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夺命追踪》推理悬疑含心理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14:40
    (我卡文了,先把囤积的这些发出来给你看,断更一段时间,抱歉,作揖!路过的看官麻烦帮忙顶一下贴!谢!)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21:13
    (处女作,我写的不好,但感谢你们能够戳进来,并且留名,我会努力让笔法更加成熟。努力充电中。)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5 22:38
    “嗯,我们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排除下去,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重走案发现场,收集更多的物证,最好能在现场提取到凶手DNA,其次是在被害人生前居住的地方展开调查。”,顿了顿,郭阳深吸了一口气,“蔡余,你通知被害人的家属了吗?”
    “通知了。”
    “哎,外面怎么这么吵啊?”郭阳问。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6 22:50
    “估计是被害人家属来闹了,干我们这行的,不怕命案有多复杂,就怕见被害人家属,这属实是个苦差。要说你们这些当法医那就更为难的了,我们干刑侦的还可以推掉,可你们没法推,必须得见,整个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伊美人说。
    “话说你们这一个个都盯着我干啥?怎么,我脸上有花?”
    “没,没,伊姐,”武龙开口油腔滑调的说,“就是从来没见过你除了工作上必要的发言外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可把我们几个惊着了,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哎,我说你,亥。”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7 17:13
    叁、案中案
    被害人私人农庄。
    “有人吗?”郭阳扣门,大声叫到。
    “来,来了。”一名管家模样的男人步伐稳健的走出来,“几位找谁?”
    “我们是警察,来到这儿是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好、好,你们说。”
    “请问您姓什么?”郭阳说。
    “鄙人姓郭。”
    “哦,是吗?那我们同姓。”
    “幸会!”老人说着伸出了右手。
    “这农庄的主人,也就是你的雇主,前天在距这儿三公里左右的地方遇害了,这件事你知道了吗”,点着一根烟,郭阳问。
    “啊?你是说老爷他、他死了?”老人说着流出眼泪来。
    “对,被人谋杀,手段非常残忍。”伊美人说,“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
    “据我们所知,被害人与其妻子长期分居,且膝下无子,而您在他家当了三十五年的管家,可以说是看着被害人长大的,所以,我们想您应该比被害人的亲属更加了解被害人才对……”
    “好好,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是能对破案有帮助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恕我直言,敢问他平时为人怎么样?”
    “老爷平时为人还不错,就是有一些偏执。”
    “就这?没有什么需要再补充的了吗?”
    “没,没有了,即便有,我也说不上来。”
    “这样,我们换个问法,郭老,您知道他有什么仇家或者平时有得罪了什么人吗?”伊美人说。
    “仇家?得罪人?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老爷是商人,当商人的哪个没仇家啊,可要说血海深仇的,我想应该倒是没有。”郭老说。
    “请您再仔细想想。”伊若冰开口说。
    “这个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老人也很懊恼、无奈的说。
    “那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呢?或者约了什么人?”郭阳语气低沉着说。
    “反常?约人?让我仔细想想。”,老人摸着自己的头,“喔,对了,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的上。”
    “没事,您尽管说。”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7 23:24
    “因为我在老爷家干了几十年了,老爷很信任我,一般有什么事跟电话都不会避开我。就在一周前吧,老爷在书房里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才没打多久,老爷的脸色就变了,变的阴郁不堪,手也捏成拳头状。这么多年,我除了在老爷因为大小姐的事情上看见过这种表情,再也没在别的事情上瞧见老爷恼怒成这样。所以等老爷打完后,我就忍不住问他,可平时对我无话不说老爷这次居然绝口不提,还让我不要多管闲事。当时已是半夜,退出书房,不欢而散后,我便回到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
    “大小姐是谁?”郭阳发问。
    “奥,就是比老爷小七岁的妹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大小姐跟现在的这个老爷也好,还是跟以前的大老爷(父亲)也好,关系一直都不好,多年都不曾来往了,甚至还断绝了关系。”
    “那现在这个大小姐在哪里?”
    “大小姐很多年前就死了。”
    “怎么死的?”
    “这个不清楚。”
    “这偌大的农庄平时就你们两个人住吗?”郭阳问。
    “哎,对。”
    “那他前天什么时候出的门你还记得吗?”
    “下午,也是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脸色同样不好,我估摸着,打电话给老爷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08 23:13
    “郭组,我们现在该干嘛啊?”武龙问。
    “重走案发现场。上次我跟蔡余发现尸体的时候,因为还有事要做,所以并没有仔细勘验过现场,只把大关系瞧了一遍。”郭阳回答到。
    “厅里不是有刑警跟法医勘察过了吗?”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一千个人看哈利波特,就会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利波特。每个人看问题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水平跟天赋也有所差别,何况,你就敢保证现场没有任何遗漏的吗?”
    “喔噢,这样啊。”

    作者:郁随 时间:2018-02-14 00:20
    “喔噢,这样啊。”武龙若有所思的点头。
    “恩,”郭阳点头,“结合刚刚郭老说的,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凶杀,凶手先是将庄主诱骗出来,然后再在半路上利用某种手段将被害人骗下车,趁其不备时制服被害人,将其打晕,随后弄至废弃工厂;死者是在工厂时被活活虐害致死,而不是死后虐尸。之所以是打晕而不是杀害,这点从死者身上的生活反应我们可以得出。不过这儿离废弃工厂显然有一段距离,庄主重达二百一十斤,一个二十岁出头,身体偏瘦的青年男子不见得会有如此力量,仅凭自身蛮力就将这么重的男人带着走这么远的路程,目标显眼容易被人发现不说,被害人还极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从昏迷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站在凶手的角度考虑,这极其不利。在这一路上我们可以看到,随处都布满着棱角分明的小碎石,如果凶手采用拖拽的方式,那么死者身上必定会留下诸多痕迹,?根据法医鉴定我们得知死者身上并无明显的拖拽伤,所以凶手应该是利用了工具或者有帮凶协同作案。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前者,应该是有着二十毫米轮胎的载运工具,电动三轮跟板车的轮胎很符合这种特征,这些都是痕迹鉴定人员反馈给我的情况,更详细的我们到了现场或许可以继续深入探讨了解。再从郭老给我们描述的当时场主接到电话时的面部表情入手,我们不难知道,凶手对被害人有一定的熟悉程度,且极有可能在无意间掌握了庄主的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此作威胁,不过此人应该并不图财,把柄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锲机。”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郁随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21天】
    • 开贴:2018-01-28 17:04
    • 更新:2018-02-19 16:05
    • 阅读:92119 回复:594 楼主:209
    • 字数:约57千字
    • 图片:1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