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马里亚纳玄燕鸥

  • 首页
  • 上一页
  • 1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6 11:34
    4.6
    于总负伤相对而言不算严重,脾脏摘除,背部有几个钢珠始终没有取出来。而且留下后遗症,阴天下雨下雪,浑身上下总会不舒服,有时候会呕。

    不过后来,咱们不仅很快修复了辛柏林,也研究出了更适合南方雨林作战特点的新型号。辛柏林使用X波段,这在当时填补了我们的一个空白。

    于总对辛柏林的研究,算是与精确制导系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促成老关原来车间的成立。后来,于总的那些研究成果,对于提升咱们的系统设计水平,明确新形势下战场侦测的战术要求,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专门技术而言,对于X波段的研究,也得到了质的飞跃。这也是为什么说,萨德的AN/SPY-2对咱们来说,并不是太陌生的一个原因。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6 12:53
    4.7
    于总虽然身体不算太好,也不至于提前退下来。但这却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它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于总认识到知识的更新换代更加重要,需要有新知识的人才涌现出来。于是当看到海爷风风火火在工厂玩弄系统工程学的时候,就萌生了退居二线的想法,组织上很快也同意了。

    于总的精力虽然无法负担高强度的工作,但是对于一般的研究,于总还是保持高度的工作热情,而且眼光独到。

    刚刚提出退下来的想法,就有科工委的人想把于总调去一个研究所。但是于总考虑再三,还是没有答应。刚好总参的那位领导成立一个组,于总就过去帮帮忙,满世界跑一跑,把握一下科研方向,制定科研战略目标。

    后来到了退休的年纪,也正式退下来了,就照看照看孙女,拉一拉京胡,过着瓜田李下的生活。海爷这个项目组,也恰好需要这么一位高瞻远瞩的大师,于是海爷就去了半山的小院,请于总出山。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08:34
    4.8
    于总见到海爷,也知道他的来意,大神和大仙过招,如同是华山论剑。我们没在现场,没法复原当代“隆中做对”的精彩。

    反正毕竟大仙有备而来,结果就是最终大神被说服出山。于总答应每周去27号品品茶,提些建议,确保研究细节能够满足要求,不会出现方向性的偏差。

    当然,大神毕竟是大神,这么点儿贡献就连自己都是不会满足的,于是于总推荐了一位高人。

    说是高人,一是因为技术上确实有独到之处,另外,他的个子确实很高,差不多接近一米九,在我们厂里绝对算是鹤立鸡群。这一位就是巴鲁塔,他并非中原人士,也不是少数民族,甚至连自己现在是哪国国籍也说不清楚。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09:34
    4.9
    大宅门里面,二奶奶有一句话,叫做谁都有走窄了的时候。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人生,没有一帆风顺,更多的是起起伏伏。难得的,是在起起伏伏之中能够清醒的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参透大喜大悲的韵律。看清楚自己不容易,能够客观的看清楚别人也很难。也时刻提醒自己,要将心比心。不要因为一时的得失成败,就看低身边需要帮助的人。

    八十年代末的东欧剧变,对当今的世界格局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东南欧有一个国家,位于黑海之滨,它曾经是一个工业强国,叫做罗马尼亚。从罗马尼亚这个名字就可以猜得出来,这个国家大部分是罗马人的子民。

    远古时代,罗马尼亚曾经是达契亚人的地盘,后来罗马帝国征服了这个地区,于是这里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再后来哥特人入侵,而罗马帝国也逐步分裂,变成诸多小国。在当今罗马尼亚的土地上,也演变了三个小国。

    中世纪后,奥斯曼帝国干掉东罗马之前,先把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顺带收了,于是罗马尼亚地区成为了奥斯曼的属地。一战之前的克里米亚战争之后,位于罗马尼亚的两个君主制公国,瓦拉几亚公国与摩尔达维亚公国,在法国的煽动下独立,并最终合并成罗马尼亚。但是独立之后,两个公国仍然作为奥斯曼帝国,也就是如今土耳其的附属国。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11:02
    4.10
    一战之后,西部的奥匈帝国解体,罗马尼亚趁机扩张,将原先比萨拉比亚公国的地盘收了,实现了罗马尼亚的再次统一。

    但是好景不长,二战之前,苏联出兵占领了一部分罗马尼亚领土,这一部分现在属于乌克兰和摩尔多瓦。

    也许是因为这个仇这个恨,二战之初,罗马尼亚加入了德意日的法西斯同盟,并且在德国入侵苏联期间成为重要力量。但是后来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使得罗马尼亚军队损失惨重。随着战局的逆转,苏联红军南下,占领了罗马尼亚。而罗马尼亚国内也发动了起义,工人党取得政权,并最终加入到了反法西斯集团。

    二战之后,罗马尼亚成为华约的成员国。虽然该国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刻意在政治和外交上保持与毛子的距离,但是在军事和经济上,罗马尼亚仍然被毛子牢牢控制。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12:29
    4.11
    罗马尼亚的农业和工业相当发达,二战之前曾经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在二战之后,罗马尼亚仍然凭借自身雄厚的工业基础,与东德和匈牙利一道,成为华约组织的经济三驾马车。即使到了今天,罗马尼亚的机械制造、建材工业和计算机软件行业,仍然处于世界前列位置。

    当年还在华约阵营的时代,罗马尼亚的军工企业,也承担一部分华约成员国制式装备的生产和制造,早年也与咱们有过交往。巴鲁塔的父亲老巴鲁塔,就是一个军工企业的负责人,这个工厂曾经是以防空系统为主的企业,于总也曾经跟他们打过交道。巴鲁塔年轻时候也在这间工厂,还是主要负责电传装置的工程师。

    东欧巨变的时候,罗马尼亚一夜变天,总统齐奥塞斯库夫妇未经公开审判就被执行枪决。其各地也发生了不同规模的动荡,原政府机构和国营企业受到严重冲击。老巴鲁塔的弟弟是当地城市的市长,动荡时候被人纠出来判了死刑,直接枪决。老巴鲁塔闻讯,匆忙将巴鲁塔一家送出去了同样处于动荡之中的保加利亚。

    后来,巴鲁塔辗转来到了意大利,但是老巴鲁塔却从此没有了音讯。后面局势逐渐稳定,巴鲁塔多方打听,得知老巴鲁塔被关进了监狱。巴鲁塔有家难回,于是他凭借着罗马尼亚人特有的音乐天赋,在意大利各个城市街头卖艺,勉强维持生计。

    意大利南方是黑手党的地盘,巴鲁塔没兴趣也不敢去,于是他就带着一家一路流浪,辗转来到了维罗纳。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15:11
    4.12
    九十年代初,于总一行去意大利考察防空系统,在维罗纳街头,偶然巧遇在街头拉小提琴的巴鲁塔。

    其实于总根本就不认识巴鲁塔,但是巴鲁塔贴在琴盒上的他们工厂的标志吸引了于总的注意。一问,一谈,大吃一惊。于总想着,这是个人才,于是透过有关方面,把巴鲁塔一家弄了回来。

    巴鲁塔的护照一直还是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护照,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也没敢去大使馆更新。于是他主动要求留在我们厂,做为外籍专家。

    于总他们组织进行蝮蛇前期研究的时候,正好巴鲁塔在罗马尼亚的时候也研究过,于是就把巴鲁塔也拉进去了小组。巴鲁塔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倾尽所有,使得二棍和其它霹雳的进度得以提前,质量也得到保障,系统升级得以顺利完成,后来还因为突出的贡献拿了一个表彰。

    巴鲁塔热爱中国,也积极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无奈中国的国籍政策确实比较严格……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16:32
    4.13
    巴鲁塔一家从罗马尼亚逃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十来岁的儿子,到了中国,又生了一个漂亮女儿。

    他的儿子,尤其是他的女儿,汉语都非常流利,甚至还会讲我们工厂这边的方言。只是国籍问题,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

    巴鲁塔属于非中国籍人士,自然也不能办理社保啥的,也不能成为正式职工,他的关系在三产。对于他本人而言,其实还好办,毕竟他有外国专家局的保障。但是他一直担心,如果有一天他故去了,他的儿女必然面临种种挑战。

    尤其是他的女儿,连护照身份证啥的都没有,典型的无国籍人士。也曾想过申请联合国难民身份,可是如果申请,就必须公开现在的身份,也就先要离开我们工厂,这方面,他又非常舍不得放不下。

    在我们工厂工作了那么久,他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当成了我们厂的人,厂子就是他的家,在家里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19:28
    4.14
    巴鲁塔技术功底过硬,于是工厂也请他参与了一些项目的开发和研制。刚开始巴鲁塔参与工厂的项目,大家还有些别扭,毕竟一个“鬼佬”夹在咱们中间,尤其是一个个子那么高的鬼佬,参与一些保密的中国军工项目,总让人感觉有些怪怪的。

    随着时间推移,巴鲁塔的中文日渐流利,加上他热情开朗的性格,大家慢慢都喜欢上了他也接受了他。有一段时间,工厂的联欢会团拜会如果没有他拉小提琴,大家都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就说那一年,也是小王入厂的那一年,工厂春节联欢会,巴鲁塔重感冒,身子较虚弱,本来不打算表演了。但是职工不知道他病了,联欢会快结束了,还不见巴鲁塔登场,于是就不知道在谁的带领下,有节奏的拍手打拍子,请巴鲁塔上台。

    巴鲁塔也是受了感动,上去拉了一曲。然后又用罗马尼亚口音的普通话表达了一下感谢,结果大会刚刚散场,一堆人围上去嘘寒问暖的。也不知道马师傅那一次有没有送胡辣汤,反正很快,巴鲁塔的感冒就好了。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7 20:45
    4.15
    那一次的经历让巴鲁塔永生难忘,他曾经多次提起那一次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的接纳和认可也让他对工厂的归属感得到了升华。

    巴鲁塔参与项目的时候也兢兢业业,他的太太英语和俄语都很流利,就被安排在子弟学校做外语老师。两口子日子过得很中国,甚至他的儿女都有了中文的名字,他儿子的名字是一个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巴蒂,他的女儿更是一个典型的中文名字,叫做巴达,四通八达的巴达。

    可是,巴鲁塔再怎么好,碍着非中国籍的身份,有些绝密的项目还是有所忌讳,没带他玩儿。这也限制了巴鲁塔的能力发挥。

    巴鲁塔倒是想得开,在咱们这儿,吃得比他家乡味道好太多了,人情味道也浓厚,大家互相尊重互相帮助,他很喜欢这里。

    只是因为身份特殊,也没有有效证件,就算有空闲时间也很难进行长途旅行。这对于成长在度假胜地黑海之滨的巴鲁塔来说,确实有些残酷。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8 10:13
    4.16
    海爷招人的时候,还真没想到巴鲁塔,毕竟平时接触不多,不太了解底细。在二棍的预研过程中,巴鲁塔的主要贡献是电传和跟踪,对于SAR而言,这个优势恰好可以帮助系统设计,解决跨界的难题。

    当然,海爷也有顾虑,毕竟SAR是咱们的绝密项目,对于巴鲁塔是否是合适的人选,或者高层能否最终批准,海爷都没有把握。

    于总的一句轻描淡写,却是让海爷醍醐灌顶,于总的这句话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二棍预研成功的故事在业内如雷贯耳,巴鲁塔的能力和忠诚度自不必多言,那份嘉奖就是最好的明证。

    于是海爷打了一份报告,估计上面也是纠结了一下,好在一个多月以后,巴鲁塔还是来了。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8 14:32
    4.17
    巴鲁塔的到来,并没有在27号车间引起太大的轰动。这也并非27号车间冷酷、无情,也并非巴鲁塔无能,而是因为来了一个更大的角儿,梅姐!

    梅姐的大名,大家不会主动跟人谈起,但是一旦讲起来,那就是如雷贯耳的感觉了。梅姐在来27号车间之前,大家似乎并也没太听说过她,但是见了她本尊,大家就肝儿颤了,因为她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主要还是气质,不怒而威的气质。海爷挖到梅姐,纯粹是无心插柳。

    海爷一直想找一个总管,毕竟27号正在扩编,人越来越多,如果这个人还能同时负责成本核算,那就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了。但是,这样的人去哪里找啊?海爷跟于总提起过,但是他们二位认识的人,都无法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

    这一天,于总去退休办办事,结果被新调过来的办事员给凶了一下。这个偶遇,也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2-18 16:48
    4.18
    退休办的工作其实并不是很紧张,需要细致和耐心而已,也许将心比心,才能够让服务更加贴心,很多办事员都是临近退休的阿姨。但是梅姐是一个例外,她看起来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在退休办简直就是那啥里的一朵鲜花。

    于总去办事的时候,也是觉得奇怪,年纪轻轻的怎么来了这里。于是就开玩笑说,小朋友,刚刚毕业的吧?严格意义来说,这其实也算是一句恭维话,本来也还指望这个“小朋友”互动来的,结果小朋友一句话给怼了回来:岁数大了眼神不好还是心眼不好,有我这模样还刚刚毕业的吗?

    于总在我们厂也是有头有脸的,被人不愠不火的噎了一下,心里一万个不舒服。但是毕竟见过大场面,也没跟她一般见识,打个圆场就过去了。回头一打听,这个“小同志”就是梅姐,也是一位名人。

    其实她的名字里面根本没有梅字,被人称为梅姐,是因为她的昵称是梅超风。她出名,纯粹因为她是个吵架能手。传说她一天不吵架就会疯,也有传说她还没跟人吵架,别人就会疯。由此,有了梅超风的“雅号”。
  • 首页
  • 上一页
  • 1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88天 / 跨度182天】
    • 开贴:2018-01-22 12:06
    • 更新:2018-07-23 14:22
    • 阅读:1484081 回复:7215 楼主:497
    • 字数:约189千字
    • 图片:2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