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几年的婚姻抵不过九零后楚楚可怜白莲花一朵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7-12-01 14:48
    听说过患者给医生塞红包的。
    听说过医闹追着医生喊打喊杀的。
    前几天倒是让我遇上了一个最奇葩的,竟然有患者要给医生家里送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
    “你说什么?!”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我震惊了,“你再说一遍。”
    江哲年边换下外衣边解释:“就是我们科室那个万年户老何,家里为了他的住院费把房子卖了。他女儿今年高三,没地方去,拜托我收留一年,明年考上大学就住校去。”
    这么听着似乎没什么不对,可是转念想想,“你是医生啊,还是慈善家?”
    “夏夏,我很累。”江哲年掐了掐眉心。
    我知道他今天有场大手术,一站就是七个小时,的的确确是累,可这件事不是一个累字就能解决的。 我跟江哲年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往常家里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现在突然要住进来一个陌生人,这放着谁都会心里不舒服吧。
    看我半天没出声,江哲年大概也知道这要求过份,劝了一句:“不是还有一间空房吗?于咱们举手之劳而已,对人家小姑娘却是改变一辈子的事情,别小气。”
    这哪里是小气,我说:“那间房怎么空了,那是我打算生宝宝用的婴儿房!”
    说到孩子,明明是两口子的事情,偏外面的人都只怪我,先开始是婆婆,这阵子连我亲妈都开始张罗,安排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谁有毛病了!他们也不看看江哲年这个工作狂的日常,一周我能见他两次,都已经是难得的了。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7-12-01 14:50
    “怎么还是小孩子脾气,你就不能懂点事。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要是不把老何家里的事情解决好,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知道我们科室都是重症,说难听点那就是熬日子的人,这种人最难控制,之前电视上不是报道过有病人要杀医生,前车之鉴,你难道不懂?这事就这么定了!”江哲年已经转身往洗浴间走,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大概是性格原因,江哲年平时为人冷淡,工作后,更是对工作以外的事情耐心极差。而我呢,虽然在外面有些咋咋呼呼,可回到这个家,就成毫无发言权的软包子,任由别人打压,从不敢跟他反驳什么或者争论什么。
    江哲年洗完澡出来,我已经上床,先前存着气,故意背对着他。其实心里未必不是想着他能哄我两句,就这么僵持了很久,直到我听到他有频率的呼吸声,这才猛地翻过身去,发现他早已经睡着了。
    顿时我睡意全无,看着他冰冷的样子,憋屈的想哭。 结婚前我们也曾如胶似漆过,可婚后两家老人、鸡毛蒜皮等等的琐事将所有的浪漫都冲淡了,尤其是最近一年,江哲年升了主治医生,医院里忙的脚不沾地,先开始我体谅他辛苦,后来慢慢才觉得我们的婚姻竟没了一丝温度。
    第二天江哲年早上临出门,不忘交待我给要给住进我家的小姑娘置办些东西,床单被褥换洗衣服啥的。我没睡好,太阳穴疼的厉害,胡乱的答应了一声。
    中午接到我妈电话,让我赶紧回娘家一趟。
    原本想着跟亲妈倒倒苦水,谁知道进门就看见我姐坐在沙发正中央,我爸我妈前前后后的围着她打转。这样的场景一点都不陌生,我姐顾佳芸从来都是我家的骄傲,小时候学习好、长的漂亮,长大了工作好、嫁入豪门。毫无疑问的‘别人家孩子’,而我作为‘标杆’人物的亲妹妹,瞬间被鄙视成了渣渣。说实话,我现在的性格这么软弱,甚至内心深处自卑的很,全拜这位姐姐所赐。
    果然,有顾佳芸的地方,我就只能是那个反面教材。
    我妈心情好的不像话,见到我就报喜,说是我姐怀孕三个月了,天大的好消息。然后果不其然的就开始批判我,结婚三年还不生孩子,绝对是身体有问题等等等等。
    我心说,顾佳芸都结婚四年了才怀孕,你怎么不说她!不过这话,我只敢在心里说说,顾佳芸可是我们家的公主,我家原来条件不好,可小时候就是再怎么紧巴,都要给顾佳芸吃好的,穿好的,而我,从小到大就是那个‘捡姐姐不要的’妹妹。
    顾佳芸见我没精打彩的样儿,就说我姐夫常念着我,叫我去姐夫姐姐家里玩儿。
    提起我那姐夫,我心脏都发抖,没坐半小时就跑了出来。少不了又挨了我妈一顿说。
    被姐姐这么一刺激,我彻底忘了江哲年早上交待的事情。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7-12-01 14:51
    抱歉,上个帖子发的有些重复,乱起八糟的,现在楼主收拾心情重新来哈,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楼主,么么哒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7-12-01 14:52
    江哲年是个行动派,不过几天时间,就将要寄居在我家的小姑娘带了回来。
    那女孩子叫何栀,细细瘦瘦,人长的就像是含苞待放的栀子花一样,低着头,人看起来有些怯懦,不过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才是最柔弱的。
    “她叫顾夏。”江哲年拍拍何栀的肩膀,“你以后需要什么只管跟她说,别有顾虑。”
    何栀到底还有些腼腆,抬眼看我,浅浅的笑下,乖巧的点头:“恩,好,江医生。”
    “顾阿姨,往后请多关照。”
    ‘阿姨’两个字让我胸口中箭,心说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凶残啊,单单是称呼就将我跟江哲年差了辈了,我有那么老么!
    心里止不住泛酸,小声跟江哲年说:“年轻真是无敌。”
    江哲年直接无视我。
    何栀就这样搬进我家,小姑娘挺乖的,整晚上都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我对这样的情况满意,私心里说,在家谁不图个放松、自在,真要时时处处都要面对一个陌生人,还真是让人不愉快。想想高三孩子学业繁重,如果这一年都是这样的,那也不是难以忍受。
    当晚,我跟江哲年一起看电视,他一直忙,这样的时刻倒是很少遇到的。如果没有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我想我会更加的惬意。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7-12-01 14:53
    哐当——
    浴室的门打开,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何栀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短袖走出来,那短袖像是被洗过太多遍,已经磨的几乎透明。加上何栀的头发还在滴水,衣服被打湿了大半,里面的一切一目了然。她竟然没有穿内衣,女孩子虽然看着瘦,可身材发育的却不差。
    我愣了三秒,反应过来就扭头看江哲年。
    他眼睛同样盯着从雾气中走出来的少女,表情没什么大变化,声音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淡:“怎么回事?”
    何栀有些害羞,双腿磨蹭着说:“我没有睡衣。”
    “不是让你给她置办些换洗衣服吗?”江哲年转过头来瞪我,语气严厉道:“做事情怎么从来就没有责任心!”
    这........这是不是弄错重点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江哲年就又加了一句,“还不快点去买,难道你想看着她一直这个样子。”
    当然不想看到,我站起身,拿起钥匙手机就出了门。
    走出单元门被冷风一吹,我才有些清醒过来,觉得自己真是没用,简简单单就被江哲年洗了脑,竟真的跑出来给何栀买换洗的内衣。低头看看,刚才跑出来的太急,根本没带钱,不得不又转头回去拿钱。
    拿钥匙开了家门,进去发现客厅里并没有人,正奇怪江哲年去了哪儿,就听到卧室门突然嘭的一下发出撞击声,我连忙往卧室走,手指刚触到卧室门的手柄上,就江哲年压抑的说话声:“小东西,你就这么着急,连一晚上都忍不住,嗯?”
    女孩子的低吟声,没回话。
    “往后天天都能看到我了,这下满意了?” 完全不同于平时冷淡的语气,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巧克力,听着让人莫名的生出一身的鸡皮疙瘩,“跟我闹了那么久,不乖!该罚!”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8-01-11 17:12
    我形容不出到底是愤怒多还是震惊多,脑神经跟断了一样,价值观、人生观全部崩塌,我甚至连站立都没办法做到,软软的坐在地上。
    房门里的声音此起彼伏,多是女孩子娇嫩的呻吟轻呼,还有男人的低吼,时不时的伴随着一些露骨对话,仅仅是听着就让我脸红心跳。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少女,当然明白情到浓时的表现,从前我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只是跟江哲年结婚后,这些激情就开始渐渐离我远去了。
    我以为婚姻就是这样的,人们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不是吗?
    最初的茫然愤怒过去,我迅速的冷静下来。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竟然能在这种时候冷静下来,我当然可以冲进去像个泼妇一样的控诉他们,甚至撕扯、殴打!
    但,我不敢。
    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让我清醒的认识到,我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我跟江哲年从大学确定关系开始到现在,整整七年的时光过去,我从十八岁的少女变成如今二十五岁的少妇,几乎我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经跟他连在一起,曾经最好最美的梦想,都与他有关。要彻底的撕裂这一切,放弃所有的美好盼望,我并没有这个勇气。
    我终究舍不得他。
    退一步说,我真的跟江哲年撕破脸,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呢?所有人的鄙视、嘲笑,即便是我最亲的人,都不会给予我丝毫的支持。我妈只会说我没用,连个男人都守不住,果然不如姐姐顾佳芸。我恨我自己在这样的时刻,还想起顾佳芸,可是我控制不住,从小到大的阴影,她就像是个影子,从未离开过我的生活。
    长这么大,我唯一能跟姐姐相提并论的就只有婚姻,她是嫁入豪门没错,可我并不差,江哲年是医学院高材生,虽然家境一般,可名头听着响亮,尤其这些年我父母的身体不好,看病、住院大大小小事情,多亏了江哲年的帮忙。
    这也许是世上最荒谬的一幕,我在门外权衡利弊,他们在门内激情难控。
    房内的声音渐渐地高亢起来,女孩娇声喊着:“不行了,不行了,江医生,我受不住了。”
    “好,这就给你,全给你。”
    明白他们快要结束,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发现早已经泪流满面,边擦眼泪边往门口跑,我知道我这样逃避很窝囊,可还是控制不住脚步。
    出门的时候,我狠狠地甩上了家里的大门。
    震天的门响声中,我落荒而逃。
    多可笑,我竟在甩上门的那一刻,生出些许报复的快感。
    外面早已经是万家灯火,我穿着一身居家服,走在街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时有行人露出吃惊的目光看着我,我觉得难堪。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走在街上,他们每个人似乎都知道我家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目光里都带着嘲笑与轻视。
    作者:舒沐梓V 时间:2018-01-11 18:01

    行至走肉的走着,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期盼着是江哲年打来的。可结果还是令我失望了,手机上显示着‘姐姐’两个字,我仰头看了看天,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在我最狼狈最失意的时候,第一个来电话的人居然是她,顾佳芸。
    滑动屏幕,我颤抖着将手机贴在耳边,全身抖的一个字说不出。
    “夏夏,你快来,我肚子疼!”顾佳芸的声音满是虚弱,惊恐。
    我脑子一下子空白,先前的那些都被放下,我急急追问:“你在哪里?”
    “在家,你快来。”
    “好!”
    挂了电话,我满心急切的跑上马路,想拦下车赶往姐姐家。脑子里还没忘了我并没带钱,拿手机点开x滴打车,叫了车来。
    打车软件效率很快,不到两分钟就有电话打来,确定了位置不一会儿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我面前。
    我着急上车,连司机的长相都没有关注,只留意到他穿着黑色的西装。
    “麻烦快一点。”完全心慌意乱的语气。
    我所住的地方距离姐姐家挺远,一路上我刚才颤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车内的电台放着老歌,林忆莲慵懒磁性的声音,一声声唱着:
    爱过就不要说抱歉
    毕竟我们走过这一回
    从来我就不曾后悔
    ......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善变的眼神
    紧闭的双唇
    何必再去苦苦强求
    苦苦追问
    不知是被这歌声抚慰了还是被它刺痛了,我先开始忍着,后来实在忍不住,低声的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失控,不可抑制的抽搐。
    到底还是顾及身边还有陌生人,我极力吸着鼻涕,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
    模糊的眼前多出一块手帕,墨绿色的,没有一丝花纹。我不好意思抬头,只是默默伸手接过,哑着声音说:“谢谢,抱歉。”
    大概在这人的眼里,我就是疯女人吧。甩甩头,反正今晚已经失控,并不在乎这一茬。
    一路送我到顾佳芸家楼下,我点了完成订单下车。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说,我估计他此时心里只会觉得今晚遇到我这样一个人十分的晦气吧。
    不提这段小插曲,我飞奔去了姐姐家。
    开门的保姆见到我刻意压低了声音,“夫人刚刚睡下,顾小姐你小点声。”
    “不是说肚子疼吗?没事吧?”我还记得我妈当时说顾佳芸怀孕时的喜悦表情,怀孕的人肚子疼,可不是好玩的。
    保姆四十岁年纪左右,听到我问这个,表情有些怪异,只说:“没事的,夫人就是晚上吃的不舒服。心情不好,动了胎气。已经吃了药睡下了。”
    虽然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不过我不是多嘴的人,点了点头。
    可能是被我进门的声音吵到了,卧室里顾佳芸醒了,出声喊我:“是夏夏来了吗?”
    “是我,姐。”
    “快进来。”
    顾佳芸的卧室里开着一盏小小的灯,微弱的光将躺在床上的她衬托的尤为苍白,从来看到她都是元气满满,光彩照人的样子,很难看到她这样虚弱。此时我情绪复杂,见到她这个样子,关于江哲年的事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夏夏,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了,路上遇上什么事了吗?哲年呢?他怎么没有送你来。”顾佳芸问道。
    我这才惊觉现在自己的样子,更加的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说:“我就是着急你。”
    “你怎么永远都是这幅冒冒失失的样子,快去楼上洗洗,让你姐夫见到了,准又得担心你。”
    “姐夫......。”我胸口一跳,“他在家吗?”
    “这会儿不在,不过马上就回来了。”
    “啊,那我先走了。”我心急火燎地往外走。
    “我身体不舒服,夏夏,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你不在我心里不踏实。”她这样说。
    不踏实,“那就找妈来陪你吧,有她在,你总踏实了吧。”
    “妈昨天跟爸去海南旅游了,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爸我妈平时跟我不怎么亲近,这种消息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
    最后还是被留了下来,不情不愿地去卧室里的卫生间洗漱。
    面对镜子,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我竟然顶着这样一副面孔穿过了大半个城市。哭过的眼睛,以及鼻头嘴角全部红着,头发更是凌乱的像是台风过境,整个人毫无章法到像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疯婆子。
    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拍打脸颊,温热的触感让我心头的凉意缓解了些。
    收拾的差不多准备出来,接近门口就听到我姐的说话声:“我不管,你现在就给我回来!陆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谁在一起!”
    “........”
    “只要你回来别跟那个贱人在一起,你想干什么都行。”。
    2018-01-11 2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舒沐梓V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104天】
    • 开贴:2017-12-01 14:48
    • 更新:2018-03-16 14:39
    • 阅读:443636 回复:3375 楼主:198
    • 字数:约20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其它男方高兴给了彩礼,过日子时再虐女方怎么办?4图 kekf涂中 2018-05-03 18:24 354/108 29/120
    舞文[长篇]裂纹 北极苍狼5 2006-11-27 08:00 34/328 158/780
    情感女人有多幸福,男人就有多辛苦1图 古月小米儿2 2014-11-19 10:14 3502/1132 287/1625
    舞文我的游泳池552图 绝壁松岩 2015-08-15 16:15 6888/2970 333/856
    情感[谈情解爱]偏爱3图 helloglm 2013-06-04 23:36 411/994 252/1199
    情感天国和尘世的距离到底有多远——猪猪你还好吗?100图 猪猪你还好吗 2017-09-29 21:25 681/1092 458/1356
    舞文青色平原(可以和毕飞宇的《平原》对比阅读)1图 连城1 2009-07-30 11:07 1236/461 143/807
    情感从虚无到救赎——老婆带女儿离开后的生活记录65图 丁小饼 2018-05-20 21:53 1363/182 113/306
    经济没见过这企业为什么这样火?世界各国著名记者云集,名星美女大咖如云,长308图 金鹏聊斋文 2018-05-21 09:21 14844/1445 430/539
    杂谈我做周易预测这几年(中国神秘文化)64图 东方八卦掌门人2 2016-04-27 15:55 12342/263 10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