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五里珑 时间:2018-02-13 22:27
    4

    沈德立昨天晚上就决定第二天的侦查工作重点要放在市二医院,他一早就带着岑晰溪一起找到了护士长,他要亲自对护士长做一次访问。
    护士长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一身整洁的粉红色护士服将她的脸色也映衬得有些发红。她坐在那儿看起来有些紧张,没等沈德立开始问话,她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方之莉到底是怎么死的?”
    沈德立没有回答,光顾着自己问话:“方之莉昨天是休息吗?”
    护士长点点头,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们护士是三班倒的工作,非常辛苦,昨天方之莉正好白天休息。”
    沈德立也不避讳,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想知道方之莉平时和她爱人处得怎么样?”
    护士长摇摇头说:“这点我知道的比较少,方之莉这个人平时很少谈论她自己的家庭,我只知道她丈夫是园林公司的施工员,平时出差极多,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的,他们的孩子是方之莉父母在带,你也知道,我们护士工作这么没有规律,自己一个人带个孩子是不现实的。”
    沈德立心里大致明白了,方之莉平时主要是和她父母呆在一起,丈夫经常出差在外,感情方面会比较空虚,如果有人趁虚而入,那么她就有可能陷入漩涡,而这个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身边的同事。
    沈德立隐晦地问道:“护士长,我想知道,那么方之莉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处得好吗?”
    岑晰溪见沈德立的问话表达得不是很清晰,便加了一句:“特别是男同事。”
    护士长看看两人,似乎终于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她左右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确认没有其它人在场,才犹豫着说道:“这个情况是这样的,方之莉跟我们这些女护士都不太来往,她可能比较文艺,不喜欢我们这些姑娘整天聊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她喜欢和男医生打成一片,聊游戏,聊足球呀什么的。”
    岑晰溪试探着追问道:“那么方之莉有没有跟某个男医生关系特别一点的?”
    护士长又抬眼看了看岑晰溪,似乎不太放心岑晰溪承诺会为她保密,她稍稍思忖了一下说道:“是有这么个人,是我们胸外科最高冷的医生,名字叫阮远致,平时不苟言笑。不过他工作是很不错的,去年还拿了医院的杰出青年医生奖,可是他今年三十多岁了,一直没有结婚。”
    沈德立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地拿到了一条线索,他心里觉得这个阮远致有那么点意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护士长,听她继续说:“阮医生虽然不太喜欢和科室里的同事们打成一片,可是他对方之莉却是例外,方之莉也好像对阮医生比较有好感,我看他们平时在单位说话比较少,可我们那些叽叽喳喳的护士们已经在背后传言,看到他们在外头约会。”
    岑晰溪的眼睛瞟了一下沈德立,见他面不改色地望着护士长,心里想这个队长真是沉得住气,她已经倒吸了口气,问道:“有人看到他们在外头约会?”
    护士长好像觉得自己说漏了嘴似的,她连忙搪塞道:“没,没,我只是道听途说,也不知道那些姑娘说的是真是假,因为你们警察办案,我才跟你们说,我平时都不说这些的。”
    沈德立心中有数,像这种事情,一般来说,如果没有确凿的依据,作为同事,估计也只会在私下里闲聊,肯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高谈阔论,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况且方之莉是有丈夫的。
    不过,沈德立已经觉得自己今天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现在冒出个阮远致,有工作好做了,他问道:“护士长,阮远致今天有手术吗?”
    沈德立知道,外科医生的工作一直都是很忙的,去年他父亲心脏搭桥,排了好几个星期才轮上,医生每天都在手术室里忙碌。
    护士长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她说:“对了,阮医生这个星期请了年休假,我们一年到头都像打战一样,难得休息一下,不知道他会去哪儿度假,要是你想知道进一步的情况,我可以去医生办公室那边问问,看有没有人知道。”
    沈德立顿觉不妙,心想那边方之莉在郊野森林被害,这边阮远致又请了年休假,事情有如此巧合吗?方之莉去郊野森林等的到底是谁?有没有可能前去约会的正好就是阮远致呢?
    一大堆的问题在沈德立的胸中翻滚着,他说:“好啊,要不,你带我们一起去医生办公室看看,找找主任吧,他请假的时候,说不定跟主任提起过会去什么地方度假呢。”
    护士长二话不说,便带着沈德立和岑晰溪俩去往胸外科主任办公室。
    贺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满头花白的头发,他看到沈德立和岑晰溪穿着警服走进他的办公室,似乎早有预料,他说:“沈队长,不瞒你说,我对方之莉的死非常痛心,只是我们帮不上你们,感到非常遗憾。”
    沈德立以为贺主任不太愿意配合工作,便将语气说得尽量诚恳,要是他拒绝透露关于阮远致的情况,自己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将他带到派出所问话吧。
    他委婉地说:“何主任,方之莉死了,你们肯定心里非常难过,我们今天过来,只是想多方了解情况,将真相查明。这个,经过我们调查,方之莉和你们的阮远致两人关系比较密切,我们担心这里头有什么问题,所以想向你了解一下,阮远致这个星期请年休假的事情,他有没有说过要去哪儿?”
    贺主任表情非常严肃,他那双稀疏的眉头皱了皱,说道:“阮远致,对呀,他这星期是年休了,我记得他跟我说,他是要去一趟马来西亚。”
    岑晰溪一听到说阮远致去了马来西亚,惊得“呀”了一声,她说:“阮远致去了国外?”
    贺主任接着说道:“这个我只是听阮远致自己这么说的,我们医院里没有要求请假需要告知去向,所以,客观地说,阮远致到底有没有去马来西亚,我真不好说。”
    沈德立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他心中已经有了办法,只要回去查一下出入境系统,就知道阮远致到底有没有出国,要是真出国了,他和方之莉之间即使有那种关系,也就排除了他是杀死方之莉的凶手。
    作者:五里珑 时间:2018-02-14 12:30
    5

    沈德立离开市二医院的时候,接到了费大雷的电话,他开始还以为费大雷对案件有什么看法,但他想起费大雷应该还不知道这起案件的任何细节,便接起电话说:“大雷医生,怎么说?”
    费大雷在那头听起来很着急,他说:“沈队长,我刚才收到一个电话,感觉非常奇怪,那人一句话不说,不过,他阴沉地笑了一下,我感觉那笑声像是范海新,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帮我处理一下?”
    沈德立发现,费大雷担心的原来还是寻找范海新的事情,此时他满脑子都是方之莉和阮远致的案子,范海新突然塞进他的脑子,心里非常不舒服,不过他还是客气地说:“嗯,好的,大雷医生,你放心,等我手头上的案子处理好了,就帮你把那电话做一下工作,我不信这个范海新能掏出我的手心。”
    挂掉电话,岑晰溪问道:“大雷医生的那个病人范海新有新的进展了?”
    沈德立摇摇头说:“大雷医生可能是心急如焚,来了个陌生电话就疑神疑鬼的。”
    岑晰溪瞪大眼睛说:“不会吧,也许是真的。”
    沈德立转头说:“那又怎样?难道我们自己阮远致的事情不去落实,反而去找一个精神病人范海新?”
    岑晰溪无话可说,她问道:“那继续回单位咯?”
    沈德立朝前头的红灯看看,说道:“那是当然。”
    回到刑警队,岑晰溪在沈德立的示意下打开了出入境的查询网页,她在网页的文本框里输入了“阮远致”三个字,然后按下了查询按钮。
    网页很快出现了查询结果,结果显示最近没有出警记录。
    不过,岑晰溪发现阮远致在去年的夏天确实有一次去往马来西亚的出境记录。
    她抬眼看了一下双手托在下巴坐下她身边的沈德立,说道:“这事有些蹊跷,阮远致果然没有出境,这么说他还在国内,沈队长,你看怎么办?”
    沈德立此时信心满满,他自个儿喝了口茶水,说道:“看来,这事有些靠谱,我们可以开始追踪一下阮远致的轨迹了。”
    岑晰溪忽然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她说:“不如查一下方之莉的出入境情况。”
    沈德立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说道:“方之莉不是已经死了吗?查她还有什么意义?”
    岑晰溪将文本框中原先的“阮远致”删去,重新敲打键盘,在文本框中输入“方之莉”三个字,她说:“可以查方之莉以前的记录,要是她和阮远致的出境记录有重合的地方,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被证实?”
    沈德立拍拍手说:“呢,看来晰溪是侦查这块料,赶紧查吧。”
    岑晰溪点击了一下查询按钮,网页上很快出现了结果,令她惊叹的是,方之莉去年和阮远致在同一时间有一条出境记录,去往目的地也是马来西亚。
    岑晰溪握拳“耶”了一下,沈德立对她说:“这样吧,我们将阮远致的嫌疑程度升级,立即追踪他的轨迹,阮远致现在哪儿?昨天有没有作案时间?必须都要细致地搞清楚。”
  • 首页
  • 上一页
  • 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五里珑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2天 / 跨度54天】
    • 开贴:2018-01-02 11:52
    • 更新:2018-02-25 15:10
    • 阅读:242694 回复:3829 楼主:72
    • 字数:约11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