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7 14:47
    “来吧————”
    猛地间,金锋睁开眼来,浑身大汗淋漓。
    四顾茫然。
    这时候,一个急切惶惶、如山谷流水般动听的声音传来。
    “你没事吧?”
    金锋慢慢地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双洁白莹净的纤细小腿。
    白皙如玉,纤细笔直,完美无瑕。
    金锋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秀色的腿。
    如牛奶般白嫩而细腻,似羊脂白玉般泛着莹莹玉光。
    往上望去,米黄色碎花底的太阳裙直直的垂下,似有一抹热气扑面而来,散发出最摄魂夺魄的气息。
    神秘之至,魅惑无限。
    金锋呼吸顿时一滞。
    一位画中仙子的脸庞出现在金锋眼前。
    秋水剪瞳,眉如黛山。
    精致小巧的五官如白莲一样的圣洁,清丽绝俗,宛如月宫仙子般高不可攀。
    女生吹弹可破的脸上明显的带着一抹急切和慌乱,清澈透亮的眼眸中满是担忧和关切。
    “先生,你有没有受伤?”
    金锋的双眼依旧停留在女生的裙摆,在自己那个时代,没人敢穿成这样。
    女生注意到金锋的异样,低头一看,樱桃檀口呀的惊呼出声。
    当即下意识的半掩住腿,往后退了一步。
    玉脸一下子满面潮红,尴尬无比。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7 14:49
    玉脸一下子满面潮红,尴尬无比。
    咬着唇、羞涩羞怯的低声细语。
    “撞到你哪儿没……咱们上医院去吧……”
    金锋随眼看了看身前的那辆白色轿车,车标是一个三叉戟。车头左边凹了一小块下去,有些变形。
    慢慢地站起来,静静平视那女孩,摇摇头。
    “没事!”
    女孩的芳心被金锋深沉厚重的回应莫名的一颤,低着臻首看看金锋还在流血的小腿。
    “可是……可是你还在流血……”
    金锋视线从美若天仙的女生身前移开,茫然的打量周围。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全新事物,脑子里一片混乱。
    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如翻江倒海般震撼。
    嘴里淡淡说道:“不用!”
    说完,金锋抬脚就走。
    自己需要找个地方彻底的冷静。
    自己竟然没死,还来到了现在这个时代!
    民国初年,金锋凭借一眼辨真伪,一口断乾坤的鉴宝本领横空出世。
    惊才绝艳,震惊天下。
    上到商鼎周彝、秦砖汉瓦、下到唐宋元明、青花古董、金石字画,玉石瓷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某日营州古地地陷,露出一未知遗迹,金锋在其中寻到了一只三角大鼎。
    那大鼎的来历非同小可,足以将中华历史改写,堪称镇国之宝。
    营州乃是上古十二州之一,金锋得到绝世重宝的消息很快传开。
    世界各国势力满世界追杀金锋。
    中华镇族气运至宝岂容他人觊觎!
    历经百次血战,金锋最终力尽不怠、毅然抱着大鼎引爆炸药,跟各方势力同归于尽。
    却是因此得以重生。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7 14:49
    一眼一过一百年!
    现在自己占有的这副身体也叫作金锋。
    比起自己来,显然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差了很多。
    弄明白情况之后,金锋浑浊暗淡的眼睛慢慢地清亮起来。
    “一眼百年!既然重活了,那么,我就好好再活一回!”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这时候,女孩穿过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追上金锋说道。
    “先生……我还是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毕竟是我撞了你!”
    女孩的声音娇翠如泉水般动听,吐气如兰,比雪花还要清纯的香味涌入金锋鼻息,让金锋有些悸动。
    “赔我一条裤子。”
    女孩捂住胸口,长长庆幸的喘了一口气,嫣然一笑!
    如玫瑰绽放。
    “你先等我几分钟,我去拿了东西就陪你去医院。”
    “就在古玩城里,用不了多久……”
    “好吗?”
    女孩要取的东西就在旁边的古玩城当中。
    烈日当空肆虐,大地如蒸笼般滚烫。
    金锋跟在女孩后面,女孩娇美纤纤的身体在眼前娉娉摇摇,轻轻摇曳,宛如最美的夏日荷莲。
    女孩叫做曾子墨,人如其名,如画如诗。
    曾子墨是来古玩城里取东西的。
    说是古玩城,其实名字叫做送仙桥旧货交易市场,位于锦城的市中心,是锦城最大的古玩城,在西南三省也是相当出名。
    沿路走来,路边摊上的一些文玩令金锋有些好奇。
    少数民族的各种金银首饰、南红玛瑙、绿松石、蜜蜡,琥珀、天珠。
    形态各异的奇石、包裹严实邮票、小画册以及一些五花八门、杂七杂八的玩意。
    还有车佛珠的,也有许多木材摆件、海黄、越黄、崖柏、小叶紫檀、阴沉木、乌木。
    这是属于文玩的范畴。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7 14:50
    各朝各代的青铜器、玉器、瓷器和瓷器碎片。
    泛黄的字画、古旧的佛像、各色各样的钱币、还有那锈迹斑斑的兵器。
    全国各省的方言在这里交汇,买家在喋喋不休的说道推销,却是买的少看的多,
    曾子墨带着金锋上了二楼,这里是古玩城里最顶级的地方。
    到了一处叫做博雅斋的大店铺里,早已经有人在等候。
    博雅斋面积得有两百平米,装修古色古香,庄重大气。
    五六个大博古架采用的都是红木所做,这些博古架上都摆满了各朝瓷器,可见博雅斋实力非凡。
    博雅斋的老板徐文章肥肥胖胖,笑容可掬亲自迎上来,点头哈腰领着曾子墨到了里面。
    曾子墨回首冲着金锋笑了笑:“等我啊,马上就好。”
    金锋背着双手在店里闲逛起来。
    因为金锋的穿着和打扮与现场格格不入,两个女店员一直跟着金锋,生怕金锋偷店里的东西似的。
    锦城本就是休闲的代名词,早上逛店的都不少。
    敢进这种店铺的来逛的,自然是非富即贵,大富大贵之人。
    这些人见到一身破烂的金锋,更是满脸的鄙夷和厌恶。
    逛了一圈不到三分钟时间,金锋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目不斜视,如同一尊雕像。
    这当口,胖老板徐文章慎重的从保险库里捧着只木盒出来,放在一张条案桌上。
    开启木盒,木盒底部内衬海绵,上有黄绸包裹。
    徐文章戴上手套,轻手轻脚打开包裹,轻轻地将一只五颜六色的觚捧起来放在曾子墨跟前。
    顿时间,一股迷灿斑斓的尊贵气息迎面扑来。
    “曾小姐,您要的明朝景泰蓝花觚!”
    “请上手掌眼!”
    这是一方景泰蓝花觚!
    觚!
    也就是商周时期老祖宗们喝酒的酒具。同时也是那个时期最重要的礼器之一。
    觚的形状上面是敞口,就像是喇叭的圈口一样,从圈口下来是细细的四方形的细腰,下面是高圈足。
    而景泰蓝则是种花家最著名的特种金属重器之一。
    始于明朝景泰年间,又号称铜胎掐丝珐琅,也叫珐蓝。
    在打造好的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去,然后把五彩珐琅点填在花纹内,最后入炉烧制,出炉之后再打磨,最后镀金而成。
    这件景泰蓝花觚高四十厘米,器形采用的是商周时代的觚形,满身五颜六色、花团锦簇、金碧辉煌、繁花似锦,大气磅礴,美不胜收。
    见到这尊景泰蓝花觚的瞬间,曾子墨也是被震撼到了。
    逛店的三四个藏家富豪们纷纷围了上来,冲着景泰蓝花觚指指点点,眼露羡色。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在今时今日,像这般明代珍宝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
    曾子墨在徐文章的提醒下戴上手套,上手花觚抚摸,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的异样笑容,嘴里不住的赞叹。
    “真漂亮。太美了。”
    “就是她了。我爷爷一定会喜欢。”
    “一定会!”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8 08:42
    在经过曾子墨的同意后,旁边的几个富豪藏家们也戴上手套,拿着专业的鉴定眼镜上手把玩。
    每个富豪都对这尊景泰蓝花觚赞不绝口,不住夸赞。
    若不是因为古玩行里的规矩,几个富豪怕是就要砸出天价当场抢了这尊花觚。
    “这尊花觚是高卢雄鸡国回流来的,我花了很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曾总所托。”
    “原持有人是帝高卢雄鸡国没落贵族菲尔斯男爵。他的祖辈当年是驻安南国的外交官。”
    “此件花觚就是当时的两广总督所赠,放在家里已经一百多年。”
    “来历明确,有据可查,传承有序,百分百真品无疑。”
    “谢谢徐老板,我非常满意,包起来吧。”
    徐文章点头微笑,将景泰蓝放回木盒里。
    而曾子墨则拿出了支票。
    一桩生意就要达成。
    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
    “什么时候光绪民仿景泰蓝也能冒充景泰皇帝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一愣。
    一起转过头来,不远处的茶几旁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少年。
    曾子墨嗯了一声,几个富豪藏家微微一愣。
    博雅斋老板徐文章却是脸色一沉。
    “你是谁?”
    “你说这尊景泰蓝花觚是光绪时期民仿的?”
    笑容可掬的徐文章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8 09:02

    “我博雅斋在锦城甚至全国古玩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我徐文章在锦城收藏协会也添居副会长一职……”
    “我们博雅斋从不卖假货。我徐文章做了三十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
    旁边几个富豪藏家纷纷点头附和。
    “没错。我跟徐老板打了几次交道,都是真品无疑。”
    “我从徐老板手里收的那幅黄宾虹《松山图》可是赚了不少呐!”
    “徐老板的人品,我们信得过!”
    徐文章面露得意,冷蔑的瞄了瞄金锋,讥笑嘲讽。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
    金锋淡定从容的回应说道。
    “听这么一说,那就不是你徐老板的人品问题……”
    “而是,你的眼界毛病!”
    徐文章面色顿变,冷厉说道。
    “我博雅斋有个规矩,只要鉴定是假的,我博雅斋假一赔十!”
    金锋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慢慢扭头过来,面色冷峻,淡淡说道:“假一赔十!?”
    “你赔不起!”
    虽然金锋穿着一般,甚至有些褴褛,膝盖下面破了一大块皮,血迹斑斑。
    但金锋的所说的话清冷如寒冰,众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
    徐文章脸色唰的下再变。
    指着金锋冷冷说道:“你——好大的口气!”
    正要说话间,曾子墨却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8 09:22
    这是我朋友。”
    走到金锋身边,剪水双瞳柔柔的看着金锋:“你……你懂景泰蓝!?”
    金锋点头:“懂!”
    曾子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光绪年的?还是民仿的……”
    “你……你都没摸过……”
    金锋转过头来,眼睛直视曾子墨。
    曾子墨被金锋那深邃如海的双眸一刺,心房一震。
    忍不住垂下臻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
    金锋淡淡说道:“你有!”
    曾子墨呼吸顿时一顿,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金锋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山,冷酷无情!
    金锋起身走了过去!
    边走,金锋边说。
    “景泰蓝始于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忽必烈西征时由阿拉伯传入中原,盛于宣德景泰,到康乾三代达到顶峰……”
    “制作工艺复杂,经过锤胎、掐丝、填料、烧结、磨光、鎏金等多项工艺。”
    “每项工艺都有极高要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徐文章冷笑迭迭:“哟,看不出来你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行。”
    “你倒说说,我这景泰蓝怎么就不是景泰年而成了光绪了?”
    “还是民仿?”
    “你有什么证据?”
    金锋手一把抄起景泰蓝花觚,横在胸前。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08 09:43

    众人面色一变,正要阻止。
    金锋屈指在景泰蓝花觚上轻轻一弹。
    景泰蓝花觚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
    但见金锋这个动作,一旁的徐文章猛地间收紧了双瞳。
    横抱曲弹!!!
    这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在十年一度的全国古玩大会上,见过一个人用过。
    那人是全国古玩行里的泰山北斗。
    这时候,金锋沉声说道。
    “光绪年间,八国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行欧美,一时间官作民仿盛行……”
    “其中就有一家叫老天利的民间作坊,生产的景泰蓝在芝加哥世界贸易博览会和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拿了两个第一……”
    这话出来,富豪们眼睛纷纷一亮。
    满脸气愤和鄙视的徐文章也在这一刻心头一凉。
    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却是谈吐惊人,说起景泰蓝的历史来更是如数家珍。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个古玩行的老玩家对景泰蓝的历史也只懂了个七八分。
    会那一手横抱曲弹绝技,更能说出老天利这三字的,绝对是高手!
    难道……
    徐文章心里泛起一阵不详……
    嘴里却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凭什么说这是民仿?”
    “我做了热释光和器物分子鉴定,这件花觚成份与明代景泰蓝成份几乎就没有差别……”
    金锋神情冷漠的说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元宝本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2天 / 跨度142天】
    • 开贴:2018-02-07 14:47
    • 更新:2018-06-30 14:38
    • 阅读:1551321 回复:9599 楼主:870
    • 字数:约55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