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断头山下断头崖,一首歌谣竟成了我永生的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14 08:33
    张蓬这一招,不仅我看傻眼了,旁边几个熊孩子更是吓得不敢再哭。我抱着那小孩到岸边,给他做人工呼吸,按出肚子里的水,他终于醒过来,没了刚才的淘气,目光呆滞地看着我,不一会儿又闭上眼睛休息,搞得我还有点怕,试了试呼吸。
    可能是吓坏了,他脚上被黑鱼咬出了血,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我用剑撬下咬在裤脚上的四只鱼头,把裤子都撕破了,这些黑鱼嘴巴真紧。
    这时候坝上出现一群人,是七队的人,李秃子带过来的,他在跟那群人说,我将小孩扔进水库里喂鱼。张蓬从地上站起来,气得脸色发青:“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那帮人都拿着武器,扁担,柴刀,斧头,鱼叉,一个男人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孩,拿着鱼叉冲过来,“鬼种,你对我儿子怎么了?”
    都没给我解释的机会,鱼叉就插向我胸口,我挥剑挡开,张蓬冲上去抱着那家伙的腰,两人跌倒在水库,我借机抓着鱼叉柄,猛地一拽,夺了过来,一把扔到水库中间。
    “你杀了我儿子,我要跟你拼命。”一个女人拿着菜刀冲过来,我火了,用剑身猛地砸向她拿刀的手背,砸到骨头了,刀掉在地上,她想去捡,我连忙一脚将菜刀扫进水库里。
    “你们应该问问你儿子,别他妈像疯狗一样。”我怒道。
    女人一愣,这时候那熊孩子慢慢坐起来,摸着喉咙,估计是呛痛了。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14 10:03
    女人冲过去抱着小孩大哭。
    张蓬也松开那男人,指着他说:“不识好歹,愚民,愚蠢的愚!蠢驴的驴。”
    这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刻破功掉链子,说的是什么玩意儿。
    熊孩子清醒过来,他爹才冷静下来,护犊之情我可以理解,也不后悔救了这小孩,但目前必须要把真相搞清楚。万一拼了命做好事,被反咬一口,那真是麻痹的没劲儿。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那孩子。
    “李明。”他妈妈回道。
    “李明,你告诉你爸妈,你为什么要往水库中间游?”我盯着他问。
    “我想吃糖。”他轻声说,看来没什么事,神志挺清醒。
    “哪来的糖?”
    “李叔叔说谁游得最快,他口袋里的大白兔奶糖就给谁。”
    我看着其他几个小孩,问道:“是这样吗?”
    他们连忙点点头。小孩妈妈四处看,问道:“李秃子那坏种呢?”
    “我靠,这小王八蛋跑了。”张蓬骂道。
    我们打打闹闹,谁也没注意他,不过事情清楚就行了,就算把李秃子抓到派出所,几个小孩的话也未必会被采信,我和张蓬他们更不信了,尤其是他们喜欢和稀泥,小孩没事他们不会用心调查的,这事还真不好取证。
    “我就说嘛,这水库每年都有小孩淹死,他咋一个都没救到,原来都是他搞得鬼。”李明老爸说。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14 11:33
    其他人纷纷附和,没人再针对我了。
    张蓬白了他们一眼,十分鄙视。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差点又被冤枉,民意难违,众口莫辩,他们只要一人一句,就能把事情带歪,辩也辩不过。
    李秃子那小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搞不好去熊老六家求救,毕竟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以村民们八卦的功夫,这件事明儿就会传遍当归村,若黄玄知道这事后,肯定要弄他,那些孩子淹死在水库的家长都会弄他。
    村民们骂骂咧咧地领着各自的孩子离开后,一句道谢都没有,但我不在意了,向我道谢是需要勇气的。浑身湿漉漉的张蓬眯着眼睛看着水中间没头的黑鱼,朝小木船走去。
    “你要干嘛?”我问。
    “捞鱼,这些能吃好几天。”
    我靠,他脑子是不是装屎了,这些可不是普通的黑鱼啊,这都要吃?我拉住他问:“你昨晚怎么说的?”
    “我相信这里面没有李秃子搞的那条。”他说着已经上船了。
    “这些黑鱼可不简单。”
    “不简单又如何?现在不过是尸体,吃到肚子里,还能咋的?”
    这话让我很反胃,我是绝对不会吃的,李秃子昨晚趴在那条黑鱼身上的表情和姿势历历在目,恶心,透顶。
    我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香烟揉成一团丢进草丛里,在旁边等着,李秃子的家门是锁着的,他应该不敢回去。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14 13:03
    但我想到有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反正闲着也没事,便去他家看了看,从玻璃洞朝里面看进去,衣柜的门是开着的,至少他是发现了画被偷,但并没有来找我们要。
    昨晚他自言自语,或者说跟女鬼对话时说,宁可死也不想再骗小孩下水了,看来他应该有悔悟之心。既然如此,他为何今儿还执迷不悟呢,联想起那幅画上的几句诗,这家伙不会跟那黑鱼女鬼是真爱吧?
    “他肯定不敢呆在家,我们去熊老六家看看。”张蓬已经提着蛇皮袋过来了,蛇皮袋是放在船上垫脚的,有点脏。
    “你说他明明有愧疚感,为啥还这么干呢?”我问。
    “不知道,可能是被那女鬼迷住了,迷途知返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如果他真爱那女鬼,那这家伙可就太悲剧了。”我叹道。
    “别感伤了,真爱本身就是执迷不悟,为了所谓的真爱,祸害别人,不如去死。”
    张蓬说得对,不管李秃子多喜欢那女鬼,他害死那么多小孩是事实。
    “你呢?”我突然问。
    “啥?”张蓬没听懂。
    “真爱本身就是执迷不悟。你可曾执迷不悟?比如那个娜莎。”我又问。
    “关你屁事。”他急了,将鱼扔给我,真他妈沉啊,他至少搞了三四条,难怪他提不动。“你小子什么情况?我只是掏个钱,你就牢牢记住名字,你记性这么好咋不上清华北大耶鲁哈佛呢?”
    “没有,随便问问而已。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2-14 14:33

    “问个屁!”
    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故事,或许就像我在水中游泳时翻起的鳞甲一样,娜莎也是他的死穴。他的样子好像生气了,所以我便只好主动逗他。
    “你晚上去移动板房里开火,我不做这鱼。”我追上他说。
    “你不做水煮鱼,咱们就绝交。”张蓬回道。
    哪怕我们认识没两天,他也敢以绝交来威胁我,这家伙天生是个自来熟啊。
    “你那金剑挺牛逼啊,能戳死人吗?”我问,刚才的确被震撼到了。
    “戳你妹,那么点东西,戳人小弟弟吗?”
    “我看在水里变得挺大的。”
    “阴阳相生相克,没有阴物对立,我这种人就发挥不了什么余热,不然要飞机大炮干嘛?我早就他妈统一全宇宙了,外星美女都睡不过来,哪有功夫跟你在这破地方玩水。”他回道。
    我想也是啊,不管什么道家佛家,各种法术又不是今天才有,这些都是古代人发明的玩意儿,如果真能操天操地操宇宙,银河系都毁灭几百遍了。还有八国联军,日本鬼子什么事儿。
    “你说那李秃子就这么逃过制裁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这小子脑子有病,就算没法枪毙,也要像熊九那样,关个终生监禁才行,免得出来害人。
    “那你把他抓警局去,哪来证据?他们会信你吗?”他反问,跟我想到一块儿了,“要么你就拿着斧头,一把阉了他。”
    他说的这不现实,这种手段我也干不出来嘛!“可惜了那些被他害死的小孩。”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张蓬喃喃自语。
    “下辈子的报应也算?”
    “算。”
    “那我为啥要遭报应呢?”难道我上辈子是个坏蛋?
    “我哪知道,这得问你上辈子的自己,或者去问你爷爷。”。
    2018-02-14 37
  • 首页
  • 上一页
  • 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郭无欢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天 / 跨度23天】
    • 开贴:2018-01-31 15:41
    • 更新:2018-02-24 14:27
    • 阅读:431584 回复:1788 楼主:239
    • 字数:约14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八一八被中国电视剧迷得神魂颠倒的战斗民族462图 xingguang5152 2015-07-19 22:41 537/638 25/83
    八卦看过此帖后你的人生快乐与工作能力将会提高一倍1图 向烦恼说拜拜 2012-05-20 12:03 2626/929 7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