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8 11:26

    听了金锋的话,再看看值班经理的手势,文静有些犹豫不决,眼前这个男人穿着很普通,身上脚下全是黄黄的污水。
    文静知道值班经理的意思,那就是不要接待这个男人。
    文静更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手上没戴任何物品,完全没有任何经济实力,别说这个柜台里摆着的名表,就算是最普通柜台里的任何一件东西,这个男人也买不起。
    心里明明知道是这样,但三秒之后,文静却是做出了让值班经理错愕当场的举动。
    冲着金锋微微一笑,甜美而恬静,脸颊旁两个酒圆圆的酒窝露了出来,更显清纯。
    “好的先生。”
    “是这块吗?”
    “不是,是这块。怀表。”
    文静有些惊讶,礼貌的点头。
    先给了金锋一双手套,文静取出了金锋指名点姓要的那块怀表。
    白白的手套上,放着一块圆圆的怀表。
    浑身金色,在强烈的灯光下泛出层层叠叠、深浅不一金芒。
    表的直径不过五公分,表壳上浮雕着一幅图案,图案上一个双头怪物,形状狰狞而古怪,气势看着凶恶,却透出一股卡通的滑稽。
    正上方十二点位是怀表表冠,那是给怀表上发条的地方。
    拿到这块怀表的瞬间,金锋忍不住紧紧的握紧,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表的后壳上品相就差得太多了。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8 12:56

    歪歪斜斜的刻着两个繁体汉字,惨不忍睹,就算叫个古文大师来也未必能认得了这两个汉字。
    繁体汉字下面又刻着歪歪斜斜的几个外文字母,像是英文字母又差别很大,刻得极其潦草,简直就跟鬼画符一般的丑陋难看。
    很明显,表壳背后的这两排字母是用利器后面刻画上去的,但刻的却是没人认得出来的鬼画符文字。
    金锋看了看这两行字体,忍不住的嘴角一抽,眼睛微微轻闭。
    深深的呼吸两口,金锋打开了表盖。
    表盖下就是怀表的机身表盘。
    整个机身表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图案,中间是一块蓝色的星系图案,这是用珐琅彩做的,在当时来说,也算是头一份。
    罗马数字的十二个刻度,时针、分针和秒针也是金色的,定格在下午的四点二十分零四十秒。
    在四点的刻度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圈子,那是这块怀表上独有的计时功能。
    挨着计时的圈子还有两个小圈。
    一个是万年历,一个是三问。
    万年历不用说,自动辨别大小月、日期、星期,以及四年一次的闰年。
    三问则类似于现代电子表的报时功能,用过怀表内机栝弹簧不同的声音就能知道当时的时间,精确到秒。
    这块怀表已经停止走动,表盘品相保存很好,有划痕但并不影响表盘的整体。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8 14:26

    金锋手速不急不慢,正面瞧了三秒,表盘瞧了五秒,表壳后面瞧了七秒。
    轻轻把表放在铺垫好的毛毯上,轻轻点头。
    负责接待金锋的店员文静早已将金锋的动作尽收眼底,有些奇怪的看看金锋,轻声说道。
    “这块表是坏的。”
    “放这里七八年了都没人买。”
    “我来这里大半年,你是第一个上手的。”
    金锋嗯了声,不置可否,眼睛瞄瞄这块怀表的价格签。
    标价八万。
    文静偷偷的看了看远处的值班经理,紧紧抿嘴,低低骂了句死色狼,猪八戒。
    自己来这里上班快九个月了,从上班第一天开始到现在,经理朱兆云就对自己心怀不轨,天天没事就缠着自己,还美其名曰教自己鉴定。
    借着鉴定的名义经常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是新人肯定得忍了,没想到朱兆云这个死色鬼连自己下班了也不放过自己。
    通过公司的人事档案,朱兆云拿到了自己的租房地址,直接找上门来。
    约自己出去吃饭、唱K,还说要给自己介绍客户买自己柜台上的奢侈品。
    好几次唱K都想灌醉自己,好在自己早有防备,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一想起,那张比猪八戒还要厚的大嘴巴凑到自己眼前的样子,文静就忍不住的要吐。
    文静自己的性格柔弱,学的珠宝设计专业,这样的专业出来完全没市场,有没关系人缘,只得混迹在这些典当行、金行之类的地方做店员。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
    被朱兆云骚扰久了,文静早已百毒不侵,所以才不理会朱兆云的命令,故意跟朱兆云对着干。
    你不是看不起人农民工吗?你不是不要我理他吗?
    我偏不!!!
    我还要把这些表的缺点都说出来。
    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做完了这一切,文静心里出了一口恶气,哪知道接下来的事却是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
    2018-02-18 40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9 09:15
    “这块表能打折吗?”
    金锋轻声问道。
    文静听了这话,一下子睁大眼,禁不住站起身来。
    “你要买这块表?”
    说完这话,文静赶紧偏头看了看经理朱兆云,低着头轻轻说:“别买。这块表是坏的。”
    金锋嗯了声,说道:“我买东西,不买贵的,只买对的。”
    文静低声说:“什么对的贵的?坏的表买回去能干嘛?”
    “这表,连天都城那边都说了,根本就修不好。”
    “也没修的价值。”
    “放这里也是只死耗子,就等哪头瞎眼猫自投罗网呢。”
    “啊……不对……”
    “我没说你啊……”
    文静捂住嘴,咬着唇,轻声给金锋道歉。
    金锋却是不为所动,轻声说道:“有时候猫不一定瞎,只是不愿意睁眼……”
    “睁开眼,猫就会变老虎。会咬人。”
    文静格格乐了,噗嗤笑出声来。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美得令人心悸。
    站在金锋身后的经理越看金锋越火大,实在是忍不住了,大步过来,冲着金锋自报家门。
    “我是福源的值班经理朱兆云。这位先生,请问你要买这块表吗?”
    “如果不是的话,请不要耽搁我们员工的时间。”
    金锋看也不看朱兆云,一直站在金锋身边不发一言的孙林国则大声说道。
    “这位是金先生,陪我来看我儿子当的印玺。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9 10:45

    朱兆云偏头一看,面露鄙夷,冷笑说道:“又是你个胡搅蛮缠的老头!?”
    “你不是说要请人鉴定你的印章嘛?”
    “找到哪位专家肯给你写鉴定书了?”
    “一块破田黄还是下品,还吵着什么祖传宝贝?!每次来都是寻死觅活的闹,到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滚蛋。”
    朱兆云的话相当恶毒,一连串的话飚出来,让这些天备受煎熬、身心疲惫的孙林国顿时揪着胸口,提不上气来。
    指着朱兆云嘶声叫道:“我今天,是来赎当的。”
    “鉴定专家,就是这位金大师!”
    朱兆云嘿了声:“有人肯帮你赎当了?”
    “这位就是金大师!?”
    再看看一身湿透的金锋,满脸厌恶,嘴里啧啧有声:“大师!?”
    “我看你们是来搞笑的吧。”
    “一个老赖皮,一个小土鳖,一个想赎当,一个想买表……”
    “当真以为我们福源典当是个人就能进的吗?”
    “告诉你们,要不是今天我们典当行有重要贵宾驾临,你们两个,连门都别想进来。”
    孙林国生性老实,不善言语,被朱兆云的话气得浑身都在抖。
    指着朱兆云叫道:“我要投诉你。”
    朱兆云却是满不在乎,呵呵一笑,指着自己的脸说道:“去告,欢迎。”
    “看清楚我这张脸,看仔细了,还有我的工牌……看仔细了……”
    孙林国气得脸色发白,嘶声叫道:“无耻。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9 12:15

    金锋这时候却是淡淡说道:“对于丑人来说,细看,是一种残忍。”
    此话一出来,附近的店员们全都愣住了。
    朱兆云呆了呆,呐呐说道:“你说什么?”
    而柜台里的文静看看金锋,再看看朱兆云,噗嗤一声,捂住嘴笑弯了腰。
    银铃般悦耳的笑声传遍四周,清脆如铃,动听之至。
    好些个女店员楞过之后,也突然明白过来,低着头捂住嘴,极力的憋住,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孙林国左看右看,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大笑,给金锋竖起了大拇指。
    而一边的朱兆云依旧一脸懵逼的站着,还一脸凶恶的骂着自己的店员。
    直到有个男店员过来给朱兆云说了两句以后,朱兆云这才明白金锋骂的是自己。
    当即勃然大怒,马脸拉得老长,指着金锋叫道:“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金锋淡淡说道:“堂堂神州第一当铺要拒人千里之外吗?”
    沉沉冷冷的声音出来,一句话就让一楼整个大厅全安静下来。
    朱兆云面色一变,冷笑说道:“福源典当欢迎任何人。前提是有意向合作的顾客。”
    “我刚刚问你,你要买这块表。你还没回答我。”
    金锋淡淡说道:“有意向的顾客就接待,没意向就不接待。”
    “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朱兆云顿时语塞,一张马脸一阵发青。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9 13:45

    金锋轻轻曼曼的说:“买肯定是要买的。”
    “文静女士。如果我要买这块表,你可以给我多少折扣?”
    文静忍住笑,轻轻说道:“这块18K金老式怀表是我们店的死当物品,当初是一个姓洪的老太太拿过来当的,当期是一年半,现在已经过了赎当期限。”
    “但我先提醒先生,虽然他是18K金金表,也有三问、万年历和计时三种奢侈功能,但这块表是坏的。”
    “我们找了天都城的钟表大师,他们的回复也是无法修复。”
    “这块表除了无法修复之外,还有表壳正反两面都有刮痕,尤其是背后刮痕涂鸦非常严重。”
    “鉴于这些原因,我们朱经理给我的底限价格……”
    “二五折就能卖。”
    “是这样的吗?朱经理。”
    朱兆云气得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盯了文静一眼。
    这个文静,把这块表的什么缺点都说了,还暴了底线价格,根本就是在跟自己抬杠。
    但转念一想,却是阴笑起来。
    这块表放在这里已经七八年了都无人问津。
    虽然这块表是18K金的老式怀表,虽然也算是个古董物件,但他的问题却是太大了。
    首先就是生产这表的厂家,是罗马帝国的一家私人家庭作坊,在一战的时候就已经毁于战火,再无传承。
    第二就是这表修不好,品相极差。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19 15:15

    原本收的时候就是以极低的价格打包一起收的,收过来以后找了天都城的大家看过,就简单的四个字,无法修复。
    这块表也就成了鸡肋,拆零件又不值几个钱。
    总部那边,这块表的档案早已列入黑名单,交由自己处理。
    现在竟然有个傻子样的土鳖要买这表,那卖的钱还不全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朱兆云笑着说道:“对。文静你说的很对。二五就二五。”
    “只要你买得起!”
    跟着文静就报出价格来,只需要两万块。
    金锋却是没回应,反而说了另一番话。
    “怀表不都是有配套的表链吗?请问这块表的表链在哪?”
    朱兆云冷哼一声:“生产这款表的欧洲厂家早就没了,那还有什么表链?!”
    话刚说完,文静却是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事来。
    俯身下去,从底层的柜台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根金色的手链。
    手链有些粗,颜色有些老旧。明显的,这手链的品质只有18K或者更低。
    金锋眼底浮现出一抹异样,呼吸加快,手却是纹丝不动,指指怀表。
    文静会意轻点玉首,拿出表链与怀表配好。
    一手握表,一手持链,轻轻放在洁白的毛毯上。
    金锋满意点头,大声说道:“确实是原装表链。”
    “两万。我买了。”
    “请开票。文静女士。”
    一听这话,在场的人全都被震住了。
    只见着金锋从湿漉漉破旧包里掏出一个大大的塑料袋来,手一翻就把塑料袋倒了出来。
    红的,绿的,黑的,黄的,还有硬币滴滴滴的清脆声音。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全都翻起了白眼。
    朱兆云冷笑迭迭,鄙夷的看着柜台上一大堆钱币,鼻子里冷哼出声。
    “土鳖。”
    心里头想着拒绝收零钞,但一想自己马上就能拿到两万块,也就忍了。
    文静愣了愣,望着身前一大堆钱,忍不住瞧了金锋一眼,带着一股子埋怨。
    2018-02-19 41
    作者:金元宝本尊 时间:2018-02-20 09:58
    埋怨鬼埋怨,文静却是嘟着小嘴,利落的整理起柜台上的钱来。
    孙林国也上前帮助整理硬币,轻轻对金锋说道:“金大师,我这里有整的。”
    金锋摇头:“这是我买的。”
    下雨天,店铺里的客人不算太多,闲着的两个店员也过来帮着数钱。
    十多分钟之后,钱币点齐。
    文静将发票递给金锋,还送还了金锋三个硬币,
    自己来这里九个月了,总算是卖了一块表出去,也算是有了点成就感。
    “你不该买这块表的。花了你所有的钱了吧?!”
    金锋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看着文静,轻声说道:“我说过,我只买对的。”
    “这块表……”
    这时候,朱兆云一把从文静手里抢过一大堆钱币,冷笑说道。
    “恭喜你啊,小土鳖,花了两万买了这块金表。”
    “啊,不对,应该是个古董啊……古董喂……”
    “虽然修不好,但好歹也是古董,虽然走不了,但好歹也是金表。”
    “以后就拿这表出去,泡妞追女那可是大杀器喂……”
    “嗳,对了,你可得把表的时间事先调好了,不然有妞要看你的金表,你可就得穿帮啊,哈哈哈……”
    “哎呀,我的表怎么不走了……”
    恶毒的话出来,孙林国愤愤不平,柜台里的文静对朱兆云更是报以冷蔑的白眼。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金元宝本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9天 / 跨度194天】
    • 开贴:2018-02-07 14:47
    • 更新:2018-08-20 17:49
    • 阅读:1794284 回复:11220 楼主:1002
    • 字数:约6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