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断头山下断头崖,一首歌谣竟成了我永生的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7 02:33
    “报水警啊!”我喊道。
    “他们找了一个多小时,影子都没找到,说是假情报,不耐烦走了,尸体估计刚出来的。”开摆渡船的人跟我说。
    女人好像套到什么东西,用力地拉着,她男人也去帮忙,结果一个浪打过来,船剧烈一晃,站在前面的女人没站稳被拖进水里,一下就被浑浊的江水淹没。
    我跑到车子跟前,对张蓬说道:“待会儿给我丢件衣服下来。”
    说完我就爬上车顶,刘灵看着我,又看了看江里。我一个冲刺,先是跳到那老妖婆的车顶,然后踩着车顶沿边猛地一蹬,从摆渡船上一跃而下,落进浑浊的江水里。
    一股子泥浆味钻进鼻孔,水里更是啥都看不见,我看了看女人,她快被浪卷进渔船底下了,我钻入水里朝她游去,之所以不敢在水面,是怕被人看到我的背,尤其是那老妖婆,只要我一开动,后背衣服必烂。又不知道那江中鹤的背有没有游泳功能,到时候真是一个萝卜插一个坑,老妖婆更是铁了心要杀我。
    我抓住女人快速拖离渔船,万一撞到螺旋桨就麻烦了,男人从船上丢下一根绳子,我将女人绑上,这渔船其实也不小,空船离水面也有四五米。我头伸出水面,四处看女孩尸体到底在哪。
    “快上来,你别死了,警察还要找我麻烦。”开摆渡船的人冲我喊道。
    “别废话,看看尸体在哪。”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7 04:03
    我刚说完一个大浪打过来,渔船差点撞到我的头。
    我在水里,位置太低了,视线不好!张蓬指着江边喊道:“在那。”我便朝那游过去,可是尸体又被卷入浪里去了。巨浪撞在江岸,回落的时候又将尸体带回去,靠,耍我玩呢。
    这下我明白了,不再上去抢,游回渔船旁边,就在这等着,等下一波浪潮回流的时候,我再去截住。摆渡船上的人都很热心,在那指指点点,还有眼神不好,瞎几把乱指的,这时候我听到空中一声尖唳,抬头一看,我靠,一只巨大的雄鹰在空中盘旋。
    这雄鹰臂展估计有两米了,身体好多地方都掉毛了,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皮肤病,有点恶心。面孔狰狞,盘旋在我头顶上空。
    “这是虎头海雕,吃腐尸的,你小心点,喜欢啄人眼睛的。”开摆渡船的人喊道。然后又嘀咕道:“这里哪来的海雕啊,都跑江里来了。”
    刘灵一跃而起,稳稳站在船沿的铁栏杆上,这女人平衡能力真好。她打开背包,拿出那把黑刀,从包里掏出一根白色长绳,系在刀柄上,估计上次刀掉江里去了,变聪明了,吸取查尔斯飞刀的有点,加根绳子。
    她的眼神跟着那秃雕,看来刀还真找到了啊,那次她都受伤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的,大坝水那么深。
    “你别下来!”我冲她喊道。
    这时候张蓬一指,秃雕居然也冲向尸体,干你老母,居然跟我江中少年抢尸体,我也冲过去,但又想到这秃雕会啄人眼珠子。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7 05:33
    回头一看,刘灵的黑刀已经出手,甩向秃雕,秃雕身手非常灵活,居然躲过了,冲刘灵一声狂唳,刘灵拉回黑刀,割了秃鹰几片羽毛,黑刀拽回,她一右脚勾着绳子,长腿猛地一甩,黑刀再次冲出去砍向秃雕,这有点像电视里绳镖的玩法。秃鹰气得要死,但又近不了身。
    我钻入水里,刚好截住了回流的尸体。
    不对劲儿,咋肚子这么大呢?我摸了摸,有点吓人,到底是怀孕了,还是水喝多了。女孩尸体已经被撞得很严重,我都不敢看,拖着游向渔船。秃雕很生气,在空中冲我狂叫,刘灵的黑刀已经收回去,站在船沿上看着上空。
    我看了她一眼,爱死这女人了,又帅又美,肚子里的气消了一半。
    “快上来,这雕不正常。”张蓬喊道。老妖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船沿,仰头看着秃雕,若有所思,这雕的恶心样跟她倒是能拼一拼,天生一对。
    女孩父亲丢绳子下来,我将女孩绑着的时候,问道:“这是你女儿吗?”
    “是……是……”男人带着哭腔回道。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穿着粉白相间的校服,白色已经被江水染得发黄了,脸还是很看清的,非常清秀乖巧的长相,才16岁,真是太可惜了。
    “肚子咋这么大啊?”轮渡上有人问道。
    “搞不清,有点晦气,船还不开走啊!”有人喊道。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7 07:03

    开摆渡船的人吼道:“也他妈要等那年轻人上来啊!”
    “你什么态度啊?”
    “你以为这是在五星大酒店啊,还态度,不坐就下去。”开船的人脾气倒是挺大,不过挺解气。
    等女孩父母将她拉上去,我游向独轮,张蓬将衣服丢下来,我在水里套上,船上的人都看不懂。我抓着绳子爬上去,回头看了看天空,那秃鹰还在渔船上空盘旋。我想两个大人在呢,应该没什么事,但我错了。
    渔船开动,只听到女人惊天动地的哭喊声,那声音听得我心都颤了,我又想起了捞王小峰时他妈妈的样子。
    “人间多少悲伤事,都付滚滚江水中。”张蓬叹道。
    我准备回车里换衣服,人群突然喧闹起来,回头一看,我靠,那丑逼雕也太嚣张了吧,居然俯冲下去,一爪子挠了女孩爸爸的背,男人一声惨叫,接着女孩妈妈的头发被它拽住,往后直接拖倒,这距离太远了,刘灵也没法,而且她大概不会为了一具尸体再出手。
    那秃雕伸出利爪猛地划向女孩肚子,水狂喷而出,它伸进去抓着一个胎儿,飞向空中,脐带将女孩尸体拖出好远,这一幕把大家都给惊呆了。旁边车的女人看着,冲到船边上朝江里狂呕。
    “那是什么玩意儿啊?”我问。
    “你看雕的眼睛是血红色的,肯定是喜食腐尸。”张蓬回道。
    “虎头海雕,本就喜欢吃腐尸。”欧阳青青说。
    “就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饲养。”张蓬回道。
    “饲养?”谁干这缺德事,狗日的。
    “我老家那边有天葬的习俗,也有高原秃鹫喜欢吃那些尸体,但一般都还是怕人的,这么嚣张的我还没见过呢。”张蓬说道。
    127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8 09:49
    轮渡慢慢开动,刘灵回到摩托车上,戴好头盔,转头看我的时候,我说道:“你待会儿老实点,不要船还没靠边就冲过去,万一不小心掉水里,我还得下水去救你,衣服都不够穿的了。”
    她也不理我,手将头盔黑色玻璃抹下来。我坐回车里,关上车门,到后面换衣服。
    “你不说不救人家的吗?怎么又变了。”张蓬问。
    “哪来这么多废话。”我没好气地说,脱光了换上干净衣服,幸好我早就想到了,带了十来件T恤。欧阳青青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说:“你身材不错啊,龟壳少年,虽然黑了点,但是很壮。”
    “反正现在每人一间房,你晚上可以过来。我可憋了十八年的洪荒之力,就等泄洪呢。”我说。
    “我可不敢,外面那黑冰山会剁了我。”欧阳青青说的时候,还故意看着刘灵,车窗是开着的,刘灵肯定也能听到,这女人就是喜欢挑事。
    “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说道,我距离那小女孩很近,看得仔细,心情不好,虽然素不相识,但还是觉得如花少女,就这么没了,实在可惜。
    船刚开动,刘灵轰了几下油门猛地冲上岸,这女人咋这么生猛呢,我点上一支烟,看着她消失不见,只能摇头叹气。
    “这刘灵刚才跟你说的什么妖夜,不会就是那个割我脖子的家伙吧。”张蓬问道。
    “估计是了,小心点。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郭无欢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5天 / 跨度262天】
    • 开贴:2018-01-31 15:41
    • 更新:2018-10-21 12:51
    • 阅读:5886770 回复:16633 楼主:1915
    • 字数:约66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