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家施工,结果从地底挖出一具活尸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09:56

    我走在最前面,其次是夏雨欣和孙胖子,孙胖子为了防止我和夏雨欣中途逃跑,竟然将一根藤条拴在了我和夏雨欣的腰上,我俩就好像被串在草梗上的蚂蚱一般,被连在了一起。
    我们在大山里转悠了很久,也不知道孙胖子要去哪,不过看其方向,早已和盘山公路错了过去。我不禁疑惑,那极北茅庐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孙胖子为什么非要带我们去那?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孙胖子曾经说过,他是极北茅庐的副茅主,那么正茅主呢?莫非是我太爷爷?
    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就感觉一阵阴风吹在了我的脸上,随后,便是‘呜呜呜’宛若鬼哭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就见前方迷雾滚滚,隐约间,我似乎看到一堆手持长矛,身着铠甲的阴兵正自浓雾中慢慢向我们走来。
    我忍不住心头一惊,我们已经距离馒头山很远了,这地方,竟然还有阴兵?
    ‘咚咚咚!……’
    阴兵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传出,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如若不是此时被束缚着,我肯定就要撒腿就跑了。
    孙胖子也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就见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那队阴兵,喃喃说:“哼,不就是偷走了你们一具尸神而已,老子跑到这里竟然都不放过我!”说罢竟然看了我一眼,然后大叫:“还愣着干啥,跑啊!”说罢撒腿就跑。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0:16

    卧槽,我还以为孙胖子这么强悍,要和那队阴兵大战一番呢,哪想到孙胖子也是个怂包,见到阴兵也得像个孙子一样,撒腿就跑。
    孙胖子都跑了,我和夏雨欣就更别说了,不过,此时孙胖子跑在前头,速度极快,三两步就跑远了。
    我和夏雨欣对视了一眼,皆认为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但这时,尸姐却忽然对我说:“蠢货快走,跟着那个胖子跑,你们身上的藤条被他下了束身咒,若是妄自逃走,那束身咒发动,你们两个会被活活勒死!”
    我闻言一怔,怪不得那孙胖子不怕我俩逃走,原来留了后手了。
    ‘咚咚咚!……’
    阴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阴兵向这里袭来,阴风更是吹个不停,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随即对夏雨欣大喊:“跟着那胖子跑,快!”
    说罢,我便率先向前跑去,但我和夏雨欣被捆绑在一起,我刚跑两步就感觉身上的藤条一紧,回头一看,就见夏雨欣竟然要往另外的方向跑。
    “一凡,我们趁现在跑吧,那个孙胖子杀了何哥,还杀了那么多村民,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跟他走,没有好下场的!”夏雨欣一边说还一边使劲的拉我,我回头看了一眼即将赶到的阴兵忍不住暗骂了一声,随即大喊:“不行,这藤条被他下了巫术,要是我们逃走,他发动巫术,我们会被藤条勒死的!”
    “巫术?你怎么知道?”夏雨欣还在问我,我大喊了一声:“这说来话长,下次告诉你,快走!”说罢便闷头向前冲去。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0:36

    夏雨欣虽然犹豫,但也知道我不会骗她,当下也跟着我往前跑。
    但孙胖子跑的太快了,我和夏雨欣本就疲惫,再加上之前我被血煞镇尸钉燃烧了近一年的寿命,此刻跑着跑着便大汗淋漓,头晕眼花。
    “一凡,你没事吧?”夏雨欣一边扶着我继续跑一边问。
    “没事!”我咬着牙,坚持着继续跑,但这时,忽然就听前方传出了孙胖子的大吼声,我俩一愣,待走近一看,就见,孙胖子竟然和一队阴兵撞在了一起,此刻正打的火热。
    我当时就傻眼了,跑也不是,不跑,后面的阴兵还要追过来了。
    而这时,就听尸姐说:“我能帮你破掉束身咒!只不过,孙胖子说过,可以在一年之内帮你修出气感,邪道练体之法虽偏激,却是一条捷径,我是要帮你逃脱孙胖子之手呢,还是让他帮你修出气感,然后助我逃脱呢!”
    我闻言心头一沉,尸姐竟然知道如何破解这束身咒,不过,她的目的,是逃出血灵棺,而孙胖子正好可以帮我在短时间内修出气感,可以说,我跟着孙胖子对尸姐最为有力!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正想着如何哀求尸姐呢,却听她叹了口气,道:“不过呢,孙胖子这个人脾气太过古怪,万一他一时发疯,把你给杀了,那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我不能将宝压在这个疯子身上,所以……姐姐还是帮你一把吧!”
    我闻言心头一喜,急忙问:“我要怎么做?”
    “你只要在藤条上尿一泡童子尿就可以了!”尸姐说完‘咯咯’直笑,道:“不过,你的小情人就在一旁呢,你能尿的出来么?”
    我转头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夏雨欣,随即咬了咬牙,心说你妈的,为了逃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就解开了裤腰带,把二弟掏了出来。
    “啊,你干什么?”夏雨欣惊呼了一声,急忙转过了身去,我没说话,而是瞄准了藤条,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酝酿了好半天,才‘哗哗’的尿了出来。
    啊,好爽!。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0:56
    这泡尿我都憋了半天了,此时尿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只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身体好像都轻快了不少。
    “张一凡,你,你你你……流氓!”夏雨欣转过身子,一边跺脚一边对着我大喊,我想要跟她解释,但这时,忽然就听‘滋滋’的声音传出,低头一看,就见束缚在我俩身上的藤条竟然冒起了白烟,而随着白烟冒出,藤条宛若活过来了一般,像一条蛇一样,在我俩身上一阵扭曲挣扎,几个呼吸间,藤条便变成了黑褐色。
    我见状一把扯掉了藤条,随后一把抓起还在愣神的夏雨欣的手,说:“走!”
    夏雨欣一脸的茫然,还没明白过来咋回事呢,就被我抓住了手,然后跌跌撞撞的和我一起向前跑。
    此刻,我们身周浓雾四起,浓雾中,不时的有‘咚咚咚’的脚步声传出,我不禁暗暗咂舌,到底有多少阴兵正在往这里赶?
    这些阴兵,又为什么对我们穷追不舍,难道,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我和夏雨欣,而是孙胖子?
    孙胖子之前说过,他只不过是偷了一具尸神,莫非,那尸神,并不是情愿和他共生的,而是被孙胖子偷出来的?
    而尸神又是什么东西?
    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就听夏雨欣一声惊呼,指着前方大喊:“一凡,快看,前面也有阴兵!”
    我闻言一惊,抬头一看,就见在我们正前方,竟然也有一队阴兵嚯嚯的往这里赶来。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1:16

    我暗骂了一声,随即转头看了看,便拉着夏雨欣向另外的方向跑去。
    此刻,我和夏雨欣已经辨不清方向了,只知道,哪里没有阴兵就往哪里跑,但这些阴兵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无穷无尽一般,无论我们跑哪个方向,最后都能碰到阴兵。
    而且,滚滚浓雾中,我甚至还看到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阴兵将领,他手持战斧,双目血红,宛若魔神一般,每迈动一步,都会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那声音宛若魔音一般,听后,就连我的心都随之颤动了起来。
    阴兵挡道,此路不通,我该怎么办?
    我急的满头是汗,夏雨欣更是一脸的绝望,就在我心里焦急却又无计可施的时候,就听尸姐说:“从左手边的方向走!”
    我闻言心头一喜,问:“那里没有阴兵?”哪想到尸姐却说:“有!”
    我立马心头一沉,疑惑的问:“有?那你还让我们……”
    “闭嘴!”尸姐冷喝:“那里的阴兵最少,只有三五具,别的方向都是几十具之多,你说往哪里跑?”
    我闻言咬了咬牙,随即不再犹豫,闷头就向那里跑去。
    山林难行,且闷热潮湿,再加上我们都已奔波多日,早已经筋疲力尽,此刻全部奔逃,没一会便感觉双腿酸软,再这样下去,就算是铁打的身体恐怕也要扛不住。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1:36

    也不知跑出去多久,我终于有些扛不住了,脚下一软,一下就跌倒在地,我和夏雨欣一直抓着对方手在跑,我这一倒连带着夏雨欣也摔倒在地。
    “一凡你没事吧?快起来!”夏雨欣回过头来扶我,但她也没多少力气,不仅没把我扶起来,自己反倒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夏雨欣恨恨的一拍地面,随后竟然抽泣了起来,我这人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还是坐在我面前,和我面对面的哭。
    她哽咽的哭声还有她那茫然的表情,都让我心烦意乱,我只感觉一颗心都一抽一抽的,憋闷的很,忍不住咬了咬牙,说:“别哭了,站起来,继续跑!”
    说罢,我便挣扎着起身,随即伸手去拽夏雨欣。
    夏雨欣擦了擦眼泪,随即将手递给了我,只是,当她抬起头,刚刚伸出手之后却浑身一僵,随后眼睛瞪的老大,一脸惊恐的盯着我。
    “一凡,你,你……”夏雨欣的表情极度惊恐,就好像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一般,我见状心头一震,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随后小声问:“我,我怎么了?”
    我的话音刚落,忽然就感觉耳边生风,那风凉冰冰的,而且只往我的耳朵上吹,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往我耳朵上吹冷气一样。
    我身体僵直,眼睛瞪的老大,随后,慢慢转头,向肩膀处看去。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1:56

    只是不看不知道,这一看之下,险些将我吓背过气去。
    只见,在我背上,竟然骑坐着一个一两岁一般大小的小孩,他的眼睛很恐怖,竟然没有眼白,黑漆漆的全都是黑眼仁,且他的嘴唇一片血红,此时见我转头看到了他,立马张开了大嘴。
    他的嘴巴张的老大,直接咧到了耳根处,在加上此刻他一脸怨毒的神色,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我被吓得亡魂皆冒,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随即猛地一转身就要把他甩下去,但这小鬼宛若没有重量一般,我一转身,他竟然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随后,在我一脸惊愕的目光中,他咧嘴一笑,随后,那张布满倒刺的血盆大口瞬间向我咬来!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挡,随后便感觉一股剧痛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低头一看,就见那小鬼竟然死死的咬住了我的右手。
    丝丝鲜血自小鬼咬住的地方流出,但奇异的是,当鲜血流出之后,我只感觉右手开始越来越烫,那烫起初还不明显,但随着鲜血越流越多,右手便好似火烧一般,就连皮肤,都变成了浅红色。
    而随着我右手的变化,那小鬼竟然‘呀’的尖叫了一声,豁然松开了我的右手,一声厉叫,那娇小的身体一下就飘飞了起来,悬在空中对着我瓷牙咧嘴的,似乎是在恐吓我。
    这小鬼的样子十分恐怖,且这么长时间,我虽然经历了不少事,但鬼魂确实还是头一次见到。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2:16

    不过这小鬼虽然恐怖,但给我的感觉却很弱小,攻击方式也单一,刚刚只是咬了我一口,且还被我发热的右手惊退了,此刻只是悬浮在半空,对着我瓷牙咧嘴的,不时的‘咿呀咿呀’的怪叫,也不知道在说什么鬼话。
    我心里好奇,这小鬼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突然骑坐在了我的背上,正犹豫要不要开口问问呢,忽然就听一声嘶吼自浓雾中传出,我转头看去,顿时大惊。
    只见,在浓雾中竟然走出一具阴兵,它手持长矛与盾牌,双腿烂的白骨森森,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看到我之后竟然张开嘴,‘哈哈哈’的怪笑了起来,随后,手持长矛一声大叫,便一摇一晃的向我冲来。
    我大骂了一声,草,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这他妈小鬼还没搞定,竟然又来了一具阴兵。
    但这时,就听那小鬼对着我‘咿呀咿呀’的叫了两声,一边叫还一边冲着阴兵比划,随后在我惊愕的目光中快速向阴兵冲去。
    小鬼的速度极快,夹带着一阵阴风,瞬间就冲到了阴兵身前,随后就见那小鬼竟然化成了一道罡风,围绕着阴兵不停的旋转。
    ‘呼呼呼!……’
    阴风如刀,围绕着阴兵不停环绕,眨眼间,那具阴兵身上的腐肉就好似被切掉了一般,露出了森森白骨,伴随着一声惨叫响起,阴兵轰然倒地,我低头一看,就见那阴兵竟然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身上的腐肉,竟全都被那股阴风切割成了肉泥。
    我心头惊异,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卧槽,我还以为这小鬼没有什么本事呢,哪想到,只是一个照面,便收拾掉了一具阴兵,若是这么对付我,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咿呀咿呀咿!……”小鬼折返而回,悬浮在我头顶,伸出小拳头对着我一阵比划,不时的还指一指被他杀死的阴兵,就好像在和我炫耀他的战果一般。
    作者:末日诗人 时间:2018-02-17 12:36
    这小鬼乍一看之下还觉得很是恐怖,但此刻他挥舞着小拳头,对着我‘咿呀咿呀’的叫着,却给我一种稚气未退,十分可爱的错觉。
    这时夏雨欣走到了我的身边,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看着那小鬼说:“一凡,他是鬼魂吗?”
    我点头:“好像是!”
    “可是,我怎么不觉得他恐怖,反而……还觉得他很可爱呢!”夏雨欣在我身后小声的说,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的盯着那小鬼看,那小鬼似乎也很喜欢夏雨欣一般,竟然‘咿呀咿呀’对着夏雨欣伸出了手臂,似乎是想要她抱抱。
    让我意外的是,夏雨欣见状竟也伸出了手,慢慢向那小鬼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宝宝乖,让姐姐抱!”
    哪里想到,夏雨欣话音刚落,忽然就有一道金光自夏雨欣的眉宇间射出,那小鬼被金光射中,一个大跟头就跌倒在地,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住了势头,然后坐起,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咿呀咿呀’的对着夏雨欣挥舞着拳头。
    夏雨欣愣在当场,我也看的目瞪口呆。
    这怎么回事,夏雨欣的身上,怎么会有金光射出?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之前我曾在夏雨欣的眼底看到了一抹金光,难道,这金光,和那镇山石碑有关吗?
    夏雨欣曾和我说过,她进入了玄之又玄的四大皆空镜像之中,看到了一尊大佛,那尊大佛还教她诵经。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末日诗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3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8-02-07 14:40
    • 更新:2018-04-08 15:01
    • 阅读:475013 回复:3723 楼主:471
    • 字数:约30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宜昌鬼事(过阴篇——八寒地狱)6图 蛇从革7 2016-06-13 10:21 22961/681 124/1072
    鬼话悬疑惊悚小说《医学院诡异事件》1图 悦言2004 2012-06-30 21:20 364/180 29/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