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断头山下断头崖,一首歌谣竟成了我永生的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8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9 09:57

    “我没什么生存能力,只会打打杀杀,有人推荐,我接了一单,是欧阳雄的,杀刘八公。”
    “啥?刘八公是你剖的?”我忙问。
    “不是我剖的,我只是追踪他三年,他会变脸术,很难找。欧阳雄说要活人,我将他伤得很严重,欧阳雄用救护车拖走他,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刘灵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要么她就不会说,反正我又打不过她。
    难怪欧阳雄不是特别怀疑她,若刘灵是不老身,刘八公是按门客,她应该跟刘八公肯定有亲密的关系,不会毫不犹豫地接单砍人。这里面逻辑有点复杂,若不是我脑子好,还想不到这一点,欧阳雄怀疑刘八公是那门客,而那铁马葬的秘密只有门客知道,刘灵若是不老身,必定是门客的什么人。但刘八公肚子里并没有回春丹啊,这又很难说了。
    “我知道了。”说完我就转身下楼。
    “他是石心人。”刘灵补充了一句。
    “什么叫石心人?”
    “我不知道,可能心脏用石头做的吧。他跟我打斗的时候说的,回春丹对石心人没意义。”
    “但你还是将他打成重伤。”
    “没错。”她干脆地回道。
    “你……你今儿表现很好,说话总算成句了,以后继续保持。”
    下面哭声一直持续到我们吃晚饭的时候,我和张蓬决定去看看,毕竟借住人家的房子,刚才又参与了,不去看看显得太不近人情。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9 11:27
    欧阳青青递给我一千块钱,说是这里习俗,不给钱不好看。
    张蓬走之前还在窗户大门都贴上了符,毕竟下午那黑黄相间的长吻海蛇还留在欧阳青青的脑海里。
    “什么叫石心人?”我问张蓬。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问:“我哪知道?你听谁说的?”
    “刘灵说刘八公是石心人。”
    他皱着眉头,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人都死了,先不管。”
    门前聚集了几个男人在一起抽烟,大概是邻居什么的,跟我们村一样,有红白喜事,总是要来帮忙的。铁耳居然也在,他见到我们,先是一愣,然后笑着递给我一根烟。
    “你们也来了?”
    “咋了,担心我们影响你泡妞啊?”我笑道。他就是看上欧阳青青和刘灵了,真是比我还会幻想,我好歹是个有皮肤病的年轻蛤蟆,他就是个渣比恶心的老蛤蟆,那口臭闻着我都恶心。
    “不是,不是,只是没想到这次如此兴师动众。”
    “铁大哥,你准备怎么带我们找羕岛啊?”张蓬问。
    “我也在想,在想。”
    这家伙一脸的狡猾样,不知道他是知道不肯说,还是像我跟欧阳雄说的那样,只是为了骗钱,但欧阳雄可不是省油的灯,敢骗他的钱,估计也是个被杀的命。
    这时候,女孩妈妈看到我,哭着走过来,把我们请到屋里去,女孩已经换上干净衣服,摆在一张竹床上,也不知道这里人是什么葬法,如果是土葬,棺材也要明天才能运到吧,毕竟事情是突发的。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19 14:27
    她不敢回来,所以才想不开的。”
    张蓬冲我使了眼色,我点点头,知道他肯定发现了什么,便没有再问,安慰了几句,但一切都是苍白的。
    我们回到房子里,张蓬走到楼顶,看着远处的灯塔沉思,村里大部分房子都是黑灯瞎火,只有二三十户人家亮着电灯,我站在边上抽烟。
    “发现什么了?”
    “那小丫头跟你妈妈一样,投胎转世的魂魄没了。”
    “尸体都捞上来了,不可能啊,又不是断头峡。”我说。
    “对嘛,所以奇怪,这里我们得小心点。”
    “小女孩在轮渡码头投江自杀的。”我提醒道。
    “不好说,你说今儿那秃雕干嘛不吃腐尸,而要抢腹中婴儿呢?”
    “它更喜欢婴儿?”说到这里我很难过,当年我在妈妈肚子里,若是被山里豺狗野兽发现,恐怕跟这陈一童也是差不多的境遇。
    “哎,像你这样傻乎乎的挺好,洞察天地玄机,导致的就是无尽的痛苦。”张蓬叹道。
    “别装逼……你这么能洞察天地玄机,说说我那照片咋回事?”
    “……这个我还没搞懂,不过你知道有种最恐怖的阴物是啥吗?”
    “啥?”
    “未出世的鬼婴?”
    “婴儿都不放过?”我觉得不可思议,黄玄儿子和熊丽那么小,已经够残忍的了,居然还有未出世的鬼婴。
    “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很多伦理道德只存在我们人类中间,那些邪魔歪道的东西,可算不得人类。婴儿在我们眼里,那是新生命的降临,在它们眼里就是一个道具。”
    “那目的是啥呢?”。
    129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0 08:20
    “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很多伦理道德只存在我们人类中间,那些邪魔歪道的东西,可算不得人类。婴儿在我们眼里,那是新生命的降临,在它们眼里就是一个道具。”
    “那目的是啥呢?”
    “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天地万物之恶,离不开这些。那秃雕和鬼婴或许被什么东西养着。”
    鬼婴只是张蓬的猜测,反正现在没出来。陈一童的家人一直哭到很晚,尤其是妈妈和奶奶,估计看到女儿的惨样都能哭一顿,我睡得迷迷糊糊醒来,还能听到悲惨的哽咽生,便到楼顶抽烟,还没看过夜晚的大海呢。
    此时灯塔上的信号灯早就关了,我却看到有亮光在移动,不是手电筒,而是有人提着灯笼,看灯笼晃动的样子脚步有点蹒跚,那人走到灯塔的位置,像是坐了下来,之后便一动不动,难道也跟我一样,在听海浪声?
    农家乐不做早餐,我们只有去陈一童家去吃了,虽然并不想去,但人家已经邀请,太矫情也不好,他们家已经那么多事儿了,没时间跟我们客气。
    两个年迈的老奶奶坐在外面,这渔村空气好,山上水也好,两个老人估计至少也是八十以上了,再加上那个老妖婆,这些热闹了,三个年近百岁的老奶奶。
    其中一个穿着白底蓝花的布衣老奶奶,居然盯着我一直看着,眼神有点怪异,我也看了看她,我想了半天,这老人有点不对劲儿,这眉目间透出来的气质,不像农村老奶奶,让人顿生敬畏之情。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0 09:50
    这一点可不是那老妖婆怨妇的眼神可比的。
    “她眼眶湿了。”张蓬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也看到了,这是什么情况,我很像她孙子吗?老奶奶眨巴了几下眼睛,恢复了平静,然后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陈一童母亲跟前,说道:“孩她妈,要是想海葬,就来找我,不过最近几年附近的海上不太平,如果想要海葬的话,还是先火葬,撒骨灰比较好,不然我担心会被什么东西掳走。”
    “石大妈,我知道了,谢谢,我们再想想。”一童妈妈说道。
    另外一个老奶奶也站起来,说道:“我也走了,要是有什么事,让铁耳来帮忙,要念个安魂咒的话,我还可以。”
    “嗯,好!”
    我靠,这老奶奶就是那铁耳的老妈吗?那铁耳不过也才四十多吧,妈妈就这么老了,老年得子吗?还会做念安魂咒。
    按理说,家里出了这种事,不应该搞这么多好菜的,只是早餐,煮个面条就行,看着一桌子海鲜,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阿姨,你们要是搞这么丰盛,我们不敢来吃了,我们跟着吃点就行。”我说道。
    “对,对,大姐,我们不是客人,就是在这里有玩玩,您不用这么麻烦,不然中午就不来了。”
    张蓬这家伙估计是饿了,大口吃着。
    女人点点头,看着碗里的饭,估计没心情吃。“都是海边人家的常见菜。”
  • 首页
  • 上一页
  • 8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郭无欢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48天 / 跨度316天】
    • 开贴:2018-01-31 15:41
    • 更新:2018-12-14 15:38
    • 阅读:6281097 回复:17885 楼主:2172
    • 字数:约83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经济等待临界点,犹太人将扣动扳机79图 仙鹤栖霞 2018-06-30 09:51 1347/408 102/151
    贴图乡村屌丝[八十五] 不一样的世界, 姐在藏地支教~175图 美月无声 2017-06-14 20:16 457/186 1/1
    八卦八一八被中国电视剧迷得神魂颠倒的战斗民族462图 xingguang5152 2015-07-19 22:41 537/638 25/83
    八卦大家来判断:哪个报道的内容属实? 灭蟑灵2010 2012-04-05 19:10 468/858 135/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