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敬告老司机,千万别去做代驾,小心开到灵车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1 19:22

    吴山敬又问:“那九煞呢,都成了吧?”
    慧德双手合什点头:“最主要也是最难搞定的,就是那个九阴之主周宗昊,但我们提前在李大贵身上做了手脚,又在老郑身上耗了多年心血,总算是把他也办妥了。”
    “这事说起来也够悬的,主要还是利益于吴将军您提前做的功夫。现在龚党飞的凶煞生成,九煞也就都成了,足以让这九个活人镇墓,更利这的风水。”
    “我最担心的就是刚才的女鬼回来救她小妹,现在女鬼收了,等太阳出来,派人来把棺盖合上,一切就都结束,直接动工修陵园就是。待令尊令堂的灵柩迁移过来,保证不出半年,吴将军您就真的升级为将军,他日更将权倾华夏。”
    “说起来,其实我也就只是顺应天意,做了点小事,所有这些,都是您前世修得呀!阿弥陀佛。”
    这和尚还真有水平,猛拍吴山敬的马屁,也把自己的功劳不着行迹地表露。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1 19:23

    吴山敬放心了,语气变为好奇:“大师,你说这九个永远都是活人,但埋了之后还能呼吸吗,难道也不会死?”
    “这九煞镇风水里说的活人,指的是九煞生成之前,就把他们的魂魄全都打散,让他们成为活死人。至于过后,当然就是死人了,只有凶煞还存在,亦称九煞恶灵。”慧德解释了一句,又笑道:“吴将军你不必想太多,今后如遇绊脚石,无论是上级还是贱民,你都直接唤九煞恶灵去收拾,那个龚党飞会阴阳无敌,更只听你使唤。”
    吴山敬“哈哈”大笑着走下高台,往大门那走去。慧德则在后亦步亦趋……
    一切善恶是非,此时我算是明了了!虽然青叶之前没说,但我有感觉,只要我和李大贵、乞丐回魂,离开这装盛我们的棺材,慧德这老秃驴和吴山敬所作的一切,也都会就此破解。
    我心里所挂的,是被慧德抓走的女人,就是他所说的女鬼王安丽。照他的说法,王安丽应该是早就不幸罹难了,要不就不可能是女鬼,现在躺在我右边的定然是她妹妹、那个说要打电话给我的女医生王安玉。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1 19:23

    不知王安玉的魂魄在哪,有没有被慧德打散。可无论如何,我也得试着救她,至于老郑、莫大奇他们,我则不想理会了。
    一切主意打定后,我从棺盖上慢慢飘进棺材,朝自己的身体轻轻扑了上去……
    我醒了,正好端端地躺在棺材里,抬眼看去,发现我再也看不见李大贵和乞丐,也没看见有什么异物。但我知道他俩肯定飘在空中,于是招手示意他俩回魂。
    刚招过手后,就听见李大贵“卧槽尼马”地骂了一句,惊得我赶紧站起身来,生怕他这声叫骂被慧德和吴山敬听见。
    还好那两人已经走出皮革厂大门,那边已经传来了大门上锁的声音。
    而乞丐的反应也快,从棺材里站起来后立即低喝:“李大贵,你是想死吧!”
    经历了一晚上两次的飘行,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再飞了,爬出棺材的时候心里感觉是那么的踏实,也真正感觉到了生命的意义、活着的实在感。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1 19:24

    在深呼吸了一口后,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也正是因为心跳和深呼吸,让我猛然想起一事:之前我心慌的时候,好像从来就没有过心跳,或者说是没感觉到;还有就是呼吸,遇到怪事的时候,我好像也从没感觉到自己需要呼吸。
    我相信常人是不会留意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的,但我觉得,如果察觉不对劲的时候,检查一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足以判断是是幻是真……
    我没有急于享受这种前所未有的真实,见乞丐和李大贵都安然无恙地爬出棺材,便赶忙去查看我旁边棺材里的王安玉。
    她真的没死,不但身子很暖和,口鼻里也有微弱的呼吸。见状后我便将她拉起来,直接放到了肩上扛着。
    李大贵已经来到我的身边,见状后问我:“这个小姑娘就是你说的那个?你要抱去当媳妇吗?要不要把黄老板的小姨子一起抱走?那个看起来更带劲。”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1 19:25

    乞丐却疑惑地搭腔:“宗昊,外面有人守着你应该看了的,我们现在能否自保都难说,你还想救人?再说这些人估计救不得,那莫大奇和老郑就是例子?”
    我知道乞丐说得对,李大贵也只是在调侃我,但我跟他们很难解释,我只觉得无论是人是鬼,不管是王安丽还是王安玉,就凭在收费站时对我的热情和关切、就凭在河滨路时对我的人工呼吸,我也必须尽力救这对姐妹,否则我会后悔一生。
    我扛着王安玉走出泥塘,走向没拆完的厂房里面,他俩都跟了上来。乞丐见我不说话,转而问李大贵:“你不会也是七月十五出生的吧?”
    “不是,我是三月初三。”李大贵也看出了是非好歹,回应乞丐的话很和气。
    乞丐像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原来是这样呀,我听老头说过,三月三和十月初一也是鬼节,那这样说起来的话,我、宗昊和莫大奇,我们三个是七月十五生,应该还有两个和你一样,生日是三月初三,另有三个是十月初一。”
    李大贵低声道:“你说的是真的,不会是假装自己很懂吧……”
    共同历经此难后,他俩还变得亲热了,低低地讨论了许久,直到我找到一个隐避的地方,把王安玉放下后藏身向泥塘那边察看,这才跟着我一起隐蔽着观察。
    我们一直等到天亮太阳出来,这期间我想给王安玉做做人工呼吸,看会不会出现奇迹让她醒来,但有了之前李大贵的调侃,我实在不好意思。
    皮革厂大门打开后,这厂区里发生的事又让我们都大为惊讶。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8:57
    我们其实一直在想离开的办法,慧德说过,太阳出来他们就要来盖棺,到时必定会发现棺材中的我们已经逃跑,再一搜寻的话,我们岂不就成了瓮中之鳖?
    为此聊到一起的李大贵和乞丐,配合着不止一次悄悄爬到高处去查看,可外面守着的那些西装男仍呆着,别说我还带着昏睡的王安玉,就算只有我们仨,也绝不敢轻举妄动。
    外面的守卫虽然穿着西装,但绝对是吴山敬的手下,他们可是带枪的人呢……
    所以大门打开的时候,我们的心也都提到了嗓门,缩着身子听了一会发现动静不大,这才探出头去,也正是这一看让我们都感心惊。
    进门来的只有一小支队伍,并非外面的西装男守卫,反而是被几个西装男用长枪逼着进来的,总共十多人。
    其中有好几个我和李大贵都认识,那是我们在江北皮革厂上班时的同事,乞丐则对我小声嘀咕:“妈的,有几个人是我在工地时跟凶煞龚党飞一起的工友。”
    押解的西装男进门后没跟着队伍走,只远远地用枪指着他们。那些我们的同事事先应该已经被安排好了,结队径直走进泥塘。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8:58

    见他们是被安排到泥塘里去盖棺盖的,我们紧张到了极点……
    预料之中,那些人进入泥塘后都还没分散到棺材堆里,马上就发现了最边上装李大贵的棺材是空的,一个男人当即回头对远处的西装男叫道:“长官,这口棺材里没人,要不要盖?”
    “砰!”一声巨响把我们躲着的三人都吓得赶紧蒙嘴,生怕忍不住叫出声来。眼见问话的男人倒在了棺材边,这才反应过来回应他的居然是枪声。
    泥塘里的其他人也被吓得不轻,再也没有谁敢出声,七手八脚地就配合着把九口棺材全部盖严。
    这倒着实让我们意外,意外之后则是狂喜。盖棺的人遭此一吓唬,回去后肯定也不敢多言,这样不就没人知道我们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不过我也有些后悔,早知如此的话,我们就应该把其他人的身体也全扛出来藏着了,即使黄老板跳过我的墙、莫大奇和老郑害过我们,但他们都是吴山敬和慧德用来镇风水的牺牲品……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2

    我还没自责完,忽然又被“砰砰砰砰”一阵密集的枪声吓到,抬眼看去,只见盖棺材板的那些人全都倒在了泥塘里,远处的西装男则开完枪后立即转身,奔出大门后又将大门锁上。
    这回我们没被吓出声,而是被吓成呆瓜了,好半天谁都没动……
    “他娘的,这些都是些什么鸟人,咋就那么狠?”李大贵率先开口,我见他的裤裆居然湿了一大块。
    乞丐也忿忿不平道:“看来吴山敬和慧德还真是没人性,他们肯定是怕这事被外人知道,所以杀人灭口。”
    我这时倒想出了办法,回过神来后问乞丐:“乞丐,你有没有青叶师兄的电话号码?”
    “有!”乞丐也反应了过来,往身上一摸后问我们:“你俩身上有手机吗?我的手机不见了。”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3

    李大贵有些不屑地应道:“这我早就想到了,我一爬出棺材就发现身上空无一物,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
    我没理会李大贵,叫乞丐说出青叶的手机号码,默记于心后交待他:“给我看好这个妹子,万一我有什么不幸,尽量带出去让师兄救她。”
    乞丐不解,我说完后则直接现身,跑向泥塘……
    我虽然警惕万分,可在那空旷的泥塘里也暴露无疑,到最后索性都懒得再鬼鬼祟祟。万幸的是,那些去盖棺惨遭横祸的同事们身上,大多人手机都还在。
    纵然如此,我摸了几个手机装在身上后,也是以逃命般的速度冲回厂房残址里的。
    青叶接电话的速度倒快,接起来听见是我的声音后,感觉他语气里比我们还更欣喜时,我心里冒出一丝难以言状的感动。就这么个关心着我们的人,差点我就上了慧德秃驴的当,对自己这师兄产生怀疑了。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5

    但还没感动半分钟,青叶的回话就让我怒了,那家伙听我说了情况后,在电话里阴阳怪气地回道:“吴山敬是副师,那些西装男肯定都是他最信得过的贴身护卫,别说带枪,就算赤手空拳我也干不过的,你们还是自个想办法吧,越早离开越好。”
    “我日……”半句脏话出口后,我又觉得他不可能真不管我们,于是强行打住改口,开玩笑般地说道:“好歹我们叫你声师兄,你得教我们点本事,让我们临死前也挣扎一下。”
    青叶对我的“油嘴滑舌”有些意外,顿了一下后居然真就念了好长一段他那种似诗又似歌的顺口溜,结束后问我有没有记住。
    我如实回答:“记不住,而且记住了也理解不了,更不知道记这东西对我们有啥帮助。”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5

    青叶的态度和说话时的语气让人捉摸不定,我已经适应了。果然,他忽然就很正经地给我解释:“好,那我就告诉你,这些就是施法的口诀,无论华夏的儒道释,还是西方的基督、中东的伊斯兰、南洋的外道,口诀都是施法的根本。”
    就只正经了一句,他又冷冷地来了句:“你还认我做师兄,那这些东西以后我都会教你,不过你记住我的规矩,我推崇的是事不过三,所以任何东西最多都只教三遍,学不学得会,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他之前念的什么口诀很复杂,再念两遍我肯定是记不住的,赶紧打开免提,让乞丐和李大贵一起帮忙记。
    青叶却如在暗中盯着我似的,我刚打开免提,他就在电话那头警告道:“这口诀我是教你的,乞丐和李大贵帮忙记可以,但我希望他们明天就彻底忘记,否则有害无益。”
    “老头,我也是你师弟,你可不能偏心!”乞丐有些不满地叫嚷,不过玩笑的成分更多。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6

    李大贵却真不高兴了,低声嘟嚷:“谁稀罕学这些?要学的话我早就跟杜外公学了。”
    青叶没什么什么,又开始念那段口诀,而且直接念了两遍。念完后也不问我们有没有记住,直接就又往下说。
    他是教我如何用那口诀,具体来说是教我走了几步路,比了两个手势,还教我画了一幅图。
    那些东西难的只是口诀,后面他教我的那些东西,不用教第二遍我也就会了,而且学到了一个新的东西——他教我画的图原来叫“箓”。他教我的方法也有个名称,叫障眼法。
    以他的说法,这障眼法是道家很普通很基本的术法,我们现在虽然没有正式修道,身上没有半点道行,但我曾得那个大先生的敕奉,照他教的方法也可以使出来,足以迷惑皮革厂外那些守卫,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时间:2018-03-02 19:07

    我对青叶绝对信任,行完那道障眼法后,背着王安玉带着乞丐和李大贵走到大门那,直接就高声喊外面的人开门。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道家术法的厉害,外面的西装男不但把门开了,见到我们的时候居然一齐立正举手敬礼,只不过他们这举动,彻底暴露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李大贵这会也兴奋起来了,一边装模作样地举手回礼,一边笑道:“这他娘的还真好玩,以前我还不相信……”
    装逼只装了一半,他又赶紧噤声,眼睛瞪着前方。我和乞丐顺着他眼光看去后,心里也顿时悬了:慧德那老秃驴居然没走,带着两个小沙弥在前方不远处正朝着我们走来。
    我在内心祈祷,希望障眼法对他们也有效,慧德却还没走近就大笑道:“你们三个还真不简单呀,自己跑也就算了,竟还把别人也带出来。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能逃得过贫僧手心?”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追命先生胡贰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01-18 03:23
    • 更新:2018-05-26 19:35
    • 阅读:145966 回复:1491 楼主:739
    • 字数:约270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鬼眼看世界之——血泪(用鬼的眼睛,看不一样的世界!)1图 红尘难破 2011-11-22 12:55 3444/575 65/109
    鬼话免费测名字(7天)1图 looogooo 2007-02-20 18:31 744/228 18/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