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王莽那点事:一人一梦一生不悔,揭秘王莽篡汉真相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09 21:50
    《王莽那点事》,天涯文学已更新至第二百一十章,敬请关注。
    读者的支持,就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0 12:21
    做了代皇上后,适逢风调雨顺,朝臣们投其所好,歌功颂德声一片。王莽权欲膨胀,索性篡汉建新,自己做起了皇上。为了他心中那个所谓的目标,他不顾现实,一心复古,不仅用人不当,而且做事又虎头蛇尾,引发危机之后,又不肯放弃自尊,继续对征伐四方蛮夷,终致矛盾全面爆发。
    《王莽那点事》之《篡汉建新》卷 ,带你领略王莽的固执与自尊,品味权力高峰的潇洒自如与风险,敬请关注。读者的支持,就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0 19:57
    他爹却许久没有说话,他实在忍不住,偷偷地瞄了他爹一眼。他爹正慈祥地看着他。他好感动,愈发恭敬。
    他爹问:“何以为人?”
    他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他爹又问:“靠什么做到?”
    他道:“非凡的才能、坚强的意志、优秀的品质。”
    他爹道:“嗯,名声也很重要。”
    他忙着点头。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1 12:12
    他喜欢伸展,自然容不下妨碍他伸展的人。当然,他也最讲策略,他必须名正言顺地把他推下一级台阶。
    啥叫名正言顺?名正言顺不过是一个理由,一个无可挑剔的理由。什么样的理由才无可挑剔的呢?自然只有上天的意志。上天说,让他下去吧,他就只能下去。
    他下去了,便只剩下王莽一个。一个人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感觉终究只是感觉,又怎比得了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呢?他开始发号施令,全天下的人居然都肯听。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1 22:01
    面对危机,心中的那个“梦”让他误判形势,应对适当,待到局面失控,却又误信咒术,终致兵败身死,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主动如此?
    《王莽那点事》之《逝水东去》卷 ,带你品味其中的可怜可悲和可叹,敬请关注。读者的支持,就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2 09:09
    面对危机,心中的那个“梦”让他误判形势,应对失当,待到局面失控,却又误信咒术,终致兵败身死,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注定如此?
    《王莽那点事》之《逝水东去》卷 ,带你品味其中的可怜可悲和可叹,敬请关注。读者的支持,就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2 13:16
    他猛地一拍大腿,道:“去年,我夜观天象,本地将有异儿降生,不曾想竟落入了你们王家。”说完,见王曼不言语,又道:“关于这事,我曾向你讲过呀。”
    王曼依稀记得他讲过,但王曼最想知道的是自己该咋办,便道:“且不管说没说过,你只管说我该咋办吧。”
    他“噢”了一声,嘴里自语着“该咋办”,已掐指算了起来。算了许久,叹息了一声,却不说话。
    王曼催促道:“快说话呀!”
    他道:“既为异儿,自该有异样,你所说的正是。”
    王曼急道:“你这话跟没说有什么两样吗?我是傻子啊,我不知道这是异样啊?”
    见王曼急了,他才又道:“此异儿之异,与别个不同,命硬,专克父兄,有九五之福,可惜不得善终。”
    王曼愈急,问道:“杀之若何?”
    他反问道:“你说呢,天意如此,你敢逆天?”
    王曼摇了摇头,又问:“总该有破解之法吧?”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2 21:18
    但见小巨君缓缓地爬了起来,蹒跚地走着。这小家伙竟心比天高,刚学步就去登山。蓦然,他摔倒了。她想去帮他,却是手脚不能动,只能远远地看着。
    没奈何,她只好想:“老人们常说,小孩子不碰不磕不长,磕吧,碰吧,你会长得更壮实些。”
    想着,她的心被紧紧地揪了起来:小巨君摔得定是不轻,许久,他竟没爬起来。她刚欲喊,他却已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继续攀登。
    没登几步,他又摔倒了。这个小家伙顽强,摔倒了再爬起来,爬起来再摔倒。如此反复再三,他已能健步如飞。不一会儿,他居然就到了峰顶。
    偏于这时,起风了。风越刮越大,他开始树叶一样飘摇。一个不小心,便坠入了万丈深渊。
    她疾呼无声,一个愣怔,醒了,已是一身冷汗。“这是啥征兆?”她寻思着,再去想梦中之事,已然模糊了,转身去看小巨君。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3 10:49
    小巨君居然在猪圈里!准确地说,是在猪圈里的一个笼子里。想是已经睡醒了,正没命地哭。
    这肯定是王曼的杰作。夫人一眼便已认出,这笼子正是他回来时手里提的那个。她质问道:“为啥要作贱他?”
    既然被她看穿了,王曼也不反驳,道:“该作贱就得作贱,这孩子必须要作践。”
    夫人问:“凭啥?为啥?”
    王曼不语。
    夫人便再三问。
    王曼还是不语。
    夫人想:“看他那样子也不是不喜欢小巨君,他这样做肯定有他这样做的苦衷。再说了,夫为妻纲,妻岂能干涉太多?”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3 20:26
    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趁王曼高兴的时候进言道:“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事儿,作贱归作贱,总该让他长点儿能够养活自己的本事吧?”
    王曼冷冷地道:“你啥意思?”
    夫人道:“要不,让他去年念点书吧,懂点道理,日后他也好过活。”
    王曼道:“趁早死了这心吧,人哪,有什么比一生平安更重要?”
    夫人反驳道:“平安固然重要,可他得先活着。”
    王曼冷哼道:“活着?咋活着不是活着?不比死了强?”
    夫人无言以驳,只能垂头抹泪。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4 08:21
    王莽当然不知道,他越与众不同越通晓礼仪,他爹越是担心,自然也就对他越冷漠。
    王莽不解,趁爹娘高兴的时候去问。他爹登时就会黑下脸来,“冷哼”一声,负气而去。
    他爹在的时候,他娘不敢说话。他爹走了,他娘便把他搂进怀里,却只是哭,就是不肯说话。
    王莽不想惹爹生气惹娘伤心,不再问,心里却难免存了疑问。
    今日过来请午安,赶巧听爹娘在说话。偷听爹娘说话,属大不敬。王莽有心不听,但因话中涉及到了自己,忍不住提心吊胆地听了下去。
    听罢,王莽忍不住想:“为什么爹一贯不待见巨君,凡事不肯让巨君如愿,听爹这话,原来是想让巨君平庸。爹定是为巨君好,巨君原该听从,但人活天地间,不能闻达于朝野,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可公然违背父命是为不孝,巨君又岂能做不孝之人呢?唉,咋办呢?”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4 18:20
    偏是王涉不识好歹,追问道:“先生,我这次写的作业可算好?”
    先生如实道:“写的好。”
    王涉以为先生不知,想着不用再挨他爹的训,自是欢天喜地,只管盘算着该怎么给王莽恩惠,以拢住王莽不让他反悔。
    先生却在想:“这个王曼,看着似个明白人,不想竟是个糊涂蛋,遇上了可造之才偏不知道珍惜。咱可不能埋没了这样一块美玉,反正王涉也不想学,便随他去,就由王莽代学吧。”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5 06:53
    王莽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原点,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咋办呢?没办法,只能学王涉,只不过要瞒过了爹娘,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想到这里,王莽顿了顿脚,强自把堵在心里的高兴压了下去,轻手轻脚地进了爹娘的屋,行礼道:“不孝儿巨君请父母大人午安。”
    王曼夫妇知到了王莽该来请午安的时间,却没想到他赶巧在这个时候来了,唯恐话被他听去,用心去打量他,见他与往日并无两样,才略略放了心,照例由王曼冷冷地道:“安,你去吧。”
    王莽见爹娘没有察觉,暗自笑了笑,退了出来。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5 13:53
    先生起身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抖动不已的肩膀,道:“不是为师客气,而是你学得太快,为师确已无能为力了,为师不能耽误你,你该另投名师了。”
    王莽当然想,但王莽毫无门路。门路还好说,实在没有可以找。更麻烦的是他爹,他必须要先说服他爹。师从于先生都瞒着他爹,若要再投名师,更是不可能。念及此,不由一脸的沮丧。
    先生不知其所想,以为他跟自己一样伤离别,心中愈发感动,道:“沛郡的陈参便是名师,你去投他吧。”
    陈参自然是名师,其门下弟子何止三千,十之八九为当今名士。王莽知道。因此,待先生伤感地离去后,王莽便开始想怎么说服他爹。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5 17:40
    他娘道:“数你本事,俺咋看不出来,偷就偷了,能有啥法?”
    他爹道:“不行,得抓紧阻止他。”
    他娘道:“咋个阻止法?”
    他爹沉思了一会儿,道:“实在不行,给他大婚。”
    他娘想:“反正这孩子就这样了,大婚也算是个正经归宿。”想着,道:“大婚倒是能拴住他的心,只是大婚算不得小事,须得仔细筹划。”
    他爹道:“无须筹划,他不能跟常人一样举办婚礼,找个人凑合到一起就行了。”
    他娘不满,又不好公开反对,便道:“跟谁凑合,总得有个盘算吧?话又说回来了,你想凑合,人家女方能让?”
    其实,大婚之法是王曼花重金从老神仙那里求来的,不过通知一下夫人而已。
    见夫人虽不满,却并没有反对,王曼心里高兴,道:“据说济南王咸之女最是美貌贤淑,便跟她吧。”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4-15 21:42
    这夫妇俩倒是商定了,人家王咸却不干了,嚷道:“魏郡元城王家是望族,济南王家也不算孤门小户,而且,我给俺家闺女找神仙算过,那可是做皇后的命,岂能嫁你家无名小子?”
    王曼不怒反笑道:“嚷啥嚷,娶的就是她的皇后命,要不是她是做皇后的命,要嫁咱还不娶哩,这可也是老神仙给指点的。”
    王咸道奇道:“为啥?”
    王曼道:“还能为啥,老神仙给指点的,你说为啥?”
    王咸道:“这么说,你家小子是皇帝命了,那,为什么默默无闻?”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忙用手捂了嘴。
    王曼道:“休得胡言乱语,平安是福。”
    王咸道:“懒得跟你争。”
    王曼道:“不争就不争,岂是你说不嫁就不嫁的?”
    王咸发狠道:“偏不嫁,你能怎样?”说完,负气而走。
    王曼心道:“我才不跟你怄气呢,总有法子治你。”
    啥法子呢?花重金。不过,不花给王咸,花给王咸的至好亲朋。王咸的至好亲朋自是尽力劝说王咸。王咸贴了心,坚决不肯。
    王曼无奈,只好托大哥王凤求王咸的上司。王咸的上司不遗余力地保媒,王咸吃罪不起,不得已应承了。至好亲朋的劝说便成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也堵了夫人的嘴。
    王咸既已应承,王曼当即按跟夫人商定的为王莽举行了大婚。
  • 首页
  • 上一页
  • 4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闲云了了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19天 / 跨度322天】
    • 开贴:2017-11-28 16:20
    • 更新:2018-10-17 12:29
    • 阅读:95652 回复:3759 楼主:2864
    • 字数:约416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王莽那点事:一人一梦一生不悔,揭秘王莽篡汉真相7图 闲云了了 2018-10-17 12:29 895/2864 319/322
    情感人性泯灭(一个传销老总揭秘传销团伙里那点事) 林依凤 2010-10-10 23:22 6023/665 77/559
    贴图一花,一草,一世界;一人,一屋,一生活522图 优诺七七蓝 2016-05-16 19:34 243/421 6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