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下西洋系列之《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画楼西畔A 时间:2018-03-28 16:14
    刘公公道:“你真的要动手?”
    陆压道君道:“你杀了你的徒弟极乐童子也就算了,却不该杀那无辜的钱瞎子,钱瞎子因我而死,我总该为他讨个说法吧。”
    梅笙抽出腰间的短剑,扬剑对刘公公道:“你投靠蒙古鞑子,两手沾满了无数武林人士的鲜血,我也要为死在你手下的众多冤魂讨个说法。”
    刘公公道:“我们共有四人,而你们只有两人,你们真的有把握打败我们吗?”
    梅笙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若无把握战胜你们,我们就不会来了。”
    刘公公道:“好好一个女娃子,不呆在家里承欢于父母膝下,却要踏足腥风血雨的江湖,成为江湖争斗的牺牲品,可悲可叹。”
    陆压道君道:“有志不在年高,女娃子也能降龙伏虎,斩杀人世间所有不男不女的妖孽,以正天地之气。”
    刘公公再次举起右手,盯着五根晶莹如玉的手指头,自言自语道:“‘修罗指’从不杀无名之辈,今日却要杀一个藉藉无名的女娃子,真是委屈你们了。”
    陆压道君转头对梅笙道:“人家看不起你哩,你有法子让他对你刮目相看吗?”
    梅笙笑道:“道君放心,我虽然打不过他,但他急切之间想打败我,却也是妄想。”
    陆压道君道:“你打不过他没关系,你只要拖住他就行,五招一过,我自然会过来支援你。”
    梅笙笑道:“你是说用田忌赛马之法,以下驷斗人家的上驷吗?这主意不错,正合我意。好,看招——”话音未落,身形已动,手中短剑闪电般朝刘公公咽喉刺落。
    刘公公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陆压道君身上,万万料想不到冲他出手的人却不是陆压道君,而是梅笙。梅笙说打便打,手中短剑如蛟龙出海,招招不离刘公公全身要害之处,刘公公措手不及,一时间被梅笙凌厉的招法逼得手忙脚乱。
    在梅笙动手的同时,陆压道君也已出手。他手中拂尘迅疾挥出,首先击向离他最近的肥头陀,肥头陀尚来不及作出反应,已然被拂尘扫中胸前要穴,闷哼一声栽倒在地。陆压道君一击得手,动作丝毫不停,手中拂尘转而击向裴将军。
    裴将军手中的宝剑刚拔出一半,陆压道君的拂尘已袭至面前,百忙中急急滑步后辙,陆压道君料敌在先,身形一晃已封住裴将军退路,双手齐扬,左右开弓,紧逼三招之后拂尘一收,右手“玄明指”前探疾点,一指点在裴将军的“大椎穴上”,裴将军怒吼一声,颓然倒地。
    楚霸王力气虽大,反应却是最慢,两名同伴受制倒地,他才反应过来,他狂吼一声,一脚踹倒巨鼎,汤汁四溅中,他已以“霸王举鼎”之势举起巨鼎,怒吼着朝陆压道君冲去。陆压道君看也不看他一眼,拂尘随手一挥,已扫中他双脚数处穴道,楚霸王踉跄几步,最终不支倒地。只听一声震天的巨响,青铜巨鼎重重地砸在戏台上,将楚霸王的双腿齐膝砸断,楚霸王连哼也没哼一声就已昏死过去。
    五招未过,四大天王已去其三,陆压道君看着刘公公道:“现在我们以二敌一,胜负之数已定,你还要苦苦支撑吗?”
    刘公公以“修罗指”对梅笙的短剑,虽然稳占上风,但梅笙一轮急攻之后便采取守势,剑式绵密严谨,滴水不漏,叫人无处下口。刘公公知道大势已去,无心恋战,忙急攻几招逼退梅笙,身形一闪跃上青铜鼎,脚下暗运“千斤坠”之功,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木板搭成的戏台已被硬生生的压出了一个大窟窿,刘公公和青铜鼎如同泥牛入海般从大窟窿直坠下去,转瞬不见。
    陆压道君和梅笙暗道不好,忙闪动身形,先后从大窟窿中急坠而下,跟踪追击。
    作者:画楼西畔A 时间:2018-03-29 12:40
    戏台下面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密室,密室四面各有一扇朱漆小门,门有生门死门,门后各有乾坤,一旦让刘公公进入生门启动机关,则会遁去无形,追无可追矣。
    但此刻刘公公不但无法遁逃,而且无所遁形了。一柄又窄又长的利剑从他的心口刺入,透背而出,将他整个人固定在密室中央,动弹不得。鲜血从伤口处汩汩涌出,将他的皂色长衫染得血红。
    杀他的人是一个老太婆!老太婆鸡皮鹤发,满面风尘,却不是孟婆是谁!
    孟婆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刘公公,恨声道:“蒋全胜,你欺师灭祖,投靠蒙元,死有余辜。”
    刘公公喘着粗气道:“师妹,原来是你。……原来你一直隐藏在我身边。”
    孟婆道:“我隐姓埋名,藏身须弥岛一十二年,就是为了亲手杀了你这个畜牲。”
    刘公公道:“我苦练‘修罗指’数十年,想不到到头来还是死在你的绝情剑下,我……我不甘心啊。”
    孟婆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你作恶多端,恶贯满盈,上天早要亡你,你不甘心又能如何?”言毕手腕一抖拔出长剑,刘公公的躯体失去支撑,往前一歪便“砰”地跌倒在地上,激扬起一片尘土。
    陆压道君拱手道:“这位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崆峒女侠桂青娥了,多谢女侠拔剑相助,施以援手,除了这恶贼。”
    孟婆道:“师门不幸,出了这欺师灭祖的恶徒,让道君见笑了。今番得道君相助,方才杀了这恶徒,为敝派清理了门户,晚辈在此谢过道君。”说完裣衽而拜,向陆压道君施礼道谢。
    陆压道君摆手道:“奸恶之徒,人人得而诛之,桂女侠不必多礼。只是解药未得,恶徒便已身死,可惜啊可惜。”
    孟婆道:“解药?什么解药?”
    陆压道君道:“桂女侠有所不知,这恶徒觊觎‘小无相功’已久,为此不惜指使极乐童子向燃灯大师下毒。眼下燃灯大师深受‘七绝化功散’之害,痛苦不堪,急需解药化毒。”
    孟婆道:“原来如此,那最简单不过了。道君别忘了我也是崆峒派的人,那恶徒有‘七绝化功散’的解药,我自然也有。”伸手往腰间摸索一番,掏出一个米黄色的小玉瓶抛给陆压道君,道:“这是‘七绝化功散’的解药,冲水服下,一次可解。”
    陆压道君接过小玉瓶,喜道:“如此好极,多谢桂女侠赠药之恩。”言毕身形一晃,已自头顶窟窿一跃而出 ,梅笙大叫一声“道君等我”,也自窟窿跃出密室,跟着陆压道君朝红叶寺飞奔而去。
    燃灯大师服下解药后,体内之毒转瞬即解,苍白的面色渐渐恢复红润,片刻之后,已能在梅笙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来。
    燃灯大师道:“久病之下,方知健康可贵。老衲能袪除奇毒,恢复自由,全赖两位施主仗义相助。”
    陆压道君摆手道:“哎,老秃驴,你就不必跟我客气了,咱们都谁跟谁啊,客气什么。”
    燃灯大师道:“牛鼻子,我知道你也是为‘小无相功’而来,老衲乃半截入土之人,也不想再藏着掖着,敝帚自珍了,我这就将‘小无相功’传授予你。”
    陆压道君喜形于色,道:“好啊,老秃驴你终于想通想透了,好极,好极。”转念一想,又摆手道:“不行,我不能乘人之危,再说你现在病毒方除,体虚气弱,不宜劳心费神,空耗体力。”
    作者:画楼西畔A 时间:2018-03-30 13:22
    燃灯大师道:“那就以一月为期吧。一个月后我也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到时你再来,咱哥俩再好好切磋切磋。”
    陆压道君朝天空虚击一掌,道:“好,一言为定,一个月后我再度登门造访,到时我将以‘玄明指’交换你的‘小无相功’,不见不散。”
    二人离开红叶寺踏上归程时,天已大亮。二人心情大好之下,步伐轻快,行走甚速。
    在经过刘公鬼市时,二人发现鬼市早已人去楼空,人踪全无,如果不是昨晚亲临其境,二人都料想不到这地方竟然如此热闹繁华,眼下繁华散尽,满地狼藉,置身其中,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刘公公虽死,但他的位置很快就会有人取代,所以以后的鬼市应该会更加热闹繁华罢,只是鬼市的名字还是不是叫刘公鬼市,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感叹一番,继续往山下疾行。在经过奈何桥时,发现忘川河奔腾如昔,彼岸花红艳依旧,孟婆却已不在。昔年赫赫有名的崆峒女侠化身孟婆,在此处卖了十二年的孟婆汤,如今仇人已殁,大仇得报,女侠应该已功成身退,悄然离开须弥岛了。孟婆的位置依然会有人取代,只是物是人非,彼孟婆已非此孟婆了。
    二人又是感叹一番,方才踏上归程。 来自 | | | 282楼 | | | |
    作者:画楼西畔A 时间:2018-03-30 13:22
    燃灯大师道:“那就以一月为期吧。一个月后我也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到时你再来,咱哥俩再好好切磋切磋。”
    陆压道君朝天空虚击一掌,道:“好,一言为定,一个月后我再度登门造访,到时我将以‘玄明指’交换你的‘小无相功’,不见不散。”
    二人离开红叶寺踏上归程时,天已大亮。二人心情大好之下,步伐轻快,行走甚速。
    在经过刘公鬼市时,二人发现鬼市早已人去楼空,人踪全无,如果不是昨晚亲临其境,二人都料想不到这地方竟然如此热闹繁华,眼下繁华散尽,满地狼藉,置身其中,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刘公公虽死,但他的位置很快就会有人取代,所以以后的鬼市应该会更加热闹繁华罢,只是鬼市的名字还是不是叫刘公鬼市,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感叹一番,继续往山下疾行。在经过奈何桥时,发现忘川河奔腾如昔,彼岸花红艳依旧,孟婆却已不在。昔年赫赫有名的崆峒女侠化身孟婆,在此处卖了十二年的孟婆汤,如今仇人已殁,大仇得报,女侠应该已功成身退,悄然离开须弥岛了。孟婆的位置依然会有人取代,只是物是人非,彼孟婆已非此孟婆了。
    二人又是感叹一番,方才踏上归程。
    作者:画楼西畔A 时间:2018-11-18 12:43

    第二十章 金丹遭劫

    大明将士见梅笙从须弥岛平安归来,均觉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十分欣喜。
    尉迟欢道:“梅丫头,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梅笙笑道:“你才回不来呢,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小须弥岛而已,又不是刀山火海,我和道君爷爷简直是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
    尉迟欢道:“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就不用白白为你担心这么多天了。大伙儿为了你的事,这两天来可是茶饭不思呢。”
    梅笙道:“得了吧,如果说别人这样我还相信,你尉迟大人吗,哼哼……”
    叶定真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言归正传吧。据探子回报,明天将是白云观开炉取丹之日,届时白云观一带一定会聚集不少武林人士,逢此盛会,我们当然也不能闲着。”
    梅笙道:“那太好了。觊觎大还金丹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我倒要看看究竟有没有人敢强抢。”
    叶定真道:“殷梨亭可不是吃素的,宵小之辈就算有这个心,也没那个胆。我们所要做的,是密切留意殷梨亭的一举一动,看他究竟是将大还丹送给西王还是送给废君。”
    梅笙道:“明白。所以我们毋须打草惊蛇,只要暗中缀行就行。这就叫放长线,钓大鱼。”
    叶定真道:“如果我们因此而找到废君的藏身之所,那我们就不用再和西王做交易了,毕竟定魂珠得来不易,我可不想将它轻易送予西王。”
    尉迟欢道:“定魂珠是梅笙拼了老命才获得的,所以理应留在我们手里才对。定魂珠若是为西王老贼所得,那梅笙的一番心血可就白费了。”
    叶定真道:“将士们,为了定魂珠永远为我所有,不落敌手,我们一定要同心协力,群策群力,尽快找到废君的下落,知道么?”
    众将士群情激昂,轰然应诺。
    长线已放下,何时钓得真龙归? 来自 | | | 287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画楼西畔A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7天 / 跨度545天】
    • 开贴:2017-06-03 14:15
    • 更新:2018-11-30 15:05
    • 阅读:7416 回复:441 楼主:392
    • 字数:约15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铁打的房东,流水的房客92图 ty_一骑绝尘502 2018-12-15 21:26 1164/1254 223/365
    其它西安,投资车库的时机,就在眼前。6图 幸运的少许人 2018-08-08 11:38 168/60 25/68
    舞文中国版泰坦尼克号:《惊世大海难》(已出版)6图 怀旧船长9 2010-08-20 15:04 7574/1549 192/1608