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圈套:一个套子引发的血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5:30
    两会圆满谢幕,常雨泽的任务也终于顺利结束了。
    两会期间,各地代表和国内外新闻媒体云集首都北京,为了维护首都的社会治安和良好形象,常雨泽和同事们每天都奋战在维稳第一线。公差之余,常雨泽也象参会代表那样认真听取两会的各项提案和领导报告,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两会代表,但他有着浓厚的参政知政议政的政治觉悟。每年两会结束后,单位都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贯彻两会精神的学习和会议,提前消化两会精神到时候容易写材料。
    人大会议闭幕是在3月14日,常雨泽和他的维稳小组在三月下旬离京。会后十来天时间是他们的扫尾工作,把一切不可预料的不稳定因素和危险因素再全部清理一遍,不留一点隐患。
    为了备战两会维稳任务,春节刚过常雨泽就驻守北京了,到现在近三十天了,想念娇妻和娇女日浓,今天能回家与妻女团聚自然令他精神倍爽。
    下午四点多,常雨泽回到家乡--归德市,一座座落在黄淮平原的充满活力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出差回来,路过北郊。前年,常雨泽和妻子徐虹都相中了北郊丽水家园的一套别墅,一个朋友开发建设的,给内部价,比较便宜,于是就买下了。但别墅距市内较远,生活不方便,他和妻子很少过去住,房子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空闲状态,其实,整个别墅区的入住率都很低。逢周末,常雨泽和妻子才会偶尔去一次,在豪华的大卧里共享浪漫之夜。
    参加工作十几年,常雨泽和妻子通过辛勤工作和双方父母赞助购买了三套房产,一套是单位集资房,面积八十多平方,有点小,现在闲置;一套是一百五十多平方的商住房,四室二厅,他和妻子正在住用,是他们真正的家;另外一套就是北郊的别墅。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6:47
    听局里讲,这些天省会城市和那些大城市为了响应两会召开,都加大了社会治安管理,一些社会闲杂人员都被分流到了中小城市。归德市地处三省交界处,交通便利,人口众多,历来就是商贸发达之城,自然吸引各类人士聚集。听说近日归德市就分流过来几个流窜作案的惯偷,专找高档小区下手,丽水家园已经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常雨泽担心他的别墅也会被小偷光照,他家门外没有挂着警徵,小偷才不会区别“对待”。他正好回家路过,就去别墅检查检查。这种事情常雨泽自然不会让妻子知道,更不会让她去别墅查看,妻子胆小,让她知道只会给她添堵。
    按归德市的规划,北郊是城市休闲旅游区,北环附近都是大面积的待开发土地,里面种满了花草树木,形成一片绿色海洋。丽水家园就座落在绿海里。这里环境幽美,当车一开进小区,就有一种摆脱喧嚣都市的自然幽静和脱尘的味道。
    常雨泽把车停在别墅前,先绕行检查一周,发现门窗闭合完好,接着打开房门,检查里面,客厅里的电器和摆设一切正常,没有小偷光顾的迹象。客厅的木地板光可鉴人,桌明几亮,室内还散发着淡淡的清洁剂的香味,看来别墅里刚刚打扫过。
    检查完一楼的房间,常雨泽顺着旋转楼梯先走上二楼,先来到阳台,打开窗户,深深呼吸这混合着草木香味的新鲜空气。
    常雨泽最后走进超大卧室,这是别墅里他最钟情的地方,充满浪漫和甜蜜的氛围。由于别墅远离市中心,他和妻子不打算长住,所以只是简单装修,只有主卧室进行了精心豪华装修。妻子定的色调和风格,有点欧式的宫廷装饰味道,窗帘和吊饰都是粉色的,豪华婚床也是粉色的。
    每次他和妻子睡在这间卧室里,他总感到是在重温浪漫甜蜜的新婚之夜,这样的春宵美景总让他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夜太短。
    卧室里挂着一张巨幅照片,他们结婚时拍的婚纱照,只有这间超大卧室才能尽显他和妻子恩爱无比的浪漫情怀。
    在姹紫嫣红盛开的牡丹园里,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妻相偎相依,新娘子身着洁白婚纱,小鸟依人般偎在高大英俊的新郎怀里,新郎有力的大手轻环新娘纤纤细腰,一对新婚恋人侧身相向,深情注视,新娘俏脸略微上倾,红辰轻启,似乎在向爱郎索取蜜吻,但又有点害羞,脸颊飞满潮红。这是常雨泽最喜欢的婚纱照之一,为了拍好这幅牡丹园里的精彩瞬间,牡丹园特意清场半个小时,好让摄影师抓拍最佳的镜头。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6:47
    看着眼前百看不厌的画面,常雨泽不由得想起他和娇妻相处的每一个甜蜜夜晚,一股暖流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悄悄涌动。
    他和娇妻将近三十天没有亲热了,他是一个强健的男人,深爱着美丽的妻子,即便结婚多年,对妻子依然保持着热恋时的浓厚爱意,让她尽享人世间最美妙的乐趣,让娇妻时时刻刻绽放出最美丽的色彩。
    他决定今晚就把娇妻接到这里,把他积聚多日的爱意和激情全部奉献给娇妻,如此一想,身上越发燥热,他收回视线,不敢再看下去。
    常雨泽走进卫生间,洗洗脸,给火热的念头降降温,然后惬意的躺到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床枕上似乎还散发着娇妻的体香,让他嗅之如醉。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8:35
    初春的阳光异常明媚,即便透过薄薄的窗纱的依然明亮耀眼。常雨泽觉得窗外的阳光破坏了室内朦胧的意境,于是起身将里层粉色的窗帘再合上,就在拉动窗帘的时候,窗帘下摆遮挡住的一团白色手纸引他的注意,由于地毯是白色的,再加上窗帘下摆遮挡,同样是白色的手纸非常隐蔽。
    他和妻子还是春节前在这住了一宿,记得当时曾把卧室仔细打扫一遍,怎么会漏掉手纸呢。他信手捡起,发现手纸有湿湿的感觉,这感觉让他非常不爽。他打开手纸,发现里面裹着一个套子,透明的套子里还残留着一些白白的象浓鼻涕样的液体,散发出恶心的腥臭气味。
    常雨泽顿生不祥的预感,急忙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最里面的一盒套子。这盒套子是国外原装货,不同于国内贴牌生产,价格不菲,据同事介绍,这种款式是欧美商娱名流们的最爱。他用几盒软中华才从同事手里换来两盒,家里放一盒,别墅放一盒,想在哪用就在哪用。
    其中家里的那一盒快用完了,别墅里的这一盒刚打开口,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用。一盒有十二个,现在只剩九个了,手纸里包裹的那个套子与盒子里的正是同一个牌子。这意味着有人在卧室里用了三个套子,另外两个扔掉了,这一个是刚巧被窗帘的下摆挡住,所以才留到现在。
    常雨泽感到一阵眩晕,他不敢想象,谁会跑到他的卧室,在他的床上,使用他买回来的套子?谁用的套子他倒也不特别担心,但是用在了谁的身上才是他最不愿想最不敢想的事情!这个问题象尖刀一样猛的一下刺痛了他的心!
    真他妈的,肮脏!
    常雨泽心中怒骂一声,把套子和手纸扔进垃圾袋里,提着垃圾袋来到楼下,随手把它扔进门外的垃圾桶里,然后抽出几张面巾纸,拼命擦手,仿佛套子上肮脏的东西污染了他的手掌。
    常雨泽不再犹豫,驾车离开,他要回家问问妻子,她来没来过别墅?或者其他人来没来过别墅?
    当他开车经过小区大门时,小区保安向他敬个礼,常雨泽把出入卡递给保安,随口问一句:“小区的监控装好没有?”他记得刚买别墅时,物业承诺小区会有本市最完善的监控系统。
    “正在装,老板,很快就装。”保安毕恭毕敬的回答。
    常雨泽知道这是物业的托辞,只要房子卖完,后续的事情就难办了。再说,小区内住户稀少,少有人对此在意。再说,监控系统除了防范坏人外,也会干扰那些不愿隐私被人发现的人,这些人对此更不关心,甚至暗地里还会抵制。
    常雨泽右转,离开丽水家园,向回家的方向驶去。
    前行三十米,路左一根高高的电线杆引起常雨泽的注意。
    高高的线杆高挂着一个摄像头,乌黑发亮的外壳就象某个魔兽的眼睛。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8:37

    常雨泽心有所动,急转方向,掉头向市交警支队开去。
    来到交警支队,常雨泽径直走进路况监控中心,值班的小王见常雨泽进来,赶紧给他让座,倒茶,下班时间领导来示察工作,让他很感动,也很紧张。
    常雨泽看出小王很紧张,就微笑说:“没事,我是有点私事想让你帮个忙。”
    小王站得笔直回答:“领导请指示。”
    “丽水路上的监控头启动没有?”
    小王赶紧坐回工作台,调出丽水路上的临控头,在显示屏上,丽水小区的大门上“丽水家园”四个烫金大字一清二楚,“领导,好着呢。”
    “这一个月的监控记录都有吧?”
    “一个月的应该没有删,再早的肯定没有了,我查查。”小王埋头从电脑上查找监控记录,小心亦亦的问一句,“领导,有情况吗?”
    “前段时间,我一个朋友把车停小区门口了,不知道让谁的车给剐一下,这车主也不是东西,吭也不吭一声就开走了。其实就剐掉一块漆,修修也花不几个钱,关键是偷偷溜走了连句话也不说让人生气。”
    “那就是。领导,找到了。”小王调出丽水路的监控记录,欣喜的问,“领导,你朋友的车是什么时候被剐的,我把那一天调出来。”
    “我朋友的车停得时间长了,他也记不得是哪一天。要不,你从二月二十二那一天开始查吧,你调出来,我自己看行了,你该忙你的事忙你的事,别耽搁你的工作。”
    常雨泽是在二月二十二日离家去北京的,那天是正月初九。三六九,出门走,正是出门远行的吉利日子。
    常雨泽盯着显示屏,仔细辨认进出丽水小区的每辆小车,由于摄像头距丽水小区大门太远,无法看清车内的情景,到了晚上则只能看见车牌号。终于,常雨泽看到一辆非常熟悉的小车!录像显示:在他离家的第六天,二月二十七日晚,一辆车牌号五个七的红色马自达来过小区,晚上十点钟进来,早上六点钟离开,此时天还未亮,也就是说红色马自达在这里过了一夜。这辆豪华板的红色马自达是妻子的爱车,前年年底买的,车牌号是从老桑塔纳上换下来的,这么牛的号码当然是常雨泽利用他的优势搞到的,否则即便花上十万八万也买不到。
    二月二十七日是星期六,星期六星期天,女儿不用去幼儿园上学,经常去她外婆家住。也就是说,在这两个晚上,妻子是自由的,她不用在家陪女儿。可是,常雨泽非常肯定,妻子不会单独住在别墅,每次都是跟他享受夫妻乐趣时才入住别墅,那怕是去别墅收拾房间她也不会独自去,总要带上小保姆,她说里面太大,太空旷,一个人进去就害怕。
    可是,为什么妻子会在他仅仅离家六天的时候就独自去别墅睡觉,她不是害怕吗?难道说是她的朋友借了她的马自达,又借用他的别墅睡了一晚?可是,那个肮脏的套子也怎么解释?不会是她的朋友临时借用的吧?太多的不确定,太多的巧合,这些因素加起来,说明一个问题,那个肮脏的套子一定有大问题!。
    作者:夏冬V 时间:2018-01-12 18:40
    常雨泽把这段监控录像拷到他的U盘里,故作轻松的给小王说声谢谢,离开监控室,离开交警支队,支队的交警见了他纷纷打招乎,他视若未见,茫然离开。从监控室出来,常雨泽感到双脚仿佛悬在空中,脚底下柔绵绵的,眼前的景像光怪陆离,他也不知道自已是怎样昏昏沉沉走回车内的。
    他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他最疼爱的宝贝娇妻会与那个肮脏的套子有关系!他和妻子相恋多年,婚后非常恩爱,他是局里的模范丈夫,妻子是局里评定的模范警嫂,他和妻子是局里那些青年夫妻们的楷模。妻子美丽贤惠,大学学历,律师执业资格,工作待遇优厚,出身权贵,没有沾染庸俗女人的那些爱幕虚荣、贪图小便宜、作风轻浮等坏毛病。
    常雨泽自信即便天下女人都偷人了,妻子也不会偷人,那比随便机选一注就百万大奖还要难上千万倍。常雨泽甚至开始幻想一定是那几个流窜过来的惯偷溜进了别墅,并且进来的是一男一女雌雄双偷,他们溜进别墅,没有触动门窗,没有动用里面的高档电器,没有乱翻抽屉和衣柜寻找财物,只是在他的卧室里胡天黑地的办事,办事时用了他的套子,办完事又把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才离开。可是,那辆实实在在的红色马自达一下粉碎了他可笑的幻想,让他必须接受现实,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
    那个肮脏的套子,就是物证!
    常雨泽踩开油门,疯狂的驶回丽水小区,返回别墅,从那个垃圾桶里捡出那个垃圾袋,垃圾里正装着那个肮脏的套子。他把套子和手纸从垃圾袋里取出来,放在车内仪表盘的上面,浑身无力的冷冷的打量着它。
    洁白的手纸以极慢的速度展开着,就象一朵正在绽放的洁白无暇的雪莲花,那个肮脏的套子从花心慢慢钻出来,向人展示它那精美的象皮肤一样透明柔嫩的薄膜,薄膜深处隐藏着浓浓的白色浆液,这毒液似乎已经成熟,随时都会从薄膜里溢出来,那无法形容的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慢慢弥漫出来,很快狭小的车厢内都是这令人作呕的臭味,这真是他妈的天底下最丑陋最肮脏的东西!
    那肮脏的套子就象一颗燃烧弹,猛烈的燃烧起来,在他心中冲起滔天的火海。他猛的按动喇叭,小车发出刺耳的鸣叫声,然而小车一动也不动。他想立刻赶回家去,抓住妻子,大声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最后就……是呀,最后怎么样?狠狠揍她一顿,和她一刀两断?离婚,这个字眼太可怕了,想都不敢想的字眼,已经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不敢想象这样可怕的结局。
    常雨泽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他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他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他该如何处理如此可怕的现实。就象往日出差回来一样,他会直接回到家,做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和妻女共享温馨的晚餐,然后在卧室搂着娇妻说不完的情话,做着永不知疲倦的美妙运动。他早已经把回程时间电话告知了妻子,妻子一定买好菜,等他回去掌勺。妻子不会做饭,他出差时就由保姆在家做饭。
    公安系统盛行大男子主义,都是警嫂给警察老公做饭,而常雨泽恰恰相反,他喜欢做饭,并且手艺不错,他不愿妻子洁白细嫩的小手被粗糙的果蔬磨砺,看着妻子美滋美味的享用他精心做出的饭菜,他心中洋溢着幸福的成就感。虽然局里许多同事因此对他颇有嘲讽,但是他毫不在意,我爱我妻,美丽娴淑的妻子就是我的最爱!
    这个突然出现的可恶的套子却一下打乱了他的计划,破坏了他的心情,他不敢回家,不想回家,他害怕看见妻子,害怕面对那个可怕的问题,害怕听到她的回答。如果从她的热情里看出虚伪,他会非常非常伤心。他还没有想好,如果真是她做的事情,他该怎么处置她,狠狠骂她一顿?从谈恋爱至今他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难听话;狠狠的揍她一顿?他更下不了手,平日里他宠爱她还不够。
    但是,他不会当缩头乌龟,他要当面揭穿她,斥责她,让她后悔,让她忏悔,让她给他一个理由,如果她解释这是一个误会呢?不可能,套子是实实在在的套子,马自达是独一无二的马自达,你还有必要再去怀疑的你判断吗?应该是没有必要了,完全不必了,常雨泽心里想着,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小车似乎不堪重击,颤抖一下,套子从仪表盘上滑落下来,掉在脚下的皮垫子上,肮脏的浓白的液体似乎要从套子里流出来。
    国外的东西真他妈质量,已经二十多天了,这些肮脏的液体还没有蒸发完。
    常雨泽又小心亦亦的把套子重新包好,放进小抽屉里,这是确凿无疑的物证,判她有罪的物证!他英俊的脸庞痛苦得抽搐着,双眼冒出愤怒的火花。如果真的是她,他不会骂她,不会打她,可绝不会轻易原凉她,绝对不会!。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夏冬V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6天 / 跨度41天】
    • 开贴:2018-01-12 15:30
    • 更新:2018-02-22 16:27
    • 阅读:553517 回复:2603 楼主:360
    • 字数:约30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