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夺命追踪》推理悬疑含心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04

    本文原贴《白面判官》,因原贴在内容上有些细节错误,故决定删贴,本着对读者对大家对自己的严谨认真态度,用一个月的时间我在原贴的基础上进行了小幅度的改动,对全文逐字逐句的进行修稿,在诸多细节上重新反复的去敲定润色。
    我不敢说,我这次修稿就没错误了,但是我想说,一定会比上篇好。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
    话不多说,各位看官,请看正文。抱拳感谢,作揖!
    (随便提一句,我很无奈,几个小时前发的那篇贴,不知为何被编辑大大隐藏了。我差点崩溃,复议太麻烦,不得不重新发一次。累!)



    楔子:

    南国的风,在凌晨两三点,混和着些水气吹得人格外的冷了。天空中的那一弯金黄的月牙儿被满天的繁星拱卫在中央,路边年久失修的灯有一盏没一盏的亮着,城郊的路上少有行人穿过,马路旁有一排民房,住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原住居民能搬的大多也都搬走了。望眼过去,黑压压的一片废弃的闲置农田。这个点,人们都早已步入梦乡梦周公去了,只有枝头的乌鸦偶尔还叫唤着几声,蜿蜒的马路也不知会通向何方。都说六月天,娃娃脸,可即便现在不是六月,还是说变就变了。
    风起了,天上的云转而如墨染,渐渐放肆开来,遮住这前一刻还很皎洁的月。平视前方时,疑有雾气自下而上弥漫开来,已瞧不真切。是时,夜幕低垂完全将这一方天地笼罩,黯淡无光。罡风烈烈,阴郁的夜晚弥漫着一股不祥的气息,让人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太舒服,起上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莫名有些惊悚不安。

    10厘米的高跟鞋踩在水泥路上,发出刺耳的声音萦绕在这夜风阴冷的黑夜里显得分外突兀。女子身材高挑,双峰傲立,婀娜多姿,穿着香艳,正欲穿过马路,进入马路那旁的一条小巷,一双丰满白皙的腿在黑丝袜的包裹下快速舞动着,性感而又撩人。
    不知何时,她的身后穆然多了一条如影随形的尾巴,紧紧贴在她的身后游走,像是惶恐跟丢。那步伐则轻盈矫健,奇快无比,似是魅影,更像蛇形。漆黑的小巷里,手机铃声响起,女子先是受本能反应的遭到一丝的惊吓,然后才缓缓从口袋里抽出,翻开盖,却瞧见,炫目的光亮下,自己影子旁,竟还有······

    次日,天灰蒙蒙,晨光熹微,隐在了云后,似害羞女郎。
    凌晨5点半,早起上班的阿勇照例经过那条巷子,赶时间的他,选择了一路狂奔,却不曾想一不留神脚底就被不知名的东西拌了,面朝黄土背朝天摔了个狗啃泥,正欲骂娘的他,嘴型却突然转换,弯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自己的一袭白衣被染成了血红色不说,臃肿的身下更是还压着一个浑身衣衫褴褛,下体部位摊着一方血水,且血肉模糊不清的女人。
    这对于从未见过死尸的他来说,简直如同白日见鬼,着实吓得不轻。
    一声竭嘶底里的尖叫,划破了清晨该有的宁静,热浪顺着男人的裤腿与地上那方血水交融在一起,一时间,竟不分彼此。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08
    郭阳此时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公安厅的一间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脸愁容的模样望着窗外的景致愣神。他是上个月才从市公安局调任省公安厅的。对常人来说,升职这件事情可能是要除比娶媳妇之外再令人开心不过的事了,可对他来说,却如同倒过来了一般,好像不是这么样。
    一月以来,托工作清闲的福,一向不喜过分热闹而喜三五知己同仁相聚趣谈聊工作的郭阳得已极少出门应酬,可绕是这般偏好安静的他,此时也有些熬不住了,毕竟对他来说,饭或许可以不吃,但案子必须得有的办,否则那真是没法活,比毒瘾发作还难受千倍。而厅里却像是诚心与他作对一样,选择了跳过他,让他当了一个月的小透明,就连个鸡毛蒜皮大小的案子都不曾交给他,直接经由他的手去办理。都道士可杀不可辱,可想而知,这对于痴迷破案且当了多年刑警队长,能力出众的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无法言表的耻辱。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09
    “砰”的一声响,门被粗鲁的推开,推门发出的声响迫使他收回呆望着窗外已久的视线,心想着,是哪个毛毛躁躁的小子还是这么没规矩,这次一定要狠狠地给他点颜色瞧瞧,好让他长点记性,脾气正欲发作,待看清来人时,他的眼睛陡然一亮,嘴角的肌肉不由得抽动了一下,随即收起原先一副像是要活吞一个人的神情,似是川剧变脸一般顷刻间换上一副一脸恭敬的表情,起身道:“师父,您今天这么急来找我,是有什么大案子交给我办吗?”
    来人脚步声渐近,步伐疾速,没有说话,只眸子微眯,随手丢来一卷案宗,待郭阳浏览一遍之后才语气异常沉重的开口:“知道你小子闲的屁股都生痔疮了,特地给你揽的,这案子若是破不了,你就别回来见我。”言毕,指了指郭阳手中拿的案宗。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11
    郭阳嘴角抽搐,面有吃痛的说:“师父,你这不是为难徒弟我吗?单凭我一个人哪能破得了这个大案子啊,你还得····”还未等他把话说完,那被郭阳尊称为师父的已近暮年的男子便毫不客气的挥手打断了他,“所以我还给你找来了三个得力干将协助你工作。”说着扬了扬右手中拿的三份档案,郭阳郑重其事的伸出双手接了过来,拉开绳环,打开一看,只见:
    武龙,男,26岁,身高八尺有余,威武雄壮,性情豪迈,不拘小节,警校毕业,毕业后却稀里糊涂在部队当了4年特种兵,在役表现异常突出,有多个功勋章,以身手见长。
    伊若冰,女,174厘米的女神身高,也的的确确称得上是个婀娜多姿人见人爱的女神,只不过人如其名,冷若冰霜,不苟言笑,但工作却常常一丝不苟,细心严谨。警校高才毕业生,有4年一线刑警的工作经历,被业界誉为“冷面女神”,27岁,就已是安阳市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功绩桌桌。
    蔡余,因其好吃,人送外号“蔡包子”,医学院法医学博士生毕业,年仅23岁,为人老实巴交,不善言谈,性情腼腆,谈及专业知识时却也一改平时,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当然,聊到美食的时候也如此。)其父是我国老一辈法医工作者,从小便耳濡目染父亲的工作,被同行赞誉为“为法医而生的职业天才”。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13
    看完后,郭阳好一会才合上因惊讶而高度张开的上下唇瓣,感叹道:“后生可畏啊!”
    “你也不赖嘛,犯不着自惭,别忘了,你可是我带出来的最优秀的徒弟。”老者如是说道,嘴角微微上扬,挂着浅浅的笑容,“没有之一。”他随即补充。
    那被郭阳尊称为师父的老者目前是我国刑警跟法医学界的双泰斗,姓顾,单名一个扬,现在的身份是“国家重案侦破组”的首要负责人,郭阳是其关门弟子,更是在他的熏陶下,成长成了一个综合型人才,即能拿的起捍卫人民生命财产的武器,也拿的起纤细的手术刀。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18
    简单的嘱咐了几句,顾老便因公务繁忙离开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忙人,时间宝贵,一秒都不能浪费。

    顾老临走时交代,档案上的三人正在前往这里的路上,飞机估计会是明天降落机场,虽然三人是从不同省分不同地区赶过来的,但大抵也都还是早上。可是顾老忘记给我他们的联系方式了,我也一时忘记问了,这机怕是不好接,那我便就在这公安厅大门口等候三人吧,人齐后再为三人接风洗尘。郭阳这样想到。
    次日早上,四人汇合。最后来的是咱前面介绍的那个冷若冰霜的美人——伊若冰。武龙老远望见她走来时,便已经双目放光,精光爆射,目光是一刻都不想再移向他物了,。
    这简直是人间尤物啊。哪怕是握不到手中来,就这样看着,养养眼也好啊。咂了咂嘴巴,脑海中飘过这样的想法。不过他身为军人,自控力那是相当好,优于常人多倍的,待人走近时便适时收起了灼灼的让人觉得不礼貌的目光。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19
    考虑到三人不远千里而来,飞机上伙食也肯定不如家常饭菜可口,势必舟车劳顿,郭阳决定让三人先去饭馆吃饭,饱餐一顿后,再谈正事也不迟。武龙一听,随即愉快的点头答应了,而蔡包子,既然有这个外号,那肯定是个十足的吃货,没有任何犹疑就满口答应,说自己早就饿了,飞机上的伙食那真是不咋滴,催促着众人赶紧动身。此时就仅剩下伊若冰一个人还尚未表态,于是众人皆把期许的目光投向了她——到底是个姑娘,再高冷脱俗,骨子里也还是有害羞这种东西存在的。
    突然被三个男人这样子盯着,瞧着,脑子迅速转动,迟疑了一会,脸一红,也点了点头。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30
    点餐时,蔡余叫了一大堆其余三人听都没听说过的食物,嚷嚷着这些都要上,好久没吃了呢。三人看他点得那么欢,模样像极了一个贪吃的孩子,连伊美人脸上都忍不住有些许笑意,武龙更是一边大笑,一边卯足劲骂他是饿死鬼投胎转世。他也不回嘴,一一接着。最后三人连菜单都没过目,把主动权交全给他了,因为菜都让他点的差不多了。
    叫来服务员上菜,简单的寒碜后,四人就在餐桌上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31
    “我叫蔡余,别人都叫我蔡包子,初来乍到,我又不会说啥招人欢喜的方便话,有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多多关照啊,”蔡包子腼腆的说道,说完还憨厚的摸了摸自己的头一把。
    “呵,你都是个二十出头的大男人了,还学人家女孩子家家的害上羞了,真是不嫌丢人。”武龙打趣道,接着豪爽的说:“我姓武,名龙,勉勉强强呢,从警校毕业的,不过却在部队当了四年的特种兵。”说完哈哈大笑,还不忘起身敬三人一个军礼。
    “伊若冰”。
    这三个字钻进三人耳窝的时候,几个大男人的脸上还挂着浅浅笑容,可当听到之后笑容不约而同的瞬间凝结,原本热闹的空气也像是突然被施了魔法一样凝聚,随即就冷了下来,然后冻住了,掉在地上砰砰作响,三人感觉冷极了。彼此沉默了几秒钟后,郭阳为了打破尴尬,首先开口郑重的介绍了自己:
    郭阳,30岁,原北海省北海市刑侦大队队长,现在的身份是我们这次重案侦破行动小组副组长,组长由我的老师顾扬当任,但是他不会直接到参与行动中来,故此我是我们所有行动的实际指挥者。希望我们彼此之间能够合作愉快,共同为打击犯罪势力,国家人民的长治久安奉献上自己的一分力。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32
    三人听后不约而同的鼓了鼓掌,但彼此都像是约定好的一样,动静很小,毕竟饭馆属于公众场合,不适合大声喧哗及发出较大的动静。
    饭很快吃完,郭阳安排好三人住宿的地方,就带着三人在附近的商业街随意逛了逛,没有走多远,毕竟,他自己其实也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走远了找不到回来的路了,那多尴尬啊,以后在众人面前该怎么抬起头说话啊!
    不知觉,夕阳西下,已近黄昏,四人挥手告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至于案件,索性约定明早就出发前往案发现场,案情在去的路上相互交流,研讨就可以了。(壹、四杰聚首)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7:34
    贰、车上研讨
    次日,凌晨6点,街道上起了雾,晨光熹微。
    坐上了前往三清县的公务车,穿过繁华大道,直上通往两地的高速公路。之所以选择在这个点就出发,主要是为了避开上班早高峰,如若不错开,堵车就会花去很长一段时间,命案不等人,郭阳他们哪里耗的起。并且时间拖的越久,越不利于案件的侦破。而尽早破案,不仅是给受害者及家属一个交代,更是给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一份保障。
    一排排白杨树在视线中疾速倒退,错落有致的护道林,配上时不时印入眼帘的不远处的成片开着各色的花的果园,也算是一道美景,构成了这段高速公路上的一副独特的风景线,不过眼下四人却无心欣赏,一心扑在了对于案件的探讨上。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1-28 19:08
    “看看案宗吧。”瞧着眼前与自己一样出色的同行,郭阳眸子深处泛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星光,面露兴奋的朝着三人说到,似是在隐隐的期待着些什么。拿出档案袋,动作麻利的扔给三人。
    三人看的很认真,神色激动,就像是许久没吃过猪肉的人突然有一天瞧了炙手可热的上品猪肉一样。也是,大家都太热爱这个职业,平时吧,没有案子发生时,无比期待,发生了却又希望不曾发生,因为让他们出手去办的案子大都是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且极度恶劣的命案;即是命案,势必就会有鲜活的生命离开这繁花似锦的人间,而这,是每一个有正义感的刑警所不愿瞧见的。就如同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一样,刑警的职责是保护辖区人民生命财产平安,免受不法分子侵害。
    国泰民安,地方稳定,是他们从警的初衷,更是他们毕生的追求。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郁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21天】
    • 开贴:2018-01-28 17:04
    • 更新:2018-02-19 16:05
    • 阅读:92119 回复:594 楼主:209
    • 字数:约57千字
    • 图片:1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