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最低调的盛世:刘秀和他的子孙们的欲望东汉(长篇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3 18:05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四)


    看到绿林军如此决绝,为了避免联军决裂,大家也只能都违心地同意了,虽然很多英雄豪杰失望至极,心中不服,也只能摊开双手耸起双肩作无奈状。


    各怀鬼胎的称帝仪式一结束,在南阳豪杰的一片不服声中,带着一肚子气的刘縯便匆匆忙忙返回前线,围攻由岑彭(即后来的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驻守的宛城。


    岑彭曾当过王莽的棘阳县长,棘阳被汉军攻克之后他便投奔王莽前队大夫(南阳太守)甄阜,甄阜后被汉军斩杀,成了丧家之犬的岑彭又逃往宛城投奔王莽前队副大夫严说,命苦也。


    其时,岑彭与严说一同坚守宛城,刘縯虽然神勇,却无奈城池坚固,固若金汤的那种。于是围城数月之久都不能攻破,直到城中粮食用尽甚至出现了人食人充饥事件,眼看守不住,才于当年五月献城投降,宛城陷落,刘玄得以临时迁都宛城。


    而苦命的岑彭,投降后差点被刘玄杀了,是刘縯相劝救了他的命(最后却是刘縯被刘玄杀了,唉)。


    在此之前,绿林平林兵一部围攻新野却迟迟不能攻下,却是刘縯以其威名不战而屈人之兵。史载当时新野宰潘临很是对打败了甄阜十万雄兵的刘縯有点佩服,就像小粉丝对天皇巨星的那种景仰,眼看汉军密密麻麻,估计守不住,于是有心投降的他便站在城头大叫:“得司徒刘公一信,愿先下。”也就是说潘临只服刘縯,见了他才会开门迎天王。恰好不久之后刘縯便率部来了新野,潘临果然牙齿当金使,果断举城投降了偶像,粉丝的打赏力量也不容小觑啊。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3 19:11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3 21:30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3 22:08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3 23:56
    00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11:44
    刘秀,历史最低调圣王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12:45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厢,刘秀自昆阳一战成名之后,又在颍川攻城略地,且生擒了有勇有谋的王莽颍川郡掾冯异(刘秀接下来打天下的左膀右臂,以后再说),一下子收降了颍川五县,气势更盛。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看到刘氏兄弟如日中天,炙手可热,威名盖过了当时所有汉军将领,让绿林首领觉都睡不安稳,这明摆是功高震主,于是便除此而后快,死亡阴影便立马笼罩了刘秀两弟兄。


    很快,打仗不太在行害人贼脑筋却特别灵活的朱鲔,除了慨叹自己技不如人,还生怕刘家军坐大让自己的绿林军靠边站,为了安枕无忧做自己的大领导,便动了杀机。


    朱鲔除了利用自己掌管天下兵马军政的大司马要职,三番五次秘密建议刘玄除掉刘縯兄弟,还怕不够说服力,甚至故意把一直跟随刘秀打天下的舂陵军骨干李轶策反,当了他的杀人砍刀。


    说话李轶是一个著名的“墙头草”,且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势利眼,见谁好就跟谁(这个好像在人的本能方面来说甚至是无可厚非),所以后来成了刘氏兄弟的最利“插刀教主”也是可以预见。


    当初是他被堂兄派去说服刘秀参加造反的,当然也是为了自己家族的振兴,后来由于造反消息泄露家族几乎灭门,死里逃生的他,却从此感叹命运无常,不能不为自己的未来蝇营狗苟,变得卑鄙起来,后来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的款式。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18:44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六)


    所以说,要彻底看穿一个人的人品,最好看他飞黄腾达后的所作所为。好在这个糊里糊涂背叛了刘秀又糊里糊涂想再投靠刘秀的污人,最终被很有担当也讲义气的刘秀邪恶地摆了一道,正好给曾是他的邪恶害人盟友的朱鲔刺杀,这借刀杀人之计也蛮有想象力,挺得分也,不过那是以后的故事了,请诸君拭目以待。


    出来混,确实要还,千真万确啊。


    好,现在我们先来扒扒刘縯是如何被他们设计害死的。


    本来,作为昆阳突围搬救兵的十三勇士之一,又是刘秀的“革命领路人”之一,应该是和刘秀弟兄情同手足的,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跟随刘秀突围出去,那可是他最勇敢最正能量的时候。


    只不过这世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也可以说,是利令其智昏的,做了错事,并接受命运的惩罚。因为随着刘玄的意外称帝,眼看自己的“米饭班主”刘氏兄弟逐渐失势并陷于危险之境,学会了趋炎附势的他,选择倒向权柄在握的绿林新贵,并加以大肆谄媚奉承,那是意料之中的事,不然他就不是两面三刀的李轶了。


    为这,心明眼亮的刘秀,还曾特意警告重情重义的大哥刘縯,要其务必注意李轶这个变起来特坏的“插刀教主”使横手。


    “大哥,李轶已经不是我们的人,我们不能对这个人再信任了。”对形势估计十分通透敏锐的刘秀说了一句大实话。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19:49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21:49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七)


    刘秀当然是一个很会察颜观色又知人善任的英主,不然在他英勇无比的大哥意外并过早地退出历史舞台之后,势单力薄的他也不会几乎赤手空拳就只用三年左右时间,打出锦绣东汉,那是善于发现人才天下归心的缘故。


    对此,一向大情大圣大而化之的刘縯却不以为然,权当耳边风,他可能以为李轶与刘家军曾大风大浪地同生共死过,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战友,这种战斗情谊是不容置疑的。最终却被这个“插刀教主”给上眼药活活害死了,不知怨谁。


    其实,观照李轶的的叛变足迹,最早可以追寻到刘家军和绿林军合伙的那当口。


    因为这两家一合伙,便显出了绿林股的势大财宏,南阳豪族的不豪及酸气。这个出身宛县第一大富之家的富二代,当然也立马嫌弃自己最初投靠的人,可能还直埋怨自己没有发展眼光看走眼了呢。


    所以,接下来李轶要做的事,大家也猜到了,那就是抛弃最初与刘家军的深厚革命情谊,转投看似更有发展前途的绿林军,尤其重点巴结心思活络、很有心计的绿林大当家之一朱鲔,不料却是招来了一白眼狼,最后把自己也凶狠地吃掉了,肠子都悔青了,与损友交必有损失也。


    然而,接下来的革命形势变化,又令其有点大跌眼镜,节操也碎了一地。随着昆阳之战和沘水大战的爆发,刘氏家族股市却突然涨停板,很多人转向刘氏,包括绿林大佬王常也赫然在此列。让已经与刘家军分道扬镳了的李轶瞬间恐惧,看到绿林军和刘家军矛盾越来越大,公开决裂的裂痕渐渐表面化,怕刘氏得胜清盘的李轶,当然也和最佳损友朱鲔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刘玄解决掉刘氏兄弟,以绝后患,以免自己受到清算。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4 23:15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5 00:56
    0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5 12:35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八)


    当然,很想固权的刘玄,也是一拍即合,正有此意,于是谋杀程序便迅速提上议事日程。


    于刘玄来说,这确实是你死我活,想起自己意外被提名为皇帝之时,作为族兄弟的刘縯,脸涨成猪肝色充满“私心”地反对,现在想来刘玄还一肚子气,你不是看不得别人好吗?那么我现在也让你不得好死,出一口恶气。


    反正谋杀这玩艺,刘玄又不是第一次玩,没称帝时就干过,那可谓是轻车熟路,想给别人头上留下碗口大之疤痕而已。对于族兄的不怀好意,心思慎密又擅长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刘秀,再一次看出了端倪。


    “大哥可要对我们的好族兄多加小心,所谓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看情况更始帝已经打算跟我们杠上了。”看到大哥处境凶险,刘秀又一次好心提醒。


    “看他的那种气量,一向就是如此蝇营狗苟小动作不断,量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茶杯里的风暴何足挂齿。”刘縯还是漫不经心地回应,那意思可能是叫刘秀不要疑神疑鬼、大惊小怪。


    然而,这次是自信得有点自负的刘縯失算了。喊了那么多次的“狼来了”,这次狼还真的来了,如期而至。


    因为谋杀惯犯刘玄,昆阳之战不久之后就借在宛城大会诸将之机,给功高盖主的刘縯,摆了他们老刘家老祖宗刘邦差点死翘翘的一道古老招牌死菜,即鸿门宴是也。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5 18:38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十九)


    事实上,这次的汉军众将面圣,刘玄和绿林大佬玩的“唱双簧”把戏,几乎就是当年刘邦在项羽鸿门宴上剧情的高度克隆,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仿真度,目的也就是要了此时“新刘邦”即刘縯的命。比如以刘玄举玉佩为刺杀暗号,这也太似曾相识了吧,这不是项羽亚父范增玩剩的吗?怎么看怎么像,以至于在座的刘秀舅舅迅速看穿,并差点惊出声来。


    当时,众将云集,大家有说有笑地饮酒作乐,扎堆叙旧,可谓是热闹非凡,其乐融融,谁也想不到这是要出人命的嗜血鸿门宴。


    心怀鬼胎的刘玄,先是满脸堆满假笑地命刘縯拿出他的宝剑让其把玩(收剑动作),估计是一边抚弄一边假意赞美,让刘縯丧失警惕。


    正在刘玄装模作样地审视玩赏刘縯的宝剑之时,早有准备的绣衣御史(侍御史的一种)申屠建,瞅准机会立马也向刘玄献上玉玦(玉佩),看似随意奉献,却暗藏杀机,那就是暗示刘玄下格杀令,派武士趁刘縯没有防备一举击杀。


    然而,意想不到是,居然喜欢谋杀的刘玄,却没有任何表示,也就是按照绿林头领制定的杀人方针高高举起手中的行动暗号玉玦,让朱鲔和李轶等人大失所望。


    不过,其时看到绿林诸兄的好戏,刘縯见惯世面的舅父樊宏也看出其中的猫腻,因为这场面太面熟了,作为刘氏宗亲的外戚姻亲,不禁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会后对死里逃生的刘縯说了自己的观感:“昔鸿门之会,范增举以示项羽。今建此意,得无不善乎?”反而是当事人刘縯默不作答,只是不置可否地莞尔一笑,好像那是说别人一样,不知是何心态。


    刘玄为何在这节骨眼上放过头号政治劲敌刘縯,史书没说。以本人揣度分析,刘玄那时没有即时杀害皇位的最大竞争者刘縯,以及后来放过刘秀,估计也可能是出于自保的考量。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5 19:27



    刘玄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8-02-25 21:11
    第五章 隐忌无形:刘縯惨死刘秀为何言笑如常(续二十)


    以其时刘玄的傀儡皇帝处境,如果最能打仗的刘縯刘秀兄弟都死于非命,刘家军不仅会即时与绿林军决裂,且战斗力会直线下降,对当时天下远未趋于稳定,甚至是群雄环伺的恶劣战争局面,他根本没能力驾驭,最终还是皇位不保,还成为了别人“人肉砍刀”落下历史笑柄。


    与此同时,如果自己赖以制衡刘縯领衔的超强实力刘家军而捡到的皇位,因为刘縯两兄弟之死而化为乌有,那么没有了刘家军制衡的绿林军更加是为所欲为,更加不把懦弱没本事的刘玄当根葱,没有牵制功能的刘玄也只能是要废就废悉听尊便,他根本就成了政治废人。


    所以,为了保持这微妙的政治、军事平衡,刘玄也只能在迟疑之间,错过了杀刘縯的最佳时机。


    此外,当时的刘縯虽然是刘玄的皇权最大威胁,却还没有明显的谋逆实锤(事实上刘縯在称帝问题据理力争未果违心同意刘玄为傀儡之后,也是有战争结束后再争一日之长短的打算),如果在没有任何借口的情况下,随便杀了一个有用大将,政治副作用很大,弄不好会出大乱子,甚至是刘家军即刻调转枪头倒戈相向。


    直到“实力坑哥”刘稷的出现,并大放厥词,才让刘玄恼羞成怒,下决心杀了刘縯,功高震主的刘縯最终逃不过生命的诅咒,即所谓的逃过初一,却逃不过十五。


    那么,刘稷是何方神圣?为何成了刘縯的索命刀,并把其推向万劫不复的死亡之境?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鼎湖听泉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11天 / 跨度212天】
    • 开贴:2018-01-18 00:05
    • 更新:2018-08-18 00:30
    • 阅读:110115 回复:3747 楼主:852
    • 字数:约183千字
    • 图片:9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