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爷爷是个背尸匠,背的最后一个人竟然是他自己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0:19
    现在他就这样死了,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归不舒服,但是这活还是要干,只是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有些尴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王光棍的手指都插到了棺材铺老板的肉里,这可怎么把他们分开啊?
    没有办法,我只能让大家一起来帮忙,这王光棍的手现在跟铁钳一样,我们用力的拔出他的手,结果把棺材铺老板脖子上的肉都撕掉了。
    等我们把两个人分开,棺材铺老板也变得血肉模糊了。
    我按照之前的办法,分别把他们两人的尸体背到院子当中。不过这不背还好,外边围观的人一看到两个人的尸体,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有的说:“你看看,这王光棍脸都绿了,一定是在地下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今天正好头七,他就回来报仇了。”
    还有的说:“可不是吗,我看那个姓陈的女人就是个狐狸精,赶快把她赶出去,要不然村里的老爷们还要遭殃!”
    短短几天时间,陈姐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她的精神已经崩溃,只是躲在屋子里哭,根本不敢出来。
    我本来想过去劝劝她,但是感觉村里人说的也有些道理,我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棺材铺老板的亲人很快把他的尸体领了回去,而王光棍因为两次诈尸,只能暂时停在院子当中,谁也不敢去动。
    现在这个事情我已经解决不了,只能给我爹打个电话,让他尽快回来看看情况。
    不过我爹还没有回来,却又发生了一件怪事,本来停在院子里的王光棍,突然消失不见了。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0:39
    之前王光棍杀死棺材铺老板的时候,好多人都在场。现在王光棍儿的尸体一失踪,可是吓坏了村里人。
    特别是棺材铺的那几个伙计,之前还对陈姐动了歪心思,现在生怕王光棍找上门。只能几个人一起躲在棺材铺,根本就不敢回家。
    我们村长看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就让大家集中到村委会。一是大家在一起比较安全,第二也是想商量个解决办法。
    我们村长叫唐远,是个地道的湘西汉子,人实诚,又有办事能力,我们大家都服他。
    到了村委会之后,村长对大家说道:“各位,王光棍的事情大家应该都听说了,这家伙活着的时候就不干好事,想不到死了还要害咱们村子。
    大家现在一起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才能除掉这个祸害!”
    大家听见了村长的话,马上就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有几个妇女说道:“都是那个小狐狸精惹的祸,现在就应该把她赶出去,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被这几个妇女一起哄,旁边又有人哼了一声说道:“这个小狐狸精这么喜欢男人,咱们不如来个引蛇出洞,再找个男人去她家,假装和她有事,说不定就能把王光棍那个死鬼给引出来!”
    你还别说,这还真是个好主意,大家商量了一下,准备让一个男人去王光棍家当诱饵,其他人在外边埋伏,这样一定可以抓住王光棍。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0:59

    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到底谁去当诱饵啊?”
    是啊,这是个玩命的活,谁敢去啊?
    村长他要留在这里主持大局,自然不能去。而其他男人现在是有这心没这胆,更不想趟这浑水。
    大家本来还说的热火朝天,突然又陷入一片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村长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小飞啊,你能不能帮大家这个忙。毕竟你是背尸匠,对付尸体比大家有经验。”
    有没有搞错,为什么要让我去!我本来并不愿意,但是村长亲自过来求我,我总要给他点面子。
    毕竟当初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村长没有少接济我们。想来想去,我也只能咬牙答应下来了。
    不过我刚答应完这个事儿,马上就有点后悔了。村里边现在除了陈姐呆在家里,剩下所有人都去了村委会。
    我朝着陈姐家走,发现整个村子里边漆黑一片,一点生气都没有,偶尔还传来几声狗叫,真是怪吓人的。
    走了能有十几分钟,我才到了陈姐家,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害怕,陈姐把外边的大门锁死了。我在外边敲了半天,屋子里边一点回音也没有。
    不好,屋里这么安静,陈姐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我没有时间再多想,马上翻墙跳入院中,我看见屋子的门微微掩着,里边好像有些声音。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1:19

    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刚推开门,一个擀面杖直接朝着我砸了过来。
    好在我身手比较灵活,轻松的躲开了攻击。这时候我才发现,刚才袭击我的原来是正在发抖的陈姐。
    看见是我,陈姐突然丢下了擀面杖,一把就抱住了我。我还没有说话,陈姐已经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小飞,你咋才来,刚才我当家的好像回来了,我都要被吓死了!呜呜呜……”陈姐哭着说道。
    我看见陈姐哭的两眼通红,突然感觉有点心疼。她一个女人被弄到这里嫁给王光棍,本来已经很苦了,现在还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别人可能早就崩溃了吧。
    此时我只能一边捋捋她的头发,一边安慰她说道:“陈姐,不用怕,我这不是来保护你了吗。”
    陈姐听见我这么说,才稍微收了些眼泪。
    不过这个时候,我听见外边突然传来扑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了院子当中。这东西落地的声音很闷,丝毫没有生气,应该不是活物。
    我看情况不妙,马上关好房门,把擀面杖插在门栓上,希望可以拖延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借着外边的月光,我看见有个黑色的人影一步一步朝着房门走了过来。
    这身影又瘦又高,走起来摇摇晃晃,绝对是王光棍无疑。
    陈姐看见外边的人影,身子抖的更厉害了,我只能用一只胳膊死死抱住她,又用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生怕她发出一丝声音。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1:39

    果然不出我所料,几秒钟之后,那个人影已经走到了门口,他用自己的身子撞了几下门,发现根本就撞不开之后,随后就朝着旁边的窗户走去。
    当他走到窗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青绿色的脸,他面部的肌肉有些变形,但是我仍旧可以分辨出来这就是王光棍。
    此时他正用蜡黄的眼睛朝屋里看,我看见这种情况,马上带着陈姐,钻到了他们家的床下边。
    陈姐他们家的床不大,下边塞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我们两个只能紧紧贴着对方,有时候碰到她身上柔软的地方,我都会感觉一阵燥热。
    不过现在可不是该尴尬的时候,咔嚓一声,王光棍打破了窗户的玻璃,开始往屋里钻。
    我再次捂住陈姐的嘴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同时自己也不敢再乱动。
    如果是白天碰到尸变的王光棍,我还真不害怕。白天阳气足,他没有什么能耐。
    但现在可是三更半夜,而且今天还是个满月,他身上的尸气很重。就是我爹来了,也不一定能擒住他。
    现在我只能希望村长早点带人过来,人多力量大,或许还可以一搏。
    眼看着尸变的王光棍离我越来越近,我额头上的汗不由得流了下来,啪的一声轻响。我的一滴汗珠落到了地上,发出了这细微的声音。
    而现在的王光棍,听觉似乎十分敏锐,居然真的顺着声音朝着床铺走了过来。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1:59

    坏了,这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刚到床边,王光棍突然变得狂暴起来。
    咣的一声,他掀翻了整个床铺,把我和陈姐都暴露在外。
    趁着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我马上抓住陈姐的手,想先带她跑到院子外边再说。
    可是我们还没有跑出两步,陈姐却被破碎的床板绊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
    我还没有把陈姐扶起,王光棍如同蛮牛一样朝着我撞了过来,咔嚓一声,我直接被撞到门上,肋骨好像都要断了。
    我本来以为他会继续攻击我,但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陈姐的身上,他把自己的嘴巴张到最大,口水不停的往外流,似乎是想活吃了陈姐。
    陈姐此时眼神已经涣散,连躲闪都不知道,只是傻傻的坐在地上,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我看见情况不妙,马上拿起一块被撞碎的床板,使出全身力气,直接朝着王光棍脑袋上砸了过去。
    但是这个家伙比我想象的还要敏捷,眼看着我就要打到他,谁知道这个家伙身形一闪,直接躲开了我的攻击。
    不过我也没有浪费这次的机会,丢掉床板抱住陈姐,继续朝着门口退去。
    没有跑出两步,我后背一热,我回头一看,王光棍的爪子已经抓到我的后背上。转眼之间,我的背后已经被划的皮开肉绽。
    完了,这次真的是完了,我现在受了重伤,疼的不行,怕是没有跑的机会了。
    就在我绝望之际,院子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墙外传来了冲天的火光,与此同时,我突然听见外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到:“小飞,没事吧!”。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2:18
    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我这一直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去。太好了,是我爹回来了。
    此时王光棍看到了外边冲天的火光,直接被吓得愣在了那里。趁着这会儿工夫,我马上扶着陈姐逃离了院子。
    刚出门口,我就看见外边围着好多的村民,他们每个人拿着一支火把,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而在人群的最前边,站着个身材精壮的高大男人,正是我爹。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我爹突然表情严肃的说道:“小飞,我这才离家几天,你这越来越有能耐了。不仅背了横死的尸体,还自愿当诱饵,我真是小看你了!”
    我爹这是话中有话,明摆着就是责怪我没有听他的话。我没有敢多说什么,拉着陈姐的手,躲到了人群当中。
    我爹没有继续理会我,他对着后边的人做出了一个前进的动作。大家马上一字排开,如同一条火蛇一般,朝着院子围了过去。
    我爹这个办法倒是不错,火属阳,尸体一般都怕明火。我们现在用火把围住院子,一定可以困住王光棍。
    可是困住之后,又该怎么办啊?王光棍现在可是厉害的很,如果近战的话肯定会有伤亡。
    我本来想提醒一下我爹,但还没有等我张嘴。他已经又一挥手,让周围的人群停下了脚步。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大家只围住了院子的三面,后门的地方空着。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2:38
    看现在的情况,我爹只想把王光棍逼走,并不是想要干掉他。
    果然不出所料,王光棍看到自己被火光包围,惊慌失措的从后院跳了出去。
    不过他还没有跑出多远,我就听见扑通一声,王光棍好像掉到了坑里。
    听见了后边的声响,我爹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说道:“走吧,猎物好像已经抓住了。”
    我跟着人群,很快就到了王光棍家后边,这时候我才发现,后边虽然没有人看守,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挖出了一个大坑。
    此时王光棍正在大坑里边拼命挣扎着,喉咙之中不断发出类似于野兽般的低吼,好像是要和我们拼个鱼死网破。
    不过这陷坑很深,刚才这一下直接摔断了他的腿,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出来。
    村里几个莽撞的后生看到这种情况,马上从旁边拿起了石头,想把王光棍给砸死。
    可是没等他们动手,村长已经带着人背来了几个麻袋,冲到了陷坑边上。
    袋子口一开,大量白花花的东西直接倒入了陷坑之中。
    我定睛一看,这些白色的东西原来是糯米。
    糯米如同流沙一样迅速的掩埋了坑里的王光棍,当糯米接触王光棍身体的同时,我看见王光棍的皮肤上散发出了淡淡的黑气。
    王光棍的表情变得极为痛苦,刚才他还能在坑里挣扎几下,现在却已经一动不动,彻底丧失了抵抗能力。
    作者:骑马采红杏 时间:2018-02-01 12:58

    村长看见王光棍儿被彻底制服,松下了一口气说道:“老李,你这办法真不错,先在后边挖好陷阱,再用火把王光棍赶出来,最后用糯米散掉他的尸气,这事就成了!”
    村长现在是高兴的不行,毕竟除掉了王光棍这个祸害。
    可是我爹这时候却没有好气的说道:“村长,找我过来帮你捉僵尸,我倒是乐意效劳。但是能不能不要把我儿子也牵扯进来?”
    村长被我爹噎了这么一句,脸上的表情可是有些难看。
    不过我爹也不是非要为难村长,马上缓和了一些语气说道:“这次的事情就算了,王光棍的尸体要处理好。一会再弄点糯米来,把整个大坑填满。
    糯米去尸气,让他在这里边泡上三天。三天之后,他身上的尸气全散了,也就没有办法再出来害人了,剩下的事情我会解决。”
    我爹的话音未落,已经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先和他回家再说。
    我这次可算是给我爹惹了不少的麻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我爹的脸。
    但是还没有到家,我突然发现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我悄悄回头一看,原来是陈姐。
    她在后边走几步停一停,嘴唇也不时颤抖一下,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
    我看看我爹,又看看陈姐,想来想去还是停下脚步,看看陈姐到底想干什么。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骑马采红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7天 / 跨度59天】
    • 开贴:2018-01-31 15:58
    • 更新:2018-04-01 14:53
    • 阅读:471266 回复:3907 楼主:428
    • 字数:约25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