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断头山下断头崖,一首歌谣竟成了我永生的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5 15:37
    王老板介绍道。
    “新旧的新吗?”我补刀了一句,没想到王老板居然听出了我的双关语。
    “不会说话就滚蛋。”王老板冲我吼道,“什么新旧的新,薪水的薪,瞿薪薪,你他妈会写吗?”
    “这名字取得真有文化。”张蓬讽刺道。
    这个瞿薪薪说话的语气虽然让人起鸡皮疙瘩,但脾气好像不错,总是笑咪咪的,也不生气,我对女人没经验,但她的笑容总让人觉得不舒服,感觉特别假。
    但这些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们跟着王老板去了二楼,房间很大,装修挺新,也挺洋气,农村人一般不会搞浴缸这种玩意儿。在阳台边上,有个韩式风格的奶白色梳妆台,上面搭着一张绿色床单盖住镜子,王老板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了。
    “我们现在都不敢睡主卧了。”他诉苦道。
    “我老公可能是心里多疑吧,都快吓萎了,你们帮忙看看。”瞿薪薪说道。
    “小心心,怎么说我的呢?我那只是暂时性休假。”王老板不高兴了,瞿薪薪连忙挽着他的手狠狠亲了下。
    张蓬拿着一张符,无奈地看着他们,“你们要搞出去搞,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办正经事儿。”
    “不搞,不搞,大白天搞什么搞嘛,你快捉鬼。”女人说道。
    张蓬掀开红被单,镜子并没什么异样,他点上符,然后朝左手掌吐了口水,在符快要烧完的时候,双手一拍,猛搓了几下,将符灰涂在眼皮上,凑到镜子前,眼睛几乎贴着镜子了。
    2018-02-25 48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6 08:40
    “你这样能看见吗?”我也凑过去,但镜子就是镜子,啥都没有。
    张蓬招招手,我不懂他的意思,他回头看着王老板,没好气地说:“你老婆照片。”
    “这女人长得也还可以啊,就是浑身湿漉漉的,也不像是恶鬼。”张蓬自言自语地说。
    “给我涂点。”我说。
    “你以为谁涂都有用啊?”他推开我,接过王老板的手机,上面应该是他老婆的QQ空间了,里面女人蓄着短发,挺阳光的样子。
    张蓬看一下手机上的照片,又贴着镜子看了看,突然回头将手机扔倒床上,冲王老板吼道:“你这薄情寡义的家伙,这里面可不就是你媳妇嘛?”
    “大师,大仙儿,大爷,我该咋办?你把她带走吧!”王老板说完还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女友,小女友却依然笑着说:“大师,如果真是嫂子,麻烦你跟她说说,不要吓我们,我们会多给她烧点纸钱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哪管是人是鬼魂,你他娘的要是对她好点,人家能在这缠着你?我看她面带怨恨,心有悲伤,你不如跪在她面前忏悔求饶。”张蓬这小子还挺有正义感嘛,看来我对他的信任没错啊,虽然还不太了解,跟我一样爱钱,但作风还是挺正派。
    “姓张的,我可是给你钱了,你要是装神弄鬼骗人,别怪我揍你,信不信你出不村?”王老板威胁道。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6 10:10

    “你试试,我把你媳妇的鬼魂引出来,用我牛逼的易魂术,上她的身。”张蓬指着瞿薪薪吼道,吓得她花容失色,再也温和不起来了。我也觉得张蓬太过分了,至少这女人是无辜的,不过我觉得他这语气像是在吹牛逼,哪有什么易魂术。
    “你想要怎么样?”王老板急道。
    “过来,下跪,求宽恕。”张蓬指着梳妆台地面。
    瞿薪薪推了一下王老板,他不情愿地走过去,我点了一支烟,走到阳台边上,观察王老板的反应,他的双腿都开始打颤了,走到梳妆台跟前,还回头看了一眼瞿薪薪,女人冲他蹬鼻子挤眼,示意他赶紧按照张蓬说的办。
    王老板终于跪了下来,双手合十,拜了几下,说:“小萍,你就别再找我了,以后各走各路,我知道错了,你就看在三年夫妻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明儿去你坟前上贡。”
    连我都看出他毫无诚意,张蓬摇摇头,看了看镜子里面,然后从包里找出一张符,吐了点口水,贴在镜子上,然后盖上红布。“你啥时候有诚意忏悔,自个儿慢慢求吧,直到她自愿离开,怨气太重,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他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便跟着离开,瞿薪薪还想拉着他在这吃晚饭,但他手一甩,大摇大摆地出去了,王老板瘫坐在地上发傻。
    “你真的不管了?”我很好奇。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6 11:40

    “管不了,她不接受往生,度不了,咱们快走,不然王老板醒过来,找人揍我们就麻烦了。”他脚步飞快,到楼下我骑着自行车,他跳上来。
    “你不是会什么易魂术吓唬人吗?”
    “你信吗?”
    “不信。”
    “你懂个屁。”
    “真是他老婆啊?”我一直很好奇,现在记不清那女人的样子了,毕竟过了这么久,而且当时捞起来的时候,味道太重,回忆不是很好。
    “是的,我对了好几遍,肯定是他媳妇,麻痹的,我怀疑你的怀疑是对的,他老婆的死可能真跟他有关。”
    “你应该问她老婆啊!”
    “我不会阴语,她也不想跟我说话。”
    “英语?她老婆不是外国人。”我提醒道,以为他认错了。
    “傻逼,是阴阳的阴,别废话,快点,你这破宝马可跑不过那大众。”
    张蓬不重,所以我骑得飞快,很快到了镇上,张蓬骗了一万块,非要拉我去搓馆子,我不禁感叹真是十个大师九个骗,还有一个特爱钱,他其实根本没有达到客户的要求嘛!张蓬果然是个伪大师,什么卤肘子,回春草炖牛鞭,一桌子全是肉。
    我用筷子指着牛鞭,“你吃这玩意儿能用上吗?光棍一个。”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人就爱储蓄,等有朝一日厚积厚发。”
    “那你吃,我不吃这玩意儿。”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6 13:10

    他果然不客气,先吃了起来。我们还要了十瓶啤酒,最近事儿太多,以前都是独饮,有个朋友陪着,能一醉方休倒是挺好。
    “镜子里女人瞟了你一眼。”张蓬突然说,吓得我嘴里的肘子掉在碗里,弹了出来,被我一手抓住,差点就掉地上去了,甚是慌张。
    “什么跟什么?”我问。
    “我看着那女人,她不理我,一动不动的,唯独你凑过去的时候,她瞟了你一眼,眼珠子动了下。”
    “看我干嘛?”我紧张了,当时我可是宰人了,心虚。
    “没事儿,你不是捞她尸体了嘛,不会害你的。”
    “你说的倒是轻松,当时我漫天要价,她要是知道不会也来找我报仇吧。”
    “不会的,人一做鬼的,对咱们RMB没兴趣。”
    本来兴致挺好,被他一吓唬完全没了胃口,最主要的是想起捞尸时那股味道,肘子都没心情吃了,还有那流出来的场子,甚是反胃。
    张蓬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我以为你没这么怂呢,早知道不说了。”接着他让老板拿来一瓶二锅头,掺进我的啤酒杯里。“酒壮怂人胆,咱们先喝再说。”
    喝得晕乎乎的时候,果然效果好多了。
    “你不觉得那查尔斯挺怪的吗?”张蓬问。
    “你跟他是同事,你应该了解,我觉得他阴气森森的,对我们村的事儿比捞人还有兴趣。”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6 14:40
    我回道。
    “不是阴气,是罡气,不够火候的罡气。”张蓬说。
    “什么肛气?胀肚子时放屁很臭吗?”
    “靠,跟你就是对牛弹琴。”他也懒得解释,从灰布袋里掏出一个金黄色的小石龟放在我跟前。“白家祠堂发现的,你对白家了解多少?”
    “不了解,估计我爷爷那代人可能知道。”我看着小乌龟,雕工精湛,背部居然有细小的鳞甲,用大拇指搓着还有些刺手,我揉了揉眼睛,竟然发现龟甲的形状跟我背部有点像。“这是什么龟?怎么背部长鳞甲?是金子做的吗?”
    “是不是金子都是我捡的,别想占为己有。没见过这种玩意儿,不过你背部的鳞甲跟这个还是有点不一样,我用放大镜研究过,有点像又不全像。而且你背部鳞甲明显有一黑一黄两种颜色两股气,一直在流动纠缠。”张蓬将小石龟放进布袋里。
    “我咋没发现什么两股气?这能说明什么?”我不解,我可是经常看自己的背部。
    “实不相瞒,师父收养我,可不是因为我帅,而是我有天分,不是每个人天生就对宇宙万物具有洞察之力。但你背后是什么名堂,本大师还没搞明白。石龟放祠堂,可不是玩具,玩具不可能有这么精致的雕工。我只是在想,那个查尔斯百,你不觉得他是白家后人吗?”
    张蓬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那个意思了,这个查尔斯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好像进了自己家,按理说他们外国人不是讲什么修养和绅士风度之类的吗?看他着装就知道很讲究了,但是门都不敲就直接进来,多不绅士。
    他还说我占了别人家祠堂,阴阳怪气的样子十分奇怪,当时我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他要是白家人,直接把我赶走就行,装什么大尾巴狼。
    2018-02-26 49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7 08:52
    “算了,喝酒吧,终有拨开云雾见天日。”张蓬又给我掺了白酒,这家伙酒量真好。
    我的头有点晕了,看了看外面,已经天黑了,最近村里不太平,还是早点回去的好。“走吧,不喝了,天黑了。”
    “有我张大师在,你怕个鸟,降妖伏魔是我本责,匡扶正义是我执着。”
    这家伙酒量也不是那么好嘛,说着说着恨不得唱起来。我从他灰布袋里掏出两张钱结账,他一点都没发现,居然还说自己酒量好。
    “你坐得稳吗?”我问,他布包还挺大的,里面装着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有个小的强光手电筒,我将电筒绑在车龙头上,不然带着人一只手骑车容易摔倒,我们毕竟喝了好多酒。
    我还没上车,张蓬就自个儿蹦上来,差点摔倒。我骑得飞快,看来那回春草炖牛鞭颇有效果,够劲儿。本来我不爱吃这些玩意儿,但张蓬说八十块一罐,不吃浪费了,逼着我喝了好几碗汤。
    回去的路是上坡路,虽然张蓬不重,但还是很吃力,我骑得满头大汗,张蓬有点酒疯的习惯,先是罗里吧嗦的说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大概说他曾经去过很多地方,在老家还有一个叫娜莎的姑娘等着他之类的。
    “那你为啥不在老家守着她?”我问,我就知道那个线织包上的名字是张蓬喜欢的姑娘。这家伙虽然废话多,但在这件事上好像挺能憋的,若不是喝多了自个儿说出来,是绝对不肯说的。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7 10:22

    “师傅的养育之恩不能不报,就算回去了她也没法跟我好了。”张蓬语气里竟然有些悲伤。
    “怎么没看见你联系她呢,现代社会都有手机啊!”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他还没回答我,就开始打起呼噜来,我担心他睡着了摔下去,便大声说道:“瘦猴,别睡着了摔跤,快醒醒!”
    但他依然打着呼噜,我明显感到他还没睡沉,回头看了下,他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整个人一抽,又坐正了,睡了不到十秒钟,又一抽,就是不摔下去,这睡功也是一流,可能真是困极了,但他这样搞我骑车可就吃力了。
    “别睡了,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我车龙头都抓不住,天黑路不好走,别害我们冲山下去了。”我说。
    “我呸……呸……呸……呸,胡说八道,圣是有道,道亦有道,食道尿道……”
    这傻逼居然唱起来《倩女幽魂》里的歌,声音又大,中气十足,在这空旷寂静的黑夜显得格格不入。“大半夜的唱什么歌?”我说。也不知道他是喝多了发酒疯,还是本就天性癫狂,他谈起那个娜莎,情绪波动很大。
    “你不喜欢这首?哥给你来一首符合现在气氛的歌。”张蓬说完真的换了首怪歌,“夜沉沉,声悄悄,月色昏暗……风凄凄,影摇摇,陨星曳空怪鸟长鸣,一路行来无人烟,吓得我胆颤心寒,啊……”
    “啊你妈个头啊!”我骂道。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27 11:52

    “夜夜响起妈妈的话……”
    “你脑子进屎了?闭嘴!”我吼道,虽然这是我妈妈唱的歌,但在这种氛围下还是瘆得慌,山的另一边就是断头峡,尤其他那奇怪的发音,总让我想起那天晚上他敲木鱼念经时的腔调。
    “那你想听什么?我师傅为了让我念经自带立体环绕效果,逼我苦练唱歌,比如西汉李延年的《佳人曲》,还有你们楚国土著屈原的《离骚》,民国孟小冬的《捉放曹》,秦腔什么的也会点,我就是点歌台,你说。”
    “闭嘴就行,可以讲讲你闯江湖的故事。”我说,想要跟他做朋友,总得多了解他的故事。
    “喝多了,脑子不好使,记不住陈年往事,只会唱歌。”说完这傻逼还取出木鱼,很有节奏地敲着配乐。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他唱就唱,还捏着嗓子,声音尖锐而刺耳,犹如唱歌人在哭泣悲鸣,不知是想模仿古代的腔调,还是他们西北那边的民族唱法,我搞不清,就是烦他。我已经忍无可忍,一胳膊肘扫向后面,谁知道我用力过猛,他又坐得不认真,一不小心滑下车,我想伸手去拉,结果连人带车栽倒在地。
    正当我想爬起来骂他一顿的时候,我看到后面山头上有一把烧着的刀,刀不长,上面像着火了一样,一个黑影子在微弱火苗的光亮下,忽隐忽现,他穿着黑色连帽长袍,脸看不清,距离远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郭无欢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3天 / 跨度201天】
    • 开贴:2018-01-31 15:41
    • 更新:2018-08-20 18:47
    • 阅读:5187248 回复:13123 楼主:824
    • 字数:约50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