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若你生在此世,你将如何抉择?《台城遗梦》,风云变幻,天涯长期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9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iuchaoran89 时间:2018-02-14 13:11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朝中同盟
    戚荣勋一路埋头只管赶路,根本没有去管周围有什么人在做什么事,等到兰子义问话时戚荣勋才发现面前是兰子义,抬起头来一脸惶恐,然后戚荣勋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表情,便使劲挤出一个微笑来,可是他的肌肉太过僵硬,这个笑容看上去倒像是受到惊吓之后的尖叫。
    戚荣勋答道:
    “已经吃过了。”
    站在兰子义一旁的仇孝直闻言接过话说道:
    “章首辅府上饭菜可口吗?”
    戚荣勋本就心神不宁,现在又被人发现与章鸣岳有染更加让他难以思考,戚荣勋可不想让人抓住他与朝中大臣有交通的把柄,可事实上他的行为已经非常明显是在受人指使了。
    戚荣勋眼神飘忽不定,他低下头含糊其辞道:
    “我只是路过章府而已。被人叫进去吃顿便饭。”
    仇孝直不怀好意,他已经看穿了戚荣勋做贼心虚,于是点破他的心事道:
    “可是戚候,藩镇武将私自与朝中大臣结交乃是朝中大忌,今天在门口撞见戚候可不是一句吃顿便饭就能解释的通的。”
    戚荣勋被仇孝直说的脸色不知该红还是该黑,好在一旁伺候着的章府门人见形势不好,赶忙将戚荣勋支开,让他先走。
    兰子义笑着摇摇头,心里感叹仇孝直年近天命心却还是这么毒辣。
    戚荣勋上马走出去几步,猛然掉头对兰子义喊话,兰子义这时都已经带着仇家父子登上台阶要进门了,被叫住后赶忙回头,
    戚荣勋张口语言,试了几下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最后把话咽进肚子里,挤出一句
    “卫侯,大敌当前,以和为贵啊!”
    说罢戚荣勋便掉头扬鞭而去,兰子义则目送戚荣勋远去,慢慢的弯腰朝那个背影作揖。
    一旁的仇文若这时说道:
    “东军勾结章鸣岳,这一下已经是明白无误的事情了。”
    兰子义回身接着上台阶,苦笑道:
    “亏我刚才还在心中侥幸,觉得是不是自己在冤枉章中堂呢。”
    仇孝直问道:
    “戚荣勋是章鸣岳的人,为何刚才差点把实话告诉卫侯?”
    兰子义答道;
    "戚荣勋只是章鸣岳的人,但我和他确实一起出生入死的袍泽弟兄,他是个军人,军人最重背靠背的袍泽情。“
    仇孝直摇头说道:
    “卫侯未免太高估人心了,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可不相信什么袍泽情。”
    兰子义没有否认仇孝直的说法,他只是自己说道:
    “我相信。”
    兰子义他们三人来到章府门口,守门的小厮还是像兰子义上次来一样恭恭敬敬,那小厮堵在门缝当中笑眯眯的对兰子义说道:
    “我家老爷已经恭候卫侯多时了。”
    兰子义闻言就打算进门,他说道:
    “既然如此就放我们进去吧。”
    小厮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他还是堵住门说道:
    “卫侯来过章府,知道章府的规矩,只能卫侯一人进去,后面那两位白衣不得入内。”
    兰子义当然记得第一次来章府时桃家兄弟被生生拒绝在门外的样子,那时的兰子义满心都是对章鸣岳对京城风尚的崇敬,自然就拒绝带桃家兄弟入内。现在想来那不仅是章鸣岳在耍他的官威,也是在剪除兰子义的羽翼。既然现在兰子义已经明白了这些手段,那么他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兰子义看着门口的小厮说道:
    “章首辅未中进士之前也是白衣一个,他又凭什么看不起白衣呢?仇家两位先生是我信得过的人,这次出征他们都一起参议军事,今天与章首辅会谈凭什么不让他俩参加?
    闪开!“
    说着兰子义撞开挡门的小厮,推开门自个走了进去,后面仇家父子两人跟着兰子义鱼贯而入,没去理睬那个被撞得趔趄的家伙。
    门内已经有候着兰子义的小厮,他见到兰子义带人入府也没有上前阻止,而是不失礼节的为兰子义他们带路。
    仇孝直拉了拉兰子义示意与章鸣岳府上的小厮保持一些距离,他本打算小声与兰子义事先通气,但却被兰子义伸手制止,三人就快步跟着前面带路的小厮,不多时就来到了上次兰子义来时府中湖边的草堂。
    小厮推开门示意兰子义他们三人可以入内,兰子义也没有在与他纠缠,拎起衣服前摆就迈步入门,身后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也跟着一起入内。
    正对着屋门的堂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是刚刚摆上去的几个小菜还有两壶就,而桌子对面坐着的就是章鸣岳本人, 此时的章鸣岳正借着桌上幽暗的灯光读书,
    兰子义与仇家父子刚刚迈入门内,身后的屋门便被关上了,在咯吱咯吱的响声中章鸣岳慢慢的抬起头来,兰子义与仇家父子见状立刻作揖行礼。
    章鸣岳将书扔到桌上,伸手说道:
    “卫侯请坐。”
    兰子义来到章鸣岳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虽然周围还有好几把椅子,完全够仇家父子落座,但章鸣岳说的清楚只请兰子义入座,他们那里敢造次,父子两人静静的站在兰子义身后,灯光打在他们低下的头上,连面孔都照不亮。
    章鸣岳抬头扫了一眼仇孝直和仇文若两人,吸了一口气说道:
    “仇孝直,仇文若,你父子二人已在京城多年,你们一直屈才做朝不保夕的小吏,多年不得晋升。
    埋没你们这样的人才是我这个吏部尚书的失职,以你们的能力,哪怕是安放在各部做侍郎也嫌地方太小无处施展啊。“
    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闻言赶忙作揖道:
    “多谢首辅大人抬爱,您言重了。”
    章鸣岳又说道:
    “我为两位在吏部留了差事,考核司与文选司现在正缺主官,等到剿灭贼寇之后,两位就走马上任吧。“
    兰子义听着章鸣岳所说心中一个劲的叫骂,自己刚坐下屁股都还没热,这章鸣岳就开始挖墙脚了,真是岂有此理。
    兰子义这时非常想回头看看仇家父子是什么表情,吏部本就是肥缺,章鸣岳开出的这两个司一个管科举,一个管官员考核,更是肥缺中的肥缺,这个价位兰子义真怕他们父子两人动心,要是那样兰子义可就等于被人砍断双臂了。
    仇文若首先开口,说道;
    "我大正各部大小官员都是进士、举人出身,要么也是国子监毕业子承父爵补上缺的,
    小人不过秀才出身,虽然参加过几次会试,但从未中过,所以一直在京中做胥吏。小人深知位德相匹的道理,大人这样超擢虽是对小人的赏识,但以小人的德行当次重位绝不足以服众,所以还请章大人另请高明吧。“
    仇文若刚一说完,仇孝直立马开口说道:
    “考核司郎中乃是解宣明大人,他人只不过刚刚在方城自杀不久,按我朝惯例现在仍未除名,章大人现在就把这个位置许给我父子怕是太早了。
    而且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解宣明乃是首辅大人爱徒,他在前线自杀,章大人没有一点心痛,不去体恤解郎中家人,反倒拿他的官爵来叼买人心,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仇文若说的合情合理,仇孝直话中字字带刺,两人都没给章鸣岳面子,一守一攻站足了先机,兰子义脸上没动,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仇家父子两人看来是跟定自己了。
    章鸣岳没有抬头看仇家父子,他听完两人所说只是笑了笑,接着就开口回答仇孝直的问题,章鸣岳说道;
    "解郎中是我的得意门生,又是为国捐躯,我在得到他死讯的时候就已经哭成了泪人,现在卫侯和两位来我家里做客,我虽然想接着哭,但那不是待客之道。至于说体恤家人的事情,我已经亲自去见过解郎中家中高堂了,让她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人间痛事。“
    说着章鸣岳就叹了一口气,眼眶里的泪水都快要滑下来了。
    若是在上一次见到章鸣岳的时候,兰子义看到章鸣岳掉眼泪肯定已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情不能禁了。可是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之后,兰子义已经不再是当年两个月前那个毛头小子了,他现在可没有心情看章鸣岳在这里“真情流露”
    兰子义没等章鸣岳哭下去就说道:
    “首辅大人说解宣明是为国捐躯?这未免就滑天下之大稽了,明明是他解宣明在方城矫诏夺了我的兵权,然后执意招安妖贼,使得方城打下来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这个千古罪人在城破之前畏罪自杀,没被挫骨扬灰就已经是他的万幸了,现在章首辅却硬要说他是为国捐躯,这要是都能算作为国捐躯,那秦桧就是能臣贤良了。”
    章鸣岳听到兰子义的指控没有开口反驳,他抬起头来看着兰子义,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边喝边说:
    “卫侯今天来找我恐怕不是为了来我这数落解宣明吧?要是如此我们就没得可谈了。”
    作者:liuchaoran89 时间:2018-02-14 13:12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朝中同盟
    戚荣勋一路埋头只管赶路,根本没有去管周围有什么人在做什么事,等到兰子义问话时戚荣勋才发现面前是兰子义,抬起头来一脸惶恐,然后戚荣勋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表情,便使劲挤出一个微笑来,可是他的肌肉太过僵硬,这个笑容看上去倒像是受到惊吓之后的尖叫。
    戚荣勋答道:
    “已经吃过了。”
    站在兰子义一旁的仇孝直闻言接过话说道:
    “章首辅府上饭菜可口吗?”
    戚荣勋本就心神不宁,现在又被人发现与章鸣岳有染更加让他难以思考,戚荣勋可不想让人抓住他与朝中大臣有交通的把柄,可事实上他的行为已经非常明显是在受人指使了。
    戚荣勋眼神飘忽不定,他低下头含糊其辞道:
    “我只是路过章府而已。被人叫进去吃顿便饭。”
    仇孝直不怀好意,他已经看穿了戚荣勋做贼心虚,于是点破他的心事道:
    “可是戚候,藩镇武将私自与朝中大臣结交乃是朝中大忌,今天在门口撞见戚候可不是一句吃顿便饭就能解释的通的。”
    戚荣勋被仇孝直说的脸色不知该红还是该黑,好在一旁伺候着的章府门人见形势不好,赶忙将戚荣勋支开,让他先走。
    兰子义笑着摇摇头,心里感叹仇孝直年近天命心却还是这么毒辣。
    戚荣勋上马走出去几步,猛然掉头对兰子义喊话,兰子义这时都已经带着仇家父子登上台阶要进门了,被叫住后赶忙回头,
    戚荣勋张口语言,试了几下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最后把话咽进肚子里,挤出一句
    “卫侯,大敌当前,以和为贵啊!”
    说罢戚荣勋便掉头扬鞭而去,兰子义则目送戚荣勋远去,慢慢的弯腰朝那个背影作揖。
    一旁的仇文若这时说道:
    “东军勾结章鸣岳,这一下已经是明白无误的事情了。”
    兰子义回身接着上台阶,苦笑道:
    “亏我刚才还在心中侥幸,觉得是不是自己在冤枉章中堂呢。”
    仇孝直问道:
    “戚荣勋是章鸣岳的人,为何刚才差点把实话告诉卫侯?”
    兰子义答道;
    "戚荣勋只是章鸣岳的人,但我和他确实一起出生入死的袍泽弟兄,他是个军人,军人最重背靠背的袍泽情。“
    仇孝直摇头说道:
    “卫侯未免太高估人心了,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可不相信什么袍泽情。”
    兰子义没有否认仇孝直的说法,他只是自己说道:
    “我相信。”
    兰子义他们三人来到章府门口,守门的小厮还是像兰子义上次来一样恭恭敬敬,那小厮堵在门缝当中笑眯眯的对兰子义说道:
    “我家老爷已经恭候卫侯多时了。”
    兰子义闻言就打算进门,他说道:
    “既然如此就放我们进去吧。”
    小厮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他还是堵住门说道:
    “卫侯来过章府,知道章府的规矩,只能卫侯一人进去,后面那两位白衣不得入内。”
    兰子义当然记得第一次来章府时桃家兄弟被生生拒绝在门外的样子,那时的兰子义满心都是对章鸣岳对京城风尚的崇敬,自然就拒绝带桃家兄弟入内。现在想来那不仅是章鸣岳在耍他的官威,也是在剪除兰子义的羽翼。既然现在兰子义已经明白了这些手段,那么他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兰子义看着门口的小厮说道:
    “章首辅未中进士之前也是白衣一个,他又凭什么看不起白衣呢?仇家两位先生是我信得过的人,这次出征他们都一起参议军事,今天与章首辅会谈凭什么不让他俩参加?
    闪开!“
    说着兰子义撞开挡门的小厮,推开门自个走了进去,后面仇家父子两人跟着兰子义鱼贯而入,没去理睬那个被撞得趔趄的家伙。
    门内已经有候着兰子义的小厮,他见到兰子义带人入府也没有上前阻止,而是不失礼节的为兰子义他们带路。
    仇孝直拉了拉兰子义示意与章鸣岳府上的小厮保持一些距离,他本打算小声与兰子义事先通气,但却被兰子义伸手制止,三人就快步跟着前面带路的小厮,不多时就来到了上次兰子义来时府中湖边的草堂。
    小厮推开门示意兰子义他们三人可以入内,兰子义也没有在与他纠缠,拎起衣服前摆就迈步入门,身后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也跟着一起入内。
    正对着屋门的堂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是刚刚摆上去的几个小菜还有两壶就,而桌子对面坐着的就是章鸣岳本人, 此时的章鸣岳正借着桌上幽暗的灯光读书,
    兰子义与仇家父子刚刚迈入门内,身后的屋门便被关上了,在咯吱咯吱的响声中章鸣岳慢慢的抬起头来,兰子义与仇家父子见状立刻作揖行礼。
    章鸣岳将书扔到桌上,伸手说道:
    “卫侯请坐。”
    兰子义来到章鸣岳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虽然周围还有好几把椅子,完全够仇家父子落座,但章鸣岳说的清楚只请兰子义入座,他们那里敢造次,父子两人静静的站在兰子义身后,灯光打在他们低下的头上,连面孔都照不亮。
    章鸣岳抬头扫了一眼仇孝直和仇文若两人,吸了一口气说道:
    “仇孝直,仇文若,你父子二人已在京城多年,你们一直屈才做朝不保夕的小吏,多年不得晋升。
    埋没你们这样的人才是我这个吏部尚书的失职,以你们的能力,哪怕是安放在各部做侍郎也嫌地方太小无处施展啊。“
    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闻言赶忙作揖道:
    “多谢首辅大人抬爱,您言重了。”
    章鸣岳又说道:
    “我为两位在吏部留了差事,考核司与文选司现在正缺主官,等到剿灭贼寇之后,两位就走马上任吧。“
    兰子义听着章鸣岳所说心中一个劲的叫骂,自己刚坐下屁股都还没热,这章鸣岳就开始挖墙脚了,真是岂有此理。
    兰子义这时非常想回头看看仇家父子是什么表情,吏部本就是肥缺,章鸣岳开出的这两个司一个管科举,一个管官员考核,更是肥缺中的肥缺,这个价位兰子义真怕他们父子两人动心,要是那样兰子义可就等于被人砍断双臂了。
    仇文若首先开口,说道;
    "我大正各部大小官员都是进士、举人出身,要么也是国子监毕业子承父爵补上缺的,
    小人不过秀才出身,虽然参加过几次会试,但从未中过,所以一直在京中做胥吏。小人深知位德相匹的道理,大人这样超擢虽是对小人的赏识,但以小人的德行当次重位绝不足以服众,所以还请章大人另请高明吧。“
    仇文若刚一说完,仇孝直立马开口说道:
    “考核司郎中乃是解宣明大人,他人只不过刚刚在方城自杀不久,按我朝惯例现在仍未除名,章大人现在就把这个位置许给我父子怕是太早了。
    而且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解宣明乃是首辅大人爱徒,他在前线自杀,章大人没有一点心痛,不去体恤解郎中家人,反倒拿他的官爵来叼买人心,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仇文若说的合情合理,仇孝直话中字字带刺,两人都没给章鸣岳面子,一守一攻站足了先机,兰子义脸上没动,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仇家父子两人看来是跟定自己了。
    章鸣岳没有抬头看仇家父子,他听完两人所说只是笑了笑,接着就开口回答仇孝直的问题,章鸣岳说道;
    "解郎中是我的得意门生,又是为国捐躯,我在得到他死讯的时候就已经哭成了泪人,现在卫侯和两位来我家里做客,我虽然想接着哭,但那不是待客之道。至于说体恤家人的事情,我已经亲自去见过解郎中家中高堂了,让她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人间痛事。“
    说着章鸣岳就叹了一口气,眼眶里的泪水都快要滑下来了。
    若是在上一次见到章鸣岳的时候,兰子义看到章鸣岳掉眼泪肯定已经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情不能禁了。可是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之后,兰子义已经不再是当年两个月前那个毛头小子了,他现在可没有心情看章鸣岳在这里“真情流露”
    兰子义没等章鸣岳哭下去就说道:
    “首辅大人说解宣明是为国捐躯?这未免就滑天下之大稽了,明明是他解宣明在方城矫诏夺了我的兵权,然后执意招安妖贼,使得方城打下来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这个千古罪人在城破之前畏罪自杀,没被挫骨扬灰就已经是他的万幸了,现在章首辅却硬要说他是为国捐躯,这要是都能算作为国捐躯,那秦桧就是能臣贤良了。”
    章鸣岳听到兰子义的指控没有开口反驳,他抬起头来看着兰子义,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边喝边说:
    “卫侯今天来找我恐怕不是为了来我这数落解宣明吧?要是如此我们就没得可谈了。”
  • 首页
  • 上一页
  • 9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iuchaoran89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4天 / 跨度100天】
    • 开贴:2017-11-16 21:21
    • 更新:2018-02-25 16:42
    • 阅读:537639 回复:964 楼主:170
    • 字数:约84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六味经方医案 百草医人 2015-04-16 10:18 323/149 75/714
    舞文[长篇]菩提本无树 前身汉武帝 2005-10-20 21:49 781/462 89/129
    舞文《卿本无良》他说,为你斩尽桃花三千。她说,次奥!你他喵斩的是我的桃花 十月樱存 2014-12-19 22:38 52/562 48/52
    情感快结婚的时候遇到初恋,他说还爱我,我该不该回到他的身边14图 最爱的人是我吗 2016-01-13 14:03 2531/750 23/30
    亲子二孩的纠结,我该如何抉择,求指点迷津!11图 下雨天没有伞 2017-07-12 08:11 580/353 116/552
    八卦扒一扒我所知道的娱乐圈,小清新and重口味12图 FuyuGuyo2 2015-05-16 22:47 2241/368 7/51
    情感深扒一下我的狗血命运加励志逆袭1图 雪天留痕 2016-03-01 04:16 331/84 5/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