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被莫名其妙赐婚,而且还是天底下最糟糕的王爷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0 10:37

    “想通了。”
    沈云溪淡淡的叹息,随后说道:“其实,也是云溪执念太重,也把自个儿看的太重,觉得只有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云溪,终归是生了心魔。现在,云溪也不想那些了,只想安稳度日,就怕你会厌弃云溪,不再爱云溪了。”
    “不会的。”
    听了这话,靖王爷心里其实还很不是滋味,但有觉得这已经很好了,“云溪也不要妄自菲薄,总有一天,便是为你,我也要问鼎天下,然后便让你站在我的身边,告诉全天下的人,云溪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如此,云溪并没有如此奢望了。”
    沈云溪起身,想要投入靖王爷的怀抱,可却又犹豫着退回,就像是,她感觉到靖王爷对她的厌弃一般,而靖王爷是把她拉入怀中,抚摸着她的长发,她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说道:“云溪真的只想安稳度日了,有朝一日你问鼎天下时,云溪也不想站在那个尊贵的位置,只要做你的一个小女人而已。可是,如此云溪得罪了顾倾,又没有个好借口离开陵王府,若以后顾倾找我麻烦怎么办?”
    “不会的。”
    靖王爷抚摸着她的头,动作轻柔,语气柔和的说道:“倾儿,她不是那样的人。”
    沈云溪摇摇头,说道:“可,万一呢?”
    靖王爷说:“云溪放心好了,我过会便去找倾儿,与她说了,那她便不会如何了。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0 12:07

    沈云溪仍然摇头,说道:“云溪放不下心,你还是带我去见她好了,我当面道歉,若态度诚恳,再有你说话,想必她才会原谅吧,这样我才能放心。”
    当面道歉?
    想着,靖王爷点点头,沈云溪的武功被废,又有自个儿在边上看着,便是想闹,也闹不出什么来。可她若是真的诚心道歉了,自个儿以后见到倾儿,也不必那么尴尬了。
    浴室,靖王爷带着沈云溪去了溪风苑,在路上的时候,沈云溪仍然是低眉顺眼的,可心里却是恨出血来了,顾倾,等着瞧好了,你还不知道,你炼的那丹药之中,已经被投了毒吧?
    呵呵。
    不管陈道陵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个顾倾,是绝对不能活的!
    而且,一定要亲眼看着顾倾死!
    没多久,靖王爷带着沈云溪便来到了溪风苑,因为有靖王爷在,所以是畅通无阻的,他们进屋时,我才接过小椿手里的盒子,还没等打开,便看到了沈云溪,便“噌”的站了起来,桌上的黑月也已经出鞘了,咬牙道:“四哥,你还带她来此,是要给倾儿添堵吗?”
    “王妃!”
    说着话,沈云溪直接跪了下去,一脸诚恳的说道:“王妃,云溪次来,是诚心悔过的,希望得到王妃的原谅,从此后,云溪将半步不离桃花渡!”
    诚心悔过?
    便是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我也不信沈云溪的话,她这种偏执的人,便是死了,也不会悔过!
    只不过,当我看到靖王爷那希冀的目光后,我的心软了下来,因为即便我说不原谅,为难的也只是靖王爷而已,而我说原谅,其实我该怎么做,便会怎么做。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0 13:37

    所以,我点头了,又想让小椿送客,可靖王爷连忙先说了话,“倾儿,我见你刚刚那般欣喜,可是得了什么宝贝?”
    得!
    这是想借着由头,让我跟沈云溪多热络一下。
    可是,这么大的仇,能热络起来吗?
    但又能如何,靖王爷不仅有恩于我,而且对我也格外的好,所以便只能先照顾他的情绪了。不过,这也就是我,若是换了陈道陵,约莫着早就上去打人了。
    “是宝贝呀。”
    然而,不管怎样想,我都只能对着靖王爷笑,还把盒子打开了,看着里面红色的丹药,说道:“这是倾儿炼的固元丹,吃了可以增长真气呢。”
    “固元丹?”
    靖王爷微微皱眉,脸上有些忧虑,说道:“倾儿何时会炼药了,还有这药方子倾儿又是从哪来了,可找府医看了,可莫要乱吃,若是吃坏了身体可就糟了。”
    “无妨的,是府医配合着炼的。”
    我笑着,把药方说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那府医也说了,这药方是很精妙的,他都没听说过,所以四哥不必放心。”
    靖王爷点点头,说道:“那便无妨了。”
    而我却瞧见了沈云溪正盯着我的固元丹看,那眼中闪过的,都是贪婪之色,估摸着,是以为这固元丹,她吃了也能恢复修为呢。不过,仔细想想,这固元丹,若是给她吃了,兴许还真会有些效果呢。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0 15:07

    想吃吗?
    我很想这样问她,但却终究没有,可我也不是个多大度的人,这沈云溪如此算计我,那我还不给她添点堵?想着,我便捻起了固元丹,用很缓慢的速度,将固元丹往嘴里送,最后是轻轻的放入嘴中,又就着水咽下,再露出微笑看着沈云溪,同时说道:“好像,真的很有效呢!”
    “倾儿,好歹也要找人试过才吃。”
    靖王爷一脸无奈的笑着,总觉得倾儿与寻常世家女不同,在她眼中,似乎真的是人人平等的,吃饭是与丫鬟同席,像丹药这种东西,也不会找下人试了,不过既然府医看过的,便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下次可不能再如此莽撞了,便是不找人试药,也要先交给府医检查,没事情了才能吃!”
    “好,倾儿知道了。”
    随后固元丹进入体内,我马上就感觉到了一股暖流散开,并且很快便在经络中活跃起来,而我又有新气沈云溪,便笑弯了眼睛,说道:“四哥四哥,真的好神奇,丹药才刚刚吃下,倾儿便能感觉到真气活跃起来了,而且也暖暖的,感觉真的很棒呢。”
    “你啊。”
    靖王爷宠溺的一笑,总觉得倾儿的笑是最美了,随后对沈云溪说道:“云溪,我们先走,倾儿才服用了丹药,需要打坐调息的,不要耽误了倾儿。”
    “为什么要走?”
    沈云溪的表情,突然就变得狰狞起来,还很夸张“呵呵呵”的冷笑起来,随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恶狠狠的说道:“不能走,我要看着她毒发身亡!”。
    2018-02-20 69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1 09:56
    毒发身亡!
    看着沈云溪那狰狞的表情,我忽然想到了昨天那场火,当时没有太过在意,原来是沈云溪捣的鬼!
    “没想到吧?”
    沈云溪有些癫狂的笑着,眼中流露着的,尽是恶毒,“其实,昨天萧破军出去时,我便知道,你是要炼药,所以便提前做了准备,命人放了一把火,然后帮你添了一味药进去!至于后来的事情,最初是偶然,后来指使赵如初骗你去桃花渡,便是为了试陈道陵,没想到陈道崖却是来了,破坏了我的计划,而且还废了我的武功!
    可谁又能想到,我早已经在丹药里给你下了毒?不过,我还是很担心你会让别人试药,或者是让府医检查。所以我便来了,然后看着那固元丹时,我便流露出贪婪的目光,目的就是让你知道,我很想要这固元丹。而你自然不会给我,不仅如此,你还会故意气我,所以你便吃了药!
    哦,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什么会知道萧破军去买什么吧?其实很简单,因为在萧破军身边,是有我的人,你想知道是谁吗?那便告诉你好了,便是那个曾经在飞鸾院顶撞了刘梦娆的泼皮,你没想到他会是我的人吧?还有配合你炼药的府医,他也收过我的好处,虽然不至于帮我下毒,但透露一下你所炼何药,还是能够做到的!
    顾倾,也许你怎么也想不到,从你进入陵王府那天起,那个蠢笨的刘梦娆,对付你的一切手段,都是我在背后操控的,要不然,你以为就凭她那种货色,怎么可能想出那样的法子?”
    “沈云溪!”
    咬着牙说话的,是靖王爷,他觉得,自个儿已经完全不认识从小便喜欢的女人了,“你怎能如此恶毒,便是武功被废,也丝毫不知悔改!”
    沈云溪淡淡的笑着,看向了靖王爷,疯癫的笑着,“陈道崖,其实你只是不知而已,我从来都是如此恶毒的!难道你刚刚没听清楚吗?从她顾倾进陵王府那天起,我便在算计她,只可惜她命大,每一次都能逃过!但这一次,你觉得,她的命还会那么大吗?我加的那味药,可是断肠草呢。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1 11:26

    此时此刻,我脸色煞白,便是被靖王爷车过去把脉,都一点没有反应!
    断肠草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听名字就知道,吃了一定会死人的!
    真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沈云溪给算计了,想想她刚刚看向固元丹时那贪婪的表情,我便觉得毛骨悚然,原本以为我就已经很会伪装了,没想到她沈云溪却是演的如真的一般,连我都没有看出来!
    这一次,真的要死了吗?
    可是,为什么身体没有丝毫不适呢?
    “嘶……”
    靖王爷却是突然倒吸一口凉气,皱眉自语道:“奇怪,若真是断肠草,服下后几息之间便会要了人命,可倾儿脉象却为何没有中毒迹象,而且到现在都没有事情呢?”
    沈云溪也是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死,明明已经把断肠草放进去了,为什么人却没死!可随即,沈云溪便恢复如初,静静的站在那里,甚至是挂着柔和的笑意,眼望着靖王爷,像是看着自己最爱的人。
    虽然,她不知晓,断肠草为什么没要了顾倾的命,可事实证明,自个儿这次又失败了,所以要另想办法,至少要先保住命!
    而我和靖王爷,也在随后同时看向了沈云溪,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我疑惑不解,靖王爷也是如此。
    “对不住了王妃。”
    沈云溪突然向我福了一礼,然后看向了靖王爷,淡淡的说道:“道崖,你也莫要怪我,毕竟昨夜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我是真的很害怕你会厌弃我,便编了谎话,就是想要看看你的反应,本以为你看到刚刚我的样子,一定会打我的,可你却没有。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1 12:56
    我才知道,你并没有厌弃我,是真心对我的。”
    随后,沈云溪便又解释了一番,大致的意思是说,她是从赵如初那里得知我要炼药,而这事情,赵如初也的确知道,因为我早些日子,便常去百草园找府医咨询,曾经也碰到过赵如初,她随口问了,我想着即便我不说,府医也会告诉她,便与她说了。
    然后,昨夜那场火,她只是瞧见了而已。今日想试试靖王爷,便觉得有些巧合,便拿来用了,说是自己派人放火的。
    总之,这个解释,很说的过去。
    但我却是不信的,丝毫不信,可我的身体,竟然到现在都没出现状况,也就是说明,我没中毒,如果我没中毒,那沈云溪的话,就又显得可信了,否则她刚刚说那些话,又是为何,往自己脸上抹黑吗?
    可即便如此,我却仍是不信,可又没有什么证据,便说道:“四哥,人你先带回桃花渡,不要让她离开半步,若我出事,我想四哥也不会让我死不瞑目吧?”
    “倾儿放心。”
    靖王爷阴沉着脸,信与不信,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刚刚沈云溪的笑容虽然柔和,而且也是真情流露,可在眼中,却是如同蛇一样的阴冷,他已经从内心深处,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怕了,便是心里再放不下,也不影响他对她的厌弃了。
    没多久,小椿便又找了府医来,把过脉,没有中毒迹象,我问了他,沈云溪可与他打探炼药之事,而他却是没有承认,应该是怕引起我的不满,但我没有再为难,便让他走了。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1 14:26

    这件事情,彻底把我闹的不会了,沈云溪究竟下没下药,若是下了,我为什么没中毒,若是没下,她又真的是在试探靖王爷吗?
    似乎,是一个死循环呢。
    罢了。
    还是找机会,让沈云溪去死好了,但又不能让皇上起疑,否则陈道陵就会被怀疑,真是头大,要必须好好谋划才是。
    闹腾了一番之后,我便回到床上打坐调息,既然没中毒,那便要尽快吸收了固元丹对真气的增益才是。
    就如同昨晚一眼,打坐调息的过程很痛苦,是昏睡与疼痛交织的,可却也有一点不同,那便是我胸口下方的位置,变得滚烫,像是有什么在燃烧着一样,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光球,也不知是错觉,又或是其他原因。
    大概过去一个时辰,这个过程才结束,而且这一次,我并没有睡着,身上不知何时,竟然出了一身的臭汗,很像是最初时清楚杂质的感觉,我猛然间想到,也许我是真的中毒了,只是梨红药当初给的药丸和口诀救了我?
    摇摇头,便是有如此想法,也要找到梨红药才能证明,或者是沈云溪自己承认了什么。
    不过,这件事情,却还是要告诉靖王爷的,可不能让他再被沈云溪那个女人骗了,我便叫来小椿,让他去桃花渡找靖王爷,把此事转达。
    等小椿走后,我便起身去洗澡,可却觉得身体似乎轻了许多,因为下床的时候,我竟然险些摔倒,再感受了一下真气,出乎意料的充沛,曾经像是涓涓细流的真气,此时竟然已经如同小河一般了。
    想着,我便走起了落羽剑集中的步伐,果然是更得心应手了,可却因为有些不适应对我来说已经很庞大的真气,所以有几次是没收住力,导致险些撞翻了桌子。
    洗过澡之后,便让小椿给我梳化,没多久陈道陵便出现了,行色匆匆,显然是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来了后,便给我把脉,发现没有异常之后,便说了一些沈云溪要早日除掉的话,我笑着把他按下,为了梳头,又伺候他穿衣,“七爷先不用想这些事情了,一切都等暮云庄的事情结束再说吧。”
    等整理好了陈道陵,我们便离开了溪风苑,坐马车向皇宫行去。
    坐在马车上,我竟然非常紧张,当初去见皇上,我都没如此紧张,可今夜不同,因为要见的是陈道陵的母妃,也不知生出这样优秀的陈道陵的女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我跟瑶贵妃会不会有什么婆媳关系问题,想想就紧张呀。
    可是,当我在碧瑶宫见到瑶贵妃时,却是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2018-02-21 70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顾尔倾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52天】
    • 开贴:2018-01-12 15:33
    • 更新:2018-03-06 14:00
    • 阅读:343516 回复:2926 楼主:353
    • 字数:约2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