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若你生在此世,你将如何抉择?《台城遗梦》,风云变幻,天涯长期更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iuchaoran89 时间:2017-11-16 21:21
    南山北月瘦猿啼,风惊古水悲鸿鸣。
    霜草晶浪连天碧,寒山翠波去海莹。
    石榴花下颜常驻,白梅香来魂久听。
    此心仓皇同君去,剑锋冷彻血如青。

    这是治世,但却不是盛世;朝廷已经没有了敌人,但他却垂垂老矣,疾病缠身。
    身为将门之后的主人公当在这大正天下中如何立足,他又将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是匡扶社稷,亦或是去实现自己的命运。
    本人将长期在天涯更新,工作之余写作,时间仓促,校稿不便,出现错别字还请见谅

    ===================================
    序章 一 终结的开始
    雷声滚滚,骤雨倾盆,将士们站在雨中一动不动,气氛紧张的快要崩开,
    兰千军走到鱼公公马旁说:
    “公公,杀降不祥,还请公公再向皇上上书,解释情况,我兄弟二人也向皇上上书说明原因……“
    鱼公公听后一马鞭抽到兰千军脸上,大骂:
    “小兔崽子,你们这是要造反么?”
    听到这,兰千阵停下了手中的马鞭,回头看了看鱼公公和台城卫,又转脸把目光投向茅人,
    这时一茅人少妇抱着孩子挣脱守军,
    裹在她身上的衣物本就不多,这一挣扎几乎赤裸得就跪到了兰千阵脚下
    “将军,将军!我求你了!你杀我可以,求你放过这孩子吧,他才生下来没几天啊!”
    说着就把襁褓塞到了兰千阵怀里。
    兰千阵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他当时就接过了这个孩子,
    孩子虽然还小,但似乎并没有被一众军人吓到,
    反倒是笑呵呵的对着兰千阵伸出了小手,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
    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雷声大作,
    兰千阵下意识的将孩子揽入怀中,
    小孩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衣服,
    还偷看这兰千阵,边看边笑。
    望着怀中的小孩兰千阵浑身发抖,喉咙里忍不住的发出喘息声,
    在场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边军将士和台城卫都慢慢把手按到刀上,鱼公公也拖着马慢慢退到台城卫之间。
    兰千阵脸上血色尽退,他看到脚下祈求的母亲,
    看到了求生的茅人俘虏,
    看到了等待自己下一步指令的弟弟和军士,
    看到了绝决的鱼公公,
    兰千阵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双眼血红,猛地举起怀中婴儿,重重的砸到地上,
    脚下的母亲绝望的惨叫着,
    兰千阵一把抓过母亲的头发,抽出腰刀,大吼道:
    “来,我送你们母子团聚!”一刀穿心,接着将尸体一脚踹开,
    兰千阵依然止不住的发抖,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屠城!”
    而在兰千军咬紧牙关好让自己不吼出声来,他好后悔这次领兵前来,这样的军功不争也罢。
    ================================
    (前一天晚上)
    夜黑得几乎遮住了火把的光,
    刚下过雨的天空就像要把一团团雨云推到地上一样
    事实上如果树林里没有雾云就真的下来了
    说是树林并不贴切,因为这方圆几百里都是密的钻不过耗子的树
    一颗接着一棵,一枝压着一枝,一叶累着一叶,
    望不到头,望不见光,只有每天好几遍的雨光顾这里,
    如果这些树缝里可能有人的话他们淋到的雨绝对是一天前下的,因为今天下的还在树上呢
    你还别说,这鬼地方真就有人,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不单单是一群人,还是一群安营扎寨的军人
    整个大营虽在林中,但却找的是片高地
    高地边缘修了立了一人高的栅栏每隔一定距离就有一座箭塔,栅栏外面又插满了削尖的木桩做鹿角,鹿角外则挖了一圈护城河,河水引自附近一条小溪以及营中数条排水渠流出的废水,护城河外干脆就砍平了近百步宽的林子
    进出大营只能走南边的寨门,寨门口还修了做吊桥,
    此时已是后半夜,寨中除主帅大帐还有灯光外其他帐篷没有一丝灯火,
    营中除了巡夜军士的脚步声听不到任何声音,梦呓,磨牙,伤员的呻吟,什么声音都没有,
    从外面看没人能看出这是一个有两万大军的营账,没有人
    由此可见军中主帅绝非等闲之辈
    当然,有些人是可以发出声音的,军官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些人不找点事做很容易睡过去站不了岗
    这不,寨门一边箭塔上的两个家伙正在那聊得开心呢
    “嘿,瞧对面塔上那俩货做啥子呢。”
    一名士兵用胳膊肘杵了下另一人,两人向寨门另一个塔楼望去,之间在幽暗的火光下,塔上一个士兵压低了声音,咿咿呀呀的唱,另一个则跳来跳去,跺着脚合拍子
    “槽,鈤他佬佬的,还真有那雅兴,半夜里唱不怕把鬼引过来”
    “你还别说,杆子唱戏可是有两把刷子的,去年咱去天府道剿匪,当地戏班子唱得那叫一绝。好听是好听可调子诡不说,那腔还特别难学。当时一起八千弟兄就杆子学会了。”
    “他就会哼那两句,哼完就完。”
    “两句也是戏啊,你没见他每次一哼后营屯里的大小闺女老少娘们都被迷得神魂颠倒。”
    “唉~!你这就叫哪壶不开提哪壶。还后营屯呢,要是这会在落雁关,哪怕是出塞当斥候,劳资好歹也算是在家。这,这叫什么鬼地方,劳资我可是北庭五镇守关的边军铁骑,这走了三千里地到南边来做啥哟!梨南的镇军跑哪去了?”
    “去你嘛的,你以为就你想家?要是这会在后营屯,劳资早吃饱了俺娘炖的肉,搂着媳妇睡觉了。不过说道这次跑这么远,听说是南军被买通了,靠不住,皇上亲自降旨军机处调五镇兵南下,钦定的咱家兰将军。”
    “艹累,买通?你没看到前几天被咱抓到的这些茅族人,一个个面无人色,穿的跟叫花子似的,捡到咱吃剩的垃圾比见了亲爷爷还高兴。要是真有钱把整个镇军府买通咋不花钱多备点干粮?特么的抢都没得抢!”
    说完这位军爷朝地下啐了一口,接着说道:
    “不过说到咱家兰将军,那可是这个!”边说边伸出大拇指“一个月前接的旨要南征,先把军需官派出去,落雁关防务交给南宫将军,点起两万精壮,一人配了三匹马就往南边奔,十天行了两千里路,一路上马乏换马,人饿给食,粮草补给就没断过。”
    这是另一个插话到:
    “我那十天睡觉都在马背上!咱兰将军真是神了,走到哪都有人接应,粮草马匹备的齐齐的,我那三匹马全都换了。”
    “我那十天屎都拉在马背上!要不咋说咱兰将军是我大正朝第一将军呢?提前派出军需官,沿途让驿站、州府配齐物资,十天行军两千里到了中州城,那中州太守以为北边喏喏打过来了,吓得从南门溜了,哈哈哈!”
    “哈哈哈,我听说军机处的大学士直接奏明皇上把那太守斩了。这群当管的,平时欺凌百姓,结果没见过阵仗,这就被吓死了,活该!”
    “到了中州马歇人不歇,提起两条腿爬过栈道,进了天府城,之后立马坐船南下,提前三天到了梨南。”
    “幸亏提前到了。当时还骂梨南雨多,天热,像蒸笼呢,现在想想幸亏睡了那三天,梨南城里有吃有住有姑娘,哪像这鬼地方,每天除了雨就是雨,弓都没法用,胶全开了!”
    “火铳也点不着,火药全打湿成火泥了。”
    “幸亏兰将军提前向兵部要求调拨了五千张钢弩,那玩意可不好找,都有快一甲子没人用了,要是没这些玩意,我们真就只能槽着刀出去砍人了。你说我们五镇健儿本是在北边砍喏喏的,怎么就被掉到这儿了?”
    “说什么呢你,什么叫砍喏喏,劳资就是个喏喏!”
    “行了吧你,你爹二十年前就跟着那个什么玩意的王降了,刚搬进后营屯那会你家地分到了我家旁边,你特么的整天就知道来我家偷果子吃,要不是俺娘心善我早把你腿打断了。你说你是喏喏,好,上次打打铁部你一马当先冲进人堆里,首虏数可是数一数二的,还抢了个喏喏娘们,你可真是不手软啊。”
    “你娘对俺好,俺可记得清楚,打完打铁部我可送了你家一头牛,千户赏我的皇城绸缎我可给你娘作了身衣服呢。你还别说,小时候整天跟牛羊在一块没觉得怎么样,结果上次打仗我进帐篷里抢东西,那股味,我可真吐了。”
    说完两人都朗声笑了起来,引得周围数个箭塔都观望过来,两人立马低下头,喏喏兵小声说:
    “别笑这么大声,站岗呢!”
    “你笑的声音太大把人引过来,反倒怪我?”
    “切。唉,我跟你说,喏喏娘们真不赖,底下紧,后面翘,上面肥,下次再打你也抢一个回来如何?”
    “别扯了,我家有婆娘呢,要真敢抢一个回来,你嫂子不得把我撕碎了。”
    “被老婆管,每种”
    “就你牛……”
    两人嘴还没绊完就听到树林里有动静,立马一个架起弩,一个给旁边箭塔发信号,几方人手顺着火光紧紧的注视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黑暗中一行人拎着十几个大木箱子走向营门,带头的高声喊道:“各位军爷,各位军爷!别放箭,别放箭!我们是茅族使者,前来拜会你们的将军,别放箭!”
    “站那别动!箱子里是什么?”塔上士兵高深询问
    “是给你们将军的见面礼!请几位军爷行行好,让我们进去!”
    这么大的声音已经惊动了巡夜的百户,百户领着巡夜队赶到大寨门口,箭塔上的的士兵向百户做着手势,提示来人不多。百户说:“让他们把箱子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箭塔上的士兵对着来的一行人高喊:“把箱子打开!”
    茅人使者的领头人朝后面人点了点头,之间一个个箱子都被打开了,那一瞬间即使是黑云压抑的天空都被亮光找的透亮
    喏喏兵直勾勾的看着箱子,同时对他的同伴嘀咕道:
    “我特么算是明白南军怎么被买通了。”


    此时的中军大营中,兰千阵正在批阅各营送来的文书,灯火摇曳,照得他脸上时明时暗,让人难以揣测他的心情;眉头紧锁,只是偶尔批到些文书时略显安慰,兰千阵算不上英俊,面相厚实却不愚笨,眼神绝决,似乎随时都会像鹰隼般出击。他弟弟副将兰千军与他身材相貌都极为相似,只是少了一些征战沙场的血腥气,多了一份运筹帷幄的镇定,此时兰千军正站在他哥背后就像只人立的棕熊,直勾勾地看着地图
    “三哥,我们出梨南已经有快一个月了,又往西南走了三百里,梨南送粮越来越困难,再往前走恐怕弟兄们要挨饿。”
    兰千阵放下笔,揉揉眼睛,拿起铜针挑拨灯芯
    “比起挨饿我更担心南边的瘴气,还好天府太守准备了药品,弟兄们可有身体不适的?”
    “伤病在正常范围内,并没有瘟疫爆发。”
    “嗯,很好。这次军需官和这位天府太守都很好,我已经把他们的名字加进功臣册了。弟兄们士气如何?”
    “只要是你带兵士气有什么时候低过?”
    兰千阵听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脸上划过一丝苦笑
    “当年爹也是如此,可结果呢?”
    兰千军转过身来,拍拍自己大哥的肩膀,说道:
    “爹他求仁得仁,也算死的其所了,我们只要管好眼下的事就好。”
    “嗯。”
    沉默了一会后兰千军略显疑虑的问:
    “我听说,茅人会妖术。”
    兰千阵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国藏学者还说大觉教妖术惑人呢”
    “不,大哥,我说的是真正的妖法。”
    兰千阵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提起笔来继续继续批阅文书
    兰千军看到自己的哥哥没有表示对这个话题反感,就继续开口
    “哥,小小一个茅人部落哪怕是在我大正朝立朝之初也不过几万人,自高祖皇帝承天命以来进剿,驱逐,追杀已经快两百年了。那么多更野蛮、威胁更大的部落放着不对付,偏要消灭这么小一个茅人;这么小的一个部落被朝廷追杀了两百年居然没有灭族,到现在还能剩下好几千人。如今皇上钦定了大哥你领着北军精锐南下剿灭,这,可不是一般军令啊!”
    “千军,这只说明我们兰家终于又受到老天垂怜了。”
    “我只怕这是自取祸端。”
    “那我该怎么样?!”兰千阵扔下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盯着自己弟弟
    “那我该怎样?抗旨?那样我们脑袋搬家更快!”
    兰千军错开兄长的目光,叹口气说“我只是建议我们用一种更加灵活的方式。”
    兰千阵也叹了口气,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替自己弟弟理了理衣襟
    “兄弟,命不是自己能挑的。”
    “可是哥……”
    话音未落门口卫兵传来声音“大人!茅人使者求见!”
    兄弟两人听罢相视一笑,兰千阵立马坐会椅子上,似说非说道“该来了!”
    然后大声宣令:“传茅人使者!”
    第一章完
    下一张有茅人粮草预估对话
    新人首次发书,各位看官如果觉得好记得收藏、打赏、推荐。如有兴趣可以加入我组建的读者交流群,群号299820403,谢谢大家!

    序章二 谈判
    谁也说不上茅人具体是怎么出现的
    中土人的神话中茅人的神在几千年前的上古战争中落败,茅人的祖先也就逃往南方,从此生活在深山中,不与人接触
    茅人自己的的神话则强调茅人的祖先是天庭的神,由于某些原因被罚下凡界,就此诞生了茅人
    当然,神话只是对过去的追忆,神话似乎只是靠着奶奶哄孙儿睡觉时讲的故事流传下来
    但毫无疑问,茅人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
    在中土人最早的史书中就已经记载了茅人的信息,茅人这个名字每次出现都与神鬼,法术,珍奇异兽挂钩
    中土人的圣人在各方各家学派的书籍中都明确记载曾经向茅人的智者求问过知识,但这位圣人创立的——被后人称为“国藏”——官方学说却认为茅人是怪力乱神的代表,
    不过这并没有造成什么重大影响
    事实上在大正之前的所有朝代中茅人主体都只是离群索居,尽量避免与不断扩张的中土人接触太多。
    而脱离茅人部落的茅人在中土人中多以算命先生作为谋生职业,无论是官修史书还是野史都记载过这些算命先生,他们中大多是混饭吃的骗子,只有极个别的人算的准,而这些算的准的人都被形容为拥有超乎常人能力的奇人异士
    中土人一直流传的关于茅人的种种传说
    但在大正建立之前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有茅人愿意融入中土人的社会,他不会遇到太大阻力
    以往的所有朝代中都有茅人做官的记载
    大部分中土人都对出现在周围的茅人抱有一种敬畏
    就像是敬畏大觉教的尊者一样
    然而,一切都在大正王朝建立后改变了
    自大正高祖皇帝结束了前朝崩溃的混乱,重新在中土人的天下建立秩序后就开始了对茅人的迫害
    最开始时国藏的书院学者是支持的,毕竟圣人教诲,世人应求学善道,为帝王师,行圣贤道,不语怪力乱神
    但渐渐地,这项行动变成了皇帝一人的行动,没有人再支持
    因为皇帝是想灭掉茅人,
    一个不剩,
    让茅人只存在史书中
    而且这项活动从开国到现在已经整整持续了八代皇帝两百年
    期间不知有多少大臣因为上书皇帝要求停止对茅人用兵掉了脑袋
    直到现在,当今皇帝终把茅人逼入死地,只需要轻轻一推便可以让茅人跌落悬崖,摔个粉身碎骨
    而执行这项任务的正是世袭北镇指挥,永宁候兰千阵
    茅人的使者在巡夜士兵的押解下拎着箱子匆匆走到中军大帐前
    “大人!茅人使者求见!”守门卫兵奏道
    等了一会后帐内传出了洪钟般的命令“传茅人使者!”
    卫兵向领头的茅人哼了一声,示意他可以进去,当他的同伴想要一起跟进时却被卫兵和押解的士兵拦住了
    “只许你进去”
    “军爷,这是给你们将军的礼物。”
    “箱子是,人不是,把箱子搬进去,一个一个搬,搬完人出来。老子说了,只许你进去,其他人都外面等着!”
    领头人看着恶狠狠的卫兵,没办法的叹了口气,等着他的人把箱子。这些茅人已经好几天都没吃饭了,而士兵们又只让排头两个人搬,等到最后一个箱子搬进去时,两个茅人已经虚脱地做到了地上。
    领头人见搬完了箱子,于是望瞭望卫兵,得到进门的许可后又整理了一遍身上披的破布,重新扎了发髻,对着身后吓得直哆嗦的一行人说:
    “不要害怕,族长给的这些东西一定可以说动这个将军的,我们都能回去。我们马上就能逃出去了,不要害怕。”
    看着一行人憔悴但却包含希望的眼神,领头人又重重的点了点头,迈步走进大帐
    原本准备着千言万语,但刚入帐篷所有的思维都被一个念头占据了
    “鸡腿!”领头人脑中的念头甚至快过了鸡腿的形象进入眼球的速度
    兰千阵此刻正对着茅人坐在几案后面,案上砂锅里盛着一只鸡,兰千阵手里撕下一只鸡腿嗅了又嗅,反复把玩
    他弟弟兰千军西向坐在他左手边椅子上,咬了一口某种不知名水果,立马就给吐到了地上
    兰千军高声嚷嚷着
    “什么破玩意,这儿的水果就没个人能吃的?一个个都是屎一样的味道!”
    帐下站着的茅人看着这么糟蹋吃的,脸上的表情又心疼又无可奈何,忍不住的咽了好几口吐沫
    兰千阵扫了一眼对方的脸,发出一声冷哼,然后慢条斯理的撕下一块鸡腿,细嚼慢咽,
    一边吃一边慢吞吞的咕哝道:
    “这鸡肉呢,我其实是不喜欢吃的;可是晚上熬夜呢,又得吃点宵夜,正好呢今天军中厨子脑袋抽了给我炖了只鸡。嘶~要不你替我吃喽?”
    说罢手一扬,就把鸡腿扔到了茅人使者脚前
    茅人使者看着兰家兄弟大快朵颐,早就饿的发慌,此时见到鸡腿扔到脚跟前已经是快要六神无主,费了老大劲才摁住自己扑倒在地捡起鸡腿的冲动
    茅人使者喘着粗气,面色煞白,从牙缝里用力挤出一句
    “圣人有云,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兰千军嚼着水果,看着帐下站着的茅人使者,目光中带着丝丝赞许之情
    兰千阵盯着使者,朗声笑道:
    “饿了一个月,还能说出这种话,有种,我敬你是条汉子。只是不知道你们族人是不是个个都跟你一样有骨气。”
    茅人使者听罢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闭上眼定了定神,开口说道:
    “将军何必打肿脸充胖子,梨南是大正西南边最外围的城市了,就算你们驻扎在城里粮草都不见得够,更何况是在这离城三百里的雨林中?我猜你们已经快断粮了吧?”
    兰千军听罢左手微微一抽,兰千阵脸上的冷笑也退了下去,换上一脸凝重
    “梨南粮草不够还有整个天府道,天府粮草不够就从栈道往进运,你以为朝廷会缺这些东西?”
    “将军,俗话说得好,远水解不了近渴。”
    兰千阵恶狠狠的盯着茅人使者,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们这群南蛮子,没听说过我的名号?我兰千阵虽然自十六岁继承祖上爵位至今才两年,但整个大正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已经大小战阵打了一百多仗?知道我被困在戈壁滩里是怎么活下来的?我是割着吃旁边的死人肉打赢的。别说我军粮草充足,就是饿的半死我也赢给你看!”
    茅人使者这时似乎找回了信心,毫不畏惧的迎上兰千阵的目光,缓缓说道:
    “就算将军您是铁打的汉子,可您手底下的人不是吃土能活下去的,要是将军真的不计代价,为何这一个月您和您的队伍只是尾随我们部落而不是主动进攻呢?您只要想打我们毫无还手之力。”
    兰千阵听着靠到了椅子背上,两手交叉在胸前,十指不断敲胳膊,一只眉毛上扬,就这么盯着茅人使者
    茅人使者笑了笑,走到一个箱子面前,一边开箱,一边说:
    “我们族长知道将军苦衷,特此送上一点薄礼,还请将军笑纳。”
    话音落下箱子也随手打开,灯火照耀下金光闪烁,原来这大箱子里全是黄金
    哪怕以兰千阵兰千军见惯大场面依然给吓了一跳,乖乖,哪来这么多金子?
    见到兰家兄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黄金,茅人使者微微一笑,道:
    “这是买路钱,每箱黄金一千两,一共十六个箱子,还请将军高抬贵手。这里已经是大正边界了,再往南走走我们茅人就走出大正,我发誓我们再不回来,中土绝不会再有行走的茅人。”
    兰千阵收回眼神,跟自己弟弟交换了眼色,弟弟开口道:
    “皇上要你们死,如果我们放了你们,我们怎么跟皇上交代?再有,如果将来你们哪个不怕死的晃悠晃悠又回到大正了,我们兄弟全家老小都得藏喽。”
    茅人使者见有希望,赶忙说:
    “将军已经追到了这个份上,回去只要和皇帝解释粮草不济,茅人走投无路,困死荒山野岭就行,没人会怀疑的,我保证将来绝对不会有茅人出现在中土。”
    “套路玩的溜啊!”兰千阵插话道“我猜之前象郡狼土兵就是被你们这套说辞搞晕的吧?”
    茅人使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兰千阵说完押了一口水,茅人使者弄不清楚这到底唱得是哪出戏
    “三倍!”兰千阵喝到“再给我这么三十二个箱子。”
    茅人使者长出一口气,说道:
    “这都好商量,只要……”
    “还有一千个俘虏!”兰千阵接着说
    茅人使者听罢惊呆了,兰千阵没给对方插话的机会,继续说:
    “钱买命,人我要带回去交差。”
    “将军,你的要求我无法接受……”
    “当然,所以明天我会去和你们族长直接谈。毕竟你们交了押金,为示诚意我的人明日拔营后撤,我不带武器,只身前往你们驻地。”
    茅人使者听着不知所措,彻底乱了神
    兰千军想要说什么,兰千阵伸手制止,说道:
    “不怕他们耍花样,我要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得血祭;同理,他们要有三长两短我就小命不保。怎么样,很公平吧?”
    茅人使者试了试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吐不出话来,只丢下句
    “你怎么来得按我们说的做。“
    “没问题。哦,对了,把这只鸡带回去给你们族长吧,君子礼尚往来嘛。“
    茅人使者看了看兰千阵,“唉“的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鸡腿,抱起砂锅走出打仗
    估摸着一行人走远兰千阵立马递给弟弟一个眼色
    兰千军道:
    “隼子营已经跟上了!“
    “很好!快去请观军容使鱼公公!“

    序章三 观军容使
    自大正朝开国以来,除非皇帝御驾亲征,当然也只有高祖皇帝创业时有过亲征,
    其他将领统兵出征必须挑选御马监太监,在皇帝同意后入军监军,人称观军容使。
    为防止宦官抽调军中精锐自保,影响军队作战,观军容使安全由台城卫负责。
    同时为防止宦官拥兵自重,观军容使都为临时头衔,只在出征作战时委派,战事结束立即撤回。大正两百年来从无例外。
    兰千军听到哥哥吩咐,应了一声正准备亲自去请,大帐门外已经传来了尖细的笑声
    “不劳四将军动腿了,老奴睡觉本来就轻,此地又热又潮,哪能睡得着?一听见动静我也就起来了,这不过来凑凑热闹嘛。”
    兰家兄弟换了个眼色,都略显吃惊,不过监军本就代表皇帝监视军队动向,兄弟两人也都无话可说。
    兰千军小布跑到门口,掀起帐门。
    只见一中年太监身穿纨绔,乱扎了发髻就走了进来。
    此人身材虽然不高,但步伐宽大,动起来像风一样,眼神犀利,犹如猎犬,嘴角总是似笑非笑,灯火闪烁下,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是天牢里审问犯人的判官。
    尾随而入的是两个头顶乌沙,身披蟒袍,手按鱼嘴雁翎刀的台城卫。
    天气炎热,两个台城卫前心后背全都渗出汗来,但两人依旧穿戴的整整齐齐,大汗淋漓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见鱼公公入账,兰千阵赶紧过去抱拳行礼,顺势要把鱼公公迎上帅位。
    鱼公公伸手止住兰千阵,说道:
    “三将军一军统帅,那位置也就你能做。老夫我是刑余之人,若是坐上帅位传出去还怕人笑话,我坐下面就好。“
    说完自顾自的坐到了刚才兰千军的椅子上,两名台城卫移步到鱼公公身后站住,一动不动。
    兰千阵见状也不好推辞,只好向鱼公公行了礼自己做到帅位上去。
    同时卫兵已经搬进来另一把椅子放到鱼公公对面,兰千军向鱼公公行过礼后便做了过去。
    鱼公公坐下后伸了伸懒腰,一边打哈欠一边说:
    “鸡肉炖的不错,就是葱放少了点。“
    兰千军听到后赶忙说:
    “哎呀,公公,实在不好意思,行军仓促,家畜带的本就不多,再加上林中又潮又热,那只鸡是唯一剩下的,就是为了见茅人留的。您请稍等,小子我待会就带人出去给公公您猎点野味回来!“
    兰千阵也跟着附和道
    “就是公公,咱好不容易来趟这地方,总得吃点有特色的。前几天行军时有兵士见过蟒蛇,我听说这蟒蛇肉味道鲜美,蛇胆还能名目,咱明早就吃蛇肉吧。千军!赶紧带上人带上网出去抓蛇!“
    “是!”说罢兰千军就起身往帐外冲去。
    “慢着~”鱼公公靠在椅子背上挥了挥手,慢悠悠的说道“皇上让我来是帮你们打仗的,不是来打秋草的。自从我在落雁关传了圣旨跟着你们马不停蹄的跑来,一路上看到你兰千阵、兰千军两兄弟可是和众将士吃的一口锅里的饭。刚才那只鸡是你兰千阵出了梨南后吃的第一口肉吧。”
    说完鱼公公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兰千军赶忙递过去一杯水。
    鱼公公喝了兰千军递过来的水,端着杯子看了看,接着说:
    “你们两兄弟这么爱兵如子,我要是吃喝玩乐岂不显得朝廷里都是些酒囊饭袋了?”
    兰千阵、兰千军听罢齐声说道
    “不敢不敢!”
    鱼公公把水杯递给旁边的台城卫,瞅了一眼兰千阵,话锋一转,厉声问道:
    “兰老三,你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刚从落雁关出来时火急火燎,星夜兼程往梨南赶路。赶了过来又没了动静,自出梨南以来一个月,每天只是跟在茅人屁股后面,他走你走,他停你停,怎么,要唱戏吗?”
    兰千阵听罢赶忙抱拳行礼,回话道:
    “公公息怒,小子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公公来落雁关传旨时茅人已经进入了天府道境内,兵部发给小子的文书显示茅人离边境大雨林越来越近,小子猜测茅人可能是要逃离大正,如果真是如此就不能让茅人在天府道停留太久,以免茅人备齐逃跑物资。兵法有云:兵贵神速。所以小子前面赶路就赶得紧。”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我军行军迅速,打乱了茅人的计划,让他们走的非常狼狈。看今天茅人使者的惨样,断粮有些日子了。”兰千军插话道
    兰千阵朝他兄弟点了点头,接着说:
    “公公监军少说有二十个年头,见过的阵仗比小子吃的盐都多,我大正东西南北各方镇军公公哪个没见过?我领的北镇兵战术以骑兵突袭为主,步兵多配合虎蹲炮结阵作战,善用长枪,兼用弓箭火铳。这种部队长于开阔地形野战,攻城,但到了南方别说在这种雨林中了,就是在稻田分割,水系密布的大江以南都施展不开拳脚,再加上这次为了赶路带的全是骑兵,到了林子里连马都骑不了。而茅人自古便在深山老林中生活,熟悉丛林,在这里进攻便是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乃是兵法大忌。所以我便结营寨,打笨仗,追着茅人走,困死他。”
    兰千军补充道:
    “虽然雨林粮草难以运上来,可我们好歹还有粮草供应,茅人那几千人只能吃树皮,如今前来求和,可见已是穷途末路。”
    鱼公公一边听一边不断大量两兄弟,似乎想要把两人的心给看穿了。
    听兰千军说完便顺势接过话茬,问道:
    “他们凭什么和?”
    兰千阵与兰千军听到这句,相视一笑,兰千军走到一个箱子前拉开箱盖,说道:
    “凭这个。”
    大帐内瞬时金碧辉煌,只不过鱼公公并没有太惊讶,只瞅了一眼金子,就又盯上了兰千阵
    “那你打算怎么办?”鱼公公阴森森的说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然是放人了。”兰千阵答道
    鱼公公眼神几乎要剜进兰千阵肉里,兰千阵也是毫不相让,两人对视许久忽然朗声大笑
    “好个兰老三,不愧为将门之后,用兵颇有乃父风范。”鱼公公赞道
    “公公过奖了。”兰千阵抱拳回礼
    “想当年你父亲兄弟七人勇冠一时,人称葫芦七兄弟。”
    鱼公公说到这,兰千军不禁插话道:
    “公公,小子有一事不解,为何老要叫我们父亲葫芦兄弟呢?”
    鱼公公笑道:
    “这是老人们常说的一个传说。据说当时天地初开,四方妖孽横行,民不聊生。上苍怜悯,降下一颗葫芦种子,结出了七个兄弟,这七位兄弟结伴荡平四海妖孽,最后化作旧都南面的七峰山将妖王镇压,从此才有我中土天下。当年你们父亲兄弟七人镇守落雁关时喏喏是望风而逃,十余年不敢寇关,当时人们就叫他们兄弟七人葫芦兄弟。唉,只可惜……”
    听到这里,兰千阵一脸哀伤,兰千军更是几乎落泪
    鱼公公又喝了口水,接着说:
    “只可惜十六年前喏喏攻破天女关,一路南下渡过大河,兵指旧都,北方几乎不保。你父亲他们兄弟七人加你两位兄长帅三万骑兵火速回援,不成想中了埋伏,被喏喏围在藏马坡,血战十五日,结果一门父子尽忠烈,举家殉国。当时你们娘生千军难产,听到这消息悲不自胜,产下千军后就一命呜呼了。”
    听到这里,兰千军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鱼公公叹了口气,或许是为了调节气氛,话锋一转问道:
    “千阵,后面打算怎么办?”
    兰千阵看了看自己弟弟,见弟弟擦了眼泪后答道:
    “还请公公稍等,明日今时茅人绝对已经束手就擒!”
    “好!那这金子……”
    兰千军定了定神,接话道:
    “这十六个箱子都是公公您自己的行李,小子们只是代为看管而已。”
    “好!好!好!你们小子辈果然识相。当年你们爹在时可没有这般冰雪聪明啊。”鱼公公连说了三个好,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着帐外喊道:
    “传令全军,立刻集合,老夫有话要说!”
    门口卫兵听到后赶忙入账,望着兰千阵不知该如何是好。
    兰千阵与兰千军听到鱼公公这么说也是面面相觑,但监军训话,本是职责所在,兰家兄弟也无话可说,虽然搞不清这到底唱得是哪一出,还是吩咐照办了。
    两万人集合到中军帐前时兰千阵、兰千军还有鱼公公已经站在了点将台上,旁边放着十五个大木箱子。
    虽然此时天已发白,但依旧需要点火照明。
    火把声烈烈作响,鱼公公则命台城卫打开了箱子,台下众军瞬时哗然。
    鱼公公声音虽然尖细,但狠劲十足,一声“将士们!”吼出,两万人顿时鸦雀无声
    鱼公公说道:
    “将士们!你们离家千里,为国讨贼,实在是劳苦功高!这里的金子,是皇上赏赐给众将士的,我军即将班师回朝,尔等好好听从兰将军安排,不可寻衅滋事!散了!”
    众将士听罢立刻齐齐跪倒,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兰千军似乎优化要说被兰千阵打手势止住,
    鱼公公转身走到兰千阵旁边低声说:
    “兵是皇上的兵,将也是皇上的将,你们可给我记住喽!”
    兰千阵、兰千军赶忙附和道
    “小子绝不敢造次。”
    之后鱼公公又说:
    “十六个箱子太沉,带回去不好看,我带一个就够了。”
    说罢径直走下台去,兰家兄弟赶忙跟上,兰千军说道:
    “公公真乃社稷之臣!”
    “小子,拍马屁别过了~”鱼公公笑呵呵的回到

    序章四 胭脂劫(上)
    茅人一行借着雨林间微弱的光线摸索着返回驻地,
    因为太饿,行进间时不时的坐下休息,
    领头的茅人不时打开砂锅,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也都会凑过来闻闻,
    但始终没有一个人把手伸过去撕肉吃。
    终于密林间透出了点点人烟,
    几个依靠在木棍上站岗的茅人青年见到是使者回来了,
    赶忙招呼过来,有个小伙问道:
    “林学究,林学究,谈的怎么样?追兵退了吗?”
    领头茅人看着这些满怀期待眼神,勉强打起精神来,笑着说:
    “那个追来的鞑子将军见钱眼开,已经拔营退兵了。”
    听到这个消息,青年们全都欢呼雀跃,有几个转身回到营地里高喊:
    “鞑子退兵了,鞑子退兵了!”
    说是营地,其实更像是条挤满了乞丐的臭水沟,
    茅人们或躲在树下,或藏在树枝间,三五成群,抱成一团,
    他们身上衣着破烂,几乎使用能找到的所有东西遮住身体,
    沾满泥土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聚在一块只让这股臭味越发浓重。
    再高点的地方则有几座用树枝,藤蔓搭起来的的棚屋,
    里面躺着的是伤病的茅人,还有一对刚刚生产不久的母子。
    茅人使者一行进了营地便散去了,只有林学究走到了一处篝火边,
    篝火燃烧的并不旺盛,
    又因为找不到干木材,烧起来烟很重,在篝火旁边铺着一张大芭蕉叶,
    上面躺着一个青年,
    青年面无血色,看上去身体异常虚弱,手腕处还缠着布,时不时往出渗血,
    虽然如此青年的双眼却异常深邃,
    清秀的面孔透出的是与镇静与安详,
    这份安详与茅人现在的处境虽然格格不入,
    但却却让人异常舒心,
    似乎看到他人就能冷静下来。
    青年旁边跪坐着一个年纪略轻的少女,
    由于挨饿身材枯瘦,形容枯槁,
    但即使如此身材依然姣好,体不嫌长,腿不嫌短
    肤白如玉,哪怕是在营养不良的情况下依旧透出一副晶莹剔透的光彩,
    此时少女正拿着布沾着水替少年擦拭,为了方便少女已将她那银河般的长发盘在头上,
    她那一对美眸就像是夜里平静的湖面,不仅透出自己的心,也映出了别人的心
    这是一副怎样的面孔?无论怎么形容都无法说清楚她的美,
    那美就像是天上的明月,在夜里照亮大地,
    让哭闹的孩子可以安心躺在母亲怀中酣睡,
    这么美的面容偏偏又现的格外庄重,
    一颦一笑一回眸中都透出对人无尽的悲悯和慈爱。
    林学究来到青年旁边,把砂锅放到篝火上后便席地坐下了。
    沉默了许久,
    见没有人说话,青年便将头转了过来,望着学究问道:
    “情况有多糟?”
    林学究叹了口气,回到:
    “这群北方鞑子坐地要价,他们要一万六千斤的三倍……”
    青年听后略微一笑
    “这有什么难的,你带人再去河边找点石头回来。”
    此时少女擦了擦青年额头,轻启朱唇,声音犹如古琴洞箫般悦耳动听
    “哥,点石成金的话每一块石头都要染血,之前出逃买通南军你的身体还没缓过劲来,这次又交出去一万六千斤,如果再交出去两个一万六你的血就被放干啦!”
    青年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少女的手背,说:
    “只要能让族人逃出去,哪怕是把我千刀万剐我也不会皱眉头,放血算什么?”
    少女微微颔首,神情婉转,轻轻的说:
    “哥哥,也教我茅人仙术吧,仙术只有族长血脉才能使用的,你教了我我就可以帮你。”
    听到这个青年语气立马转强:
    “不,妹妹,不能学!我们茅人为什么遭受这种迫害?就是因为这法术!狗皇帝想要法术时就派兵过来抓人杀人,过去两百年我茅人就像是被猫玩弄的耗子,被追被杀。现在我作了族长,我要带茅人拜托这悲惨的宿命。只是这宿命的根源决不能再出现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你,妹妹,不能学啊!”
    少女微微叹气,说:
    “哥哥,那等我们逃出大正后你教我吧,到时候就没有皇帝来追杀我们了。”
    青年看着自己妹妹,微笑着嗯了一声。
    一旁的林学究看着这对感情笃深的兄妹,越发的觉得心如刀绞。
    青年感到旁边林学究的异样,又把目光投向了学究
    “还有条件?”
    林学究犹豫了半天,最后鼓足勇气说道:
    “那狗鞑子还要一千人当俘虏!”
    听到这青年兄妹全都愣了,林学究接着说:
    “那鞑子将军觉得我做不了主,说是明天要过来和你谈,不待人不带兵器,还说他的鞑子军立即撤退。”
    就在这时林中突然飞来一只夜枭,站在篝火旁的大树上长啸几声
    青年舒展了下眉头,缓缓的说:
    “刚才官军集合,发了金子,已经拔营北撤了。”
    少女和林学究下意识的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兴奋之情。
    这时不知怎的,一大群茅人围到了篝火旁边,一个带头的青年说:
    “族长,原谅我偷听,但我听到鞑子军还要一千俘虏。我愿意去给他们做俘虏,我给他们当生口!”
    说这跟他来的一群人也三三两两的说“族长,我们去给他当生口,让我家里人走吧!”
    青年躺在芭蕉叶上,等周围逐渐安静下来后才开口说:
    “林学究,那将军是要一个人来吧?”
    林学究“恩”了一声。
    青年勉强提高了音调说:
    “一个人怎么抓一千个俘虏?”
    周围人听后互相应道:
    “对呀,他又没三头六臂,怎么抓住一千人?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做不到啊?”
    青年听到大家不再那么绝望,接着说:
    “他不过是想多要点金子罢了,给他!一个人来是想避开军中其他人,这样他就能独吞了!他只要过来,只要一个人来就使我们的人质,到时候我们就更方便逃出大正了!兄弟姐妹们,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大家好好休息,明天过后还有一段路要走。”
    听到这些围着的人都舒了口气,大家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都激动得手舞足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窝棚里。
    见人们散去,青年长长的喘了几口气,对着妹妹和林学究说: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交人的!我猜不透这将军到底想搞什么,但他一个人来终究是对我们有好处。”
    接着又对妹妹说:
    “妹妹,哪怕那是个野蛮人,但待客之道不能丢,荒郊野岭的没有什么东西……”
    “我懂,明天我会为他舞上一曲,我还有件衣服能穿。”
    这时砂锅开了,一阵肉香飘荡在空气中,这些断粮好些日子的茅人都伸长了脖子仔细的闻,就好像是闻到一口也算是享受。
    青年咽了口唾沫,问道:
    “这是什么?”
    林学究一边从怀里拿出那个吃了一口的鸡腿,一边说:
    “那个鞑子将军给的,说是礼尚往来。”
    青年抬头看了看砂锅,咽了口唾沫说道:
    “林学究,你家夫人刚生了孩子吧?”
    林学究点点头
    青年接着说:
    “端回去给嫂子吧,分一些给那些病了的孩子。嫂子没吃的怎么奶孩子?”
    林学究说:
    “族长,你吃吧,你身体这么弱……”
    “别争了,我没力气争的。端回去吧!”
    林学究注视着青年,两眼含泪,把手里的鸡腿塞给了青年,说:
    “族长,至少留下这个。”
    这次青年没有推辞,林学究端起砂锅朝棚屋走了过去,一路上围上来不少孩子。
    青年拿起鸡腿递给了少女,少女推了推,青年硬给塞了过去,说:
    “好妹妹,吃吧,明天还要跳舞,你得吃点啊。”
    少女望着哥哥,接过鸡腿吃了起来,由于饿的时间久,这一吃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青年疼爱的望着少女,微笑着说:
    “妹妹你天生丽质,要是生在中土人家庭里,怎么也能嫁个富商贵胄。哥哥心疼你过这种苦日子!”
    少女吃了几口,看见周围聚过来一群孩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脸上闪过一抹绯红,就把鸡腿递给了一个小姑娘。见到小孩子们一人一口,吃过就递了下去,少女心中又欣慰,又心疼。
    少女拿起布子,擦了擦青年的手,说:
    “哥哥,我才不要为钱嫁人呢,我要嫁个爱人。再说我们马上就能离开大正了,听说走出这片雨林,就到了南洋,南洋有船,有岛,物产丰美……“
    青年接话道:
    “到时我们安顿下来,就作渔民。等哥赚了钱就给你买身好衣服,再给你买胭脂水粉,妹妹你稍微一打扮,到时候提亲的人肯定都会排成长龙。你挑吧,哪个中意你就挑哪个。”
    少女听后满脸通红,娇羞的回了声“恩!”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iuchaoran89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6天 / 跨度173天】
    • 开贴:2017-11-16 21:21
    • 更新:2018-05-09 20:50
    • 阅读:2241988 回复:3153 楼主:249
    • 字数:约11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結緣中毉,感恩前行著142图 愛中毉 2018-03-25 19:00 201/299 119/2101
    舞文机关算:女人是天生的阴谋家3图 谷育5 2015-11-23 00:04 742/191 90/199
    舞文《兰仓匪事》揭秘西北马家军屠城(寻出版) 甘肃李剑鸣3 2012-05-25 16:29 2266/116 48/154
    情感【聚焦头条】儿子4岁了,才发现不是我亲生的。2图 再伤一次2012 2016-05-14 11:30 6396/208 25/841
    亲子《80后爸爸,10后宝宝》1图 我是你趴趴 2011-04-25 12:18 212/101 46/272
    八卦从宋慧乔孔孝真金敏喜开八那些历任男友都让旁人羡煞的女星274图 想吃驴肉火烧2 2014-10-04 14:11 2061/372 7/8
    情感十年婚姻,姐开始不淡定了 我想太多了吗 2011-04-05 15:29 289/85 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