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家施工,结果从地底挖出一具活尸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4 11:17
    此刻,我只感觉浑身燥热,一股邪火更从体内升腾而起,‘蹭’的一下就蹿到了我的脖子根,而随着这股邪火蹿起,我的气息也越来越粗,越来越重。
    “一凡,一凡,你,你怎么了?”夏雨欣紧张的叫了我两声,我闻言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可身体却越来越热,神智,也渐渐的开始不清晰了起来,小腹间,更是犹如燃烧起了一团火焰一般,只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一般的难受。
    我豁然转头,看向了被束缚住的夏雨欣。
    这一刻,我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扑上去,撕扯掉她的衣服,然后,狠狠的发泄我心中的兽欲。
    “呼呼呼!……”我粗重的呼吸声在石洞内回荡着,这一刻,我的眼中什么都看不到了,唯有夏雨欣的身影还在我的眼前。
    可是,夏雨欣也变了,我眼中的夏雨欣,早已不是满脸憔悴与疲惫了,而是变得一片潮红,仿佛间,我似乎还看到,她在对着我抛媚眼。
    我‘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随后,一声低吼,整个人都扑在了夏雨欣的身上。
    “一凡,你要干什么,醒醒,快醒醒!”夏雨欣的叫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忍不住浑身一僵,恢复了一丝清明,可是下一刻,夏雨欣的声音在我耳中却又变了。
    仿佛间,我似乎听到她在说:“热,好热,一凡我好难受,快帮我,帮我!”
    一声声娇喘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终是再也忍受不住,仿若一头猛兽一般,力气奇大,一把就撤掉在了缠绕在夏雨欣身上的小草,随后伸出手,就要去扯夏雨欣的衣服。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4 11:37

    但就在这时,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传出,我只感觉脸上一痛,整个人立马就打了个激灵。
    “张一凡,你干什么?”夏雨欣的厉喝声在耳边响起,我闻言低头看去,就见夏雨欣一脸的怒气,正用眼睛瞪着我,见我看她,便说:“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怎么是这样的人,现在我们身陷险境,你竟然还要做这样的事?”
    夏雨欣气的浑身都在发抖,而小何竟然还在一旁冷笑,我只感觉脸上一红,内心中满是羞愧,要是这里有地缝,我恨不得都要钻进去。
    可这时,怒气冲冲的夏雨欣却忽然脸色一变,随即,就见她脸上的怒气竟然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红润。
    夏雨欣皱了皱眉头,随后,竟然忍不住娇喘了一声,她的这声娇喘是无意识发出的,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而当这声音发出之后,夏雨欣的脸色就更红了,身体犹如泥鳅一般,开始扭动了起来。
    “我,我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好热!”夏雨欣喃喃的说,但她和我不同,她只是小腿被咬了一口,毒素并没有我那么重,所以此刻她还有自己的意识。
    “呃……”夏雨欣的喘息声传了出来,听在我的耳中,却是那么的诱惑,我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一把就将夏雨欣按在了地上。
    “一凡,别这样,我们,我们一定是中毒了,一凡,我,呃……啊!”夏雨欣说着说着忽然喘息了一声,而我则瞪大着眼睛,正与内心中的兽欲做最后的抗争。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4 11:57

    我的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这一刻,我的心中仿若有一个魔鬼,正在我耳边喋喋不休的说:“快上吧,你不是喜欢她吗?借着这个机会,一举将她拿下,她就是你的人了,上吧,别犹豫了,快上吧……嘿嘿嘿!”
    牙齿被我咬的‘咯咯’作响,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燥热,就连皮肤都变成了火红色。
    “啊!”我忽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在夏雨欣惊愕的目光中,一头撞向了石壁。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滚烫的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
    鲜血弥漫了我的双眼,此刻,我眼前的一切都是血红色的,我紧紧咬着牙关,随后又是一声大吼,再次向石壁撞去。
    ‘砰砰砰!……’
    也不知道我撞了多少下,只感觉眼前越来越黑,脑袋越来越沉,鲜血,更是止不住的狂涌。
    “张一凡,你在干什么,快住手,快,快……啊!”夏雨欣的惊呼声在耳边响起,可是,她的声音却是娇喘吁吁的,听在此时的我耳中,很是诱惑。
    我咬了咬牙,再次撞向了石壁。
    这一次我撞的很重,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软,随即,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唉,年纪这么轻,没想到,还是个正人君子呢,姐姐真是没看错人,既如此,我就帮你一把吧!”
    这是在我昏迷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随即,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4 12:17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浑浑噩噩间,只感觉身体越来越燥热,喉咙越来越干,小腹,就好像要爆炸了一般,很是难受。
    这种痛苦很难承受,就好像有人在你体内放了一把火一般,而你还无法将这团火喷射出去。
    而就在我痛苦万分之际,我忽然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竟然钻进了我的体内,起初,那气息宛若小鱼一般温柔,在我体内慢慢游动,可当那冰冷的气息遭遇到燥热的气息之后,便化成了怒龙,一瞬间,那燥热的气息就被压制了下去,而我,也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浑身发冷,连浑浑噩噩的脑袋,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豁然起身,随即呼出了一口冷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夏雨欣便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关切的问:“一凡,你怎么样了?”
    我转头看了看,就见我们竟然不在那石洞内,这里的空间虽然不是很开阔,但至少也得有几十平方米,最主要的是,这里没有那黑乎乎犹如小草一般的生物,更没有精虫。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说:“没事了!”
    只是,我这才刚说完就感觉脑袋一痛,我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刚要伸手去摸,却被夏雨欣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别碰,我帮你包扎好了!”说完低下了头,用歉意的声音说:“那时候,那时候真是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还有,谢谢你那么做!”
    她的声音很小,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笑了笑,说没什么,但这时我才发觉,夏雨欣一直都抓着我的手呢,夏雨欣见我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俩的手看,她立马惊呼了一声,随即松开了我的手,低下了头,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4 12:37

    我笑了笑,然后问:“对了,我们是怎么从洞里逃出来的,那些恐怖的草,没再缠绕我们吗?”
    夏雨欣闻言看了看我的右手,然后疑惑的说:“我也不清楚,你的右手被那个大虫子咬了之后出了一些血,那些东西似乎很怕你的血,全都缩了回去,我扶着你,一路才来到了这!”夏雨欣说完抬头打量了一圈四周,然后用疑惑的声音说:“只不过,我感觉这里有点奇怪!”
    “怎么奇怪?”我问。
    夏雨欣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还是说:“我感觉,我感觉这里的结构和大脑极其相似,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个白花花的物体,似乎是人的大脑,而我们刚才逃出来的石洞,给我的感觉很像鼻孔,而那黑乎乎的植物,根本就不是植物,或许,是鼻毛?”
    夏雨欣的声音不大,似乎自己也不肯定,而我,闻言却当即一怔。
    尸姐不止一次告诉过我,此刻,我们身处一个巨大的人脑中,而之前我们跌落石洞的时候,我也没来得及想那里是什么位置,此刻想来,那里,不正是鼻孔么?
    而那黑乎乎的东西,便是放大版的鼻毛!?
    我咽了口吐沫,这一切,实在是太玄幻了,虽然无法接受,但事实就在眼前,又让我不得不信。
    而就在我心中震惊的时候,忽然就听有擂鼓的声音传出,随之一起传出的,还有低沉的号角声,随后,忽然有喊杀声传出,我心头一惊,那号角的声音我很熟悉,似乎,是阴兵发出的!
    而从那声音可以分辨的出,它们,似乎正在快速接近这里。
    它们,就在附近?
    或者,正在朝这里行军?。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末日诗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天 / 跨度13天】
    • 开贴:2018-02-07 14:40
    • 更新:2018-02-21 14:33
    • 阅读:265653 回复:1243 楼主:301
    • 字数:约19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