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马里亚纳玄燕鸥

  • 首页
  • 上一页
  • 3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4-17 17:17
    9.42
    海爷想了想,又拉开公文包,拿出一个小小的树雕递给领导,说这是在山顶的场站,病痛的时候玩儿的,当时是为了舒缓疼痛,现在拿出来,算是送给领导的礼物。

    领导接过来,仔细的收在口袋里。又聊了一些话,都是以前的过往,以及两个人都熟悉的那些老同志的现状啥的。后来,领导又说他夫人会留下来,照看一下海爷。

    待了整整一个上午,海爷也有些累了,临近中午,领导就起身告辞。

    桃子腿脚不方便,但是凡是过来看望海爷的亲友,桃子都是会送到门口。领导起身的时候,桃子也站起来,还是一起送到病房门口。

    领导跟桃子客气了几句,让桃子留步,却跟我一起走到电梯口。一边走一边跟我说,看得出来,海爷上山的时候,就没有想着要活着下来。

    还说他们是下乡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海爷就倔。这个任务交给海爷以后,出于安全方面考虑,领导跟海爷也没怎么见面。

    海爷一干就是半辈子,默默无闻却毫无怨言。本想着海爷马上退休了,大家可以一起颐养天年,却没想到海爷得了这个病。

    边走边说,老领导的眼泪却流了下来。最后临走时领导说:这辈子,海爷这个人,我是真的没有看错。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4-17 17:27
    9.43
    领导的夫人办事很利落,带着秘书很快就把医院这边的事情和海爷的吃喝拉撒都安排好了。以后,每天大概中午的探视时间,他们都会准时过来,陪海爷说说话。有时,也跟我们讲起海爷的故事。

    海爷下放的时候,领导也在附近农场。干活儿的时候俩人离着近,经常见面,而且年纪相仿,慢慢就都认识了。

    领导年纪轻轻也是在心气很高的状态下突然被下放,心情沮丧,想不通,死的心都有。海爷见到他,就开导他,还教给他怎么修理电气,带着领导走东串西,以此让领导在心浮气躁中保持冷静。

    领导从海爷身上看到了那个时代那种人身上少有的正能量,印象极为深刻。领导所在的农场比海爷所在的公社条件稍微好一些,后来在挖土豆的时候,领导有时候会悄悄的在地里面藏一点儿,天黑以后再挖出来,送去给海爷那边当粮食吃。

    最艰苦的时候,海爷公社那边东西不够吃,领导就偷了农场的豆饼子给海爷,后来被抓住,关了一个星期。

    后来水淹农场,公社条件就比农场稍微好了一点儿,海爷跟着公社的人上山采野菜啥的,也都给领导留一份,然后偷偷送过去给领导吃。尤其是那个野菜饼子,成为了在当时条件下,领导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日子清苦,却互相帮衬,两个人都还活下来了,成了患难之交。领导平反以后上调回京,至今还保留着每年在下放纪念日吃野菜饼子的习惯。

    不过此后两人很少见面,甚至海爷去北京,也很少打扰领导。海爷觉得,他去见领导,领导必定要关照他。

    海爷是个党性极强的人,给任务可以,给照顾那就坚决不要,况且海爷干的也确实不差,地位和资历都在那儿摆着。

    海爷这一辈子,凡事都是有自己的原则,而且他把原则看得比生命更重要。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4-17 17:43
    9.44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桃子每个周五都去省城的清真寺,也是给海爷做祷告。经历过的人都懂得,在一切努力都不奏效的情况下,只有祈祷才能平复一下自己内心的焦虑,也才能带来些许希望。

    我很理解桃子,也想为海爷做点儿什么,却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我父亲知道海爷对我很好,我哥也跟老爷子讲起过海爷。听说海爷病了,我父亲特意让我哥我嫂子带着他,从北京赶了过来,看望一下海爷。见面聊了几句,也确实感受到海爷不凡的气质。我父亲还特意托人,从老家弄来几颗人参,还有鹿茸,给海爷补气补血。

    那年大雪期间,我被迫留在广州,却认识了我太太。后来我请假回省城照顾海爷,分开了一段时间。好在高铁方便很多,我就让她也过来一趟,拜望海爷。海爷见了我太太很高兴,但是我知道,海爷心里还有些事情放心不下。

    海爷身体虚弱,无法频繁会客。但是只要有人来看望他,他都是微笑接待,内心也很是感动。

    梅姐也是每天陪着,后来她还回去27号,带过来几盆海爷平常养的花草,就放在海爷病房的窗台上。海爷能够起身的时候,就去浇浇水看看花。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4-17 18:00
    9.45
    《拯救大兵瑞恩》里面,美军的医务兵会给重伤员用吗啡,在国内,也有类似止痛药。但是到了晚期,疼痛非常频繁,也不能随时都用止痛药啊。

    疼的时候,海爷经常紧紧抓住毛巾,还怕我们看见了担心,有时候甚至跑去卫生间里面躲着。实在受不了了,才轻轻的哼两声。

    桃子买了一个mp3,拷贝了一些经文在里面,疼痛难忍的时候,海爷就带上耳机听一听,这多多少少也起到一点缓解作用。

    在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是住在医院的陪护床。海爷有力气的时候,也给我讲讲他年轻时候在公社里面故意捣的乱子,或者大雪封山时候,他在山上扣鸟的趣事,以此来分散注意力。

    我也带着我的那些记事本,一边翻一边给海爷讲。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就跟海爷讲一下;碰到什么问题,也请教一下。海爷很坚强,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一直保持着微笑。有问题,也耐心的给我解答。

    我曾经问海爷,他的人生有没有什么遗憾?海爷说,如果他的人生是一个记事本,那么这个记事本上所有的条目,他都已经认认真真的努力过了。一辈子,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只是觉得亏欠师娘。

    一个月以后,海爷走了,很安详,桃子、梅姐和我都在他身边。能够在最后时光陪海爷说说话,我也觉得没再留下什么遗憾。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时间:2018-04-17 18:14
    9.46
    海爷葬礼的那天,天一直很阴沉,却没有下雨。厂里很多人都闻讯赶来,集团也派人过来,大家早早都等在厂旁边驼子岭脚下的路口。

    驼子岭上面一侧是我们厂的墓园,安葬了自建厂以来的厂职工和家属,上面也分散着一些回民墓园,海爷的夫人就安葬在那里。

    海爷是按照回族的传统进行安葬,先在省城的清真寺举行仪式,然后灵柩上车,运到我们厂驼子岭的山脚,再从山脚抬上去。

    本来还担心这样抬来抬去人手不够,桃子腿脚又不好,就让工厂那边多准备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预备着。哪知道人家省城的清真寺听说海爷是军工厂的人,特意叫了很多当地的回族同胞过来参加葬礼,知道路途遥远,又专门帮忙安排了几台大客车,负责接送这些去送葬的人。

    那个棺椁据说有接近一百年的历史了,实木的,有些重,要八个人抬。一开始还担心,桃子腿脚不好,老关岁数大了,基本可以确定我跟小明两个人是搞不定的。

    到了葬礼的时候才发现,还是人多好办事,根本没用我们费力气,一堆年轻人搭手帮忙,三下两下就上了车。

    到了驼子铃那边路口一下车,也是海爷人缘好人气高,厂里大家伙也过来帮忙,加上省城过来的那么多素不相识的回族同胞,很顺利就抬上了山。

    海爷一下葬,半山百十个戴着白帽子的全都跪下了,后面我们这些人也都跟着跪下了……

    海爷,这一辈子不容易,请给师娘带个好……
  • 首页
  • 上一页
  • 3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78天 / 跨度88天】
    • 开贴:2018-01-22 12:06
    • 更新:2018-04-21 10:30
    • 阅读:1032298 回复:5870 楼主:447
    • 字数:约168千字
    • 图片:2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