,而应该叫做招惹。所谓招惹,或讥笑或打骂。他倒好,遇有挑衅,只痴痴地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趁王曼高兴的时候进言道:“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事儿,作贱归作贱,总该让他长点儿能够养活自己的本事吧?”
    王曼冷冷地道:“你啥意思?”
    夫人道:“要不,让他去年念点书吧,懂点道理,日后他也好过活。”
    王曼道:“趁早死了这心吧,人哪,有什么比一生平安更重要?”
    夫人反驳道:“平安固然重要,可他得先活着。”
    王曼冷哼道:“活着?咋活着不是活着?不比死了强?”
    夫人无言以驳,只能垂头抹泪。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闲云了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26天 / 跨度329天】
    • 开贴:2017-11-28 16:20
    • 更新:2018-10-24 06:07
    • 阅读:98192 回复:3911 楼主:2889
    • 字数:约422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王莽那点事:一人一梦一生不悔,揭秘王莽篡汉真相7图 闲云了了 2018-10-24 06:07 1022/2889 326/329
    情感人性泯灭(一个传销老总揭秘传销团伙里那点事) 林依凤 2010-10-10 23:22 6023/665 77/559
    贴图一花,一草,一世界;一人,一屋,一生活522图 优诺七七蓝 2016-05-16 19:34 243/421 6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