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被莫名其妙赐婚,而且还是天底下最糟糕的王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33
    “姐姐,这人是谁,你,你们在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从一脑袋瓜浆糊的状态中拉了出来,看着眼前破门而入的少女,她天真无邪中带着些恐慌,身上穿着的古装衣裙。
    而在我身边,还有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他的一只手臂环着我的脖子,可却没有动作,因为他那带着些胡茬的脸,正带着警惕看着突然破门而入的黄衣少女,咬牙说:“既然被你撞见了,那就别怪爷心狠手辣了。”
    说着,那男人把手臂从我身上抽出,抓起桌上的短刀,就冲黄衣少女走了过去。
    而我此时才发现,我竟然是坐在桌子上的,衣裳有些凌乱,稍稍露出一些里衣,可我身上,为什么穿着古人的衣裙?
    额。
    现在好像不是在意衣裳的时候……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貌似,前一刻我是被渣男从烂尾楼推了下去,然后就到这里了?
    “来人啊……”
    少女突然凄厉的大叫起来,随后就有一群短打装扮的男人冲了进来,并且跟胡茬男打起来了。
    那个胡茬男冲我大喊一声:“顾倾,你等着,我早晚会带你走!”然后,他逼退了围攻他的人,飞快的冲出了房间。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衣不蔽体的样子挺羞耻的,想从桌子上下来,可才一动,就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一下就摔了下去,好像是头撞在了地面上,随后就没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绳子捆着的,面前站着个中年男人,那个黄衣少女一脸担忧的站在后面。
    这男的是谁?
    捆着我干什么?
    那男人看我醒过来,就指着我说:“畜生,我顾文昌,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不知廉耻?
    是指我跟胡茬男在桌上的暧昧动作吗?
    可是,我该怎么解释,跟他说,我一睁开眼睛,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别人,还跟一个男人那样……
    这样的话,说出来谁会信?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46
    “那个男人是谁?”
    “你和那个男人,是不是想要杀你妹妹灭口?”
    “给我说话,你这个畜生!”
    顾文昌一连串的发问,可我根本回答不上来,只有一脸大写的蒙逼。
    “好,不说是吧!”顾文昌用发抖的手指着我,一边咬牙说:“来人,上家法!”
    没多久,一个下人抱着个木匣进来了,顾文昌打开匣子,从里面拿出一根皮鞭,我看了直发抖,这特么是要干什么,又捆绑又皮鞭的!
    “爹,求您别打姐姐……”黄衣少女是突然扑到我身上,回过头,声泪俱下的说:“爹,姐姐一定是被那人强迫的,您别打姐姐,求您了!”
    “末儿,你别护着她!”顾文昌大吼一声,指着我说:“这个畜生与人私通,被你撞破后,还要杀你灭口,像这样没有廉耻,又心肠歹毒的人,你这个傻丫头,竟然还替她求情?”
    “姐,姐姐……”黄衣少女哭着说:“也许,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她没想害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
    让我好好捋一捋,现在的我,好像是叫顾倾,少女应该是叫顾末,是我妹妹,而那个捆着我,又是用鞭子抽我执行家法的男人,应该是我爹吧?
    从我刚醒过来的情况看,好像我正在跟胡茬男做一些没羞没臊的事,然后被顾末撞见了,接着胡茬男就拿刀冲顾末去了,好像是真的要杀人灭口,可随后就有很多人冲进屋,胡茬男打不过,就跑了……
    所以,我才会被捆起来,还要被皮鞭抽……
    倒是顾末这小丫头,貌似跟从前那个顾倾很要好,都这样了,竟然还在护着我呢。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只要不摆脱私通和杀妹灭口的罪名,我肯定少不了一顿鞭子了,而且我听说古代人都挺凶残的,动不动就侵猪笼,想想就害怕。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47
    我低头一看,手里竟然多了一把匕首,而且这把匕首,就是刚刚顾末塞到我手里的。
    前一刻还让我很感动的妹妹,下一刻竟然就给我坑了,而且为了坑我,她还不惜伤了自己,这套路有点深啊!
    啪……
    “畜生,你都干了什么!”顾文昌突然给了我一鞭子,抽在了我的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让我清醒了许多,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计了,或者说,是之前的那个“顾倾”被人算计了,而我属于躺枪了?
    “来人!”顾文昌看到顾末被刺,也顾不上我了,急忙喊人把顾末抬走,又命人把我捆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如果末儿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着,就又皮鞭抽我,而我因为被捆住,根本就跑不了,再加上莫名的浑身无力,让我都没办法躲,只能被一鞭鞭抽在身上,而且那鞭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每抽一下,身上就是个血道子。
    这时候,一个美妇人闯了进来,她跟顾末一样,是护住了我,一边急切的劝阻道:“老爷,您别打了,末儿没事,伤口并不深,不会伤了性命。倒是您在这么打下去,倾儿就被你给打死了。”
    “糊涂!”顾文昌一脸气急败坏的说:“末儿可是你亲生女儿,她被这个孽障害了,你还替这个孽障求情,糊涂!”
    这个美妇人,应该是顾末的娘亲,而我和顾末,应该是同母异父的姐妹。
    “老爷,我一直都把倾儿把亲闺女看,你是知道的。”美妇人的嗓音因为哭泣而变得沙哑,她一脸宠爱的看着我说:“倾儿,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糊涂,赶快跟你爹服个软,认个错,说你也后再也不敢了,等你爹气消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认错?
    别开玩笑了!
    你女儿,可是刚刚就坑了我,现在你又来假惺惺的,真当我傻吗?
    私通和谋杀亲妹,不管哪一条,只要我认了,都会被顾文昌给打死吧?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50
    可就算我不认,刚刚“捅了”顾末的事情,顾文昌可是亲眼所见的,他能绕了我吗?
    而且,这个顾文昌,显然是很不喜欢我这个女儿的,从开始到现在,他似乎就没有相信过我的样子。
    看来,我是又要死了?
    “倾儿,你倒是说话啊。”美妇人急切的说道:“你再这样,我也护不了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的脾气,他吃软不吃硬的。”
    然而,我只是愣愣的看着她,一言不发,因为我知道,人家的套路这么深,我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已经绝望了。
    而这时候,美妇人是突然扶着额头,晃了晃,就躺在了地上。
    又晕一个?
    顾文昌是真的急了,马上叫人抬走了美妇人,把我一个人留在房间里,而我也只能等死了,面对这两个心机婊,我真心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算了。
    反正,被渣男推下烂尾楼的我,本就应该死的,多活了一会儿,也算是赚了吧。
    没多久,顾文昌就回来了,恶狠狠的瞪着我,咬牙对着下人说:“给我搜!”
    搜什么?
    然而,没过多久,下人就找出一个小瓷瓶,交给了一个古代大夫模样的人,那人闻了一下,就说:“侯爷,这就是二夫人所中之毒,这是一种慢性毒药,二夫人中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看来是大小姐蓄谋……”
    顾文昌一摆手,打断了大夫的话,让大夫先出去,然后他就在我面前来回踱步,最后说:“念你我父女一场,三天后就是你娘的忌日,我就给你个体面的死法,下去找你娘吧。”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52
    体面的死法?
    人都要死了,还要体面有个锤子用?
    淡淡的看了一眼顾文昌,我才垂下眼帘,反正是个死,我也不想解释了,而且这对心机母女一环套一环的套路,也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不过,这次顾文昌是真的打算让我体面一波了,让一个叫小椿的丫鬟伺候我,给我抹了上好的伤药,又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就是不准我离开房间,也会每天给我喝一种药汤子,所以我每天都是浑身无力的。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从小椿的口中,我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的信息,我所在的地方是大庆王朝的盛京,而顾文昌,是当今皇帝亲封的文昌侯,而我,则是文昌侯府的嫡长女。至于二夫人和顾末,在小椿口中,表面上是待人和蔼的主子,可私下里却是一直对我心怀不轨,或者是,是对之前的那个顾倾心怀不轨,而我只不过是莫名其妙的躺枪了而已。
    仔细想想,还是有点可惜。
    如果我能活下去,作为侯府的嫡长女,肯定是荣华富贵一生吧。
    想想从前的自己,为了生存而坑蒙拐骗,现在终于有安稳的生活了,可却只有三天的时间而已,能不感到可惜吗?
    而这三天,对于文昌侯府,对于顾文昌,是最屈辱的三天,因为我不知廉耻私通,心肠歹毒害妹毒母,这些罪行,已经传遍了整个盛京,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对心机婊母女干的,目的就是,即便顾文昌念及父女之情而不杀我,有了这几条罪行,我这辈子也算是毁了。
    唉,又是一招很深的套路,把我往死里逼呢。
    突然之间,我不想死了。
    重新活了一次,但却只能活三天,就被人给活活算计死了,那我是不是太憋屈了?
    等着吧,不就是玩套路么,我也会。
    三天后,我被小椿叫醒,她边哭边伺候着我穿衣洗漱。死过一次,其实我对能再活着,是非常渴望的,特别是过了舒适的三天,我就更不想死了,所以想着,我也默默的掉眼泪了,觉得自己太苦逼了,竟然要一连死两次了……
    没多久,顾文昌和二夫人进了我的房间。
    顾文昌始终皱着眉,看我的眼神很复杂,但却没有丝毫怜悯,有的只是怨恨,其实这很正常,毕竟那些事被传出去后,他在朝堂上,可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那些政敌更是趁机攻击他,说他教女无方,一个连家都管教不好的人,凭什么在朝堂上为陛下谋划江山社稷?
    所以,原本就对我没有什么父女之情的顾文昌,现在更是恨的牙痒痒。
    而二夫人则是一脸疼惜的看着我,瞅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装出来的,好像真对我有母女情分一样。
    我端坐在椅子上,缓缓的开口说:“您要我死,可曾问过舅舅?”
    据小椿说,当年书香门第的顾家,为了避免家族没落,顾文昌在老太太的授意下,娶了世代戎马的北宫家嫡女,而她嫁过来后,虽安分守己,可却性格直爽不拘小节,还常与江湖人士来往过密,传出不少风流韵事,可谓是丢尽了顾家的颜面,可那时北宫家势大,顾文昌也只能敲碎牙往肚子里咽。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1-12 15:56

    而事实上,当年的北宫家嫡女,不仅有倾国之姿,还是个好心肠的,接济了很多落魄的江湖人,江湖上也有第一女侠的美名,可在顾文昌看来,这些就都变成了不知检点,而所谓的风流韵事,也只是江湖人太过推崇她而已。
    所以,从前那个顾倾的娘死于难产,顾文昌才算出了一口恶气,可她却留下一个跟她无论样貌还是性格,都如出一辙的女儿,不学女红,只爱舞刀弄剑,让他见了就想起那个女人带给自己的耻辱,恨不能当日是母女双亡才好。
    等从前那个顾倾长大后,仗着舅舅是封疆大吏,自己又有一身好武艺,是连他这个父亲都不放在眼里,更是时常言语顶撞。
    所以,可以说,顾文昌对自己这个嫡长女,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但我同时也知道,现在舅舅虽然不在盛京,但北宫家在朝堂之上,仍然是有话语权的,顾文昌应该会有所忌惮。
    果然,听我提到“舅舅”二字,顾文昌的神情变了变,随后说道:“你是我顾文昌的女儿,我怎么处置,北宫家就算势大,也无权过问!”
    “哦?”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有些心虚的顾文昌,心里清楚,他还是顾忌北宫家的,否则给我这三天的时间干什么,还不是想看看北宫家的反应,就说:“北宫家会不会管我,您心里比我清楚,我也已经让人给舅舅送信了,并在信中言明,不管是私通,还是杀妹毒母,我都是被人陷害的,我要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舅舅肯定不会不管的。”
    至于送信给舅舅的事情,完全是我编造的,因为我身边,除了小椿外,完全没有可用之人。但我觉得,顾文昌肯定会信的。
    “陷害你?”
    顾文昌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
    我瞥了一眼神情中流露出一丝慌乱的二夫人,接着说道:“您就不想想,像私通这样的事情,我就算是再傻,也不会在府里做吧?而且,怎么会有人跟人私通,还提前喝了软筋散?然后又被妹妹撞见,府里的护院又几乎是马上赶到,您就不觉得,太巧了吗?您就不觉得,府里的护院,来的太快了吗?”
    软筋散,就是这三天里,我都要喝的药汤子,喝了之后浑身无力,坐着都很勉强,这也是小椿告诉我的。
    听我说完之后,顾文昌流露出一丝疑惑,随后问道:“就算私通之事,你是被人陷害,那杀妹毒母,你又如何解释,我可是亲眼看你刺了末儿一刀,毒药也是在你房间里搜出来的!”
    我淡淡的笑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可却因为无力,才抬起一半,茶杯就掉了,一边说:“您也看见了,吃了软筋散,我连茶杯都拿不住,怎么还有力气伤人?再说那毒药,您就确定,不是陷害我的人,故意栽赃我的?”
    然而,顾文昌还是不信,或者是信了,但却要袒护二夫人和顾末。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顾尔倾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52天】
    • 开贴:2018-01-12 15:33
    • 更新:2018-03-06 14:00
    • 阅读:343516 回复:2926 楼主:353
    • 字数:约2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