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断头山下断头崖,一首歌谣竟成了我永生的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0 11:20

    “那个穿白底兰花布卦的老人是谁啊?”我问。
    “石清夫人,现在主要靠搞点海葬的活儿,还有国家补贴过日子。”
    “石清夫人?”我不解。
    “她原本是这里的居民,十六岁跟父亲出海打渔,被海盗掳走了。后来年头不好,我们村里人吃不上饭,有一帮海盗给我们运来了二十船粮食发给有小孩的家庭。战争结束后,她就被放回来了,我们尊称她为石清夫人,她回来那年才二十来岁,之后一直没嫁过人,连个想好的都没有。”
    难怪了,这眼神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原来是海盗夫人,这村不简单啊!动荡的岁月中,总有不少曲折离奇的故事。
    “她有儿子或是孙子吗?”我连忙问道,现在看到别人盯着我,我就心里发慌,不仅是因为这后背鳞甲,还因为那张怪照片。
    “没有听说过,就算有,估计也早在战争中死了吧,有人传说,当年东海帮围攻一艘日军军舰,几乎全死光了,很惨烈。”
    我想到那石清夫人应该也是历史见证者,还是海盗的老婆,跟着四处飘,不知道有没有见过羕岛,羕岛本就是非法之地,海盗平时如果要找乐子,也会去的。
    铁耳不靠谱,何不多方面了解下呢。
    我跟欧阳青青说了我的想法,她自然是认同的,铁耳那边价格还没谈好,多个筹码价格就更好谈了,这是生意人一贯的思路。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0 12:50

    但没想到铁耳这么急,居然都在门口等着了,傻妞刘灵又在楼顶眺望海景,我感觉她好像是在想什么事儿,难不成这个地方,她以前来过?还有她头部受过重伤,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等过段时间空闲了,我带她去医院做个脑部CT。
    铁耳站在楼下盯着刘灵,还不停的吧唧着嘴巴,搞得我很不爽,不过刘灵这么强悍,应该没问题。看到我们回来,他连忙陪笑道,走到欧阳青青跟前,说道:“欧阳小姐,我们是不是要谈谈合作的事儿。”
    “我爹没跟你谈吗?”欧阳青青拉着脸说。
    “你爹说让我跟你谈。”
    “很简单,先付你十万定金,找到羕岛给你三百万,事成之后再给你七百万。”
    我靠,这么多钱吗?就是带个路而已,积水潭他们可是靠我的血进去的,咋没给我一分钱,狗日的,看来以后还是得谈生意啊!
    “不行,先给五百万,我有急用。”铁耳说道。
    “滚蛋,屁都没做,还想要五百万,钱这么好骗吗?吃屎吧你。”欧阳青青怒道,这女人也是的,都要跟人合作了,居然这么骂人家,这家伙是老渔民了,万一到时候在上海摆我们一道,那不是麻烦了,我还能拖着三个人,从海里游回来?方向都找不到,大海可不是长江。
    铁耳的笑脸立马拉下来了,怒道:“那你们就自己看着办,这里除了我,没人能带你们找到羕岛。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0 14:20
    三天内不付五百万,到时候价格翻倍。”
    说完他就气呼呼地离开了。这家伙看来是吃定欧阳雄了,难道是早就知道欧阳雄要找什么吗?欧阳青青咬着嘴唇气呼呼的,骂道:“王八蛋,一个赌徒,还想骗我钱。”
    “赌徒?”
    “没错,我爹找人跟踪调查过,他本来在广东那边打工,经常跑到澳门地下赌场赌钱,欠了八百万。”
    “我靠,怎么能欠这么多?开地下赌场的人是傻吗?”我不解啊。
    “好像他以前傍过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所以在赌场信用很好,后来女富婆受不了,把他给踹了。”
    “赌徒不能信。”张蓬说道。
    这时候刘灵看着远处的铁耳,我喊道:“刘灵,人家看上你了,你小心点。”
    “我知道。”刘灵轻声回道。
    张蓬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你他妈管得真宽,做点正经事,去那石清夫人家打探下。”
    我转身就走,回头一看,张蓬拽着欧阳青青说道:“让她去,你别碍事。”
    “我……我怎么碍事了?”欧阳青青不解地问,我也觉得这家伙怪了,欧阳青青是主持这件事的人啊,到时候价格还要她谈呢,她的钱我又做不了主。
    “你没看那老奶奶看这家伙的眼神不一样啊,万一这家伙真是那照片中的人,你打扰他们叙旧。”
    我一听就急了,骂道:“你他妈有病啊,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信不信把你扔海里喂那秃雕?”。
    130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1 08:18
    欧阳青青抓着胸前的马尾辫看着我,然后点点头说:“对,是有点怪异,龟壳少年,你去谈吧,一千万报酬以内,你做主。”
    我想着自己还没谈过一千万的生意呢,这个就爽了,只要老人家答应去,我立马给一千万,她不想要这么多,我都要硬塞给她,反正欧阳雄不缺钱,不能让人吃亏,铁耳那混蛋都拿这么多钱呢。
    向一童妈妈打听了老人家的住址,说是离灯塔最近的那幢老房子,难道昨晚那个三更半夜,提着灯笼的人是石清夫人吗?
    村子太小,一不小心就看到端木百惠扶着老妖婆朝海边走去,百惠大妈看着我问:“江先生,这是去哪啊?”
    “关你屁事。”我回道。
    不想跟她说话,走了没几步,老妖婆便说:“当年去羕岛的码头就在这里。”
    “码头设在这干嘛?”我好奇心又被她勾起来了,设在那个摆渡码头就挺好,从江里直入大海,何必麻烦,又要转一道呢。
    “这里是前哨,必须从这坐船才能找到,不然容易被军警清剿。”
    那看来,这个村真有人可能找得到羕岛了,不过现在岛沉了还能不能找到就是个问题了。
    “江先生的水性很符合那个江中鹤的特征,据我爱人说,那天晚上他准备在黄浦江轮船上刺杀那个抗日人士,结果被那江中鹤带着跳入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作者:郭无欢_ 时间:2018-05-21 09:48
    我当时还在想,什么人才能在水底自由穿梭,他是人吗?”
    “你才不是人。”我说道,说完又后悔了,管我屁事。
    老妖婆一提这个我就不爱听了,看了看四周,那双刀小尼姑没见踪影,我连忙离开。以免搞得我精神衰弱,自己都觉得自己是那照片中人,到时候别人杀我剖我,可就理直气壮了。
    在当归村的时候,我们几个年轻人跟老男人搞,现在好了,在这我们到处都能碰到老奶奶,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女人寿命比男人长。
    我到了石清夫人屋前,她坐在门口,背朝着我,正在擦什么东西,沙沙响。我轻轻走过去,她可能年老耳背,我都摸到她背后了还没发现,正当我准备伸头去看她在搞什么的时候,她突然转身,一把步枪准确无误的抵在我鼻子上,同时她苍老的双手熟练地拉动枪栓,啪啪啪的声音干脆坚硬。
    我连忙举起双手,看着她说:“我是好人……好人……”
    她收起枪,看着我,然后收起地上的细砂纸和油布,走进屋里,虽然她已经驼背了,但走起路来,依然昂首挺胸。
    “奶奶,这是什么枪啊?”我问。
    “奶奶?你叫谁呢?”她转过头看着我,眼神中的气势让我居然怂了。
    “那……那我该叫你什么?”
    “叫石清,或者石清夫人都可以。”
    “哦,石清夫人,这是猎枪吗?”我又问。
  • 首页
  • 上一页
  • 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郭无欢_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76天 / 跨度234天】
    • 开贴:2018-01-31 15:41
    • 更新:2018-09-23 14:47
    • 阅读:5647294 回复:15456 楼主:1822
    • 字数:约60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