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若你生在此世,你将如何抉择?《台城遗梦》,风云变幻,天涯长期更新

  • 首页
  • 上一页
  • 1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iuchaoran89 时间:2018-03-15 20:48
    第三百四十七章 战机(中)
    桃逐虎一人一马自上而下全部披挂铁甲,高大的战马肩高足能比肩平常军士身高,桃逐虎被托在马背上疾驰在妖贼中间,旁边妖贼看去就像是桃逐虎整个人腾云驾雾自天而降横行于军阵之中一样。
    桃逐虎夹紧长槊,抓稳马刀尽量伏在马背上压低自身重心,在他马前的妖贼要么滚向两边避开他冲击的路线,要么就只能被长槊捅穿或被马刀枭首,最后只能落得葬身马蹄之下。
    高大的良种战马加速起来之后势不可挡,况且现在周边妖贼又在官军的攻击之下崩溃,现在的桃逐虎就是跑在赛马场上,根本不用关心旁边会有人对他造成威胁。
    冲阵冲成这样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清闲了,虽然桃逐虎还是小心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但他已经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前面妖贼精锐的身上。
    在海量的妖贼新兵队伍后面是正在从喇叭嘴状地形开进的妖贼精锐,这里地形狭窄,大量妖贼甲士被堵在狭窄的喇叭嘴里进出不得,许多妖贼甲士都被迫打散自己队列,从道路两边树林中和丘陵上行军加入战场。
    桃逐虎看到有接近一半妖贼精锐正沿着之前那些新兵的方阵后方向战场东南官军空出的缺口移动,其他妖贼看样子则是要行军到新兵后面列阵压阵。
    雷有德布阵尚未完毕,但他用来攻击官军的前锋部队却已经被官军打的崩溃。或许雷有德从一开始就打算拿他手下这些新近归附的流寇当炮灰用,但现在他手下的这些炮灰却成了他的败笔。
    新兵群中那些雷有德精锐甲士们都在放声咒骂想要重整正在溃退的队伍,但周围的流寇们都只顾掉头鼠窜没人去管头目的命令,有些甲士把刀想要斩人立威,遏制溃退,可这滚滚人流岂是一两个人可以拦住,这些新兵砍官军时没那士气,现在逃跑起来却是亡命前进,一往无前,敢有拿刀杀人维持军纪的头目统统被这群妖贼新兵给砍翻踩倒,死无全尸。
    雷有德用来做督战队的队伍这时只有几个列阵到了指定位置,其他的还在行军之中,更要命的是雷有德还让他手下的一半人开拔从南边去包围官军去了,这样的安排让雷有德的精锐被自己的乱兵冲了个正着。
    那些用来督战的雷有德精锐们面对前面的己方新兵队伍如临大敌,他们结成密集的阵线,刀枪林立阻止向后溃退的己方队伍。这些精锐甲士们高声宣令,命令新兵队伍掉头回去参战,而新兵队伍们则哭喊着要求后面的甲士让开道路放他们逃跑。
    妖贼新兵们向甲士诉说着官军火炮的恐怖,虽然这些逃在前面的人压根就没被火炮攻击到,他们不停地回头张望,观察后面溃逃的队伍。官军步兵的凶猛攻击让妖贼溃退的队伍不断加速,溃逃的妖贼们作为优势的人数在这时变成了他们的负担,向后逃跑却被堵住的妖贼互相挤压在一起,他们互相推搡,踩踏,若有妖贼在人群中倒地绝无再次站起来的道理,千万只脚在一瞬间就会踩踏在倒地人的身上,将他踩做肉饼。
    官军的杀戮给妖贼新兵带来了恐惧,崩溃之后拥挤在一起又无处可逃的妖贼新兵自身又或做了恐惧的放大器,他们像是水车一样将恐惧一层一层的传递下去,渗透到每一个人的心中,相互之间的咒骂、争抢和践踏又让妖贼们彼此失去了信任,远处的妖贼连官军面都没有见到便已经被吓得半死。
    妖贼新兵们被身后越来也大的压力挤压的向那些精锐甲士挤过去,这些新兵们先是哭诉身后官军的恐怖和战况的糜烂,在发现后面的“自己人”不为所动之后这些新兵开始谩骂,他们咒骂雷有德的是让新兵去送死,是在借刀杀人,雷有德和他的精锐都披坚执锐,装备精良,却只让新兵拿把破刀就上去与官军作战。
    短短的时间内妖贼们之间的争吵就变成了争执,有妖贼新兵耍横上去抓住甲士的长兵器想要抢夺,却没想到那些督战的甲士们早就有所准备,一有人过来抢夺,这些督战队立刻下手开始杀人。
    雷有德的精锐不愧为精锐,经历了与官军无数次血战之后这些老兵在自己人大面积溃逃之后依然保持士气高昂,他们用手中的刀枪教导着面前这些逃兵们什么是军纪。
    溃逃的妖贼现在面对的是与官军相仿的列阵甲士,他们再也无法像刚才击杀军中头目那样随意攻击这里的堂堂之阵,这些新兵要真是有本事攻破列阵的精锐队伍那他们还有什么必要掉头逃跑,直接进攻官军不就得了,官军人数还少。
    没法硬闯的妖贼新兵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些新兵们被逼得想要从老鼠洞钻了逃走。
    但雷有德的致命问题在于他的队伍压根没有布阵完毕,后面督战的队伍还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口子没有堵上,被追杀的亡命的妖贼新兵们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拼了命的涌入还没有列中完毕的缺口中,那些还在行军中的妖贼精锐甲士们被溃逃的人群冲散,相向而行的两股人吗纠缠在一起,昨天还在一口锅中吃饭的战友在这一刻相互厮杀在了一起。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比妖贼后方混乱局面更惨的是那些向南运动想要包抄官军侧翼的妖贼们,他们本就贴着新兵阵线的边缘行军,新兵们一溃逃,这些行军中的妖贼首当其冲被冲击到,不适合展开的地形让这些精锐妖贼毫无回转空间,他们只能被自己的人流淹没,无处可逃。
    一个妖贼头目正在带领着手下人努力向被自己溃军冲出来的缺口前进,他的队伍本来正在打乱阵型加速行军,他们本是督战的那条战线上的一部分,可现在他们却被面前的人浪冲得动弹不得。
    这头目向后面看了看,从缺口涌过去的那些家伙们已经把后面准备列阵的兄弟冲得七零八落,本来就不大的一点地方现在彻底变成了一锅粥。
    “早就说过不能相信这群不信转生道的乱民,现在可好,全都乱了!”
    这名头目在心里暗自骂着雷有德糊涂,然后扭头过来一刀斩了一个挡在前面的逃兵。
    新兵占到妖贼人数一半以上,今天这一战雷有德将这些新兵全部派到了前面去当先锋,这一溃败等于说妖贼有一半人都逃跑了。
    情况万分危急,但头目知道他不能跟着一起逃跑,绝对不能。这头目可以说是百战余生,他经历过的血战已经让与他一起加入转生天军的弟兄们所剩无几。他深知官军的厉害,他亲自经历过溃逃之后被官军铁骑追杀的恐怖地狱,他和他手下的甲士们明白,今天这一仗无处可逃,他们必须要赢。而且明明是他们人数更多来着的。
    这头目和随他而来的甲士们互相掩护向前推进,他们手中刀枪一直没有听过,那些逃兵的血已经把头目的刀刃封住,妖贼头目觉得他现在砍人都不利索了。
    他和他的兄弟们拼命砍杀,终于快要抵达前面苦战的督战队旁边。
    这头目见希望在前,回头就朝自己右边的兄弟说道:
    “加把劲!我们马上就就能把口子封住了!”
    头目喊得兴奋,那个在他右边的手下甲士也非常高兴,头目可以看到那小伙子满是血污的脸上好不容易绽放出来的笑容。可那笑容只是一瞬,妖贼头目刚扎了一下眼睛刚才还是笑容的地方就已经血肉模糊,一杆长槊将面部所有的器官包括脸皮全部戳进了小伙的脑袋里面,在那小伙的脑后炸开了一朵血莲花。
    妖贼头目见状大惊失色,他看到那长槊只是一抖,眼前的脑袋,如果那还能叫做脑袋的话,就炸的四分五裂,破碎的脑浆拌着碎骨冲击到头目脸上,红白相间的血浆渗入自己嘴角,那种带着体温的血腥咸味让头目心凉成了冰块。
    这头目很快便能从这种恐怖的场景当中解脱出去,因为战马布满甲片的前挡胸已经抵达了头目眼前。
    这头目惨叫回头向前,只看到一堵铁墙在四个蹄子之上迎面而来,下一刻他的整个上半身便被装的飞了出了,头目感到他的胸口被一个大锤子狠狠的锥了一下,他胸口所有的肋骨都被打断然后扎进了他的费力。
    他感到自己的胸腔里被血液填满,他拼命呼吸却吸不上一口气,胸口只有剧烈的疼痛,喉咙里全是血腥味。
    那头目感到自己重重的摔倒了地上,他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只铁蹄照着自己面门而来,然后整个世界就都宁静了。
    桃逐虎发现了妖贼阵线的漏洞,他催着越跑越快的良驹急速冲锋跟着逃兵冲入妖贼督战队的缺口,一槊刺穿一贼,战马撞飞一贼,另有一贼嚎叫着举枪向桃逐虎刺来,铁质枪头却在重甲的保护下沿着甲片划开,没能击中桃逐虎。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机(下)
    举枪那妖贼自知一击不中命便休矣,他闭上眼睛静等最终的离去,只一瞬间桃逐虎被马匹加速而来的战刀刀便从妖贼鼻子处将妖贼脑壳斩掉。
    桃逐虎连杀三人却毫无兴奋之情,他面容冷峻犹如冰晶,他现在只想着取下雷有德首级为自己洗刷昨夜的耻辱。
    在他身后紧随而来的兰子义和那些铁浮屠们沿着桃逐虎冲锋的路线找到了妖贼防线的缺口,两排铁甲精骑将快要被妖贼堵住的缺口冲成了一个大洞,未能结成紧密阵型的妖贼们全在长枪利刃下化作亡魂。
    有了身后紧随而来的铁骑坐镇,桃逐虎胆气更甚,他极目远眺只求找到雷有德冠盖所在。
    对于已经身处妖贼心腹之地的桃逐虎而言,只要雷有德敢竖起自己大旗冠盖找到他并不是一件难事。桃逐虎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在人群之中发现了雷有德所在。
    在大批甲士包围之中,执掌伞盖的力士正在将伞盖放到准备降下来,看来雷有德也发现了情况不妙,想要溜之大吉,可他那明黄缎子织成的三层冠盖要多明显有多明显,就算是雷有德将那伞盖扔到地上桃逐虎也能看到,更别提那缎子上还爬着八条龙了。
    桃逐虎一见雷有德所在立刻精神大振,哪怕距离遥远中间隔着数万妖贼桃逐虎依旧在马上横槊直指雷有德处,高声吼道:
    “雷有德!你往哪里逃?“
    桃逐虎声如虎啸,气若江河,十几万人厮杀的战场上瞬间就被桃逐虎的怒吼震慑住,所有人都感到自己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冲击,几近脚跟不稳要被冲倒在地。
    那边金黄色的在桃逐虎吼出声音后赶忙收落下来,围在伞盖周围的妖贼甲士们立刻手持长枪围成圆圈将伞盖下那身披金甲的雷有德保护起来。
    桃逐虎胯下战马就没有停,他头也没回的对着后面的兰子义喊道:
    “少爷,待我为你取那雷有德首级回来!“
    说罢又夹马腹,催着战马飞速而去。
    跟在兰子义一旁的张偃武刚刚抖落枪尖吊着的半个妖贼,闻言对着兰子义说道:
    “桃大郎若是想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又何必喊得尽人皆知呢?他这么做不是提前让妖贼做准备吗?“
    兰子义勒马同周围将士们一起转向追上桃逐虎,听到张偃武的问话后他答道:
    “别说是眼前这些妖贼做好准备,就是这里人在多上十几倍我大哥照样给你捅穿敌阵,张参军你等着瞧就好。
    比起担心妖贼会不会做好防守,我倒觉得那边那个伞盖过于招摇了,雷有德不该这么蠢的。“
    张偃武闻言笑道:
    “卫候你把那雷有德说成一只虎,可我却觉得他是只病猫。你瞧他今天把仗打成什么样了,明明是他兵多将广,结果却偏要让新丁打硬仗,我看他没你说的那么聪明嘛。你瞧他在后面留着的这么多甲士,但凡他让这些人打头阵,现在做困兽之斗的就是我们,哪会打成这个样子。”
    兰子义摇了摇头说道:
    “若只论这一仗的输赢,肯定是雷有德派精锐来战好。但他统领手下新旧兵丁这么多人,决不能简单的只考虑这一仗输赢,他的老兵善战却死一个少一个,天王已死他又不可能用转生道蛊惑新丁卖命。今日一战我等官军必然拼命,他要是真让自己精锐过来硬碰硬必然死伤惨重,到时候就是打赢了他的队伍也会变成新附流民占多数的队伍,到时候他怎么继续号令全军?”
    张偃武又用长槊刺穿一人,这次他的长槊硬碰上了妖贼铠甲,槊身被折断。张偃武一把扔掉手里的半根木棍,抽出马刀准备继续拼杀。他继续问道:
    “你不是说妖贼昨天战死的都是流民头目吗?既然流民的头都被雷有德借刀杀人给斩了,那还有什么必要怕他们作乱?“
    兰子义说道:
    “当年桓玄称帝之前把北府兵排的上号的将领全都斩了,可还是让刘寄奴起来造了反。一群流民依然落草亡命,他们哪还会乖乖听话?雷有德要是把自己的老本拼光了那打下再大的战果也是给别人做嫁衣,他怎么可能不防着?“
    兰子义与戚荣勋在马上说话的时候桃逐虎已经埋头一股脑冲进妖贼阵中深处去了。冲入妖贼精锐当中之后,妖贼的抵抗明显比之前那些新兵强得多,这里的妖贼各个都在原地苦战,不死不休。见到桃逐虎冲过来,这些妖贼全都挡在马前,长枪短刀全往桃逐虎身上招呼。
    可桃逐虎与他的高头大马全都裹在厚实的铁甲当中,任妖贼什么刀枪,打到桃逐虎身上全都不管用,而桃逐虎则用手中马刀长槊包括战马本身冲杀血路,挡路之敌不死于刀枪之下就要毙命于马蹄之下。
    桃逐虎就这么一路冲杀,浑身浴血来到刚才的伞盖之处。
    在伞盖外面整整两排长矛手半跪在地上,长矛矛柄插地,妖贼抱着矛身指向来犯的桃逐虎。在长矛手身后则是拿着伞盖的力士,穿着金甲的雷有德,还有一个挽弓准备放箭的弓箭手。
    桃逐虎看着将矛柄插入地中的妖贼,知道妖贼已经发现手持长矛根本挡不住铁骑的冲击。
    桃逐虎看了看那个已经瞄准自己的弓箭手,嘴上挂起一丝冷笑,心想妖贼居然还有能用的弓箭。妖贼这防守的确严密,可这奈何不了他桃逐虎。
    桃逐虎依旧是左手长槊,右手马刀,他端坐马上挺着身子直扑面前当面矛阵,这时妖贼弓箭手放了第一箭。那支飞矢在空中好似游鱼一般,直扑桃逐虎咽喉而来。眼看箭簇已到桃逐虎面前,桃逐虎却没有慌张,他把头往旁边一撇,那飞矢当即从脖子旁边飞过。
    桃逐虎躲过当面箭矢后战马已经冲进妖贼长矛阵中。这次冲阵桃逐虎没有像之前一样勒马跃起,避开妖贼的长矛,事实上他人马一身铁甲,如此沉重也不可能让马跳起来。
    桃逐虎驾着铁马仗着自己刀枪不入,一头扎进长矛林中。被妖贼戳在地上做依靠的长矛在战马的撞击下全部折断,当面跪在地上操矛的那几个妖贼当即被马蹄踩死,而在马上的桃逐虎左手展开,把长槊当成长棍挥舞,右手上下翻飞,马刀乱斩,战马两侧妖贼被杀得打乱,无人能近桃逐虎马前。
    那个雷有德身边的弓箭手见自己一击不中,又见桃逐虎冲进阵中,脸上已经露出惊慌的神色,但这弓手手中动作却没有停下,他立刻取出两只箭矢,一只捏在左手备用,一只则搭上弓弦。这弓手再次挽弓瞄准桃逐虎,这次他直瞄桃逐虎眼睛,再妖贼弓手看来桃逐虎面门大开,此击必中。
    妖贼弓手用力将弓弦拉成满月,“砰“的一声箭矢被用力弹出,极短的距离内箭矢在脱弦之后立即出现在了桃逐虎眼前。
    妖贼弓手眼看着箭矢就要插入桃逐虎眼窝之中,没想到这时桃逐虎却突然低头,铁簇“叮“的一声撞上铁盔被弹飞,接着桃逐虎的战马就飞驰到了弓手面前。
    那弓手此时已是面无人色,满头大汗,他立马把捏在左手的备用箭矢搭载弦上,想要再放一箭。可这时桃逐虎的马刀已经斜着削向弓手脖颈。
    这时在金甲雷有德另一边的力士平端伞盖刺向桃逐虎,巨大的伞盖障在弓手面前,阻挡了桃逐虎的视线。不过桃逐虎对此早有准备,在力士刺向桃逐虎之前桃逐虎便已经用力刺出左手的长槊,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刺向对方,可桃逐虎的槊却要比伞柄长得多。
    一声闷哼之后力士手中的动作听了下来,他的锁骨已经被长槊戳穿,在桃逐虎拔出长槊后力士便倒地不起。
    那力士为弓箭手争取了一刹那功夫,弓箭手得以借此时机放箭出去。但弓手刚刚把弦松开,桃逐虎的马刀也斩入了他的脖子之中。
    箭矢击穿伞盖的黄色绸缎向桃逐虎面门飞去,这一箭来的突然,超出了桃逐虎的预料,桃逐虎只能下意识的把脸扭向一边,这一下正好把头盔侧面的铁裙挡在箭矢面前,箭矢在叮的一声后再次被弹开落地。
    吓出一身冷汗的桃逐虎这次终于可以来打金甲雷有德的面前,在雷有德抽出佩刀准备抵抗的一刹那,桃逐虎战马疾驰而过,而那金甲将领则只剩身子留在原地
    桃逐虎将首级抓在手中,扒下头盔扔到地上,转过首级来想要看看雷有德临终的样子,却发现自己手里拿的人头不是雷有德的。
    惊讶过后桃逐虎明白了这是雷有德的替身,再抬头望向四周,却见在其他地方又有三个一模一样的伞盖被树了起来。
    跟随桃逐虎而来的铁浮屠们彻底踩碎了眼前的妖贼,兰子义望着减慢速度的桃逐虎问道:
    “大哥可是受伤了?“
    桃逐虎叹了口气,回头答道:
    “少爷,我没事,只是……“
    兰子义朝桃逐虎摆了摆手,说道:
    “大哥莫要多想,依雷有德的狡诈肯定料到我们会来斩首,只是略让他胜了一筹而已。“
  • 首页
  • 上一页
  • 11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iuchaoran89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75天 / 跨度132天】
    • 开贴:2017-11-16 21:28
    • 更新:2018-03-28 21:29
    • 阅读:1239543 回复:1851 楼主:368
    • 字数:约94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