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他来自大宋,却为我痴情千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0 18:19
    我刚出生就没了妈,一直由外婆带大,到了3岁的时候,被爸爸接回去了几天,然后又送回了外婆家。
    爸爸之所以接我回去,是因为那三天他成亲。
    他又给我找了个后妈!
    后妈一句话:“这孩子之前由外婆带大的,一直好好的,还是由外婆带着吧。”
    从此以后,我就和外婆一起住下了。
    外婆是一个过阴人,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很敬畏她。
    过阴人也称走阴差。就是来往阴阳两界,帮人问事。
    来找上门的,大多都是活人找死了的人问事。
    走阴差的时候,过阴的人就好像鬼上身一样,不但说话的语气和性格习惯,就连声音都会变得和被找的死人一模一样。
    有时候,生前不解的事情,往往死了之后,走一趟阴差就可以全部解决。
    一般做过阴人的都是女人,因为女人属阴,要经常去阴间。要是男人去多了,阳气就会受损,阳寿也会减少的。
    仰仗着外婆过阴的本事,我也算是平安无忧地一路从小学到中学,然后考上大学。
    九月的一天,我接到舅舅的电话,外婆生病了!
    我和舅舅赶回来的时候,病倒在床上的外婆紧闭着双眼,嘴巴里面不停地说着“盒子、盒子”两个字。
    舅舅只有问我:“什么盒子啊!”
    我弯下腰,轻轻问外婆:“外婆,您说的是什么盒子啊?”
    外婆紧闭着双眼所:“盒子,你外公的、八仙柜。”
    听了外婆的话,我知道是什么盒子了。
    不上学的日子里,有时候有人来请外婆过阴,只要到了晚上,外婆总会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头盒子出来。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0 18:20
    听说这个盒子是从前外公送给外婆的,它被外婆当宝贝一样,一把大锁关在八仙柜里谁也不让看。
    舅舅用钥匙打开柜门,结果柜子里除了外婆的衣服压根没找到那盒子。
    可是我知道,柜子分为上下两截。在上面一截的底部,有一个暗格抽屉,抽屉全部抽出来之后,在抽屉滑道的旁边还有暗槽。不仔细看是不知道的。
    我走过去抽出抽屉,两边的空当露了出来,里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清。
    舅舅疑惑的说:“会不会没放在里面?”
    我摇摇头,伸手摸进了左边。里面毛刺刺的。一直摸到最里面,手指果然碰到了一样东西。
    空间不高,我连曲起手指都不能。只能慢慢用手指一点一点勾出来。
    往回勾的时候,指腹处好像被什么划了一下,我没在意,连着勾了几下,终于将那东西弄了出来。
    果然就是那个盒子。
    暗红色的盒面呈椭圆形。上面的图案细细摸来还有一点凹凸的手感,看起来这东西有个年头了。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圆盒子。因为年深日久,深红的颜色已经变得黯淡。积年的灰尘堆在凹痕里,仔细辨来,雕刻的云纹图案非常精致,好像行云流水一般巧夺天工。
    从前的东西做得就是讲究啊!后来才知道,这个不是普通的木头盒子,是有名的漆器之乡天水做出来的剔犀漆器。
    剔犀是一种技法,是用黑色和红色两种颜色交叉地刷上百余遍,这样,雕刻之后的断面颜色层次会更丰富,沉寂的黑色和热情的红色相辅相成,彰显彼此!
    我和舅舅把这个东西拿到了外婆床边。我轻轻喊着外婆,然后把盒子放在了外婆的手里。
    外婆拿到了盒子之后,紧紧地握住它,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舅舅松了一口气,说:“天亮的时候要是还没醒,我们就送到省城去看吧。”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和舅舅各自歇下。
    从小就住在外婆家,这栋老房子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睡在床上,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感觉有什么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几乎不能呼吸,都快要憋死了。有雪花一样的吻落在我的脸上,唇上,冰冰凉凉,舒服极了!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8:02
    潜意识里我却知道,这很不对!
    是谁在吻我?我明明是睡在外婆家的床上啊!
    我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好像有千斤重。
    仿佛有人对着我的耳朵吹来一阵阵凉气,他在我耳边呢喃道:“太好了,寅娘,我以为我永远都找不到你了!可是你终于出现了,寅娘,我太高兴了!”
    他发出轻轻的笑声,又轻轻吻着我的耳朵,好像羽毛一样柔软地撩动着我,我的心跳得快极了!
    我知道,我是在梦里,可是我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是谁?你是谁?
    我烦躁的想摆脱这个梦,可是他似乎听到了我心里的话,竟然回答我:“我是一恒啊!寅娘,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恒?一恒是谁?
    寅娘又是谁啊?为什么对着我喊!
    我感到有股泥土的陈腐气息吸入了鼻孔里!
    我烦躁地甩头,身子好像被什么束缚一样完全不能动弹。
    我的胸口实在是太沉了,就在我以为真的会憋死的时候,一声公鸡的啼声传来,我突然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浑身烫极了,骨头也是酸疼酸疼的。
    床顶上是旧得发黄的米色布帐子,四周的床柱油漆斑驳,老式的八仙柜靠墙放着,一缕阳光从窗子里透进来。
    原来天亮了!
    我连忙起身去外婆房里,却见到外婆已经醒了。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8:42

    她坐在床上,一件黑色的老式对襟褂子穿在身上,花白的头发挽在脑后一丝不乱,发髻上插着一个黑色的篦梳。
    看到我进来,外婆抬起头,神色异样地看着我,嘴唇直哆嗦。
    “外婆,您的病好了吗?”
    我高兴极了,连忙过去抱住了外婆,对她撒娇:“我一听说您病了就赶回来了,您哪里不舒服啊?要不今天我们和舅舅一起去城里看病吧。”
    外婆摇摇头说道:“我没病,没病。”
    她说完之后,拉着我的手,探询地问我:“红豆啊,你昨晚上有没有做什么怪梦啊!”
    这样一问,我立即想起之前那个梦!
    我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外婆。毕竟外婆会过阴,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够知道是什么。
    外婆一看我的神色就明白了!
    她连连摇头,着急地说:“糟了糟了,他真的找你了!”
    “外婆,您说什么啊?”
    我的心里好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跟着外婆一起住了这么多年,有些奇怪的事情我也见过。可是真要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还是接受不了。
    外婆叹口气,难过地说:“红豆啊,你的命可真苦啊!”
    我亲热地搂住了外婆,外婆的身子真暖和。
    我甜甜地对外婆说:“外婆,没妈的孩子是命苦!可是我有外婆啊!有外婆在,我的命再苦也苦不到哪里去。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09:22

    外婆又叹口气,摸着我的头发,伤感地说:“傻孩子,外婆哪能护你一辈子呢?”
    “当然可以,只要外婆愿意,可以一直照顾我。”
    外婆看了看外面,走过去栓了门,然后拉着我的手坐在床边,一脸严肃地问我:“你昨天做梦是不是梦到一个男人?”
    我懵懂地点点头。
    外婆叹了口气,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冤孽、冤孽啊!”
    我越发摸不着头脑了!可是也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外婆擦了擦眼泪,对我说:“你知道外婆这过阴的本事是怎么来的吗?”
    听说过阴人都是生来就有这个功能的。有的是生辰八字的原因,比如年月日和时辰都是属阴的,还有的一生下来开口就能说话。
    外婆属于哪一种,我还真不知道。
    我试探地回答:“是天生就有的吧?”
    看我不知道,外婆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说:“要说有原因,还是因为这个盒子。”
    外婆居然是因为这个盒子才有了过阴的本事?
    这一点还真让我出乎意外啊!
    外婆说:“那个盒子是你外公有次去省城,买回来给我的。买回来的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里有个男人和我说话。”
    屋子里就我和外婆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外婆现在说这话的时候,总感觉有阵凉风在耳边,凉飕飕的。
    我不禁问外婆:“他和你说什么啊?”。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0:02
    外婆说:“这个盒子,是他从前送给他妻子的,他和他妻子相约,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月同日死,可是因为战乱,他和他妻子失散了。他在地下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妻子,他不甘心投胎,一缕生魂就附在这个盒子上,想找到他的妻子。”
    战乱?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战乱?日本鬼子吗?
    “这人是什么时候的人?”
    外婆一脸的无奈,好一会才说:“好像是宋朝那个时候的!”
    宋朝?这么久?
    我惊讶地说:“宋朝,北宋还是南宋啊?这都一千多年了啊!他居然能等这么长时间自己不去投胎?也太痴情了吧?”
    “这中间,好像也投胎转世过两回,可惜的是还是和他的妻子无缘,都是擦肩而过,错过了姻缘。”
    “那么长时间,他就是一直在找他的妻子吗?”
    “嗯,是啊!”
    额米豆腐,看起来这个鬼心中的执念还很深的啊!
    我心里隐约有点同情他,可是想想不对,他为什么昨晚出现在我的梦里呢?还有,他梦里说的那些话又是怎么回事呢?
    “那他怎么找上外婆了呢?”
    外婆看着我,脸上一股化不开的悲哀。
    “因为他说,他花了很大的气力才查到,这女子的后人就是我们家这一脉。他用了很多方法,才让你外公买回了盒子,然后就来到了我们家。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0:41

    我看着外婆,还是不能明白:“我们这一脉?”我好像猜到了什么,可是我不会这么倒霉吧!
    外婆叹口气,终于说了出来:“他说,你就是他的妻子转世。”
    “他不甘心,一定要和他的妻子一起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一起投胎转世。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什什么!我浑身都僵硬了,我居然就是他的妻子转世?
    这简直就是晴空一道惊雷啊!
    难道说他要拉着我的手一起去投胎转世?
    我才不干!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为什么要因为一只鬼的话就去死呢?
    我一听就急了:“就算我是他的妻子转世,都过了一千年了,孟婆汤都喝了,前世的事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啊?”
    这可真是被鬼找上,想躲也躲不开啊!
    “外婆,把那个盒子丢了吧,丢了他他也没办法找上我了。”
    外婆吓了一跳:“那不行,红豆。他已经认定你了,要是你丢了那个盒子,他会每天晚上来缠着你的。”
    “缠着就缠着,我明天就去省城最有名的佛寺里请一个符,每天带在身上,看他还怎么来找我。”我才不想这么快投胎转世了,谁知道下辈子是什么样啊!
    外婆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红豆,你放心,他不是要拉你去死,他是要跟着你这辈子,等你死的时候,和你一起去投胎。”
    那也不行啊,想想有个鬼一直跟着我,换了谁也受不了啊!
    这时候,外面有人喊道:“三婆婆在家吗?”
    接着就是舅舅的声音:“妈,学田找您。”
    外婆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拍拍我的手说:“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外婆帮你想想办法,晚上再说啊。”。
    作者:醉花阴2018 时间:2018-01-31 11:21
    我跟着外婆走出门。
    大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我认识这个人,他和我舅舅同辈,叫李学田。在村里开了家小卖部。算得上是村里的富庶人家。这次外婆病了,就是他打电话告诉舅舅的。
    他一脸的愁苦,看到我外婆,连忙迎上前,着急地对我外婆说:“三婆婆,您到我家里去看看吧,我家婆娘不知怎么的,突然发起疯来了。硬是往我老身上撞,说是我老娘害死的她。”
    外婆听了,“咦”了一声,问道:“她说些什么?”
    他看了我和舅舅两眼,放低了声音,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担心她是不是鬼上身了。她说话的口气,好像我从前的那个婆娘啊!是不是那个婆娘在外面出了事,又找回来了呢?”
    外婆听了就说:“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舅舅这时喊道:“妈。您和红豆一早上起来都还没吃啊,来,我刚在厨房里下了面,先吃了再去吧。”
    他又笑着对学田叔说:“耽误一会儿,不要紧吧。要不,你先进来坐坐。”
    学田叔当然不会说不好,连连点头,劝外婆先吃了面再去。他怕我们嫌他晦气,站在门口等着,也不肯进来坐。
    吃面的时候,舅舅低声对外婆说:“妈,你别管他家的事情。他从前那个老婆跟人跑了的时候,您劝他去找找,被他老娘骂得一个凶啊,就好像是您要他老婆跟人跑一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醉花阴2018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8天 / 跨度28天】
    • 开贴:2018-01-30 18:19
    • 更新:2018-02-28 14:32
    • 阅读:183273 回复:1785 楼主:252
    • 字数:约15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