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夺命追踪》推理悬疑含心理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14:40
    (我卡文了,先把囤积的这些发出来给你看,断更一段时间,抱歉,作揖!路过的看官麻烦帮忙顶一下贴!谢!)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21:13
    (处女作,我写的不好,但感谢你们能够戳进来,并且留名,我会努力让笔法更加成熟。努力充电中。)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22:38
    “嗯,我们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排除下去,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重走案发现场,收集更多的物证,最好能在现场提取到凶手DNA,其次是在被害人生前居住的地方展开调查。”,顿了顿,郭阳深吸了一口气,“蔡余,你通知被害人的家属了吗?”
    “通知了。”
    “哎,外面怎么这么吵啊?”郭阳问。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6 22:50
    “估计是被害人家属来闹了,干我们这行的,不怕命案有多复杂,就怕见被害人家属,这属实是个苦差。要说你们这些当法医那就更为难的了,我们干刑侦的还可以推掉,可你们没法推,必须得见,整个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伊美人说。
    “话说你们这一个个都盯着我干啥?怎么,我脸上有花?”
    “没,没,伊姐,”武龙开口油腔滑调的说,“就是从来没见过你除了工作上必要的发言外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可把我们几个惊着了,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哎,我说你,亥。”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7 17:13
    叁、案中案
    被害人私人农庄。
    “有人吗?”郭阳扣门,大声叫到。
    “来,来了。”一名管家模样的男人步伐稳健的走出来,“几位找谁?”
    “我们是警察,来到这儿是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好、好,你们说。”
    “请问您姓什么?”郭阳说。
    “鄙人姓郭。”
    “哦,是吗?那我们同姓。”
    “幸会!”老人说着伸出了右手。
    “这农庄的主人,也就是你的雇主,前天在距这儿三公里左右的地方遇害了,这件事你知道了吗”,点着一根烟,郭阳问。
    “啊?你是说老爷他、他死了?”老人说着流出眼泪来。
    “对,被人谋杀,手段非常残忍。”伊美人说,“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
    “据我们所知,被害人与其妻子长期分居,且膝下无子,而您在他家当了三十五年的管家,可以说是看着被害人长大的,所以,我们想您应该比被害人的亲属更加了解被害人才对……”
    “好好,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是能对破案有帮助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恕我直言,敢问他平时为人怎么样?”
    “老爷平时为人还不错,就是有一些偏执。”
    “就这?没有什么需要再补充的了吗?”
    “没,没有了,即便有,我也说不上来。”
    “这样,我们换个问法,郭老,您知道他有什么仇家或者平时有得罪了什么人吗?”伊美人说。
    “仇家?得罪人?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老爷是商人,当商人的哪个没仇家啊,可要说血海深仇的,我想应该倒是没有。”郭老说。
    “请您再仔细想想。”伊若冰开口说。
    “这个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老人也很懊恼、无奈的说。
    “那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呢?或者约了什么人?”郭阳语气低沉着说。
    “反常?约人?让我仔细想想。”,老人摸着自己的头,“喔,对了,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的上。”
    “没事,您尽管说。”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7 23:24
    “因为我在老爷家干了几十年了,老爷很信任我,一般有什么事跟电话都不会避开我。就在一周前吧,老爷在书房里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才没打多久,老爷的脸色就变了,变的阴郁不堪,手也捏成拳头状。这么多年,我除了在老爷因为大小姐的事情上看见过这种表情,再也没在别的事情上瞧见老爷恼怒成这样。所以等老爷打完后,我就忍不住问他,可平时对我无话不说老爷这次居然绝口不提,还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当时已是半夜,退出书房,不欢而散后,我便回到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
    “大小姐是谁?”郭阳发问。
    “奥,就是比老爷小七岁的妹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大小姐跟现在的这个老爷也好,还是跟以前的大老爷(父亲)也好,关系一直都不好,多年都不曾来往了,甚至还断绝了关系。”
    “那现在这个大小姐在哪里?”
    “大小姐很多年前就死了。”
    “怎么死的?”
    “这个不清楚。”
    “这偌大的农庄平时就你们两个人住吗?”郭阳问。
    “哎,对。”
    “那他前天什么时候出的门你还记得吗?”
    “下午,也是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脸色同样不好,我估摸着,打电话给老爷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8 23:13
    “郭组,我们现在该干嘛啊?”武龙问。
    “重走案发现场。上次我跟蔡余发现尸体的时候,因为还有事要做,所以并没有仔细勘验过现场,只把大关系瞧了一遍。”郭阳回答到。
    “厅里不是有刑警跟法医勘察过了吗?”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一千个人看哈利波特,就会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利波特。每个人看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水平跟天赋也有所差别,何况,你就敢保证现场没有任何遗漏的吗?”
    “喔噢,这样啊。”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4 00:20
    “喔噢,这样啊。”武龙若有所思的点头。
    “恩,”郭阳点头,“结合刚刚郭老说的,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凶杀,凶手先是将庄主诱骗出来,然后再在半路上利用某种手段将被害人骗下车,趁其不备时制服被害人,将其打晕,随后弄至废弃工厂;死者是在工厂时被活活虐害致死,而不是死后虐尸。之所以是打晕而不是杀害,这点从死者身上的生活反应我们可以得出。不过这儿离废弃工厂显然有一段距离,庄主重达二百一十斤,一个二十岁出头,身体偏瘦的青年男子不见得会有如此力量,仅凭自身蛮力就将这么重的男人带着走这么远的路程,目标显眼容易被人发现不说,被害人还极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从昏迷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站在凶手的角度考虑,这极其不利。在这一路上我们可以看到,随处都布满着棱角分明的小碎石,如果凶手采用拖拽的方式,那么死者身上必定会留下诸多痕迹,?根据法医鉴定我们得知死者身上并无明显的拖拽伤,所以凶手应该是利用了工具或者有帮凶协同作案。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前者,应该是有着二十毫米轮胎的载运工具,电动三轮跟板车的轮胎很符合这种特征,这些都是痕迹鉴定人员反馈给我的情况,更详细的我们到了现场或许可以继续深入探讨了解。再从郭老给我们描述的当时场主接到电话时的面部表情入手,我们不难知道,凶手对被害人有一定的熟悉程度,且极有可能在无意间掌握了庄主的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此作威胁,不过此人应该并不图财,把柄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锲机。”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4 21:20
    “骗下车?”蔡余问。
    “对,骗下车,从农庄到最近的可以轻松就能打到计程车的地界,至少有八公里的路程。对于庄主这样习惯了养尊处优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徒步走过去的。何况,如果庄主真是被人威胁,那么他一定赶着要去赴会,而一个赶时间的人,断然不会选择徒步,因为选择步行这种方式只会耽误他的时间。而在暴力逼停跟设置路障以及使用行骗这三种手段中,我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后,觉得前面两种手段具体实施起来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儿有鹿场,设置的路障有可能会被其他进来拉货的司机清走、轧上;至于暴力逼停,在凶手是一个人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用热兵器,因为只有热兵器才能对一个正在开车的人构成实际威胁。而一旦使用热兵器,造成的动静可不小。沿途都有散落的村居,这种动静,村民一定会有所察觉。当然,如果凶手选择‘以身试法’的方式逼停小轿车,我也无话可说,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也看见了,这儿的路况并不算差,又没有限制时速。被害人赴会心切,一定把车开的很快,那么凶手选择这种方式无疑是在拥抱死神,自寻死路,我想心思如此缜密,准备如此充分的凶手断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4 23:44
    “那被害人行驶的车辆到哪里去了呢?”坐在后座的伊美人冷不丁的说。
    “在当时负责出警的张队长递交给我的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在案发现场附近找到了被害人驾驶的车辆,也就是说,被害人行驶的车要么被凶手开走了,要么藏在哪了;这倒是一个可以追查下去的线索,以被害人的地位身份来看,他开的必定不是那些低档大众化的私家车。具体是什么车,等等只要向郭管家确认一下就知晓了。”郭阳说。
    “好咯,可以下车了,”蔡余用手指了指前方,提醒众人到达目的地了。
    将车停好,四人嗖嗖的窜下车。果不其然,在沿途,经过众人的一番细心寻找之后,就发现了一组痕迹清晰的轮胎印,从痕迹的宽度来看,确实是小型载运工具留下来的。
    “组长,你怎么就能在没发现这些车轮印之前,一口猜测断定是小型载运工具呢?”武龙不解的问。
    “挺简单的,废弃工厂被拆之后,连路也一同被破坏了,导致这儿的地面凹凸不平,一般小轿车根本进不来。而凶手如果自己有车,并且驾驶的是高底盘越野车,虽然可以开进来,但这就与他作案后把被害人驾驶的机动车开走的这一行径不相符合了。何况,一个人一次只能启动开走一辆车,那么不论他选择开走哪一辆,现场都会留下一辆车。而一般案犯在作了案之后都会选择迅速逃离案发现场,?回到自己的熟悉的环境,也就是活动安全区,甚至一些人会就此销声匿迹,所以我不认为凶手会再次返回案发现场开走剩下的那一辆,”伊美人替郭阳回答到。
    “你说的很对,在案发现场附近留下的车轮印也给我们证实了凶手并没有自己的私家车,且可以排除体积过大的板车的可能性;进一步看,我们也没有在现场找到一组概观呈三足鼎立状的车轮印,所以小型三轮车我们也可以划掉——那么有什么东西既可以载人又轻巧易携甚至可以装上车呢?”郭阳用日本著名动漫《名侦探柯南》里的主人公柯南办案时常用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极大的渲染了现场的气氛。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4 23:47
    “奥,我想我知道了,”武龙抢着开口,“那一定是折叠轮椅!”
    “你可算脑子开窍聪明了一回,”郭阳笑着打趣道,“对,跟我想的一样,我想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折叠式轮椅更符合这种要求的了。”
    “既然能现留下车轮印,那么凶手应该也极有可能留下了足印吧?只是为何我们在目前已经发现的留下车轮印的地方没有看见凶手的脚印呢?”伊美人开口询问郭阳。
    “那你现在打电话叫张队再带队过来跟我们一起重新勘察现场,这种事,交给痕检员要比我们好。至于为何没有留下凶手的脚印,这个问题,我想或许我们得在问了凶手本人之后才能够弄明白了。”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5 09:01
    “既然现场能留下车轮印,那么凶手应该也极有可能留下了足印吧?只是为何我们在目前已经发现的留下车轮印的地方没有看见凶手的脚印呢?”伊美人开口询问郭阳。
    “那你现在打电话叫张队再带队过来跟我们一起重新勘察现场,这种事,交给痕检员要比我们好。至于为何没有留下凶手的脚印,这个问题,我想或许我们得在问了凶手本人之后才能够弄明白了。”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6 01:27
    希望来年的你,日月相伴,星辰为友,路无险阻,前途有光,每一个明天都熠熠生辉闪闪发光。新年快乐!除夕的喜庆,是因为团圆的美妙;除夕的欢乐,是因为鞭炮的鸣啸;除夕的温馨,是因为新年的来到;除夕的美好,是因为祝福的报到;朋友,祝你除夕快乐不少,幸福甜蜜持续走高,美好顺利不断缠绕!
    大年初一欢心 ,除夕夜安平
    ——郁随手笔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7 16:28
    “我这就请求他们协助调查。”刚刚说完,伊若冰就拿出腰间别的呼叫机,给张队呼了过去。
    ……
    “你们看,前面不远处最高的那栋方形建筑,就是我们发现死者的地方。”
    “死者被害时尸体是呈什么样的?”伊美人问。
    “蜷缩在一个麻袋里,同时被人用麻绳吊在空中。”蔡余回答到。
    “那这儿原先是一个什么工厂?”伊美人接着问。
    “是个混合型工厂,同时生产建筑水泥跟油漆。三年前,市里提倡减排节能,查处关闭了一大批污染严重且生产水平又落后的企业,这家工厂名列其中。”这次郭阳回答到。
    “组长,你怎么这么清楚啊?”武龙问。
    “瞧你这记性,这么快就忘了?我原先就是北海市刑侦大队的队长,只不过当时我没细说的是,北海市一共分了十个区,而我直接负责的辖区就是花子区。至于我之所以知道得这么纤细,是因为在查处过程中有一家工厂拒不合作,甚至还与工作人员发生了肢体暴力冲突,最后从市里抽调了一部分警力协助才得以解决,而那家工厂,恰好就是这家。”
    ??“奥,难怪。”武龙明白过来。
    说话间,四人就来到了案发现场的大楼前,因为没有门,四人直接迈了进去。风时不时会灌进来,也不知是因为前几天这里发生了惨无人道的命案还是众人的心理在作祟,艳阳高照的天气里,几个人居然都感觉到这栋楼里莫名的有些阴森森。
    “组长,我怎么感觉这地方瘆得慌啊?”武龙双手抱住自己,鸡皮疙瘩似是掉了一地,忍不住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不是当了四年特种兵吗?”郭阳觉得十分好笑的说,“怎么还会怕命案现场?”
    “不是,我就是……”
    “你不必解释,明白,我都懂。”郭阳故作一脸善解人意的说,其实是在取笑于他。
    玩笑过后,郭阳马上恢复了正经,“你们看,那儿就是死者被虐尸的地方,地上还有斑驳的血迹。”
    伊美人跟武龙顺着郭阳手指的地方看过去。通过地上的血迹,一副犯罪现场的写照如同看电影一般在伊美人脑海里浮现闪过。
    “那是什么?”伊美人用手指着一个长宽各约两米左右的木板说到。
    “我们在分析死者死因的时候提到过,被害人身上有许多密集的针扎伤口,那你知不知道,古代有一种刑具叫作钉床,上面布满了尖利的类似现在我们用的这种钉子状的东西,而被施以这种刑罚的人需要在钉床上来回滚动,至于是死是活,全凭造化。我想在这里,凶手残忍变态的将它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他改变了传统意义的施邢方式,选择将其固定在墙上,让一头疯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郁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9天 / 跨度93天】
    • 开贴:2018-01-28 17:04
    • 更新:2018-05-02 16:31
    • 阅读:474801 回复:1156 楼主:229
    • 字数:约80千字
    • 图片:1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