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家施工,结果从地底挖出一具活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7 14:40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生活会被一具女尸打乱得那么彻底。
    本来暑假我不打算回家的,按照计划我会在城里打些零工的,但因为女友的突然劈腿,闹的我心浮气躁,城里也不愿意呆了,就回到了老家,那是一个位于大兴安岭山脚下的一个边陲小村。
    可我刚回家就出事了。
    睡半夜的时候,‘轰’的一声闷响将我惊醒,随即就听有人大喊:“出事了出事了!”
    我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向外看了看,就见外面月冷星稀,天阴沉沉的,但街道上却很是热闹,不时的有人举着手电乱跑乱叫,我急忙下床推开了门,正好看到了隔壁的李叔,一把抓住了他,问:“叔,咋了这是,慌慌张张的?”
    “哎呀我天,可不好了,工地里挖出了一口大棺材,然后上面的土方子一下就塌了,有好几个施工队的连带着棺材都被埋在里面了,快和我去救人!”李叔说完之后就往施工的地方跑,我也急忙跟了上去。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有人投资,搞旅游圣地。而且还要在我们村东头的馒头山挖个洞,连通到山里,说是搞什么绿色通道,顺着这个洞,直接就走进了大山里,走进大自然。
    这馒头山在我们这一直都有很多传说,古怪的很,山里面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骸骨,人的,牲畜的,啥的都有,村里的老人也常说,山里面住着山神,挖不得,挖了,是要遭山神报应的。但后来上面下了死命令,同不同意也得这么干,没过几天,工程队的挖掘机啥的就开了进来,只是没想到,这才施工没几天就出事儿了。
    我跟着李叔急急忙忙的往施工的地方跑,工地不远,就在村东头,几分钟就到了。
    到了工地之后我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只见馒头山原本被挖出的通道已经坍塌了,半边挖掘机都被埋在了里边,挖掘机司机似乎受到了惊吓,正坐在旁边哆哆嗦嗦的抽烟,工头正站在旁边问他到底咋回事,但他哆哆嗦嗦的,只一直重复着一句:“棺材,棺材……”半天也没说明白。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7 14:41
    工头见挖掘机司机浑浑噩噩的,也就不管他了,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句:“谁会开挖掘机?”
    “我会我会,我蓝翔毕业的!”一个20多岁的小年轻自告奋勇的爬上了挖掘机,工头见状大喊:“慢点开,轻点挖,别伤了埋在下面的人!”
    “放心吧!”小年轻拍了拍胸脯,随即启动了挖掘机,开始慢慢清理了起来。
    “大家也别看着,跟着下去一起挖,一定要把人救出来!”工头见众人全都发懵,就大吼了一声,众人见状全都拿着铁锹铁铲冲了下去,跟着挖掘机一起挖了起来。
    然而,当挖掘机再次开挖之后,我却皱起了眉头。
    因为我发现,随着挖掘机慢慢的将塌方的地方清理出来,一缕缕的黑气竟然散发了出来,这股黑气很淡,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几乎不可见,但我却感觉到了。而且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群野狗,根根毛发倒竖,疵着牙,全都围着工地乱叫个不停。
    这地方,有问题。
    我太爷爷曾经跟着一个老道士学过本事,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斗牛鬼蛇神,太爷爷被拿了个典型,直接给斗死在了牛棚子里,临死的时候只留下一本黄皮笔记,但我爷爷大字不识一个,我爸又对这方面不感兴趣,那本黄皮笔记就一直被掖在柜子底下,前些年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读了读发现上面写的挺有意思的,写的是一些修行之法,还有太爷爷生平的一些经历,写的玄之又玄,跟小说似的。
    但没想到,太爷爷那本黄皮笔记上写的东西,今晚却被我用上了。
    我接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不相信黄皮笔记上所说,一直以来我都是当成小说看的,但眼前的一幕又让我不得不信,因为那黑气我看的分明,淡而不散,盘旋在众人头顶三尺处。
    黄皮笔记上说,这黑气叫做霉气,盘旋在人的头顶,是要招灾破财的,反正就是会霉运连连。而但凡出现这种黑气的地方,必有祸祟。
    我知道这地方再挖下去绝对要出事,急忙一把抓住了李叔,说:“叔,我感觉这地方不对劲啊,不能再挖了,再挖,准出事!”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7 14:41
    李叔忙活的一脑袋的汗,闻言就说:“不挖不行啊,这下面埋着三个人,两个工程队的,还有咱村王老憨家的独苗苗狗蛋也埋底下了,王老憨家三代单传,别人咱可以不管,但狗蛋,咱必须得救出来啊!”
    狗蛋也埋底下了?
    我和狗蛋是光腚娃娃,打小一起长大的,初中毕业后他就在家务农了,这些年我俩也常联系,感情极好,去年狗蛋结婚我还特意赶回来当的伴郎,没想到这才几个月的光景,就出了这事。
    一听说他也埋在里头了,我顿时就急了,心说不管了,那笔记上说的灵不灵,现在谁也做不准,还是先救人再说。
    我一把抄起了铁铲,跟着队伍,火急火燎的开始挖了起来。
    因为下面埋着人,挖掘机也不敢大幅度的挖掘,救援的速度一直很慢,一直到半夜一两点钟,才只挖开了一半的土,给工头急的是团团转,他已经给当地政府还有开发商打了电话,也叫了专业的救援队和医疗队,但我们这地方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崎岖山路,这些天拉土的拖拉机来回的跑,给压得坑坑洼洼的,很不好走,估摸着,就算救援队连夜出发,到这也得明天上午了。
    这件事轰动不小,虽然已经半夜了,但村里的男女老少基本全都扛着铁锹赶来了,我爸也在队伍里,就连我爷爷都披着衫子赶了过来。
    山里人质朴,十里八村的谁家要是出了点啥事,都会上来帮把手,何况还出了这么大的事?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将近凌晨三点的时候,人群中终于有人大喊了一声:“挖到了挖到了,是工程队的小刘!”
    我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刘我知道,是工程队里唯一的女人,专门给大伙做饭的,她也埋里面了?
    这人一喊,几乎所有人‘哗啦啦’的全都围了过去,那工头就大喊:“让开让开,别挡着,让黎大夫进去!”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7 14:42
    黎大夫是镇里给我们村卫生所指派的唯一大夫,人长的水灵,是大城市的大学毕业生,被分配到了镇卫生所工作,然后又被指派到了我们村,现在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黎大夫背着医药箱,在工头的带领下急急忙忙的穿过了人群向前跑去,我见状也跟了上去,只是,当我们看清小刘的情况后,全都沉默了。
    此时的小刘脸色淤青,嘴唇都是紫的,嘴里,鼻子里还有耳朵里全都是土,下半边身子还埋在下面呢,显然早就闷死了。
    虽然如此,黎大夫还是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不过结果大家都知道,小刘已经死了。
    “先把尸体清理出来吧!”黎大夫的脸色很不好看,低着头出了人群。
    我心想这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也真不容易,本来就一个人在卫生所住,大半夜的还被折腾起来救人,人救活了也成,但这挖出来就是具尸体,这回去之后,估计有她害怕的。
    “大家都别愣着了,先把小刘弄出来吧!”还是工头发话,众人才回过神来。
    之前众人一直心存幻想,还想着可以把人救出来,但现在小刘已经死了,剩下两人的结局想必也比小刘好不了多少,一时间,众人全都不吭声了,只是默默地,将小刘从土里挖了出来。
    只是,当小刘的双腿从土里扒拉出来之后,众人全都惊呼了一声,我一直站在一边,此时定睛一看,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小刘的双腿,竟然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头,皮肉,竟然都没了。而且那骨头上还连着血红色的肉筋,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这,这他娘的是咋了,肉呢,肉咋没啦?”正在往出拽小刘的那人当时就吓傻了,嘟嘟囔囔的说:“莫不是,莫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这怎么可能,什么东西,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把一个人的双腿,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个骨头?
    再者,小刘被埋在土里了,土里面,能有啥东西这么厉害?
    就在众人全都一脸惊骇的时候,我们村的王傻子疯疯癫癫的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低头一看小刘的双腿,立马就拍手大笑,一边大笑一边叫嚷着:“哈哈哈,你们完啦,你们完啦,死定啦,死定啦!”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8 08:14
    这王傻子是我们村支书刘老蔫在后山砍柴的时候捡回来的,养大后才发现是个傻子,平时总是疯疯癫癫的,说话更是疯言疯语,平时也没少说浑话,要是放在往常王傻子说这话大家肯定不会在意,但现在工地出了事,大家心里全都憋着一股火,王傻子这么一喊,工头当时就急了。
    “去你娘的蛋,傻头傻脑的别出来胡咧咧!”工头说完踹了王傻子一脚,大骂:“滚犊子!”
    王傻子别看傻,却很灵便的躲开了这一脚,然后站在一旁又做鬼脸又是拍手大笑的,但这时他忽然神色一变,随即慌慌张张的就往外围跑,一边跑一边大叫:“全都是死人,黑压压的一大片啊!死了死了,死定了死定了!”
    王傻子一阵风似的,伴随着一连片的狗叫声,逃也似的离开了工地,嘴里还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别提多渗人了。
    众人被王傻子这么一说也都有点慌,全都转头四处乱看,不过工地里被照的一片通明,什么都没有啊。
    “大家别愣着了,快,继续挖,还有两个人埋在下面呢!”还是工头比较镇定,见大家全都有些慌,就大喊:“王傻子懂个屁,这叫工程事故,哪个工程队不出点事故的?快点救人,要不然,一会人全给闷死了!”
    众人闻言也全都忙活了起来,我也跟着挖,但这时候就看到爷爷蹲在一旁,正拿着老烟枪,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馒头山。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8 08:34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爷爷在不经意间蔽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爷爷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打小在太爷爷身边耳濡目染的,我估摸着,这方面应该也会懂一些。要不然,当初爷爷也不会带头阻止工程队施工了。
    想到这里我就凑到了爷爷旁边,想要问问爷爷的看法,但这时,就听有人大叫:“挖到了,挖到了!”
    我一直都在心里担心着狗蛋,这人这么一喊,我紧忙扔下了铁锹扒开了人群向前跑去。
    只是,当我跑过去,看清眼前的情况之后,却愣住了。
    挖出来的不只是人,还挖出了棺材的一角。
    这口棺材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虽然只露出了一角,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棺材材质非常好,一点腐朽的迹象都没有,被灯光一晃,还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泽,那油漆,就好像新刷上去的一样,恍惚间,我似乎都闻到了那股刺鼻的油漆味。
    “都愣着干啥,先救人啊,不管这口棺材!”工头大叫,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然后全都沉默着把埋在土里的尸体拽出来。
    挖出来的并不是狗蛋,而是一个叫老王的中年人,他的情况和小刘差不多,脸色淤青,早就被闷死了,只不过,当他的下半截身子从土里拽出来之后,那个拽他的人立马大叫了一声‘妈呀’,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8 08:54
    然后声音颤抖的说:“这,这他娘的到底咋回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干的?”
    因为惊慌,他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其余的人也都是一脸的惊容,就连我,都感觉有点害怕了。
    这人比小刘还要惨,不仅仅双腿被啃的只剩下了白骨,就连肚子都被掏开了,里面灌进去一腔子土,肠子啥的耸拉在外,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味,很恶心。
    “这,这到底咋回事啊!”
    “当初咱们来施工的时候,村里的老人都说这馒头山挖不得,说山里住着山神,不会是,住的不是山神,是啥邪性的东西吧?”
    “你们说,这肉,不会是让棺材里的东西给吃了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了起来,当这人说完,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瞄了棺材一眼,随即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远离了那口棺材。
    “别他娘的瞎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那一套!”工头踹了这人一脚,然后招呼大家:“继续挖,下面还有一个人呢,还有,把这口大棺材也挖出来!”工头虽然这么说,但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心里也没底气了,不时的擦冷汗。
    虽然害怕,但人不能不救,众人全都拿起铁锹,闷着头,继续挖了起来。
    狗蛋还埋在下面,我知道,就算把狗蛋挖出来,肯定也活不成了,想到这里不免有些难受,手中的铁锹挥的更猛了。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08 09:14

    但奇怪的是,我们一直挖到了清晨五点多,天已经彻底大亮了,就连棺材都被清理了出来,但狗蛋的尸体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就算闷死在里面了,但尸体总得有吧,怎么现在,连尸体都不见了?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件事,说什么的都有,有说狗蛋的尸体之所以找不到,是因为我们触怒了神灵,尸体被神灵给毁了,有的说狗蛋的尸体被山野精怪给偷走了,还有的说是被小鬼吃了的,反正说的是玄之又玄,没一个靠谱的。
    我坐在地上,不理会众人的小声嘀咕,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口血红色的大棺材怔怔出神。
    狗蛋的尸体,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这不可能啊,正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现在连个尸体都找不到,这算是咋回事啊!
    这时,人群中忽然传出了一阵骚乱,我转头一看,就见狗蛋的婆娘还有老娘哭哭啼啼的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狗蛋爹死的早,家里只有一个瞎了眼的老娘和婆娘,家里本来就困难,这顶梁柱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换谁,谁能接受的了?
    “我的儿唉,你怎么敢扔下老娘,说走就走了唉,可苦了你刚过门的媳妇翠花,以后可怎么活啊!”狗蛋的老娘坐在地上,一边哭,双手还一边拍打着地面,此情此景,让闻者都不禁动容,潸然泪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末日诗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3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8-02-07 14:40
    • 更新:2018-04-08 15:01
    • 阅读:475013 回复:3723 楼主:471
    • 字数:约30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宜昌鬼事(过阴篇——八寒地狱)6图 蛇从革7 2016-06-13 10:21 22961/681 124/1072
    鬼话悬疑惊悚小说《医学院诡异事件》1图 悦言2004 2012-06-30 21:20 364/180 2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