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马里亚纳玄燕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2 12:06
    在卡洛姆待了两个星期,感觉自己眼睛的颜色都不一样了。蓝蓝的海水泛起白色的浪花,日落时的斜阳洒在岸边的山上,悬崖泛着金色的光芒。远处绿树遮盖不住红色的土地,就那样鲜明的晒在蓝天下。各种各样的鸟儿,堆砌着五颜六色的羽毛,一下子开会,一下子散会,不停顿的叽叽喳喳的唱着。森林深处不时传出声音,不知道是动物们在歌唱,还是当地马里王的后裔们在辛勤劳作,收获一天又一天的果实。到了晚上,星星仿佛是镶嵌在夜空中的宝石,透亮透亮的,闪着光,触手可得的样子。远远看去海上,大海跟天空的边界总是有一层薄雾,不知道在哪里相交。在这里,只要吃喝不愁,坐着发上一个月的呆,也绝不会感到枯燥。在这里,做一只蚂蚁都是悠闲的,太多美味等着消化,不用挖空心思每天觅食。在这里,恬静得似乎没有什么故事,但是活着,本身就是一部精彩的书。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3 11:19
    一、秋日的守望

    家境一般,所以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惦记着赶紧出来工作。那时候社会上的大学生还不多,还算是天之骄子。到了工厂才发现,像我们北方厂这样的大型军工企业,随便抓一把都是工程师或者技师。天之骄子的优越感还没有暴露出来,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进工厂第一件事就是教育学习,都没让我们这些新瓜蛋子进厂区,就集中在厂办后面那个小楼里面。说是小楼,其实也很热闹,工青妇离都在里面。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也很多,尤其是热心的大妈们。刚刚毕业的学生,女生最抢手,往往连宿舍附近的小卖部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就被大妈们拉着去相亲了。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3 12:02
    一个月的教育学习,主要是厂规厂纪,还有安全和保密教育。印象最深的,就是工厂的食堂比学校食堂好多了。饭菜质量自不必说,食堂还卖啤酒,这是我们在校园里面不敢想象的。

    我们这一批入厂,一起接受教育学习的学员,有各地各种大学分配过来的本科生和大专生,也有工厂子弟学校出来的中专生和技校生。刚开始大家还是很拘谨,但是没几天就混熟了。厂区很大,我们几个外地过来的新毕业的大学生人生地不熟,却充满了好奇心,还没有厂牌,也进不去厂区。晚上就在一位子弟生的带领下,试着围着工厂厂区转了一圈。这点儿运动量,就已经累趴下几个了。

    教育处的师傅说,工厂很大,最好先去买辆自行车,这样以后出来进去方便一些。后来也是那位子弟生说起,距离厂区20多里地的县城,有旧自行车卖,于是就趁着周末搭帮过去,给自己弄了一辆二六的凤凰。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3 12:43
    @风中笑影2014 2018-01-23 11:39:02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本土豪赏3艘 护国航母 (1998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您,老朋友!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3 13:11
    教育学习结束,分配进入车间,然后就是领厂牌领工作服。工厂的车间分为军品和民品两部分,军品车间都在靠大山一边,是限制区,要额外的厂牌才能进入。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一般军品车间,其一半甚至一大半都在洞库里面。

    我们车间也是军品车间,算是工厂的主力车间之一。工厂的车间都是用编号来区分,一零一车间、二零二车间、三零三车间啥的。我们车间主要负责生产核心部件和总装,配套设备由几个机加车间或者外协厂家来完成。

    工厂有技术处,负责设计和技术服务,大部分项目,车间也会派人参与技术处的工作。也许,这样的沟通效率会比较高一些吧。工厂还有一个生产处,负责协调各车间的进度以及交货情况。比如说,如果我们车间需要的机加件如果没有按时交付,我们就要去那个机加车间催货。如果还是解决不了,那就由生产处来协调。生产处也负责各车间之间的业务考核,权利很大。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3 16:07
    一起进入我们车间的一共三位,都是男生。为了照顾我们这些当年的“小鲜肉”,车间特意安排给每个人一位师傅,希望可以帮助我们尽快适应。

    我的师傅姓马,搞检验的。那个时候他还不到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我算是他带的第一个徒弟,但是他不让我叫他师傅,说是叫师傅显得老,让我叫他老马。不过,他却总在别人面前,说我是他徒弟,是他的名牌大学的徒弟。也不避讳我,说完还拍着我的肩膀笑,弄得我也不太好意思。

    马师傅是厂二代,老家陕西人。他特别喜欢胡辣汤,甚至说他自己的专业就是胡辣汤大厨。刚刚进厂,可能水土还不服,不到两个月我就病倒了,重感冒,还发烧。于是一大早马师傅就带着他老婆孩子去我宿舍,带给我一大盆胡辣汤。真的是一大盆,我喝了整整一天,这一天都是一直在出汗。不过确实,出了大汗睡一觉,第二天感冒就好多了。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08:15
    @霍泉 2018-01-23 17:20:37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本土豪赏1艘 护国航母 (666赏金)聊表敬意,庆祝航母正式下水,扬我国威【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您,老朋友~!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08:19
    车间的满编还是颇具规模的,不过我刚刚入厂的那会儿,正是民品走旺军品疲软的时期。车间只剩下一半多一点儿的人,其余的早就申请调去民品那边。

    其实单论基本工资,军品这边高一些,但是民品那边有奖金,所以总体来说要好一些。而且民品不用进洞库,军品经常泡洞库的,身上关节炎都比较严重。去了民品那边,多少还是能够缓解疼痛的。也有很多技术骨干不愿意去民品那边,毕竟录音机跟雷达不一样,很多人都说,手生了,想干回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军品订单也不多,这些人手也足够应付。没事的时候,大家就各自忙各自的:老一些的就凑在一块儿八卦,吹牛,或者溜出去忙活自己的事情;我们这些年轻的刚刚入厂的就喜欢找个清静的岗位聊天。闲着可以,就是不敢溜,怕点名。像马师傅他们这个年纪的,碰到没有订单的时候,可能也会溜出去。不过他们没有什么忙的,他们是找地方打牌,有的时候也赌两个钱。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10:43
    马师傅是那种自己没有一官半职,平时也不多事儿,但是振臂一呼就群起响应的人物。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马师傅他们出去干嘛,他们的小团队,通常一个手势或者一个动作就是集结号了。

    这种神秘感,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央求着马师傅也带我出去。但是马师傅听到这话,瞪着眼睛非常严肃的拒绝了我,让我以后都不要提这个事情。我算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他这儿碰钉子。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凶,也没敢多问。

    迷迷糊糊的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那个时候还没有职业规划这种概念,但是对未来的憧憬总还是会有的。虽然对专业技能的生疏总是心有不甘,却感觉自己也适应了这样不紧不慢的生活。每个月发工资以后,我们一起入厂的同届师兄弟,总要聚会一次。就在工厂后山的草坡上,或者县城的小河畔,或者就找个小酒馆,一起喝点酒,聊聊天吹吹牛。刚入厂时候的雄心壮志,经过几次聚会的洗礼,也如同后山顶的太阳一样,慢慢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上班,除了那点儿活儿,就喜欢听我们质检组的几个人插科打诨。多年以后还是感觉,这样的小组工作氛围非常好,同事之间彼此信任,沟通方便。也是小团队好带,若是带大团队,反而有压力了。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11:56
    后来赶上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波黑战争又开始,咱们手里有了些订单,而且迅速的开始增多。车间的老老少少都紧张起来,车间领导开动员大会,说是这个到嘴里的鸭子,绝不能飞了。夜以继日也好,没日没夜也罢,反正就是要发挥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全力保订单。

    那个时候还没有双休的概念,一周只是休息一天。但是刚开始,这每周一天的休息都给取消了,一个月轮着休息一天。再后来,就开始两班倒,然后车间领导也安排值班。一折腾,就觉得车间技术力量不足,于是张主任就是那个时候提拔起来了。

    张主任是一个心细如发的领导,跟他干活儿,不卖力气肯定不行。车间里的几个年轻的技术人员,平时闲散惯了,被张主任归拢了几次,才逐渐进入状态。张主任在技术组的办公室放了一块黑板,标明了各个产品的进度,而且落实到人。这样,大家都有了明确的目标,也没有人开溜了,车间里面立刻热火朝天起来。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13:45
    别看平时很多人懒懒散散,但是真的忙起来,战斗力还真的是惊人。就比如说马师傅,检验组一共就四个人,后来我被抽调去了技术组,就剩下三个。其中年纪大一点儿的,在总装检验的时候,不小心从架子上掉下来,小臂骨折、腰扭伤、脚踝扭伤,基本只能躺在床上。

    这时候马师傅就只能硬撑,除了吃饭,就住在车间。刚刚入春,洞库里面很冷,那个小风很厉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都可以找到任何间隙,往衣服里面钻。普通人睡一觉,都会觉得身上不舒服,但是马师傅就那样没日没夜,硬撑了一个月。后来车间从民品那边调回来一位同志,马师傅才有空回家睡一觉。

    说真的,厂区跟生活区不远,骑车20分钟就到了。但是就为了能多干一会儿多做一点儿,马师傅他们就一直蹲守,宁肯浑身关节酸痛绝不后退,这就是我们厂的精神!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4 17:18
    幸福来的突然,接受起来也需要过程。适应了节奏,慢慢一切就好了起来。我算是技术组的新人,但是有空的时候,还是喜欢跑回去质检组。有时候工作耽误了饭点儿,马师傅就请大家出去吃面条或者馅饼。估计加班的那点儿补贴,都献给几个饭馆子了。

    人忙碌紧张的时候,总是要有自我放松调节的办法,否则一根筋,就容易出问题。车间当时的任务,除了我们以前生产的型号,还有两个新型号的生产。没错,都没有经过试制阶段,直接就上线生产了。因为,订单不等人,而且据说都是外汇现金订单。那时候对这些术语都是懵懵懂懂,只知道这个对工厂、对车间都很重要,所以也都卯足了力气拼命干。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5 08:11
    这期间,我参与了其中的一个新型号的生产。批量出来,但是机加件还没有到。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机加车间那边,催着快点儿交货。结果整个工厂都在忙着订单,几个机加车间也都忙得脚踏后脑勺。另外,也许人家接电话的时候,听出来这边是个毛头小子,所以也没太客气。可是那个时候的我确实也是一根筋:你不交货,我们车间这边怎么弄?急得自己也是直冒汗,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入厂教育学习那会儿,生产处的刘副处长曾经亲自给我们讲过课。刘处三十多岁的年纪,在当时工厂的处级干部里面算是很年轻的,又是在生产处这么重要的岗位,所以我们这些毕业生都很崇拜他。他也是很实在的人,没有架子,我们都叫他刘哥。

    教育学习期满结束以后,我们见到他还是会跟他打招呼,他见了我们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于是就自以为跟刘处关系很熟,也没问别人,直接就给生产处打电话,让刘处出面帮忙去催。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5 11:02
    谢谢 @GCD007 的建议,从这里开始,会带着编号一起发。

    这一篇写的是合成孔径雷达,有些敏感,先要自我审查再放出来。不过就算过了自我审查,也可能出现《卡宾达的灯塔》曾经出现过的情况。如果发现哪里缺了,麻烦大家提醒我。谢谢各位!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1-25 11:11
    1.12
    刘处倒是真的很直爽,打了电话过去机加车间那边的领导,顺便问了一下进度情况。那边一听是刘处的电话,肯定有些急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都可以想象,反正快午饭的时候,机加车间的一个组长就跑到我们车间,要找打电话投诉他的那个人。我正巧去了质检组那边,于是这个组长就跑来质检组这边,涨红着脸,扯着嗓子,意思大概说,我的毛还没长齐,就学会背后告状,如何如何的,一副要生吃了我的样子。

    我一听是在说我呢,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这时候马师傅本来是坐在对面那里看热闹,一看我站起来,立即就明白了。他马上走过来,把我摁到座位上,然后转过身,正对着门口那个组长。一看,认识,也没客气,就对着那个组长一字一句的说:郑大炮,你除了会放炮还会干什么?四十多了还打光棍自己就不知道琢磨琢磨为啥?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跑过来嚷嚷,丢人不?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87天 / 跨度175天】
    • 开贴:2018-01-22 12:06
    • 更新:2018-07-16 15:16
    • 阅读:1297451 回复:7119 楼主:495
    • 字数:约188千字
    • 图片:2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