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被莫名其妙赐婚,而且还是天底下最糟糕的王爷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1 14:26
    这件事情,彻底把我闹的不会了,沈云溪究竟下没下药,若是下了,我为什么没中毒,若是没下,她又真的是在试探靖王爷吗?
    似乎,是一个死循环呢。
    罢了。
    还是找机会,让沈云溪去死好了,但又不能让皇上起疑,否则陈道陵就会被怀疑,真是头大,要必须好好谋划才是。
    闹腾了一番之后,我便回到床上打坐调息,既然没中毒,那便要尽快吸收了固元丹对真气的增益才是。
    就如同昨晚一眼,打坐调息的过程很痛苦,是昏睡与疼痛交织的,可却也有一点不同,那便是我胸口下方的位置,变得滚烫,像是有什么在燃烧着一样,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光球,也不知是错觉,又或是其他原因。
    大概过去一个时辰,这个过程才结束,而且这一次,我并没有睡着,身上不知何时,竟然出了一身的臭汗,很像是最初时清楚杂质的感觉,我猛然间想到,也许我是真的中毒了,只是梨红药当初给的药丸和口诀救了我?
    摇摇头,便是有如此想法,也要找到梨红药才能证明,或者是沈云溪自己承认了什么。
    不过,这件事情,却还是要告诉靖王爷的,可不能让他再被沈云溪那个女人骗了,我便叫来小椿,让他去桃花渡找靖王爷,把此事转达。
    等小椿走后,我便起身去洗澡,可却觉得身体似乎轻了许多,因为下床的时候,我竟然险些摔倒,再感受了一下真气,出乎意料的充沛,曾经像是涓涓细流的真气,此时竟然已经如同小河一般了。
    想着,我便走起了落羽剑集中的步伐,果然是更得心应手了,可却因为有些不适应对我来说已经很庞大的真气,所以有几次是没收住力,导致险些撞翻了桌子。
    洗过澡之后,便让小椿给我梳化,没多久陈道陵便出现了,行色匆匆,显然是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来了后,便给我把脉,发现没有异常之后,便说了一些沈云溪要早日除掉的话,我笑着把他按下,为了梳头,又伺候他穿衣,“七爷先不用想这些事情了,一切都等暮云庄的事情结束再说吧。”
    等整理好了陈道陵,我们便离开了溪风苑,坐马车向皇宫行去。
    坐在马车上,我竟然非常紧张,当初去见皇上,我都没如此紧张,可今夜不同,因为要见的是陈道陵的母妃,也不知生出这样优秀的陈道陵的女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我跟瑶贵妃会不会有什么婆媳关系问题,想想就紧张呀。
    可是,当我在碧瑶宫见到瑶贵妃时,却是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喜欢看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左心房爱情】,回复84211,从71章开始看起,感谢支持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2 09:01
    首先,瑶贵妃非常年轻!
    初次见皇后时,看容貌,像是只有三十不到的样子,便已经让我很惊讶了。
    但没想到,瑶贵妃看上去,不仅容貌,便是神态,看上去都如少女一般,笑起来时的那种单纯,就如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样。
    可最让我惊讶的,是瑶贵妃的双眸,竟然与我很相似,都是那种天然媚的桃花哞,不同的是,她眼中的单纯更多一些,而我却是媚意更多一些。
    所以,看到瑶贵妃,我便惊住了,以至于忘记了行礼。
    而陈道陵又要装傻,所以都不敢提醒我,最后只能用嚷着要撒尿的办法提醒,却是被皇上狠狠的瞪了一眼。
    “倾儿给父皇、母妃请安!”
    回过神后,我连忙跪了下去,心中有些忐忑,毕竟皇上也在,我这样也太过失礼了,便只能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好在,坐在上位的皇上并没有怪罪,瑶贵妃更是直接走下来,将我扶了起来,我便又腼腆的喊了声,“母妃,倾儿失礼了。”
    “无妨的。”
    瑶贵妃笑着,露出了两个酒窝,眼中温柔与关切之色不多,却是像少女般,闪着几分好奇,打量着我,一边用略甜的嗓音说道:“都说倾儿模样有倾国之姿,今日总算见到了,果然是好漂亮呢。倾儿倾儿,你快与母妃说,平日你都如何保养,还有你这眉又是如何化的,真好看!”
    诶。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2 10:31

    这哪里像母妃,简直是要做我闺蜜的意思啊!
    “瑶蕖,你好歹也是长辈。”
    皇上淡淡的说了一句,眼中却没有责怪之意,随后道:“你这般,会吓坏倾儿的,且先吃了饭,若想与倾儿多说话,便让他们晚上留宿在宫里。”
    瑶贵妃有些调皮的,竟然冲我吐了一下舌头,随后道:“陛下,好歹倾儿也在,你也不给我留点颜面呢。”
    皇上笑呵呵的说道:“朕又没责怪你。”
    然后,瑶贵妃便回到了皇上身边坐下,而皇上的手,则是很自然的放在了她的腿上,便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让她羞红了脸,仿若未经世事的处子一般,哪里又像生过孩子的。
    不过,皇上却是很喜欢的样子,笑意更浓了。
    等陈道陵撒完尿回来,宫女便进来布菜,整个过程,我都没有说上几句话,因为瑶贵妃一直在照顾陈道陵的同时,与我们欢快的分享她在碧瑶宫的生活琐事,比如说有宫女抓蝴蝶的时候摔倒了,又比如说某个太监走路的时候被另外的太监踹了屁股,然后两个人便打了起来,门牙都打掉了呢。
    似乎,日理万机的皇上,很喜欢听这些琐事,打我进来起,他脸上的笑容,便没有消失过,看着瑶贵妃的目光,也尽是宠溺,而时常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却是有些复杂。
    一顿饭结束后,皇上喝了些茶,便早早离开了。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2 12:01
    我很奇怪,皇上不管怎么看,都是格外喜欢瑶贵妃的,可为何不留宿?而且,我听旁人说,皇上似乎有很多年都没来碧瑶宫了,可他们见面,却又如此自然。
    虽然很疑惑,但我也没有多想,倒不如得空了,问问陈道陵呢。
    等皇上离开之后,瑶贵妃便拉着我和陈道陵去了她的屋里,刚一进去,陈道陵便直挺挺的跪了下去,也说话,便那么瞧着瑶贵妃,也不知是想表示什么情感,可能是对母亲的思念之情吧。
    而瑶贵妃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陈道陵,便说道:“快起来,倾儿还在,你这样,倒显得我很严厉了。”
    “母妃。”
    陈道陵低声唤了一句,然后便起来了,还很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又挠头说道:“只是,太过想念了一些,便不由自主的想跪下请安,以表孝心。”
    呦,我们高冷的陵王爷,还有这一面呢?
    当真像个大男孩一样,不过孝顺的男人,才是最可靠的,当然了,我说的孝顺,并不是那种对母亲盲从的孝顺,因为似乎很多婆媳关系,都是因为儿子对母亲的盲从引发的。
    “也是辛苦你了。”
    瑶贵妃笑着,便过来拉起我和陈道陵的手,走向了小桌旁坐下,一边说道:“本是想,你这般处境,就不应该有个让你动心的人,因为那会害了人家。可近些日子,我也听了许多倾儿的事情,所以便也放心了。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2 13:31

    听过我的事情?
    “母妃。”
    我有些紧张了,该不会是要拿我那些被陷害的罪名说事吧,“倾儿并非如传闻中那样,那些都是被陷害的,母妃可莫要信了……”
    毕竟是见婆婆,所以我难免有些紧张,竟然都忘记思考了。瑶贵妃既然知道陈道陵装傻的事情,便也会知道很多其他的事情,若我仔细想了,便能想到,她其实都知道的。
    “倾儿,莫要担心。”
    瑶贵妃笑着,把我手放在她的掌心,说道:“被陷害的事情,我自然是知道的,而刚刚我所说,其实是知道倾儿你很聪明,而且也是真心待道陵,所以才说放心的。”
    这样一说,我才放下心来,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不过,正经话说了没几句,瑶贵妃那少女心性便又泛滥了,拉着我看她的手势,还有一些西洋来的小玩意,反正是一刻都闲不下来的样子,倒是给我都有些折腾累了。
    但,似乎不用担心所谓的婆媳问题了。
    聊了很晚,最终我和陈道陵还是准备出宫了,临走时,瑶贵妃要特意嘱咐,此次暮云庄的事情,我们本就是以身犯险了,所以万万不能逞强,若有不对劲的地方,便要立刻退出来。
    对此,我和陈道陵都应了下来。
    而我对瑶贵妃的印象,却始终有些拿捏不准,因为她那天真的少女心性,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可说起正经事来,她又那般的认真,而且分析问题也很准确。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2 15:01

    所以,我拿捏不准。
    但我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是陈道陵的母妃,难道还会害我们不成?
    碧瑶宫内。
    瑶贵妃站在院内,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眷恋,淡淡的说道:“没想到,已经长的这般大了。”
    站在身后的白发老嬷嬷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道:“娘娘,她身上可是有许多疑点,最让人疑心的,便是那场事故前后,她性子转变的太多,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奇怪。”
    “奇怪?”
    瑶贵妃淡淡的笑了,目光看向极远的地方,喃喃道:“若是你经历了当年的事情,便不会觉得奇怪了。罢了,若道陵身边是其他女子,便是道陵会恨我,也要将那女子除去。可如果是她,便就不一样了。也许,这便是天意吧。”
    然而,我和陈道陵还没等出宫,便被匆匆赶来的陈想年给拦了下来,原本只是说在马车上与我说说话,可聊着聊着,小丫头便揉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嫂嫂,想年知道你要进宫,所以连饭都没吃,就想吃些嫂嫂做的美味,要知道你这一走,想年也要回棋剑乐府了,再见面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好啦。”
    看她那装可怜的样子,我便捏了她鼻子一下,说道:“那便去了你母妃那里,想年要吃什么,只要食材够,便给你做了就是!”
    “就知道嫂嫂是最好的!”
    陈想年欢呼了一声,然后吩咐马车调头,稍时又换乘了娇子,一路上也是喋喋不休,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天色都这般晚了,她也不知道该少吃点。
    而皇后的福泽宫内,美艳的皇后正在悠然的品茶,一边问道:“皇上,可又去了那个女人那里?”
    “是在皇贵妃那里。”
    一个嬷嬷应了一声,随后道:“不过,今日陵王爷与王妃入宫,皇上是先去了碧瑶宫,吃过了晚膳才走的。刚刚有人回报,陵王爷与王妃在出宫时内九公主给拦下了,听着是要去宸贵妃那里给九公主做菜吃呢。”
    皇后眉毛一挑,冷冷的说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毒杀宸贵妃,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嬷嬷说道:“反正那陵王妃曾经也做过毒杀后母的事情,若再有一桩,也不会叫人意外。” 皇后点点头,说道:“那便吩咐人去办吧。”。
    2018-02-22 71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3 09:26
    眼看着,便要到地方了。
    却是跑来一个嬉皮笑脸的小太监,还嚷嚷着要见我,撩开轿帘一看,竟然是小周。
    要说,皇上身边服侍的人,便是小周这种活泼的,也不该是如此莽撞的,所以我觉得,他突然来,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所以便下了轿子,与他走到一旁。
    “王妃呦,您不知皇宫是是非之地吗?”
    周围没人了,小周便翘着兰花指有些夸张了,眼珠子左右瞧着,一边说道:“前些时日,您在行宫遇刺,九公主被急急叫回皇宫,不就是宸贵妃落水了,您怎么还敢往宸贵妃身边凑呢?”
    “想年,又不是害我的。”
    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可马上想到,陈想年虽然不会害我,可在后宫之中,却是有太子的生母,皇后娘娘在,上次的事情,矛头便都指向了皇后娘娘,我怎么还这般不小心,想来,也是对陈想年没有戒心,“这次是我不谨慎了,这便辞了想年出宫去。”
    说这话,我目光一凝,看着小周,正色道:“只是,小周又为何要提醒,莫不是因为那几袋金豆子?”
    坦白讲,皇帝身边的,哪个不是旁人眼中的红人,我从未想过,就那区区几袋金豆子,便能真的让小周为我办事情了,所以小周这般殷勤,也是让人感到疑惑。
    “自然是皇上命我前来了。”
    小周看了眼面色不善的陈想年,才又回头说道:“现如今,宫里是多是多求,您眼看着眼离京的人了,便不要再久留了。
    作者:顾尔倾城 时间:2018-02-23 10:26
    而有些事情,皇上并非不知,只是也要顾忌许多,所以能免的,便尽量要免了。”
    早前行宫行刺的事情,皇上偏袒太子,但私下里,却是把太子的嘴角都打破了,便是入小周说的这般,不是不知,而是要顾全各方面的关系。
    待小周走后,我便与陈想年告辞了,她有些不高兴,我便跟她说,这次去边疆,返程时,定要抽出时间去棋剑乐府看她,这样她才很不情愿的放我走了。
    回陵王府的路上,我还有些后怕,若是真的去了宸贵妃手里,定然会给陈想年做些吃的,而皇后若真想动手脚,便只要命人下毒即可,到时不管是陈想年中毒,还是宸贵妃中毒,便只是试毒的宫人死了,我都难脱干系,指不定又会闹出多大的乱子呢。
    “莫要多想了。”
    马车内,装傻的陈道陵淡淡的说了一句,拿着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低声道:“今日也是我有疏忽,可能是许久未见母妃的关系吧。倾儿,若是你往后再有机会进宫,无论在哪里,都不要去碰跟饮食有关的东西。”
    “倾儿明白了。”
    我点点头,其实是有些惆怅的,上一世我虽然走南闯北的行骗,总是在算计人心和勾心斗角,可在没有骗局的时候,却也能得到消停的时光,哪像如今,似乎每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在算计中度过的。
    也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 首页
  • 上一页
  • 4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顾尔倾城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52天】
    • 开贴:2018-01-12 15:33
    • 更新:2018-03-06 14:00
    • 阅读:343516 回复:2926 楼主:353
    • 字数:约2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