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和平演习,请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0 09:37

    林小军的好奇心一点也不差,他二话不说,拿起笔来,背对着何清蝉,把自己家里的电话,团部的电话,还有几个战友的生日,还有班里所有枪械的编号等等,写出了一个二百多位的号码串。
    “来,你看看这些,然后给我背一遍!”这时候,他真的有点担心自己心太黑了,尽然想到了这么多的号码。
    何清蝉接过了字条,从头到位看了一遍,很快的递给了林小军,然后就开始了背诵:“13875485624211…….”
    林小军睁大眼睛,看着字条,整个是瞠目结舌,目瞪口呆了,这丫头一字没错的全部背完了这200多个数字,这也太惊世骇俗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人?”
    “啊,难道昨晚上和你同眠的是妖精?嘻嘻,林小军,记性好本没有太大的实用性,学我们这个转业的人,更重要的是创造性和分析能力,就比如你写的这些数字吧,其中8个是电话号码,3个是生日,还有20个应该是什么编码,我想想,对了,肯定是你们三班战士的枪械编码吧?要具备这些逻辑分析能力,才能学好我们的专业。”
    林小军彻彻底底的被这丫头给雷倒了。
    不过最后不管何清蝉怎么说,林小军就是不要寄给何清蝉家里的钱,他说这是一个战友对另一个战友的怀念方式,希望何清蝉不要让他为难。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0 11:07

    何清蝉还能做什么呢?她只能同意了。
    这个晚上,他们还谈到了林小军这次事情的情况,林小军把自己所能知道的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何清蝉,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怀疑,说很有可能是梁胜武的老妈在别后搞的鬼。
    对林小军的这个分析,何清蝉几乎没有犹豫就表示了看法:“是的,你的怀疑没错,我也查过李营长最近的电话记录,虽然不知道他和梁胜武老妈的谈话内容,但是,他们两个在最近这几天的确通话频繁。”
    林小军咬着牙说:“等风声过去了,我一定会让他们还我一个清白。”
    “好,到时候我也能给你帮忙,记着,回来以后一定要来找我。”
    林小军点头答应了,说以后肯定还会来看这个小妹妹的。
    不过听他这个说,何清蝉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并不想让他仅仅把自己当作妹妹看待,她希望他们两人的关系能更深一点,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存留,不管怎么说,何清蝉终究还是个女孩,很多话没法说出口。
    晚上,他们无法回避的又在一张床上,和昨晚一样,何清蝉舍不得入睡。
    “小军哥,我能睡在你那头吗,我想闻到你身上的烟味?”
    林小军一时无措,停了一会,坚定地说:“不行,何清蝉,这绝对不行。”
    “小军哥,我只是闻闻,真的,我只想记住你的味道。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0 12:37

    林小军的心里一阵紧张。这个女孩,在这样的夜晚,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借口,实在让林小军心慌意乱。
    “求你了,小军哥哥。”
    她从林小军的脚下坐了起来,穿着很小的背心,移了过来。
    林小军无奈,只好说:“妹子啊,我身上这么难闻的烟味,会让你讨厌我的。”
    “不会的,我怎么会讨厌你!我就想记住你的味道。”她立刻掀开被子,钻进林小军的被窝。
    林小军的心砰砰地跳动不已,他接触到了何清蝉沁凉的肌肤,那一刹那的接触,让林小军浑身血液在翻涌,身体上也自然而然的有了反应,他无法控制,虽然他的心里没有丝毫杂念。
    林小军为了掩饰自己难堪的身体状态,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保持僵硬的俯卧姿势,不敢翻身,不敢移动,怕有些部位会碰到她。
    何清蝉主动的凑过来,林小军听见何清蝉的鼻子吸了两声,然后她像是很满足的喘口气,躺在那里了,她说:“小军哥,我要握你的手,把手递给我。”
    林小军伸出手,让她抓住。
    何清蝉喜悦而满足地“哎”了一声,把枕头平了平,安安静静地躺在林小军的身边,林小军一动都不敢都,他们都保持着各自的姿态,好一会,林小军感觉何清蝉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听见她轻如微风的均匀呼吸声,林小军这才擦一把额头的汗水,老天啊,何清蝉总算是睡着了。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0 14:07

    何清蝉很快地睡实了,林小军的耳畔逐渐响起她细微均匀的鼾声,她能这么快地睡着,只是因为她想睡在林小军的身边,真的是没别的意思,只是感到睡在林小军的身边就会心里踏实。
    看她睡实的样子,林小军逐渐平静下来,浑身血液恢复了正常循环,不一会儿便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林小军就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何清蝉心中痛楚着,但还是理智的帮林小军挑选出了一条合适的路线,她告诉他一路应该怎么走,应该在什么对方换车,应该躲避哪些危险的路段,应该记住沿途14集团军和13集团军驻扎部队的位置,她还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给了他。
    于是,他们分手了,没有过多的言语,更没有流泪哭啼,何清蝉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林小军踏上汽车,一个人离开,她在心中说:知道我好担心,好牵挂吗,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只能对你深深地凝瞬,我好难过却不能说出口。
    他们两人挥手告别,离别,能使浅薄的感情削弱,却使深挚的感情更加深厚。
    上车以后,林小军也一直在沉默着,他一个人坐在后排,看着车窗外变换的风光,他的心开始了漂浮,很多没有思考过的问题,也都一一出现……
    好在一路上林小军都是按照何清蝉预先设计好的路线和方式离开,所以他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就这样,在颠簸了十多个小时之后,林小军成功的跳出了猎豹大队设置的包围圈,一路往边界方向进发了。
    林小军要走的路途还很遥远,首先他要坐上长途班车到国境线附近的城市,然后恐怕就只能步行了,不过作为一个步兵,走路早就成为了一种习惯,用林小军自己的话来说,老子是步兵,已经练成了钢腿铁裆。
    过去那种磨裆的事情,在林小军的身上再也不会发生了,裆部的那片皮,早就被磨厚,比起猪皮都绝不逊色。
    他在换乘了几辆车之后,总算坐上了一辆通往边界的长途车,车行驶在荒凉险峻的山路上,摇晃而颠簸,开得很慢,班车上大多数旅人也被摇晃的晕晕乎乎,逐渐的闭上了眼皮,车里很安静,没有谁在说话,静得可以听到旅客们彼此的呼吸声。
    2018-02-20 84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1 09:30
    路上,那个无聊的班车司机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深怕自己会精力分散,当然,车上的人都睡觉了,林小军自己也有点困,他觉得眼皮很重,但就是睡不着,隐隐约约中,他有一种被人偷窥和威胁的感觉,一丝危险的气息传进他的大脑,那是一个高手具有的第六感在向他发出一种提示性的警报。
    林小军抬起头来,用淡然的目光细细的把汽车上的人都观察了一遍,所有的乘客都在沉睡,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消减。
    林小军暗想,今天的旅途恐怕不会太平静了,但到底这种隐隐约约的危险是不是冲着自己而来,林小军暂时无法确定,所以,他只能警惕着,等待着。
    车依旧的颠簸着,两个小时过去了,林小军心中担忧的危险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所有人都不许动,不许喊,打劫,打劫,我们只求财,不要命,好好配合!”
    从车厢前面的座位上,一下站出了五名手持钢刀,棍棒的壮汉,他们一面大呼小叫的威胁着旅客,一面扬着手中的布袋,让旅客把钱财装进去。
    车厢内顿时乱成一锅粥,惊叫声,骂声、哭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看着眼前的乱像,林小军没有急于采取行动,他还在犹豫,一个是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一面也担心对方会不会还有人藏在旅客中,所以,林小军将车内所有人重新进行了一次审视,他发现,有几名混迹在乘客中的男子很可疑,因为他们的神态完全区别于其他被劫乘客,更不相同的是他们身上竟然带有杀气,虽然这股气息很淡,很微弱,但林小军很熟悉这种气味,只有杀过人的人,色号年上才能发出这股气息。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1 10:30

    林小军知道了,这车上有明暗两股悍匪,他们是惯犯,知道怎么做最好,林小军冷静的隐忍着,他不知道这些人手上有没有枪,会不会对旅客造成生命的威胁。
    林小军在等待最佳的行动时机。
    这个时候,歹徒们开始收钱了,他们很是嚣张,直接拿个口袋在每个人的面前要,假如有旅客配合的不好,对不起了,这帮家伙二话不说,一顿的棍棒劈下,打的旅客嗷嗷叫,乖乖的把钱掏出来。
    面对这样的次果果抢劫,偌大一车人,硬是没有人敢说话,就算是看到劫持和棍打妇女,老人,车上的人也没吱声,明哲保身已经成为华夏民族根深蒂固的性格,看到这些,林小军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悲哀,为华夏,为华夏名族。
    很快的,一名劫匪到林小军身旁,他提着袋子看着林小军,林小军迎着这个歹徒的目光,毫无惧色地冷冷盯着。他眼中的寒芒闪烁,双目如无底深渊,闪动着幽冷的黑光,如一尊地狱中杀出来的魔神一般,虽然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但身上散发的气势和杀气,也让那名歹徒感到很不安和恐惧。
    这个劫匪愣了愣,看了一眼其他的劫匪,犹豫了一下,绕过林小军,走向身边的一个妇女。
    这位老实的中年女人吓得不停的发抖,她一支手按着裤兜,那里有几百元钱,她实在不想拿出来给匪徒。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1 11:30

    林小军心软了,他不得不开口说了一句话。
    “放过她,她是我朋友,你们不要抢他的钱。”林小军冰冷的声音在车上刺耳地响起。
    所有的匪徒都是一愣,一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坐到我身边来。”林小军淡淡的对妇女说,并向外挪了挪身子,把靠窗的位置让给了她,对那些匪徒们恶狠狠的目光,看都不看一眼,似乎这一切都很正常。
    女人用怯生生的眼光无限感激的瞄了林小军一眼,什么话都不敢说,赶紧拿上包坐到了林小军身旁,或许她在想,这个奇怪的男人真的能给自己安全。
    几个歹徒相互交换一下眼神,都愣了好一会。
    林小军身边的歹徒十个光头,终于,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小军和那个女人,居然放过了这位女人,只是嘴里恨恨的低声说:“年轻人,管好自己,不要强出头。”
    这个劫匪放过林小军主要原因是他们发现林小军的身上冒着一种他们看不懂,看不不明白的寒气,这种气息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他们不傻,都是肉食动物,知道优胜劣汰,知道弱肉强食,有的人是不能惹的,他们是求财,不求命,只要这人不惹事,能让他们完成这次抢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所有歹徒来说,欺软怕硬本就是他们的本性。这一点已经不用做任何论证。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1 12:30

    见歹徒们放过了这位女人,其他旅客也都眼巴巴的看向了林小军,希望林小军能帮他们出头,只是林小军将眼光看向车外,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他不能再来刺激那个歹徒,他有他的想法。
    因为就在刚才林小军不忍这位农村妇女的可怜强出头的时候,他明显的感到身后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危险,是的,绝对很明显,林小军本来想抬头去看,但大脑却强压这种念头,他将内心的愤怒还有巨大的杀气隐起来,他不想让对方发觉自己的意图。
    林小军再没有任何语言,其他人更无出头者,劫匪们更加肆无忌惮,稍有行动迟缓者就秽语谩骂,拳脚相加。
    “前面有没有岔道或者村寨?”林小军低声问身边的女人。
    惊魂未定的妇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林小军又低声问了一次。
    这次她听明白了,低声说:“有岔道。”
    “嗯!”
    林小军从车厢匪徒们老道和处事的风格来看,这些人定然是老手,他们早已算好了退路。
    林小军神情突然放松了下来,那寒光四溅的眼神收敛了下来,给人一刹那的松弛感。
    几名劫匪拿着刀棍和装满钱的袋子向车门靠拢。
    劫匪就要下车逃跑了!
    “司机,你在前面路口给我停一下车。”一个人站了起来,是一个旅客打扮。不过林小军还是从他的身上看出了危险,不错,林小军终于找到了危险的源头,那个能发出杀气的男人,就是他,不会错的。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时间:2018-02-21 13:30

    林小军动了。在劫匪集中的时候,在绝大多数人意想不到,认为不应该出手的时候。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擒贼先擒王,这是心理加战术的最高境界运用。
    林小军双脚在椅子上用力猛蹬,如猎豹般跃起,手中一扬,在昏暗的车灯下,一团黑影罩向年轻杀手。是林小军的帽子,他戴在头上的帽子罩在杀手的脸上。
    刹那之间,鬼神嚎哭,天地血雨,林小军展开了强悍的击杀,双目闪动着杀机,双拳一握,单掌一劈。顿时一股锋锐之气,当空就凝聚成了一片虚影,破开空气,朝着那个年轻杀手冲劈了过去。
    这锋之上的疯狂气息夺人心弦,胆量不够的人看了都丧失胆气。
    他的拳头已经结实地击在年轻杀手的胸膛上,骨头的清脆断裂声清晰地传到全车人耳中。
    歹徒惨叫着,看上去异常的痛苦,但林小军还没有停下,右面的一个歹徒被他飞起一脚,踹倒了。
    没等收回腿,林小军一提身子,缩起左膝,接着一股子从里,对着另外的一个歹徒猛的撞了过去,这一下可是实打实的撞击,那个歹徒惨叫一声,满脸的鲜血倒了下来,林小军用很短的时间,就完全的控制了局面,让车上的歹徒丧失了战斗力,不过,还有一个。
    林小军也是一直在留意那个年轻的歹徒,最后一个歹徒被击倒之后,他飞身扑向年轻的歹徒。
  • 首页
  • 上一页
  • 5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西门吹雪本尊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1天 / 跨度41天】
    • 开贴:2018-01-17 17:46
    • 更新:2018-02-28 12:54
    • 阅读:159854 回复:2663 楼主:505
    • 字数:约31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